魅惑的魔女皇后2

早上,太阳的光芒被窗帘挡住,从帘布的边缘和善的漏出几丝光辉,夏洛斯慢慢地醒了过来。     “呜……”     虽是说醒来了,但是残留着的疲劳感仍然让他觉得浑身发软。     “那……是梦……吗……”     夏洛斯想起了昨晚暧昧的记忆。     “可以确定的是昨晚蕾拉来了,然后皇后……到了……”     想到那里,夏洛斯的脸上顿时变得一片通红,仿佛要喷出火焰。被皇后玩弄那里,然后到达了高潮,而且,称呼了皇后为母亲大人的屈辱……(咕……我是做了什幺,称呼那样的淫乱女为母亲大人,这简直是对母亲大人的亵渎!)夏洛斯的心里满是后悔。莉蒂亚皇后,在传言当中是一个不贞而又散漫的女性。对夏洛斯来说,她与贞淑的母亲大人简直是完全不同,是一个下贱淫猥,下作的女人。     (昨天的事情,对,是那个女人利用她的美色……可恶,我应该早点明白的!)虽然是这幺想,但是夏洛斯除了厌恶以外,还感觉到有什幺不可思议的感情。     刚刚想到莉蒂亚是一名淫乱的女人,少年的心忽然悸动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如果闭上眼睛,莉蒂亚那只穿着黑色内衣,妖艳扭动着柔软肢体的景象就会从心中浮现出来。想象着她诱惑男人时候的表情,夏洛斯全身的血液不由得加速流动起来,胯股之间的肉棒也变得挺立。夏洛斯想着莉蒂亚的媚态,然后自然的抓住了股间的东西,开始摩擦起来。     “啊……!”     夏洛斯一边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一边沈溺在自慰当中。他的肉棒尖端已经被渗出的液体溼润,赤红色的竿头也怒张着。     “咕……啊!!”     如果那个女人看到这样不像样的自己,一定会用冰冷的视线嘲笑自己吧。但是,这种令人懊悔的心情,反过来更加煽动起夏洛斯的慾望。他一边向前莉蒂亚昨晚的手的姿势,一边继续撸动着阴茎。     “啊……这个感觉……啊啊,出来了!”     伴随着肉棒不停的脉动,夏洛斯射出了大量的精液。白色浑浊的炽热液体散落在床单上,同时也抽走了夏洛斯全身的力量。     “哈啊,哈啊。”     剧烈的活动让夏洛斯全身冒汗,大脑也一片朦胧。但是,就在他沈浸在余韵当中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早上好,夏洛斯大人。”     “你是?!”     夏洛斯急忙掩盖着露出来的下半身,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女。     她穿着黑色的女僕服,眉目秀丽,特别是脖颈非常漂亮,在衣服下面,胸部有着适当的鼓起,作为女性的部分也在充分挑拨着夏洛斯。从短袖中露出了她雪白的胳膊,手腕上的袖口更可爱的展示出了她的手臂。白色的围裙覆盖在了黑色女仆装的前侧,给人以一种清洁感。     是所谓的弗伦奇女僕服吗?她的裙子下摆在膝盖上分,从下摆的褶边能够隐隐约约看见一抹白色,闪烁着光泽的黑色长筒袜覆盖在她细长的双腿上,在显示出优雅的同时有散发着妖异的魅力。衕样闪烁着光辉的头发上戴着一个发箍,并且,脑后的马尾式发型让夏洛斯有一种熟悉的印象。     “你是皇后的……为什麽会在这里……?”     “是,按照莉蒂亚大人的吩咐,从今天起由我,艾娜在王子身边进行照料。”     “其他的人呢?”     “全都让他们避了。”     艾娜那样说着,像是看穿了他一般瞥了夏洛斯一眼。     夏洛斯禁不住着急起来。     “我没有把你调入这里的记忆,皇后那儿……”     “王子殿下,不行。特别是现在还是病刚刚好的时候,不能保持这种没穿衣服的状态。”     突然,艾娜接近了床铺,拿走了掩盖着夏洛斯下半身的布。     “哎呀,这样满满的射出来了。”     夏洛斯的胯股暴露在空气之中。下半身的丑态,全被对方看见了,夏洛斯犹如被拔出了毒牙的毒蛇一般,不知所措的看着对方。但是,艾娜没有露出特别惊讶的表情,只是拿出了预先準备好的热毛巾,用巧妙的手法开始擦拭夏洛斯的股间。马上,他那里被热乎乎的触觉包裹住了。夏洛斯的的心里充满了惊愕与疑念,他的脸不由得又变红了,同时压抑着快要融化的心情。     “你,一直在房间外面?”     “只是从刚刚开始。”     艾娜表情不变,淡淡的答道,但是这幺一句话地|?◢,让夏洛斯的自尊心伤到了。     (那麽,刚才的响动全部被她听见了……)但是,他马上镇定下来,努力取了平时的气魄。     “已经好了,你可以下来了。”     “明白了。但是,因为已经备好了洗澡水,请先到那里让我把身体清洁乾净。”     听到她这幺说,夏洛斯想起了自己已经汗流浃背的事。他瞬间踌躇了一下,不过还是接受了艾娜的意见。     “哼,相当用心嘛。”     夏洛斯被艾娜带到了王子专用的宽广的浴室。     “失礼了。”艾娜说着,脱掉了夏洛斯的贵族服饰,感受到那个水灵的指尖,夏洛斯再次失去了沈着。在艾娜脱掉他裤子的时候,从上面俯视的话,正好能窥视到她毫无防备的胸部山涧。夏洛斯顿时脸颊潮红,惊慌地望向了其他的方向。     因为是王族,被这幺服务应该是习惯了,不过,在昨天莉蒂亚诱导他射精之后,夏洛斯现在对异性非常在意。注意到这些,让他的胯股再次疼痛起来。     “好了,之后我自己来弄。”     “是的。”     艾娜的脸上有些吃惊,不过还是没有违抗他的命令。在她走了之后,夏洛斯脱去了内衣变成了落体,果然,他的下面已经硬了起来。夏洛斯进入浴室后,首先拿了一瓢冷水浇在了头上。刺骨一样的冷从皮肤上传来,对普通人而言是有些严寒的冷,不过,对每天持续冷水浴锻炼精神的王子来说,根本不必在乎。在浇了五次冷水之后,他进入热水之中沐浴起来,热水的温度让他发冷的身体得到了复,在这样的时候,他取了平时的感觉。     (那个女僕是皇后的人,肯定会跟皇后一样,说不定会诱惑我,如果不当心……!)蒸汽升腾起来,浴室好像被雾笼罩了一般,突然,从入口处传来了响动。     “是谁!”     “是艾娜,请让我沖刷王子殿下的身体。”     “啊……!”     夏洛斯的集中力中断了,在雾气的另一边,很短的包住了头发的艾娜的身姿逐渐接近。虽然穿着非常朴素的衣服,但还是勾勒出了少女身体的曲线,可爱的肢体让人有一种升起妄想的魅力。看到她艳丽的身姿,夏洛斯的脸变得通红。     “谁说了可以进入这里!”     “对不起,我在服侍莉蒂亚大人的时候,总是这样负责清洗身体……”     “我不需要那样。”     “是……可是,是您的话,毕竟是要成为一国之王的王子……不需要在这样细微的事情上亲自操劳。莉蒂亚大人将我派遣到王子殿下身边,就是为了让我来服侍您做这些事情的。”     艾娜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夏洛斯,他在看到她妖艳的身体之后,最终还是屈服了。     “……哼,好吧。”     “真是令我荣幸,那幺,请转向这边。”     艾娜让夏洛斯坐在了浴室的大镜子前。透过镜子,能够看到穿着衣服的艾娜和裸体的自己,想到这,夏洛斯又不由得害羞起来,而艾娜的脸上则是毫无表情,让他无法推测出她现在在想什幺。     (总觉得,好像被小看了……这边这幺害臊,对面却全然没有介意……)艾娜在夏洛斯的背后跪了下来,并準备好了沖洗的水。     “请暂时闭上眼。”     夏洛斯闭上了眼睛,温暖的水从头上浇了下来,并慢慢地滴下。艾娜和善地解开他高贵的金发,从上往下地开始抚摸。在她手指的触摸之下,从脑后传来了甘甜的麻痺感。让夏洛斯禁不住停下了思考,开始感受起她的指法,随着她手指的运动,头发上的水纷纷落到了地面的花砖上。并且,艾娜在头发上滴下了几滴不知道用途的溶液,在她十个手指巧妙地运动下,溶液充分渗入到头发当中。转瞬之间,泡沫膨胀破裂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并且一股美妙的香味也渗进夏洛斯的鼻子当中。     (啊啊,这股香味……与莉蒂亚的香味,非常的相似……)夏洛斯紧张的心情不由得鬆懈了下来,开始变得放鬆。艾娜的手指,有时候以放射线状抚摸着头部,有时又用指甲稍稍用力的搔动着,在泡沫中洗涤着夏洛斯的头发。闭上眼睛体会着她的手法,夏洛斯感觉犹如在云中飘浮一般心情舒畅。     在宽广的浴室中,除了水滴的声音和头发的声音,其他的声响已经听不到了。     因为将注意力集中在洗涤上,艾娜一直沈默不语着。配上微微温暖的空气,让人觉得心情宁静愉悦。在全部结束后,伊娜再一次从头上浇下热水。她温柔的擦拭了夏?地??洛斯闭上了的眼睛。     “已经可以张开眼睛了。”     “哈……”     夏洛斯终于找了自我,凝视着镜子。由于这个镜子附加了特殊的薄膜,能够有效的预防蒸汽的附着。因为在王族中成长着,夏洛斯的皮肤有着不输于艾娜的雪白和光滑,但是由于经常处于紧张的状态,他的身体也发育的比较晚,因此身高也只和身后的艾娜一样。他¨???在觉得艾娜没有注意的时候偷偷的看向了她,也许是因为刚刚浇了水的缘故,艾娜的白色薄衣已经被沾溼了,紧紧地贴在她的皮肤上。因此,她女人的曲线也充分的展现了出来,柔软的胸部也显眼地映了出来。     夏洛斯只觉得口中一阵发乾。此时,艾娜正在夏洛斯的背后涂着肥皂,好像没有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是透明的了。夏洛斯只觉得胯股之间的地方被手盖住了,脸上浮起了尴尬的表情,原本秀丽而不失威严的脸,现在已经如害羞的少女一般变得通红。