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的销魂夜 1-4

第一章   冬雪融化,春暖花开,好不容易打退了蒙古王爷忽必烈统帅下的冬季奇袭,襄阳城又迎来了新的一年。一个万籁俱寂的夜晚,在城外一家破落的土地庙前,一个身姿曼妙至极的妇人正站在一堆败絮般的杂草丛边,若有所思地瞧着漆黑的夜空。   她大约三十年纪,眉眼却没有一丝皱纹。樱桃般的红唇豔而不妖,如玉的面颊和匀称的五官可以说美到了人间的极致。   相比起天仙般的容颜,更加让人咋舌的是她那暴露的衣着——薄如蝉翼的紧身丝衣仅在腰后被一条红丝带束住,其实这丝带亦是多余,因为这薄丝衣被一双硕大的奶子高高托起,透过丝衣甚至可以看到两颗红的发紫的乳晕。丝衣下摆刚刚没过圆臀,由于屁股高高翘起的缘故,仔细看去,甚至可以看到那若隐若现的薄纱小内裤,以及腰间一个打的精巧的蝴蝶结。   她白皙而匀称的大腿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或许是由于练武的缘故,显得柔滑而充满光泽。再往下看,小腿的长度恰到好处,配上迎风玉立的赤足,表面上看起来优雅端庄,但又不能不让人畅想到架在身上肏干时绷紧的弧度。   在整个襄阳周边,这极具诱惑力的身体绝无第二人拥有,她当然便是黄蓉。   作为丐帮帮主,统领江湖豪客的表率,黄蓉平素以严肃典雅而着称,怎的今夜穿的如此妖豔放浪?这还要从当晚说起。   这晚陪同郭靖和鲁有脚等一帮弟兄饮酒后,黄蓉很是兴奋,回到府中便吩咐下人关起大门,迫不及待地扶着醉醺醺地郭靖走入屋中。别看黄蓉在外面表现的庄重得体,实际上三十岁出头的她欲火十分旺盛。再加上整日盘算着抗击蒙古,神经一直紧绷。今晚好不容易与靖哥哥和弟兄们放鬆一回,回屋就开始脱郭靖的衣服。   这夫妻造爱本是人伦之常,借着酒劲,黄蓉也顾不了许多,没两下就将郭靖脱光,自己也赤条条地挺着大奶子,娇声呢喃道:「靖哥哥,快来大力爱蓉儿!」   谁料这娇娃正兴奋时,耳畔忽然想起了鼾声——郭靖竟自顾自地睡着了。   黄蓉一愣,伸手推了他几下,郭靖却无动于衷,只是酣睡。黄蓉很是扫兴,喃喃自语道:「哼,靖哥哥真是不解风情。」   正无奈时,她忽然灵机一动,心想:「靖哥哥自己不会动,我不是可以拿着『他』动吗?」她自来是明朗爽快的性子,说干边干,她跨在郭靖身上,伸出葱兰般的玉指扒开自己那个早已湿淋淋的黑毛小嫩屄,另一只手边去寻他肉棒。   一想到冒着热气的大肉棒即将肏入体内,黄蓉啥时筋酥腿软,浪水滚滚,透屄而下。然而一秒中后,她充满渴望的含水美眸忽然黯了下去,原来手中握着的却是一团稀软的肉虫。   原来这郭靖虽然勃起时肉棒不小,但睡着后却是不举。任凭黄蓉脸颊烧的快要滴出水来,如何努力套弄,软肉棒仍旧没有半点起色。   黄蓉揉着硕大肥白的奶子,手足无措却又恋恋不捨。她银牙一咬,强行扭动肥臀,将肉棒塞入屄内,「靖哥哥,快来肏我!肏你最爱的蓉儿水灵灵的小嫩屄呀!」黄蓉无声地在心底呐喊,水蛇腰扭动越来越急。   一抹如水月色透过窗棱,只见两颗大奶晃动翻飞,上面一对红葡萄隐隐沁出奶色的光泽。黄蓉幻想着肉棒的粗壮,没想到那软虫却如针入大海一般,无论怎样磨动嫩屄,都感不到一丝舒爽。这磨地久了,浪水空洒了一床,屄内欲火却半点不见褪去。   明月渐渐被乌云遮蔽了容颜,郭府大院弥漫着一股淫蕩的肉香。   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屋顶,饶是黄蓉武功高强,但奶汁纷飞,淫水横流之际,却是丝毫没有觉察到敌人的到来。   