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妇人的游戏

我是三十岁那年结婚的,如今已整整七年了。太太没有为我生下一男半女,所以家中始终是那幺宁静、那幺地一成不变 婚前,我和我太太交往了三年多。这样算起来,我们夫妻已认识十年整整了。目前我已在服务的银行昇任经理。 对于太太和宁静不变的家,我己起了一种不如该如何形容的厌恶感。 「罪恶!不该有的罪恶!」 我时常如此警愓自己。但是每天下班后,我又徬徨了。「家?」一点儿朝气也没有。对了,去喝两杯酒,在微醉之中同去,才不至于感到太无聊。 这天晚上,因为招待台北来的朋友,我喝得有些过了量,而每次喝过量时,我都会再溜到夜市旁的「兰花酒馆」,又喝。 兰花酒馆的主持人是我太太的同学,长得很美,气质又好,叫做李玉兰 「当初要是讨到像玉兰这样的女人该多好!」 我时常望着她的脸沈思着,事实上我已在内心暗恋玉兰好久了。 当我醉酒陶然地坐上吧檯时,李玉兰已绽开那迷人的笑容,招呼着: 「陈先生,你已喝得差不多了,今晚就泡杯浓茶绐你好了。」 「谁说我喝得差不多了?呃。」我摸摸发烫的脸颊说:「如果不来看看妳的话,我会睡不着觉的。」 「又说笑了,看我这种老太婆有什幺用。让你那如花似玉的太太在家里空等,你心安吗?」 她的眼睛很迷人,像是埋怨,又似撒娇……我如何能抗拒她的美丽呢! 想起暮气沈沈的家,还有相处了十年的太太。「太平淡了!没有味道!」我敲着桌面说: 「倒酒来啊,玉兰,呵呵,漂亮的老板娘,倒酒啊。」 「真拿你没办法。」玉兰用她柔细雪白的手,倒了一杯威士忌,斜抛着 媚眼对我说:「只能喝一杯哦!」 我慢慢地品嚐着。这几个月来,我每天和太太谈不到三句话,太太总是那副郁郁寡欢和幽怨的脸孔,她并没有做错什幺事,而我只是毫无情由地对她冷淡着。 「怎幺可以对太太这样呢?」 我暗地里骂着自己。可是没有效用的,我对太太居然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大概一个多月没有敦伦了吧! 正沈思间。玉兰又走过来,这次她端看一大杯热腾腾的茶,放在我面前,同时将我喝完的酒杯收回。 「刚泡的热茶,喝了可以醒酒的。」她说。 我藉着玻璃杯冒起的水气,又偷偷瞄着玉兰那高突的胸脯。心中起了一阵兴奋,默默地唸着: 「真动人!」 片刻之后我推开座椅,摇摇晃晃地站起身,那杯热茶已喝光了。我走向门口。 「小心呀!」玉兰在背后叮咛。 深夜的街道,有点儿矇眬凄凉。我将衣领翻起来双手插在裤袋中,慢慢地走看。不知何时。我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你好!」 那女人向我招呼着,同时轻轻挽住我的手臂。微微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我直觉这是流莺在街上拉客,所以就轻鬆地同答: 「嗯,小姐。」 「走快点吧!」女人催促着说:「人家在等你呢!」 「人家?妳说的是谁?」 「一位贵妇人。」 我停住脚,转过身来仔细打量她。这个女人其实才十八、九岁,眉目清秀,巧笑倩兮,并不像私娼呀! 「哦!」我终于明白过来:「这幺说,妳是贵妇人的使者,哈,哈……我明白了。妳说贵妇人?是那一位大官的太太出来偷野食呢?哈,哈……要多少钱呢?」 少女退了一步。用严肃的表情瞪看我说: 「你别妄下猜测。贵妇人给你机会,是你的幸运,她指定要你去安慰他,并不是要伽的钱。」 「咦,会有这种好事?哈哈……我可是在作梦?」 「不是作梦,陈茂田先生。」 「什幺」我吃了一惊:「妳怎幺知道我的名字?妳……妳到底是谁?」 「嘻嘻。你是银行经理陈茂田,没错吧!你不必问我或贵妇人是谁。我只是奉命来邀请你而已,如果你不领情的话,再见,早点回家去陪你太太吧!」她说完就走。 不,我不回去。想到太太那庸俗的模样,我急急地追上那少女的身边,叫着: 「小姐,我去,我要去。不管是什幺样的女人,对于妳这种新的带路方式,我很喜欢。」 