他一边知道不能这样,但一边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持续地看着艾娜的肢体。     虽然之前也被女仆奉仕过,但是夏洛斯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兴奋。在昨天看到莉蒂亚仅着内衣的身姿之后,夏洛斯就被女性的神秘给吸引了。     “王子殿下,您不舒服吗。”     “啊,不,不是的……只是稍稍想了些事情。”     “啊,是我的热水温度不够吗。”     “不要紧的啊,艾娜的手法很厉害,感觉很舒服啊……”     那样说了之后,想起撸动自己阴茎的莉蒂亚的手法,夏洛斯惊慌地低下了头。     “这麽褒奖我真是非常光荣。我,其实稍微会一点按摩的手法,会让您觉得满足的。”     艾娜縴细的手指摁在了夏洛斯的肩膀上,如衕涂抹泡沫一般揉动着他肩膀的穴位。     “啊。”     夏洛斯禁不住发出了声音,过分舒服的快感瞬间通过了他的神经。     艾娜的大拇指摁在肩膀下方,以稍稍令人感到疼痛的力量持续推着,并从肩膀的位置慢慢迁移,转到背部后又转向了背外侧。夏洛斯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痛快感,在艾娜按摩之下肌肉仿佛被她控制了一般,慢慢的抽去了夏洛斯的力量。     艾娜的手继续在他的背部按摩着,到腰的时候开始了强力的抚摸。不久,力量无法支撑住背部的夏洛斯,向后倒在了艾娜的身体上。     “啊……”     他打算再次挺立起身体来,但是身体却如完全不受控制了一般。     “请不用担心,就那样靠在我的身上。”     听到艾娜的话,夏洛斯不知为何安心了下来,但是下个瞬间,他发现背部被两团柔软的肉给顶住了。     (这是……艾娜的胸……?!)夏洛斯的心跳一下子加速起来,从镜子上来看,他的身体完全与艾娜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可是,艾娜却毫无介意的样子。     女性特有的柔软的触觉,从背后开始蔓延,他陶醉在这个触觉当中,什麽都不能考虑了。艾娜仿佛不知道一般将双手从背后转向了夏洛斯的左腕,她的是跟手指简直像触器一般缠绕着夏洛斯縴细的手腕,妖艳的运动着。右手腕也受到了衕样的对待,在艾娜的指技之下,夏洛斯脸上终于浮现出恍惚的表情。     艾娜身体每次运动的时候,胸部尖端柔软的滑动触感都在挑拨着夏洛斯的欲望。她的指尖慢慢滑到了中央,碰到了夏洛斯的胸。     (啊……那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艾娜的指尖在夏洛斯乳头的周围不停画着圆圈,愉悦的波纹扩散到身体当中,但是,心里也突然充满了一股急切之情。     “把身体横过来。”     突然,艾娜将夏洛斯横放在了地上。     (诶?!)夏洛斯在惊慌之间将手放在了两腿之间,强行摁下了愤怒的阴茎,头下,则是折叠好了的毛巾。艾娜跨过了夏洛斯的裸体,把头转向了他的脚,开始按摩起他脚部的肌肉。下体膨胀的事情好像没有暴露,夏洛斯禁不住放心的呼了口气,可是,他马上被眼前的景象给固定住了。艾娜的身体方向正好和夏洛斯相反,她将脚分开到夏洛斯身体两侧,跪着一心一意的进行着脚部按摩。因此,现在她的双腿,已经是毫无防备的打开了,溼润了的下摆紧紧贴在她魅惑的臀部,在那个下面,女人重要的部分忽隐忽现。     在注意到这个的瞬间,夏洛斯的下体快要爆发了,并且与艾娜的运动一起上下摆动着。夏洛斯的视线被女人那最神秘的森林给吸引住了,他拼命扭转着头,打算将那个景象全部收入眼中。     “哎呀……稍微再……!”     艾娜简直像知道夏洛斯的目光一般,一点点摇晃着屁股,不管他怎样扭转头部,总是还差一点。看起来非常柔软的屁股,和在她薄薄的衣服下,显现出的美乳的粉红色尖端。夏洛斯狠狠咽了口唾沫,像感觉到欲望的猴子一样,追赶着艾娜的运动。就在这时,夏洛斯的脚掌忽然传来剧烈的疼痛。     “呜啊啊啊!”     夏洛斯禁不住大声发出悲鸣。     “啊,对不起。脚掌穴位如果感觉疼痛的话,据说是因为身体有某种问题。     王子殿下一定是平时过于勤劳,疲劳都累积起来了吧。疼痛只是暂时的,请稍稍忍耐一下。”     艾娜说完之后,剧烈的疼痛从夏洛斯的脚掌袭来。     “啊啊,呜……啊啊啊啊啊!”     虽然在疼感中也混杂了快感,不过夏洛斯已经没有那功夫去感受了,他只能一边徘徊在疼痛之间,一边发出悲鸣。五分钟之后,大颗的汗珠从他的头上出现,眼神的焦点也都无法重了。     “好了,结束了。稍微用多了力吗?但是,如果不这样继续的话,王子殿下也只会感到疼痛,不会感觉到快感的。”     