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外传-古墓之女

将少林寺的事情解决后,黄衫女便回到了终南山的住所,她的真实身分正是杨 过和小龙女的后人。     原来当年华山一别,杨过为了要弥补两人失去的时间,决定剩下的日子要好好 陪着小龙女当作补偿,在过了一段夫妻甜蜜的时光后,小龙女产下了两人的子嗣, 只是或许是产后元气大伤,小龙女身上那被压制许久的毒居然又再度复发,而这次 发作更是直接危及到她的性命,所有找过的神医都断定,此次发作即便是神仙也难 以回天,绝情谷底的奇蹟不可能再发生一次。   往后几年,杨过便专心在照顾小龙女和孩子身上,再也无心去过问江湖事,甚 至宋蒙战事越来越吃紧之际,他也仅是把用不到的君子淑女剑和玄铁剑送去给郭靖 黄蓉,之后便不再理睬,因为此时,小龙女的身子已经有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 倒下。     众人皆知杨过和小龙女的过去,也不愿再度剥夺两人剩下的时光,特别是黄 蓉,因为她也算是间接导致他们分离十六年的元兇,内心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所以 郭家夫妻和丐帮,以及五绝等人为了让两人能安稳相处,合力编造了他们出游的谎 言,好转移其他江湖中人的注意,不去古墓打扰他们,甚至连那头长年陪伴的神鵰 也让牠回去了深山。   久而久之,除了他们,加上少数几位保密的丐帮资深长老,江湖上几乎没人知 晓两人究竟云游何方,为了使消息逼真,郭黄二人还特地演了齣戏,默许小女儿私 自外出江湖打听,以便製造出连他们也不清楚的假象,就是要让这份传言更加真 实。(而后才有了倚天屠龙记的开端)     过了一段时间,小龙女纤弱的身子终于撑不住再度毒发而死去,杨过也因过度 伤心接连倒下,临终时,他将古墓的一切和女儿全託付众人。     但此时已经是宋蒙交战的时刻,众人担忧杨过的孩子如果捲入战火可能会因此 断了杨家血脉,但紧接而来的宋蒙大战也让大伙无力带在身边好生照顾,于是在丐 帮的安排下,于终南山附近的山谷寻了一个隐密地方建筑了一个住所,将那孩子藏 了起来,并安排了几个辈分够,但因为岁数过大无法参与战事的武林前辈入住看 照,顺便等那孩子长大后,也能把杨过和小龙女的武功教导传承下去。     杨过和小龙女的后代就这样在终南山附近的山谷定居,也继承了活死人墓里的 一切。平日他们以一个在地养蜂商人做为伪装,,众人皆有默契地让她们远离江湖 和国家之事,除了几个交好的丐帮长老和帮主,谁也不知道当年赫赫有名的神鵰大 侠后代,最后会在偏山里如同一般人安稳的低调生活。     黄衫女正是这家族仅存的后代,虽然杨家行事低调,但由于当初杨家受到丐帮 许多帮助,所以先人立下祖训,在丐帮发出求援时,必须义不容辞出面援助,所以 她才会在史家走投无路前来求援时,带着身边的少女出山前去帮助史家。     可能是遗传到小龙女寡慾性子的关係,又加上早已习惯在山中长久独自过日, 因此黄衫女到现在依然是淡泊一人,只是身为杨家最后的子嗣,她也明白自己传承 的义务,为了延续家族的一切,她收养了许多因战事变成孤儿的少女,传授她们武 艺,如此等到将来自己不在了,这家族还会有人继续接着传承下去。     回到老家的黄衫女在照料好史夫人后,便动身前往古墓準备静修,原来当初众 人为了怕杨龙两人那一派的武功佚失,因此对杨氏后人订下一个规矩,每年里总要 有一个月的时间进到古墓独自静修武学,之前原本当是黄衫女依照祖训进入古墓静 修的日子,却临时因为丐帮之事耽搁了好一阵子,所以事件解决后,她便遵循祖 训,前往古墓继续那每年一度的静修。     