「别以为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她又说:「我告诉你,贵妇人就是贵妇人。」 我一句话也不说地跟她走看。夜风吹袭着,使我清醒了不少。 在这幺更深人静的时刻,又正当我从「兰花酒馆」走出门来,就碰到了这件事情,我很容易地就联想到,这是李玉兰的手段。 不会错的!玉兰未婚。而正当三十岁的女人,原来她利用这种方法来解决生理需要。真是聪明。 我非常庆幸,玉兰曾挑选了我。只有她才知道我的姓名,也只有他才知道我这幺晚了,还在街上流连。 「上车吧!」少女拦了一部计程车。 我和她一起坐在后座。少女附嘴到我的耳畔,悄悄地说: 「现在起,请你将脸部伏在椅背上,不要偷看,这是贵妇人的命令。」 我听话地照她的意思做了。计程车左转右弯地开了近半个钟头,终于停下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少女拍着我的肩膀说。 我跨出汽车,抬头一看,这是一座陌生而豪华的私人别墅,十分宁静,而且一点儿灯光也没有。、 「跟我走,附近很暗,小心点。」 她牵住我的手,沿着别墅的围墙来到了一座小门,她将小门推开,吩附着说: 「请在这儿稍候,不要乱走动。」 少女说完后,转身就走,消失在黑暗中。我摸了摸囗袋;找出火柴,先点燃了香烟,然后藉着微亮的火光,观察着周遭。只见遍地碎石,草地齐整。少女又出现在我身旁,她有点埋怨的囗气说: 「陈先生,我们这襄严禁亮光。如果你想要知道这房子的状况,那妳就不是贵宾,不受欢迎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想抽烟,其实妳也不用这样神祕,我不会讲出去的。」 「可是,游戏是秘密色彩越浓,刺激性越大。而且这样彼此都比较安全。」 少女又开始牵看我的手走着。说也奇怪,偌大的宅内,一点灯光也没有。我像梦游病者一样,耳朵听着脚边的碎石声,一面前进。 「到了。」 少女站住。此时我的双眼已经习惯了黑暗,我看到两根门柱。这褢是这房屋的玄关。门柱是使用西式门廊常用的石材。 「请进。」 这时,我感到一阵不安。究竟是谁在这黑暗的屋裏等待?在惊险影片中有过的兇杀场面.迅速穿过我的脑海;鲜血?手枪?透明带路人的哄笑?我呆立了了。 「呵呵呵……怎幺啦?想家了?要回去?那我带你到出囗去。」 这小女孩实在令人讨厌,她完全看透我的心。我明知对方是激将法,还偏要上对方的圈套。 「当然要进去。事到如今;即使地狱也要下去。」 「咦!这裏是天堂的入囗呢!」 我听着她的话,心里怦怦地跳。 「陈先生,我的任务到此为止,请你从玄关上去,一直往前走,去敲尽头的房门。贵妇人在那裏等你。啊!还有,进去以后,绝对不要开口,这裏是严禁谈话的。萭一有必要,那就请笔谈吧!笔纸都準备好了。」 「还有,绝对不让你看见她的面孔,她的脸上带看美丽的面具。请你不要去碰她的面具,只要你不去碰她的面具,你就完全安全了。如果你硬要看她的真面目,那你的生命就会有危险,现在,请你慢慢享乐。为了逭求七彩的美梦,这些条件请你记住。陈先生,我先告辞了。」 *** *** *** *** *** *** 少女轻轻推我一下,走出了玄关。 「喂!小姐!」 卡嚓一响,好像从外面上了锁。少女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请不必耽心,时间一到,我就会来接你。」 我站在黑暗中。我要进去前面十几公尺处的房间,是踏入天堂,或是打开地狱之门! 戴上面具的女人?禁止谈话的规定?我突然想像到妖里妖气、百病缠身的丑恶女性追求美少年。唉!希望这是老板娘玉兰开的玩笑…… 我一敲门,门就开了,随着衣裳磨擦的声音,香味轻飘飘地围绕着我。柔软的指尖踫到我的手,把我带入房内。没说一句话。前进几步,便听到隔扇打开的声音,我们进入第二个房间。 卡哒一声,电灯亮了,我这才在微亮的灯光中看见一切的情景。 房间大约十个榻榻米大小,四面的隔扇上,画着海底图。 华丽的色彩和绚烂的构图,绘出海中的神秘,摇曳的海藻、奇形怪状的珊瑚、游泳的海鱼,实在美极了。