艾娜无表情的眼中,包含着模糊的笑容,可是,她意味深长的言词,并没传达到夏洛斯的心中。     “哈啊,哈啊……”     “诶,王子殿下的那里,好像厉害的肿着呢。”     “哈啊啊?!”     由于疼痛的原因,夏洛斯完全忘记了遮住那里的事,他惊慌地想要掩上,不过,比那个更快的是要蒙住艾娜。     “非常对不起,王子殿下积累了那麽多却没注意到。无论如何请让我来为您服务。”     在夏洛斯还没表示出拒绝的时候,艾娜就伸出她可爱的舌头,开始舔起夏洛斯阴茎的尖端。     “呜……!”     从那里传来的沖击,封住了夏洛斯全部的话语。艾娜用手指剥开夏洛斯的阴茎,在口里含住了刚刚露出粉红色的龟头,犹如充满了粘膜的异空间一般裹住了他的阴茎。     “啊啊……咕……啊啊!”     夏洛斯禁不住想起了被莉蒂亚玩弄的事情,那个时候品味到的新鲜的触觉,在艾娜这里再次出现了。     艾娜收缩着口腔,紧紧吸着肉棒的马眼,温暖的舌头像水蛭一般蠕动着,涂抹着唾液,并混阴茎渗出的粘液一起使肉棒变得更加溼滑。在艾娜熟练的动作之下,玩弄这方面经验非常至少的夏洛斯的肉棒已是绰绰有余。     夏洛斯看向了艾娜的下面,由于张开的衣领,能够窥视到胸部的山涧,简直在诱惑着夏洛斯一般,衣服下面的乳房激烈的摇曳着。就算这样,艾娜的脸上也是毫无表情,如衕一台活动的机器一般淡然的继续着,简直就像她面对的不是男人,而是一个物体一般。     夏洛斯看着那双毫无波动的眼睛,感觉自己对她而言毫无存在感一般,心情突然觉得非常的糟糕。     可是,尽管如此,夏洛斯的眼睛依然离不开艾娜,她女性的象徵让他觉得兴奋不已。     “啊,啊啊啊啊。”     不久,慾望被浓缩成了一块,慢慢聚集到夏洛斯的下腹部。     然后,即将迎来了高潮。与自己的意愿无关,被另外的人弄到高潮,对自尊心很强的夏洛斯而言,是难以容许的事情。但是,现在的他,连推开艾娜的力量都没有,只是孱弱地发出了呻吟。     “那麽,王子殿下,请不要忍耐。尽情在我口中放出精液吧。”     “是……不,不行……哦!”     夏洛斯的脸部都已经扭曲了,正快要到达绝顶前的一瞬。艾娜的头突然离开了他的阴茎,在她的嘴唇和阴茎之间,牵出一条长长的唾液线。     “呃……”     夏洛斯的混乱的感觉突然停止了,他体内的欲望就差最后一步但是不能发射,看艾娜慢慢地站了起来,夏洛斯也慢慢地起来了。     “非常遗憾……既然王子殿下讨厌的话,但也没有办法了。”     “啊?”     夏洛斯有些着急,虽然艾娜听到了自己口中说出的“讨厌”的言词,但是,自己也不能去动要求去继续,因为那样说的话就好像自己沈溺在快感当中一样,在艾娜的眼中会被看轻的。     作为王子的威严折磨着夏洛斯,阴茎也在战战兢兢的颤抖着。大而肿胀的东西,像是追求刺激一般难看的蠢动着。     看到那个情况,艾娜用挑衅一般的语调^点^^b点问道。     “王子殿下,真的没问题吗?”     “……呜,哼,不要紧。”     说了之后,夏洛斯就后悔了。从浴室出来之后,夏洛斯简单的吃完早饭,就前往了执政殿,但是,下面的欲望并没有消退下去。夏洛斯虽然非常想去触摸那里,但因为艾娜一直在一旁,所以都没有实现。     从早上开始与群臣在执政殿讨论国政是这个国家的惯例,所以早上的自由时间非常的少。虽然过去也有几个不顾国事的愚君上位,但是,对有着满心抱负的夏洛斯而言,是绝不能仿效那种行为的。     皇后和宰相的话语权虽然很强,但在群臣之中还是有着向王子效忠的臣子。     要说有什幺的话,就是现在在朝会之中险峻的答辩过程。夏洛斯的作用,就是不让皇后派的话语权过于强大。     在名义上,夏洛斯是下任国王,有着唯一与皇后对等的身份。     “殿下,祝您安康。”     “啊啊,下面大家可以说自己的事情了。”     夏洛斯坐在王座之上,那充满高贵气质的外表虽说还只有16岁,但已经有了王霸之气了。     但是,今天的夏洛斯不能像平时一样潇洒的行动。在高贵的贵族衣服之下,下贱的慾望在他体内闹腾着,找着一个宣泄的出口,他努力不在脸上显现出任何异样。     执政殿中的群臣,按官职大小从近到远排列着。夏洛斯的宝座因为放置在高处,所以如果要凝视他的话必定是仰视。当然,谁也没有理由一个劲地盯着王子看,知道这个,夏洛斯知道自己高昂的下体不会暴露了。     “殿下,祝您安康。”     突然,一个充满魅惑的声音响起。夏洛斯循声望去,皇后莉蒂亚的身姿出现在距离宝座五段的距离。她的位置离大殿的有着十段的距离,表示比群臣高贵的地位。     今天的莉蒂亚,穿着深藏青色的礼服,胸口出开出一片空隙,系着一方讲究的丝带,在中心处,则镶嵌着一颗红宝石,肉感的胸部被礼服托起,放出魅惑的光泽,躯体在紧绷的礼服下显现出女性的縴腰。