「之后我要和往常一般闭关,过阵子史夫人伤好后便差人送回丐帮,红石妹妹 很挂念她娘。」     「是的主人。」     吩咐好下人后,黄衫女便独自进入古墓。这时的古墓已不同以往,经过些许整 修,里头的多余陷阱已经被移除,如今的活死人墓已是杨家当主独自闭关练功的场 所,墓穴外增添了不少蜂箱建筑作为伪装,并派了家丁扮成工人就近看守,以防闲 杂人等进入。古墓的入口机关只有她会打开和关上,一但从里面上锁后便很难从外 面开启,仅能透过秘设的机关对里头发出讯息,堪称是一个绝佳的闭关场所。   一进古墓,她轻轻地解开了外衫,进到石室中开始了修练。所谓的静修,便是 屏除杂物俗事,专心的修练古墓派和杨过所留下来的武功,由于古墓已经经过翻 修,里头她也会定时带着少女进来补充新鲜粮食饮水和打扫,要独自一个人待在里 面修练一个月那是毫无问题。   不过这次进来她早早便结束修练,补充了些食物和饮水后就回到房间準备休 息,原来此番静修才刚开始她就总觉有气无力,但黄衫女并没有感到身体经脉有任 何异常,她沈思许久,心想或许和这阵子外出过久或许有关,毕竟长年都生活在终 南山附近,鲜少外出如此长的时间,又四处奔波搅和江湖之事,所以大概是因此身 子一时不习惯,既然如此,头几天就先好好歇息,先调理身子方为上策。        打定主意的她很快就回到卧房準备休息,这里是她在古墓休息的地方,里头的 摆设虽然素雅,但该有的摆设依然一应具全,   但就当她进到卧房準备入眠时,里当无人的古墓里却突然冒出了男人声音。     「还以为是何方高手,原来是妳啊。」   听到声音的黄衫女连忙从床上起身,只见一个男人好整以暇地站在房门口, 她定眼一瞧,内心却吓了一大跳。   那随着声音出现在门口的人,居然是那个被自己揭穿阴谋的陈友谅!     ***   原来这陈友谅在阴谋被黄衫女戳破后便逃到了徐寿辉的帐下躲了起来,儘管他 很快就骗取到了徐的信任,但面对张无忌和彭和尚等人的极力警告,徐也不得不卖 张教主面子,把陈友谅暂时冷落,好在这陈友谅也是个聪明人,知道此时要先避避 风头等待时间过去,于是他便以自愿打探军情为由外出,也好方便徐能向那些人暂 时给一个交代。   只是好死不死,他在终南山的附近撞见了一群识出他身分的丐帮弟子,由于他 现在已经改投明教,加上之前的种种作为,因此丐帮弟子一照面便毫不客气的想要 置他于死地。     陈友谅当然不会如此束手就擒,随即和那些人展开一番恶斗,以他的身手要逃 其实一点也不困难,但想到行蹤已经曝光,之后便很难甩开丐帮那遍布天下的耳 目,这点着实麻烦。     正当他烦恼之际,恰好瞧见不远处有个溪流,于是他脑袋一转,故意卖了破 绽,假装一时失手被他们重伤,然后败逃往溪边,最后再演了一场士可杀不可辱的 戏码,在众人面前投水自尽。     那些思想单纯的叫化子见陈重伤,又在水里挣扎下沈的模样,很快便相信他是 因为害怕众人的羞辱而自寻死路,纷纷站在岸上拍手大声叫好,庆祝这恶人的惨烈 下场。   不过陈友谅这举动只是诈死,原来他本身乃是渔夫之子,从小就深黯水性,要 在水里来水里去那是再驾轻就熟不过,只是刚才为了为求逼真,身上倒是扎扎实实 硬吃了几掌,一时力气全无,因此他使出闭气诀,让身体在水里自然漂浮,等待回 复体力,这也是识水之人常用之法。   但没想到就是因为这种漂流状态,让他在途中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水流,这小 小河道里似乎还有另一条清澈的水流引到其他地方,在好奇心驱使下,陈友谅在力 气稍微回复后便循着那股异样的水流慢慢滑去,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意外的滑入了 古墓的后门水道。   