在房间的浅蓝色照明之下,这些东西好像有生命似的活动着。 女人静静坐在那边。女人,对!她确实是女人。正如海边的居民,她穿着浅蓝色的衣服,贴身衬衣所包住的丰满肩膀,随着呼吸而微微抖动。我禁不住跪在女人背后,捉住丰满的双肩,把他的上身扭转过来,把他的面颊贴在我的面颊上。我感到一阵冰冷,我吸了一大口气。 关于面具,我懂得不多。可是这面具太精巧了。 「妳到底是谁?」 女人只是摇头。 「这里到底是什幺地方?要我在这玩什幺游戏?」 女人再度默默摇着头,然后从房间角落的小桌子上拿了几张纸和铅笔。她在一张纸上流利地写了字之后,交给我看。上面写着: 「不要讲话。如果不遵守约定,只好请你回去。」 我苦笑了,然后拿起铅笔来,再另外一张纸上写着: 「为什幺要请我来?」 「为了陪我。」 「妳是谁?」 「海女。」 「别开玩笑。我喜欢这齣戏,可是有点不安。现在我身上只有两千元现金。」 「你是被邀请到龙宫来的贵宾,不必付钱。」 「今晚我可以跟妳这位龙宫仙女亲热吗?」 「请便。妳要怎样就怎样,不过我要先款待你。」 「我什幺都不要,只要来一点酒就好。」 女人站的起来。小玻璃杯摆在我的面前,杯里倒了绿色液体。 唉!我从未喝过那幺甜美芳香的酒。 女人熟练地劝我喝了几杯。不,女人自己也喝了好几杯。渗透体内的香醇使我觉得飘飘然。 女人伸出柔软的胳膊,把玻璃杯拿到我的嘴前来,我闭着眼睛喝下去。那少女说的一点也不错,这根本不必讲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女人站了起来。我摇摇晃晃跟在她的背后,她拉开隔壁房间的隔扇,熄了灯,同时,两个身体踉踉跄跄地倒下来抱在一起。 我的手伸进她的衣服底下,女人有点怕痒地缩着身子,我发现她那衣服里面是完全真空的。 我的手停在她的阴户之上,女人的阴毛浓密而柔细,发出轻微的「沙、沙」声音。 「哦,好细嫩的肌肤。」我轻声讚美着。 我用力抱紧着女人。她只摇动了几下,身上的衣服就全脱光了。我急忙将挺硬的阳具从裤裆掏出来。 她软绵绵地躺着,我用舌头去舔她的乳房,双手从底下分开她的腿,我感觉到她的阴户已经潮湿了。 我的阳具在她的阴户口顶了几下,藉着她那潮湿的春水,很快地就塞了进去。 「哇!」我在心里叫着:「又紧又温暖!」 女人的双手柔若无骨地圈住我的颈项,我开始上上下下地抽插起来。 她的反应十分强烈,那摆动的腰枝,使我的阳具能够刺到她的整个阴户内壁。 这样抽送了二十多分钟,女人的淫水越流越多了,当她全身抖颤地抱紧我时,我也忍不住地射出精水。 「嗯,喔……。」我万分满意地发出声音。 女人还是紧抱着我。她的阴户内壁有力地一收一紧,恰似一张小嘴巴吸允着我的龟头。这时何等爽快的感觉啊!我惊喜地叫着说: 「你是谁?告诉我吧……我会保密。啊!我爱妳……我要妳……。」 女人没有让我说完,突然推开我的身体。我惊慌而抱歉地要求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问,对不起……」 屋外传来了「叮噹噹」的铃声。女人轻轻叹了口气,立刻离开房间。 「喂,等一等。」我一面整理衣服,一面叫着:「等一等……。」 我正摸索着要站起来时,电灯却亮了。带面具的女人已不见蹤影。那原先带我来的少女在门口笑着说: 「陈先生,怎幺样?」 「小姐,请妳帮忙,我要那位……我绝不在多问……。」 「好了,陈先生,该回去了。贵妇人是有一定的时间的。」 我傻傻地怔在一旁,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十分钟后,少女又带着我走过黑暗的院子,墙外已停着一部轿车。她坐上驾驶座,向我招手说: 「进来吧,我送妳回去。」 我坐在她的身旁,接着她又要求我将脸部伏下来。她说: 「把眼睛闭上,这是为了双方的安全及好处,请你原谅。」 车子开了将近二十分钟,当她叫我抬头时,我发现正停在公园的侧门前。 「陈先生,我只能送你到这儿。」少女说:「你另外搭车回家吧!」 我踏出车外,看见公园的钟塔已经两点半了。少女急速地将车开走,我开始一面行走,一面张望,希望能拦部计程车回家。 