藏青色裙子的中央处有着被挤出来的三段褶边,那是如此的鲜明以至于让发现的人都感到一阵吃惊。裙子上则是有着高级刺绣的图样,装饰着她的下半身。光辉灿烂的衣着完全夺取了众人的目光,让人难以想象到底花费了多少钱才能有那样的豪华。可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件服饰最大限度的展示出了她的魅力。外面露出的雪白的脖颈和胸,充分勾起了男人的欲望。艳丽的笑容和俯瞰众生一般的眼神,有一种让人忍不住向她跪下的魔力。     如果说是以前,夏洛斯应该是充满嫌恶的心情。可是,今天他刚一看到她,内心之中就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甜蜜,下体也从没有像现在一样痛苦过。     昨夜看到的她的肢体,简直像恶魔一样浮现出来。     魅惑性的微笑。     像嘲笑自己一般的视线。    丰满的大腿,被黑色内衣包裹住的神秘域。     就这样抱住她淫乱的身体,带着强烈的嗍吸她成熟的乳房的沖动,激烈袭击她的夏洛斯。     和她溼润的嘴唇重叠,将舌头放入口中互相缠绕。     被她可憎的手握住了胯股之间的东西,一边听着她妖媚的言词一边放出精液。     越是看着莉蒂亚美艳的身姿,夏洛斯脑中的妄想也越发的膨胀。     (那样的事情……!咕,被她一次弄到高潮就成了这样……)夏洛斯凝聚起全部的意志,终于将眼睛从莉蒂亚的身体上挪开了。但是,数秒过去后他的呼吸就变得困难起来,胸口仿佛也因过分难过被堵塞了。他再次扭头,刚好碰到莉蒂亚转向这边露出了笑容。刚一碰到那个笑容,就好像喜欢上年长的漂亮姐姐的男人一样,夏洛斯羞红了脸。     (夏洛斯,挺住!那个女人,只要是男人都会感到高兴,娼妇一样的女人!     而且那个家伙是你的敌人,别被她迷惑了!)他额头冒出了汗珠,斥责着自己。但是,越看莉蒂亚,她丰盈而艳丽的身体越发灼烧着他的大脑。     “皇后陛下……您今天比殿下晚到了,是因为怎样的事情?”     一人从群臣中出来,严厉的责问着莉蒂亚,那个男人有着灰色的眉毛和胡须,满脸正气的凛然的站着。     他是苏德拉瑟伯爵,王国军五将军中的一位,统领着中央军。正如衕他武人的面貌一般,是一名热血汉子。     “苏德拉瑟伯爵今天也很精神呢。我因为身体稍稍有恙,所以迟来了一会儿。”     “即使是皇后陛下,让殿下等待也是很大的侮辱行为,是要受到惩罚的。”     “呵呵呵,苏德拉瑟伯爵是不是有些夸大了?到底是不是侮辱,还是得问殿下本人吧。吶,殿下,您怎麽看呢。”     那样说着莉蒂亚噗嗤一声露出了笑容,而夏洛斯的视线就这样凝视着她,看到她娇艳的容貌,夏洛斯的背筋都不由得颤动起来。     “吶,殿下,我这次,真是没办法的。我会在心中好好反省的,就放过我这次吧?”     莉蒂亚温柔的语调和态度,搔动着夏洛斯的心。     “呜,哼……皇后也是忙之身,这次特别允许了。”     “呵呵呵,听到了吗,苏德拉瑟伯爵?殿下也宽地2◢?恕了,你还有什麽意见吗?”     “……不,如果殿下这麽说的话。”     苏德拉瑟伯爵退了下去。     “那麽,今日朝会开始。”     那样说了之后,夏洛斯的目光悄悄投向了莉蒂亚,他还没发觉自己一看到她内心就感觉到愉悦。     按照平常而言,夏洛斯需要花大量的精力去听臣下的报告,不过,他今天却希望朝会很快地结束。他本来就被艾娜引起了欲望,在见到莉蒂亚之后,更成了火上浇油的状态,表面上是在听臣下的言词,不过,最想的还是悄悄的去撸一管。     “……对了,我有一件事想请教一下托迪多卿。”     “怎麽了,欧伊巴鲁托卿。”     突然,殿上的空气变得险峻起来。夏洛斯也看向了发言者欧伊巴鲁托。     他是名30岁左右的,充满活力,通晓事理的男人,因为不惧权威,一直没有得到衕僚的推荐。并且现在,他也向着比自己地位高的多的托迪多宰相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托迪多卿,失礼了,请问您是否知道最近王都近郊发生的假借王室之名骗取农民土地的事情?”     托迪多鼻子哼了两下,说道,“欧伊巴鲁托卿似乎非常有空啊,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还花费心力去调查。”     “但是,如果那是真的,是等同于谋逆的重罪。”     欧伊巴鲁托向前迈出一步。     “欧伊巴鲁托卿,那不应该是你的管辖范围吗。如果是土地关系的事,那边的专职机关会向我报告的吧。”     “如果那个专职机关没有作用,会怎样呢。”     就在着一触即发的时候,莉蒂亚愉快的声音响了起来。     “欧伊巴鲁托卿和托迪多卿,请都稍稍安定一下,在这里一直争论也得不出结论吧。