原来古墓的这条后门水流地势複杂而且範围颇长,没经训练过的一般人是绝不 可能特地长久闭气潜入而发现,当年杨过和小龙女,甚至耶律兄妹和郭芙一伙人皆 是知道有路的前提才会在水下潜行探索许久,但一般人谁会想特意来此地潜水漫 游?王重阳当年就是如此盘算,继承了古墓的杨家也是如此,他们长久以来仅把这 条后门当作备用取水的地方而未加防範,却没想到正好被熟知水性的陈友谅歪打正 着,从这地方潜入。   起初陈友谅进到这个古墓时吓了好一大跳,但他很快便冷静下来,透过几次小 心翼翼的仔细探索后,他首先确定里面没人,也排除了有机关陷阱的可能。   经过一会的疗伤休养后,他开始翻找里头的物品,试着寻找这地方的任何线 索,他注意到此处环境异常乾净,食物和饮水都算新鲜,可见定时会有人进入,不 过器具上已经沾上一层薄薄的尘埃,看来最近一段日子没有人活动,从摆设和装饰 甚至气味来看,他研判主人家应该是个女子。    当他搜查完整个古墓后,他立即察觉这地方会是个不错的藏身处,如果能收为 己用的话就是再好不过了,顺利的话也能在此暂时避避外面的风头。   这陈友谅绝非善类,当然不会依照什幺江湖规矩好好和对方寻求许可,趁主人 不在,此刻的他已经有了先发制人的好机会,情势对自己是绝对有利,不如就地设 下陷阱将那个主人制服,之后要杀要剁那不是更随心所欲?      他想起怀里那个逃难时带走的几个宝贝恰好可以派上用场,于是男人冷静地观 察古墓里的地形,内心暗自盘算,接着开始动手设下陷阱,等待猎物回来受死..   ***   古墓主人回来的速度比他想的还快,不过还好他已经準备完毕,陷阱也全部布 下完成,因此一察觉到有人进入,他便立刻躲进预备的地方藏了起来。     只是陈友谅怎也没想到这古墓主人居然是这黄衫女子,他在暗处瞧见时也吓了 一跳,随后他默默观察了一会,从言行举止推敲判断,他肯定这黄衫女子就是这古 墓的主人。     原来这里是她的藏身之地阿,还想说是哪来的高手,原来是古墓里的活死人。     陈友谅不太理解这样一个女人怎会有兴趣躲在这种地方,而丐帮又是知道这个 人的,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确定要应付的人是谁了。     「这倒不坏,正好让我出口怨气。」陈友谅舔了舔嘴,这黄衫女就是害他掌控 丐帮计画失败的关键人物,算来也是有仇,能够趁机报复启不痛快?而且更重要的 是..     这女的,还是个美人阿..     当时在丐帮大会上为了急着逃离众人所以没仔细观察,但这次一看,才发现果 真是个标緻的大美人,当初匆匆一撇感受到的震撼果然不是错觉的。   他一开始并没有姦汙女人的打算,原本只打算让这武林高手束手就範,再从她 嘴里逼问出这古墓的一切,看还有什幺可以搜刮,最后杀人灭口,据地为主,但瞧 见黄衫女的姿色后,他改了主意,决定连同这个女人一起全部拿下。   慢着,怀里那个宝贝不正好能派上用场吗?陈友谅想起来身上带着另一个件宝 贝,脸上不禁挂上了猥琐的淫笑。。     陈友谅躲在暗处持续观察黄衫女的神情,他在她回来之前就已经设下陷阱,瞧 黄衫女原先有点苍白的脸色逐渐开始失去专注,带着恍惚,到后来一脸倦容的準备 入睡,陈友谅便肯定那药已经完全发挥作用,于是见到黄衫女进入卧房后,他便大 胆从阴暗处现身,跟随她走入女人的寝室。   ***     黄衫女见到陈友谅后内心一惊,这人什幺时候来的?自己居然毫无所觉,不 对,他是怎幺进来的?黄衫女内心浮出各种疑问,他是如何瞒过家丁,打开那个只 有自己能开的门?这不可能啊。   但眼下这男人存在是事实,于是她暂时按下内心的疑惑,很快做出反应,一出 手便是用上九阴真经里的上乘武学<催坚神爪>,迅速地朝陈友谅抓了过去,她印 象里这男人武功有限,远不如自己,心想这一手应当能就此制伏住他。   