那人似乎并不急于发难,而是透过天窗饶有兴趣地看着这纯情娇娃自揉双奶的样子,他看了一会便忍不住,掏出肉棒便撸了起来。这屋内的黄蓉却是更苦,她磨来扭去,还不如自行扣屄来的舒服,最后索性弃了郭靖,伏下白羊一般的身子,高高撅起大屁股,用手伸到背后,猛烈戳弄起小嫩屄来。   起先她还是低低呻吟,随着浪水越飞越高,呻吟逐渐变成了浪叫。黑衣人在房顶撸地淫虫上脑,忽然偷偷打开天窗,将热气腾腾的肉棒透入屋内。   这滴着精水的肉棒好比一束点燃的香,虽如星星之火,却转瞬将足以使雌性怀孕的讯号传入室内。他盯着黄蓉皎洁的美背、翘臀和那双痉挛翘起的小腿,呼吸溅粗,撸地更急,一个没忍住,将一股浓稠精液譁然泄出。   黄蓉在迷乱之中也即将到了高潮,只见她玉唇微张,星眸紧闭,瑶鼻高耸,俏脸半侧,手指急速抽插:「肏我,靖哥哥,大力肏蓉儿啊!蓉儿快被你肏地升天了!啊啊啊啊!不行了,蓉儿要美翻了!再肏一下,蓉儿就要泄了,靖哥哥,再肏一下,再肏一下啊!——」   就在濒临高潮的刹那,一股男精忽然从高空落下,恰好坠入黄蓉因浪叫而张开的唇内,大量精液浓浓的臭味伴随着腥臊,让黄蓉刹那间失去理智。她想都没想,咕咚一声将精液吞下,顿时四肢百态都感到升天般的舒爽,身下浪水急急涌出小屄,任谁都可以看出,浪叫中的黄蓉高潮了。   见这绝世美妇一手抓奶喷汁,一手扣屄高潮,屋顶黑衣人撸动肉棒的大手更加勇猛,只见他乌黑屌毛中的那根输精管骤然膨胀了三倍,憋了数月精液如瀑布般飞流直下。   此时黄蓉正是脑海空白,本能地随着高潮的余韵揉动奶子,跪趴的身体也因大泄而支援不住,爽的翻身躺在床上,将溢满奶水的乳头呈现给对方,那道精泉不仅淹没了黄蓉的因高潮而张开的小嘴和紧闭的美眸,而且将她的发间、奶畔,甚至小屄都沾湿了。   黄蓉被这男精一刷,霎时又是一波小高潮,她浪水疾涌,眼皮翻白,无意识地娇哼道:「靖哥哥,你刷死蓉儿了,爽死蓉儿了啊——」   郭靖鼾声如雷,将黄蓉高潮的声音淹没,因此除了房顶那人外,郭府谁也没有听到这绝世美妇的淫叫。黄蓉和黑衣人皆是爽翻,一时间除了浓浓的喘息声和低低地淫歎声外,宇下又变得安静起来。黄蓉高潮的浪水仍在不断流出,小嫩屄已经柔滑而不堪抵挡了。   在她回过神之前,黑衣人率先恢复了理智,他贪婪地看了看月光下闪着肉色光泽的屄口,暗暗忖道:「久闻这女诸葛智计超群,没想到不过是一个浪屄美妇而已,若我此时下去,定叫这浪货爽的只知挨肏,但肏地起兴时,若那郭大侠惊醒,则吾命休矣。」   他嘿然一笑,想到了此次夜探郭府的使命,心中暗道:「且不急干这巨奶帮主,只需按大哥计策行事,不愁她不自己送上门来。」   想罢从怀内抽出一封早就写好的密信,连同背负的一个黑布包裹,以暗器手法射在屋内案头,随即恋恋不捨地抽屌入裆,施展轻功离去。   再说屋内,黄蓉高潮过后渐渐清醒,她正津津有味地品尝着樱桃小口内的精水,耳畔听到郭靖雷鸣般的鼾声,忽然一愣:靖哥哥已经醉地呼呼大睡,那幺我口中鼻间、乳头屄上的精液却是谁的?   此念一生,一向端庄的她顿时花容失色,慌忙睁开美眸,透过一丝从眉间滴落的精液,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个天窗上正汩汩滴精的大肉棒。   料峭春寒挡不住它激情四射的热气,让黄蓉羞地几欲晕厥,当她再睁大眼睛,想瞧清楚这淫贼是谁时,那人已迅雷不及掩耳般将肉棒收入裆内,飞身离去。黄蓉惊地张开双唇,星眸迷离间还未来得及伸出插在屄中的玉指。   只听「嗒!」的一声轻响,一滴遗留在屋顶的精液终于突破了窗檐,猝不及防地打在了黄蓉蓓蕾般的舌尖。