何况今天的殿下好像心情也不太好……吶,殿下?”     莉蒂亚富含深意的瞥了一眼夏洛斯的胯股之间,然后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啊,啊啊……”     夏洛斯的脸上一片通红。     “但是,我有确凿的证据……”     “欧伊巴鲁托卿,请注意,现在发言可能会打搅殿下的休息。如果担心国家,首先请考虑殿下的身体。”     欧伊巴鲁托在短暂沈默之后说,“是,我会注意的。”     在对夏洛斯不发表任何异议表示吃惊的同时,他无奈的退了去。     “今天的朝会,就到这里结束吧。”     莉蒂亚那样宣布道。在群臣之中,虽然对夏洛斯的情况感到有些奇怪,但还是相信了莉蒂亚所说的,王子的病还处于刚好的时候。     夏洛斯很快地走出了执政殿,他一边反省着自己的丢脸之处,一边想去找一个谁都不在的地方。     (咕……怎麽会这样!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姿,就丢失了自我)在看不到莉蒂亚之后,夏洛斯终于清醒过来,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     穿着女仆服的艾娜立刻跑的他的身旁。     “王子殿下,莉蒂亚大人的口信,想要邀请您共进午饭,无论如何都要请您去光临后宫。”     一剎那,莉蒂亚妖艳的笑容掠过夏洛斯的脑海。他慌忙地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赶了出去。     “哼,跟她这麽说,我因为身体不舒服,就不来了……”     “哎呀,本来好不容易才为殿下準备了那个的。”     突然,美丽的女声掩盖了夏洛斯的话语。下个瞬间,夏洛斯就对那个人的所散发的香味有了反应,头看向了她,穿着深藏青色礼服的莉蒂亚皇后和与艾娜有着同样容貌的玛娜在那里。玛娜穿着与艾娜衕样的女僕装,脸上浮现出恶作剧的笑容。     “皇后大人……”     “吶,殿下,今天无论怎样都不去光临吗?”     莉蒂亚的脸上浮现出悲伤的表情。被她那热忱的视线看着,夏洛斯的感觉胸都快要破裂了,他赶紧将视线从她身上挪开。     “但,但是……”     “我考虑到殿下的身体,精心準备了加快康复的营养品……呵呵呵,殿下的身体,也一定会对那个感到愉悦哟。”     莉蒂亚的话语,激发了夏洛斯的妄想。     不知道如果跟她去了,会发生什幺,但是一想起来,夏洛斯的心就仿佛在期待什麽一般加速跳动起来,理智和欲望互相争斗着,折磨着他的心。     “呵呵呵,好像非常迷惑啊。首先跟我来吧,如果中途改变了想法,我也不会强留。”     “呃,嗯……”     夏洛斯带着迷惑的表情点了点头,虽然明白如果跟她去了,一定不会再改变意见了,不过,对他而言也不能再做什麽了。     跟着她走着,到了后妃和女僕们居住的域是停住了脚步,这里是除了王族之外只準女性进入的禁。因此此,守护宫殿的近卫队全体都由女性组成。因为近卫队队长蕾拉是太子派,所以在莉蒂亚势力下的后宫开始与近卫队保持了距离,为此,后宫的形势对夏洛斯而言处于不透明的状态。     夏洛斯看着周围的建筑,偶然想起了小的时候。那个时候,这里的人是他的母亲,他的幼年在这里与母亲一起度过,并且在这个庭园里与蕾拉相识。     “殿下……殿下!”     “啊!”     夏洛斯眼前,是莉蒂亚稍显不高兴的脸。     “怎麽了?皇后大人……”     “殿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心不在焉,把我一个人放在一边,是在考虑什麽吗?”     莉蒂亚那犹如恋人撒娇一般的话语让毫无恋爱经验的夏洛斯一阵尴尬。     “不,没有……”     “殿下,好吗?现在殿下是被我招呼着,因此,请不要想到我以外的女性。”     “……是……”     夏洛斯看了看左右两个女僕,艾娜依旧面无表情,不过,玛娜微微地笑了笑。     看到那个似有深意的笑容,夏洛斯的脸变红了。     在路上碰到的人,全部都是女性。虽说这是当然的,不过,对这个只有自己一个男人的环境,夏洛斯感到有些焦躁。经曆了一番路程之后,他们好不容易走到了最豪华的那一间屋子,在正门,排列着十多名女仆,看见夏洛斯和莉蒂亚,全部恭敬地低下了头。她们都穿着与玛娜和艾娜一样的服饰,并且有着不输给她们二人的美貌。     夏洛斯被带入了一个稍小一些但是充满了趣味的房间。房间中央放着一张圆桌,上面铺着漂亮的桌布。     “请殿下坐在我的身旁。”     按莉蒂亚所说,他们坐在了放在桌子旁的两个椅子上,玛娜拿来了葡萄酒和玻璃酒杯,而艾娜则準备饭菜去了,离开了房间。     “呵呵呵,这是我跟殿下亲近的标志哟。”     莉蒂亚慢慢将红葡萄酒放到了唇边,夏洛斯也将酒拿到了嘴边,但是皱了皱眉,记忆中有些暧昧的地方浮现出来,不知道哪里给他一种厌恶的感觉。     “哎呀,殿下怀疑妾身放了毒吗?”     “不不不,我没有考虑那样的事情。”     “那麽,为何殿下表现出一副讨厌的样子?呵呵,那麽妾身先喝下去来证明清白了。”     莉蒂亚将闪耀着光泽的嘴唇放在了酒杯边缘,倾斜着杯子,使葡萄酒艳丽地流入到她的口中,在杯中的酒少了一半的时候,她的嘴唇离开了,在酒杯的边缘,留下了鲜明的口红的痕迹。     “怎样,殿下?”     “皇后大人想要害我什麽的,我根本没去想啊,皇后大人开玩笑了……”     夏洛斯浮起有些痉挛的笑容,举起了自己的酒杯,但是,被莉蒂亚用手遮住了。     “不,不是玩笑。殿下一定怀疑着那杯酒吧。那麽,请殿下喝妾身这杯酒吧。”     莉蒂亚说着,将自己喝过的那杯酒放在了夏洛斯的嘴角。她的言行让夏洛斯困惑不已,看到这,莉蒂亚的脸上浮现出恶作剧的表情。     “呵呵呵……吶,殿下。张开嘴。”     带有魔力一般的声音,让夏洛斯反抗的意愿变得淡薄。莉蒂亚将残留有口红的一侧转向了夏洛斯。     (哈啊,那,那个……!)想到莉蒂亚的嘴唇刚刚碰过那里,夏洛斯的下体顿时有了反应。     “那麽,殿下,请不要躲避哦。”     终于,夏洛斯的嘴唇与口红的痕迹相重叠,甜蜜的温暖感和葡萄酒的香味在口中蔓延开来,夏洛斯感觉简直像品味了莉蒂亚的唾液一般,在喝完全部酒之后,久经开始围绕他的身体加速血液流动起来。     莉蒂亚突然挺立起身体,在夏洛斯耳边低声私语道,“这样殿下算是与妾身间接接吻了吧。”     “啊!”     夏洛斯的身体禁不住狠狠颤动了一下,扭头看到玛娜窃笑的样子,他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脸上更加的通红。     “呵呵呵……殿下这是有趣。那麽,玛娜,你下去吧。”     “是,莉蒂亚大人。”     玛娜施了一礼之后,关上门退出了。现在变成了二人世界,房间中流动着微妙的气氛。     “皇后大人,我……”     突然,莉蒂亚柔软的手指堵住了夏洛斯的嘴唇。     “不行哟,夏洛斯,在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要称呼我为母亲大人,不是约定好了吗?”     她温柔的说着,变成了与昨天一样妖艳的恶魔。夏洛斯的心顿时急促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不稳定。     “呵呵呵……有些紧张啊。是那里硬了的原因吗……?”     “啊啊啊!”     夏洛斯发出了哀鸣之声,在桌子下,莉蒂亚的脚放到了他的双腿之间。     “可怜的孩子,以为我不知道从刚才开始就已经变得这麽硬了吗?”     莉蒂亚如衕责问小孩子一般的语调,就像尖刀一样切开了夏洛斯的心里防线。     “啊啊……抱歉……母亲大人!”     “呵呵呵……既然这麽说了,如果想要的话可以自己尝试扭动腰部”哈啊,哈啊……“夏洛斯恳求的喘着气,在莉蒂亚这麽说之后拼命地开始用她的脚摩擦着他的下体。     “呵呵呵,就是这样。就这麽连续做下去,变得越来越好色吧。”     “母亲大人,求您了……请像昨天一样,让我高潮吧……”     “不行哟,昨天可是说好了哟,在想要的时候只能自己来解决哦。”     莉蒂亚的脚尖通过布料,挟着夏洛斯的东西激烈地运动着。夏洛斯脸上只剩下毫无希望的屈辱以及妖异的愉悦混的表情。     “啊,早上起来的时候,来了一次……一边仔细的想着母亲大人……一边做着……”     “真是个淫乱的孩子呢!早上抽出一发后现在又变得这样硬了。”     “对,对不起!是……艾娜,艾娜舔了那里……但,但是中途就结束了……”     “哎呀,艾娜怎麽会这麽做呢……来人!”     莉蒂亚大声喊着,马上就有脚步声传来。     “请问有什幺吩咐。”     “玛娜,请把艾娜带过来。”     “是。”     不一会儿,容貌与玛娜相似的少女就进入了房间,低着头。莉蒂亚看着梳着马尾辫的少女,说,“艾娜,从殿下那里听说,你早上进行了奉仕了吧。”     “是。”     “但是,最后并没有完成。”     “是。”     “为何不做完呢。妾身把你放到殿下身边,就是为了消除殿下的烦恼。但是,这种疏怠的行为,该怎麽解释呢?”     “对不起。但是,王子殿下自己讨厌那样,所以……”     “殿下……?你没有在说谎吗?”     “没有。”     艾娜淡淡地叙述着事情的原委,玛娜在一旁不时偷笑着,而夏洛斯则害羞的不行,如果现在地上有洞的话,他肯定想钻进去。     “呵呵呵……哈哈哈哈!”     “皇后大人,请不要笑。”     “呵呵,这真是失礼了,那时的情况,我大致已经明白了,艾娜。”     “在。”     “你误解了哟。”     “误解了……吗?”     艾娜的瞳中,闪烁出困惑的光芒。     “那个时候虽然王子殿下说了讨厌,不过那只是嘴上的话而已哟。”     “那麽,那时的言词是谎话吗?”     看着艾娜一本正经的态度,莉蒂亚不由得失笑。     “也不是那样,身体想要这幺做,理智却害怕这样,殿下那个时候,恐怕是误解了自己的感情了。请记住,男人们都非常喜欢射精,如果勃起了一次,就要好好地做到最后。”     “是,我领会了。”     “呵呵呵呵……殿下,正如我所说,她是非常坦率的孩子哟。这次殿下也很坏呢,因为艾娜是你的女僕,所以请好好地下命令哟。”     “好,好的……”     夏洛斯像被责备的孩子一般,完全无法还嘴。     “那幺现在,殿下的那里……已经变得特别大了,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就一直忍耐着啊。”     “哈啊……呜……呜呜!”     莉蒂亚的脚又开始了上下的摩擦,那个微妙的刺激,让夏洛斯开始喘息起来。     “吶,殿下。就这样保持着不上不下的状态吗?”     “呜……”     “殿下,想要快速射出来吗?”     “是,是的……想要射出来!”     夏洛斯禁不住莉蒂亚的淫语,他的肉棒在被挑拨几次之后,已经是一触即发的状态。     “呵呵呵……那麽,这次请在艾娜那里完成任务。”     “诶?!”     莉蒂亚将脚从夏洛斯的股间拿开了。     “啊,啊啊。”     “那麽,殿下,这次要好好的给艾娜指示哟。”     “指,指示……”     “让殿下的肉棒得到奉仕不是吗!”     “那,那样的事……!”     那样的话语彻底打乱了夏洛斯的自尊心,他今天虽然第一次自慰了,不过,还是总觉得让女人触摸那里是荒谬的事情。     “殿下,保持这种状态是不是非常痛苦?而且,大臣和贵族们也都在做哟,只是不会当面说出来而已。殿下将来是要成为伟大的国王的,那麽从现在开始就该培养这种习惯,吶?”     “呜……”     莉蒂亚的话语让夏洛斯动摇了,被欲望的力量混乱了的头脑完全无法判断其中的真伪。     “所以,试着说『艾娜,用那张嘴吸我的肉棒,让我流出骯脏的汁液来』。”     (呜)这是非常屈辱的言词,但是,这都比不上下体传来的痛苦感。     夏洛斯张开了嘴,因为快要哭了出来,所以声音有些哽咽。     “艾,艾娜……那个,使用那张嘴,吸,吸我的肉棒……让我流出骯脏的汁液!”     “是,知道了。”     艾娜脱下了夏洛斯的裤子,用熟悉的手的姿势拿出了他肿胀的肉棒。     淫猥的雄性气味在房间中扩散开来,夏洛斯的心里感觉到非常的悲催,在一旁不但是莉蒂亚,连玛娜都在看着他的下半身窃笑着。     艾娜的呼吸吹在上面,让肉棒更加的鼓胀,浮在表面的血管都能清洗可见。     肉棒尖端已经被粘液溼润了,艾娜温柔的把手放在了肉棒的根部,并用口吞入了尖端部分。     “啊啊啊啊!”     已经出奇敏感的肉棒传来了雷击般的快感,艾娜的头每次前后运动的时候都会缩拢口腔来摩擦竿部,并用舌头舔着龟头。     “哈啊啊啊啊!已经,已经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     夏洛斯疯狂的呻吟着,他抓住艾娜的头,腰猛的往上一顶。     “呜嗯嗯!”     艾娜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哀鸣,但是,夏洛斯毫不介意的继续挥动着腰。积存已久的浑浊汁液猛烈的射到了艾娜的喉咙当中,吞入了大量粘液的艾娜皱了皱眉,但还是将它们喝了下去。不久,夏洛斯的精液完全射了出来,已经萎缩的肉棒从艾娜的口中滑出,他禁不住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啊,啊,太快了啊……虽说已经很急切了,但是也太快了。”     “抱歉……无论如何都已经……”     “殿下,早漏的男性不会被女性所喜欢哟,所以,今后请好好地培养耐久能力。”     “知道了……”     “以后,在自己高潮困难的时候,可以好好地找艾娜帮忙哟,她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好,好的,皇后大人……”     夏洛斯那样说着,终于失去了力气。看到王子确实已经堕落了,莉蒂亚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