但没想到当她运起内力时,身体忽然一阵酥软无力,彷彿中了什幺麻药似的, 挥出去的手不但没有制住陈友谅,反而像成了一记粉拳轻轻拍打在男人身上。     「哼,没用的。」陈友谅冷笑一声,接着反手一抓,连点她身上数个大穴,黄 衫女由于惊慌一时乱了分寸,就这样毫无抵抗中了男人的点穴,倒了下去。   黄衫女内心暗自骂了声大意,但她身怀九阴真经的上乘武学,即便被点穴也能 靠依靠解穴秘诀自己解穴,因此她很快便冷静下来,回忆起九阴真经上的解穴之 法,準备自我解穴。     但没想到不论她如何运力,自己的内力竟半点儿都发不出来。     「省省吧,妳中的是加倍的十香软筋散,中此毒的人会全身无力,发不出任何 内力。」   原来陈友谅设下的陷阱正是成崑和汝阳王交易时得到的密药,让一堆武林高手 吃尽苦头的西域奇毒,十香软筋散,成昆后来将这奇毒交给他的徒弟保管,在丐帮 事蹟暴露后,陈友谅匆忙逃离之下,随手便把这密药连同家当一块带走。     这十香软筋散无色无味,放于食物饮水中完全无法察觉,强如灭绝师太也无法 抵抗,除了张无忌这种九阳神功护体,百毒不侵的特例之外,任何武林高手都无法 逃脱这药效之力,这原是汝阳王特意从番邦找来对付武林中人的宝贝,但为收买人 心,他刻意赠了圆真几份以表自己寻求合作的一番诚意。     陈友谅一开始就在各处食物和饮水中放入了这毒药,然后等待主人回来,这黄 衫女由于回到熟悉地方的安心感,一时间倒也没注意到里头已经躲了一个男人,也 没察觉到被人下了药。   果不其然黄衫女经过几次的饮水取食,慢慢的将这十香软筋散摄入体内,最后 累积到一定份量,开始产生了效果,她之所以一直没察觉到陈友谅的出没,一方面 除了是因为在熟悉的古墓中产生了安心感,因此放鬆戒备,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不断 摄食了十香软筋散,而使得原先敏锐的思考默默出现了阻滞。     ***     「你..你这奸贼,对我做了什幺!」黄衫女虚弱的痛骂。        「呵呵,还早还早,接下来还有呢。」陈友谅从袋子里拿出一串绳子,然后牢 牢将黄衫女绑住。     「你要做什幺。」     「这是为了不让妳等等乱跑。」陈友谅露出淫笑,随后又从怀里拿出一颗紫色 的药丸。     「这是什幺?你要做什幺!」黄衫女内心冒出一个不好的想法。     「吃下去便是了。」陈友谅夹住药丸往女人的嘴里送入,儘管不知道是什幺功 效,但这男人肯定不安好心,黄衫女拼命挣扎,但无法运功的她丝毫无法抵抗男人 的力气,陈友谅夹住她下巴用力一掐,逼迫她开口,随后将药丸硬是塞入她嘴里让 她吞下。     「呜..呜..你这..这是什幺?」     「这东西可是对付女人的好物阿。」     「什..等等..这是?难道你..」黄衫女此时突然觉得下腹一阵骚动,随后察觉 了身体的异常变化。     「对,就是妳想的那种,接下来妳就好好体验一下这药的功用。」   ***   这东西是圆真命他特地蒐集来,用以献给鹿杖客的南洋第一淫药,奇淫交欢, 圆真知道鹿杖客爱好女色,因此特令陈友谅去寻找这淫药让他助兴,以讨好这王爷 眼前的红人,只是没想到寻到后却一直没机会转交给他,这药就一直放在陈友谅身 边,而现在正好能用在眼前的黄衫女身上。   这奇淫交欢会让女人迅速陷入强烈发情的状态,只有採捕男人的阳精中和后方 能解除,否则将会一直处在渴求发情的亢奋灼热状态下,直到身体负荷不了,不管 如何贞洁的女子,只要服用此药,即便是丑如鬼怪的男人也会为了渴求阳精而全然 接受他。   但这药倒也不是完美无瑕,一来这药效会因为得到男人阳精后慢慢消退,二来 只要女人吃过一次便会产生抵抗力,换句话说就是仅能对一个女人使用一次,最重 要的,是其中一部分材料取得十分不易,即便是皇帝也很难轻易拿到手,因此其药 价值是远胜同等份量的黄金。   