从此以后,我的时间完全花在寻找那个谜样的女人。 每夜我都光顾酒馆,一定要到十一点才离开。然后,在车站附近徘徊着。我期待那个带路的少女向一阵风似的走过来。有时候我在深夜的街上徘徊到一点或快到两点。 另一方面,我怀疑那女人是玉兰。我经常光顾「兰花」的目的。是想澄清我的疑问。 然而,我终于确定那女人不可能是李玉兰。因为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玉兰的右手腕上有相当明显的痣。平常她利用洋装的袖子来遮掩,所以我没注意到。 那天晚上遇到的女人,好几次为我倒酒,又拿起笔跟我笔谈。我注意到她那美丽的手腕,不但没有一点瑕疵,还发出雪白的光辉。 还有一点,就是骨骼的不同。玉兰比较肥胖,身高和我差不多,在女性中可算是大个子。但是,那女人被我拥抱时,我觉得她是身材比较娇小的人。 玉兰有的时候坐在我面前,我就端详她的体态,并起回想那天晚上女人的妖艳姿态,想比较看看有没有相同的地方。 「咦!陈先生,你真奇怪,为什幺猛盯着我的脸孔?你是不是想起了女朋友?」 「对,龙宫仙女,天堂的美女……」 李玉兰听了我的话却无动于衷,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他始终是那样迷人,但是我自从那天晚上和那神秘贵妇人发生关係后,只一心恋幕着那女人,局然对玉兰不再感觉动心了。 「只有那神秘贵妇人才是我这一生最需要的。」 我朝朝暮暮都在想念着。对于家中的太太更觉得索然无味了。所有的亲友都称讚我太太漂亮,偏偏我对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这些日子来,我太太曾厚着脸皮向我求欢了好几次,可是我的阳具却始终硬不起来。 *** *** *** *** *** *** 自从和那神秘贵妇人玩了一次,匆匆又过了十天。 这晚,我仍然在十一点过后才离开「兰花酒馆」,像以往的样子在街头蹓跶。 我听到背后传来轻快的脚步声。令人怀念的香味引出我的回忆。 「陈先生,今晚也在散步?」 是那少女了。我激动的有点呼吸困难。 「喂!小姐,我在等你,这十天来,我一直在等你,带路吧!对于上次的事,我想酬谢妳。」 「咦!说什幺酬谢?贵妇人也在焦急地等着呢!」 那位女人焦急地等着我?我一听到这句话就欣喜若狂地说: 「快走吧。我们去叫车子。我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车子我已经準备好了,在那边。」 「妳到底为什幺对我这幺了解?不,那个女人是……小姐,至少妳把她的名字……」 「陈先生,我们不是有约在先?如果你希望永远见她,那就不要问东问西呀!」 「可是,小姐,这样好像在作梦……」 「这样才有乐趣呢!如梦的乐趣,不要随便放弃呀!」 我不再说话了,然后像那天晚上一样,被带到大宅院的一个房间。 这天晚上的她,嗯!起初我以为是另外一个人哩! 那是什幺衣裳,我不会形容,大概是仙女的羽衣吧!白色透明薄纱轻轻裹住她的身体。她的举手投足间,使我联想到仙女驾白云飞翔的情景,她蹲下来依偎在我的膝上,我觉得我抱住了一只白鸟。 像上次一样,端来甜美的酒,两人开始笔谈。 「我很喜欢妳,我忘不了妳,这就是爱。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疯狂的爱。」 「爱?那是靠不住的东西。」 「为什幺?爱是绝对的,我深信这份爱情。」 「不!那只是一时的激情。燃烧的火熄灭后,后悔就来临了。」 「不是,妳相信我,我不惜为妳牺牲一切。」 「男人的这种话,永远为女人带来悲哀。」 我已经没有理性了。要让她明白这疯狂恋情与真实的爱情,我只能诉诸具体的行动。 这天晚上她还是表现的很热情,使我欢喜的几乎发狂了。她紧抱着我。不过,当我的手快碰到面具的时候,她就拼命地拒绝。 我并没有坚持要揭下女人的面具。即使这张冷淡美丽的面具后是痲疯病般的可怕面孔,我也豪不犹豫地要亲她的嘴。 房外传来了铃声。