但不管如何,那股能够绝对逼女人就範的药力依然还是让许多男人趋之若鹜, 砸下千金只求一药,毕竟有时候只要有了第一次,何愁没有接下来的第二,第三次 呢。「你 ..呜..等等..别走..恩~」   陈友谅让黄衫女独自一人在卧房内享受淫药灼身的刺激,他不太喜欢做无效率 的事,反正只要等药效完全发挥,要玩弄她就是轻而易举,趁这段时间,他还有不 少地方想要先瞧瞧。 男人走进一个石室,接着往石棺内转动开关,原来他偷偷在后面观察黄衫女 时,注意到了原来这里还有个没发现的机关,他在探索途中的确也看到了一些类似 武功的玩意,但因为担心古墓主人随时回来,因此一直没有花时间去钻研,现在他 已经逮到黄衫女,放下心中那块大石,于是便毫无顾忌的走到之前留心的地方悠哉 地仔细查看。   打开暗门后,他缓缓下走,走进了一间石室,室中摆设并无特异之处,但室顶 却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迹符号,在最右处则写着四个大字:「九阴真经」。   陈友谅看了一会,立即明白了一件事,他找到了一个无上至高的武林秘笈。   ***          「恩~阿~~恩~~~~~~~恩~~~~~」黄衫女不断发出呻吟,陈友谅 虽然绑住了她的四肢,但却没有封住她的嘴,但如此一来忍不住发出的呻吟反而如 同另外一股春药让自己更加兴奋,身上散发出的气味和声音已经形成一种淫糜的氛 围,此时的黄衫女口乾舌燥,体内慾火燃烧,皮肤滚滚发烫,内心极度渴望找个东 西刺激自己的下体,插入东西摩擦好解小穴搔痒难耐之苦。要不是那多年静修的定 力还苦苦支撑着微弱的意识,恐怕此时她早已失去自我陷入疯狂的叫喊当中。   这时候陈友谅已经从石室里回来,一脸开心和满足,因为方才他在石室中发现 了一个十分受用的武学,要不是想起黄衫女身上的淫药已经发作的差不多,他还真 想慢慢仔细研读那九阴真经。   他见黄衫女那副挣扎痛苦,却又满脸春色的模样,忍不住得意地大笑。   「哈哈,美人,感觉如何阿,我这奇淫合欢滋味还不赖吧。」   黄衫女只是瞪了他一眼,并无出声,因为此刻的她全凭长年的修为勉强维持理 性,她深怕一开口和这男人交谈自己便会把持不了,但即便如此,也仅是压抑住自 己而已,要是男人接下来还有其他举动,黄衫女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别这幺生气吗,小美人儿。」陈友谅知道黄衫女现在已经囊中之物,因此更 加放肆的调戏眼前的美女。「爷现在就替你鬆绑。」     陈友谅很快便将绑在黄衫女身上的绳子解开,接着解开她的穴道。     「你...」     「如何,美人,这样舒服多了吧。」陈友谅笑嘻嘻地开口,他并不怕黄衫女突 然对自己不利,因为他明白此刻她体内的药效已经完全发挥作用,这女人已经是自 己的掌中玩物了。     「恩~你..」黄衫女虽然获得自由,但却比刚才被制住时更难受,因为手脚一 但能活动,那股渴望肉慾的感觉就变得更加按奈不了,她很快就察觉男人此举不是 要饶过她,而是要让她更加慾火难耐,相比之下刚才还有绳子能帮忙制住自己,反 而现在一获得自由后,想碰触下体的渴望更强烈地不断充斥在脑海当中。   她连忙正坐床上,稳住精神,并试着运功抵抗体内的药力。   古墓派的玉女功讲求少慾养身,如果功力尚存,即便是奇淫交欢黄衫女也有自 信能用内力将药力按奈下去,但内力被制的现在,那春药的效力便毫无阻碍的在体 内四窜,现在她只能专心稳住意识,靠多年静修培养出来的定力苦苦支撑力保不乱 性。        「居然还想抵抗?妳以为这样能撑多久?」   陈友谅知道药效已经发挥功效,因此他也不急着动手,反而像猫玩老鼠一般慢 慢玩弄她。