像上次一样,女人迅速离开我的身体,像消失在云中似地从我的手中消失了。 再归途的轿车上,我企图要说服那少女。 「小姐,拜託妳,我发誓我会保密;拜託妳,让我见那个女人。那种毫无指望地等待,我受不了,妳告诉我,下次机会是什幺时候?」 「陈先生,夫人好像也很喜欢妳,那就一星期之后……」 轿车载着少女离开了。想到再过一星期,我的新就不自觉的怦然跳起来。 这一星期中,我每天在想,要怎样才能得到那女人,使她专属于我一人。 虽然她表现的很热情,但我想大概是一时的激动吧!因为,她在笔谈中说过,爱是靠不住的东西。 可是,我要让她明白爱的纯洁和高贵,我要用事实来证明给她看。那就是和他结婚。 最近我打扮的比较年轻,而且妻子要求寻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最后我终于忍不住把她的身体推开,然后发觉我们夫妇婚姻的末路逼近了。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我第三次进入那宅院中。 这天晚上,她穿着旗袍。三次我都被带到不同的房间,房间的内部改变,人的服装也随着改变,灯光也配合其气氛,有时是蓝色,有时是红色。 本来我想,能够住在这偌大的宅院,这女人的知名度一定很高。然而,我来了三次,连一个佣人也没看到,电灯也全部关掉,整个宅院在黑暗中是静悄悄的。 女人站在里面对我轻轻行了一鞠躬,碧玉的首饰在粉红色照明之下闪闪发光,我作梦似的注视着从女人衣裳下摆露出一点点的绣花鞋。 女人轻轻依偎在我的身旁。我热情地抱住她那柔软的身躯。 这天晚上,女人劝我喝酒,但我没有喝。拥抱一阵子之后,我立刻开始笔谈。 「即使妳一辈子都带着面具也没关係,我不能没有妳。一星期的空白,对我来说非常的痛苦,我希望永远能在妳的身边。」 然而,女人只是摇头。我又拿起笔来。 「妳是不是怀疑我?为了妳,我愿意付出一切,绝对不后悔。」 女人拿起笔来,写着: 「妳有太太。」 「我要离婚。」 「你办的到吗?曾经山盟海誓的太太,你能抛弃她吗?」 「对我来说,太太现在不过是一个同居人而已。而妳是我生命的火花。我要和我太太分手,然后和妳结婚。」 「这是真心话?」 「当然是真心话。我要离婚,今晚我就和她谈判。」 这时,女人突然趴在我的膝上。她紧握我的双腿,抖动着全身,呜咽着。 从面具眼孔流出来的眼泪,弄湿了我的膝部,女人终于明白我的真情了。 我感动的差点流泪。 现在,我谁也不怕,我大叫: 「我发誓,我们会结婚的,我再也不离开妳。」 女人抬起头来。我又大叫一次: 「哦!我一直梦想我的一生中有这幺一天。妳是永远属于我的。」 突然,我听到窗外传来了女人的尖锐哄笑声。 女人离开了我的身体。房门被推开,另一个女人进来了,赫然是李玉兰。 我吓了一跳,大叫: 「玉兰,妳……妳怎幺来这儿?」 「嘻,嘻,太好了,太好了。」玉兰先对我说着。 「这是怎幺回事呢?」我又问。 李玉兰并不回答我,她转向那位带面具的贵妇人说: 「现在可以把面具拿掉了。」 当那张面具取下时,我整个人差点晕倒过去,原来是我太太那害羞而娇红的面庞。 「陈先生,恭喜你。」玉兰笑着说:「你真幸福,居然能够和自己的太太再结一次婚。」 我万分惶恐而不安地抱住我太太,她不停地啜泣着。我附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道: 「原谅我,夫人,我爱妳,真的,我爱妳。」 我和太太重新拾回了真挚的情爱。 事后才知道这一切全是李玉兰策导的戏。因为我太太发现我对她日渐冷淡,所以跑去向李玉兰投诉。 「婚姻生活需要新鲜性。」李玉兰向我太太解释说:「我看陈先生并不是会变心的男人,他不是讨厌妳,而是厌烦一成不变的平淡生活而已。」 于是,玉兰想出了贵妇人邀请的这种游戏来。 那座大别墅是玉兰的表姐的,衣服和房间设计都是由那为表姐协助的。负责引导的少女是女佣。 最主要的一项是,我太太的演技委实太好了。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