而黄衫女虽知在劫难逃,但依然不肯放弃,用剩下的精力彻底稳住心神 抵抗药力,并祈求内力能够奇蹟似的回复。只是她并不晓得这十香软筋散强如武当 七侠,灭绝师太等一票高手都无法独自解开,更何况她中的还是双倍的毒药,那份 微薄的寄望不管如何都注定只会是一场空。   「说起来我们之前好像还有一笔帐没算呢。」陈友谅玩心大起,开始自顾自地 说起话来调戏她。   「想当初,要不是妳带人破坏我的好戏,我现在可早已掌控整个丐帮了,妳可 是把我多年苦心给毁于一旦阿,妳该如何赔偿我一个丐帮帮主呢。」   「不过爷心胸开怀,这幺吧,看妳也是个美人,好好服侍服侍我就饶了妳如何 ?」   「唉呦,不理人啊,这幺趾高气昂,到时可不要跪着求我阿。」   黄衫女心知陈友谅正在玩弄她取乐,乾脆闭上眼装作充耳不闻,全神贯注的打 坐运气,这男人如此玩心大起不立刻动手,恰好给她有了时间设法将内力重新运 转,她心想,一定要趁这个男人疏忽的机会赶紧回复功力,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但陈友谅见她努力运功的模样,脸上只是冷笑,十香软筋散要是这幺容易解 开,那怎称得上西域奇药?怎幺能让一票武林高手屈服?黄衫女这样的挣扎只是使 他玩弄的念头更感兴奋而已。   黄衫女此时听到一股奇怪的窸窣声,听上去就像布料摩擦的声音,她内心瞬间 闪过一个不妙的想法,但她不敢张开眼睛查看,因为她深怕一张开眼,现在好不容 易压制住的情绪或许又会被波动,使得药力再度失控。      布料窸窣的声音后接着是有种东西落地的声音,黄衫女现在甚至能闻到一股明 显的男性体味,她内心已经隐约察觉到陈友谅正在干嘛,但却不敢张眼亲自面对那 样下流的事实。   「美人儿,瞧妳的样子,还是个处子吧,身子还没尝过男人鸡巴的滋味对 吧。」陈友谅突然而来的露骨发问让黄衫女一时慌了神,身体一颤,如此心神不宁 的情况下使得下腹那股异常的热流又冲了上来。   「我说中了吧,真可惜,这幺美的一个女人还没尝过男人滋味,怎,想不想尝 尝阿,住在这种古墓,想必晚上一定想着男人寂寞难耐吧。」     「妳会不会自渎呢,像妳这样武功高强又倔强的女人据说性慾会特别强呢,长 久憋着没发洩可是会伤身呢,漫漫长夜,想着男人的鸡巴摸着自己的奶子和***,慢 慢的搅阿搅的,该不会这地方就是给妳做这些下流事的吧?妳可真行。」     陈友谅的话语越来越下流不堪,露骨,但有了刚才差点失控的经验,黄衫女如 今更是不敢大意,将全部心力放在抑制药力上,刻意忽略男人发出的声音,因此她 完全没注意,不,或者说无余力注意到男人开始了那小声快速的摩擦声音。     「瞧妳的奶子绷着紧紧的,会不会很难受,让爷替妳抓一抓,推一推,舒缓舒 缓如何阿。」   「别装得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阿,我告诉妳,妳们女人啊一开始都是这样,但 一但嚐过男人滋味后,很快就会变得跟婊子一样了,呵呵。」     「还记得妳当初到我丐帮的模样,就像个仙女威风凛凛,其实阿,那时候如果 妳愿意的话,我们可是有一堆男人可以替妳解渴呢,我们这群叫化子什幺没有,就 是人人有根臭鸡巴,算上妳身旁那些小女孩还足足有余呢,绝对足够妳们这群女人 品尝。」       「欸呦,倒忘了妳还是处子,肯定不知道这男人的鸡巴有什幺神效吧,就让爷 告诉你,这玩意可神了,塞到女人身体里的时候会让女人舒爽销魂,快乐失神,想 像妳下体那空虚的小穴被塞满的滋味,两人肉体的贴合摩擦,嘿嘿,那可是人间极 乐阿。」     「还好妳现在还有个机会,就让爷的大鸡巴来教教妳,这古墓只有我俩人,不 正是老天安排的最佳地点吗,我就大发慈悲,来带妳领略那销魂的滋味吧,如何, 只要妳开口求爷,爷保证让妳舒服舒服。」     「来啊,别客气阿,只要叫一声爷,立刻就有热腾腾的鸡巴让妳尝尝,让我们 一起共享这鱼水之欢,妳说如何呢,呵呵呵。」   陈友谅话里的企图越来越直白,但黄衫女凭着多年修为硬是压下那份慌张,透 过固气打坐,她能感受到体内春药的效力正慢慢地被她压制在下腹处集中,同时她 也将残存的真气不断凝聚,汇出了一掌之力,她把最后的希望放在男人的大意上, 只要陈友谅等等大意靠近自己,这一掌定能让他尝到苦头。   但陈友谅也不是个傻子,很快就察觉黄衫女的企图。   (还想挣扎?呵呵,没关係,不靠近妳,我也有方法让妳自灭。)   这时男人突然闭嘴不再说话,但随之而来是一阵奇怪的粗鲁喘息,他呼吸逐渐 变得急促,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夹杂股碰撞拍打肉的声音。     「恩..阿..美人,恩..欧欧欧..,恩~阿~恩!!」陈友谅再度开口,但嘴里 却喊着意义不明的奇怪呻吟。     没有经验的黄衫女自然不知道男人这呻吟和喘息是怎幺回事,陈友谅的呼吸越 来越急促,那奇怪的拍打声音越来越响亮,黄衫女内心的疑惑也越来越大,但她依 旧不敢分心,要压制药力和蓄积内力已经让她耗尽心神,根本无余力再去思考多余 的事情。     「恩~恩~阿!阿!!!阿!阿阿阿!!骚,真她娘的骚,阿阿,舒服,爽 阿!阿阿~」此时陈友谅突然发出一阵莫名短促的呻吟,接着是一声用力的激烈嘶 吼。   「阿!!!欧欧欧欧欧欧欧欧!!!」   伴随这声嘶吼,黄衫女感到突然一股强烈腥臊的气味迎面扑来,忽然间,黄衫 女感觉似乎有些什幺黏稠的东西喷到脸上,其量之多,甚至流到一些到自己的嘴 唇,那东西黏糊糊的,充满了奇特的腥味,但尝到那股滋味后,自己的身子反而开 始莫名发烫。   面对这种诡异的状况,她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激荡,睁开双眼察看究竟是怎幺一 回事。   只见陈友谅全身赤裸站在她眼前几步之处,手里抓着下面的鸡巴,面红耳赤的 不断套弄,那鸡巴就距离自己脸只有一掌之遥,黄衫女甚至能清楚看见那个硬的发 红,流着白浊体液的马眼在眼前微微跳动。   看着这种诡异情景,黄衫女不禁一愣,她知道男人的下体有那个玩意,但如此 赤裸裸的近距离观看却是生平首见,更别提亲眼见到男人正把那玩意对着自己,不 断挤压套弄把玩。   这男人在干嘛?这是怎回事?为什幺他看起来异常兴奋?为什幺..?     看到黄衫女一脸懵懂愣在那边,陈友谅笑的更加猥琐,男人再次放声呻吟,伴 随女人惊讶的表情再度用力加速套弄肉棒。   「阿阿阿阿!!尝尝老子的阳精吧!!!」男人不断套弄,再度用力挤压肉 棒,他将马眼对準黄衫女美丽的脸蛋,让鸡巴里那股浓精就这样当着黄衫女面又一 次喷到她的脸上。     腥臭的精液从马眼不断喷出,黄衫女终于明白脸上那黏稠的玩意是什幺了。   「...........你..你..你这..这..阿!!!!!!!!!!!!!!!!」   被陈友谅当面颜射的事实让黄衫女一时失去思考能力,陷入惊慌和空白,她有 男人这方面的知识,但也仅于书上还有家人的口耳相传,这和亲眼见到是完全的两 码事,她被震撼的情绪不断转变,理解之后是各种愤怒,羞愧,慌乱,兴奋的感觉 同时爆发,刚才努力维持的入定功夫已全部消失。   失去定心后,下体极力压制的药效更是彻底完全失控,淫药的效力伴随情绪开 始慌乱的游走全身,所夹带的强力催情慾望迅速地往脑门冲去,黄衫女内心一阵大 惊,方寸尽失,在一阵手忙脚乱间,她一口气咽在胸中迟迟转不过去,居然就这样 气息一滞,晕了过去。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