熟悉的精液味道再一次冲击了黄蓉敏感的神经,她玉胯抽动,又要高潮。但这次理智战胜了肉欲,黄蓉及时狠狠拧了一把巨乳,虽然奶水再度譁然而流,但疼痛感让她清醒:有贼人潜入!   由于浪水和精液洒的满床都是,黄蓉当然不敢叫醒郭靖,又怕贼人跑远,便迅速穿起昨夜褪下的小肚兜,待要找小裤时,却一时间不知被手淫时的自己丢在哪里了。   黄蓉心想:若叫那贼人逃走,将蓉儿今夜的浪态消息传扬出去,那蓉儿就不要做人了。她当机立断,肥臀一扭,也顾不得小屄内仍在流淌的浪水精液,飞身上了屋顶。   时下初更刚过,整个襄阳城都进入了梦乡。黄蓉光着圆臀在屋顶起起落落,虽将残余的浪液洒满了挨家挨户地房顶,倒是没有被闲人窥见。但纵然她桃花岛轻功不错,那黑衣人轻功却也异常高明,早就逃遁而去。   最后黄蓉只能恋恋不捨地扭着被风吹凉的大翘臀,从天窗再一次回到屋内。   看着熟睡的郭靖,黄蓉真是百般气苦——若不是靖哥哥的肉棒软塌无力,自己又何须手淫,若非手淫至高潮,又怎能叫那无耻贼人逃走?   想到这里这位平日里机智百出的女诸葛不禁抽噎着哭了。哭了阵子黄蓉才恢复了冷静,仔细思考如何收拾好残局。她首先将透着淫骚味的被褥从呼噜中的郭靖身下拿出,自衣柜拿了一床新的换上。   正当黄蓉换好被褥时,眼角余光忽然看到了室内书案上仿佛有一团黑物。她借着月光走了过去,只见那是一个黑布包袱,包袱旁边还有一封书信。黄蓉连忙拆信来看,只见上面写道:   黄帮主亲启:向日襄阳城下会战,小王忽必烈对尊夫妇的风采深为仰慕,近日正是戎马倥偬之余,今夜与我国师金轮一行会饮,令高足武氏兄弟骤然负剑来访,小王见二人酒醉,不忍加害,特命金轮国师将之请到大营歇息。又命霍都携信物冒死潜入城中告之此事。黄帮主不需忧虑,只需今夜穿着袋内衣物来城外土地庙赴会,小王一睹黄帮主芳容后,定将贤徒放回。如若明晨仍未见帮主,则武氏兄弟必醉而不归也。小王忽必烈敬上   黄蓉心头又惊又气,想来是那两个草包徒弟酒后胆大包天,竟去刺杀蒙古军主帅。她急忙打开包袱,首先看到的便是二武的佩剑。   接下来的物件却让黄蓉羞愤欲绝——原来那忽必烈要胁黄蓉赴会必须穿戴的衣物,竟仅仅便是眼前这件薄如蝉翼的丝衣,这丝衣乃是西域金蚕织就,轻如无物,穿戴起来就如赤身裸体一般。   黄蓉一顿足,急忙去翻包袱。却没有找到期望中的裹奶肚兜,只寻到一件薄纱小裤。她勉强将这小裤穿在屄上,凉风一吹,小裤透明亮敞,不仅屄洞淌水处毫不设防,甚至连大翘臀也只能盖住十之一二。毛茸茸的耻毛从小裤侧翼漏出,叫人怎不生出上前舔吻的欲望?也许整个小裤布料最多处,便是腰间那丝带连接的白色蝴蝶结了。   一想到若穿着这透毛小裤面见忽必烈,必将被那金轮法王师徒三人恶狠狠地擒住,上前挤奶揉屄,狂猛虐辱一番时,黄蓉小蛮腰忽的抽动,嫩屄又自湿了。   她急忙用手堵住屄口,将潺潺流出的屄水掬在手心,谁知屄水月流越多,眼看就要溢出洁白的指缝。黄蓉急中生智,将那撕开的信封揽在胯下,屄水再也堵不住,譁然而出时,却恰好流入了信封内,不一会就将它装满了。   黄蓉把信封扔到屋角淫湿的被褥上,又回身将丝衣穿上,果然如她预料一般,别说遮住自己那双泛着奶香的羞人巨乳,就连乳头都清晰可见了。   「真的要这样赴会吗?」黄蓉犹豫起来,赴会必然挨肏,但若不去,二武又必将身死敌手。深明大义的女帮主将这生命和名节放在一起衡量和许久,终于下定决心——她相信自己的智谋和机变,纵使独自面对金轮国师师徒三人,面临随时可能被肏到汁水氾滥的危险,她也有信心突然发难,侵住忽必烈,迫使他放了二武。   不愧是名满天下的丐帮帮主女诸葛黄蓉,只见她乾净俐落地起身,又小心翼翼地走到屋角,为了不让泛着淫汁楼下而被靖哥哥发现,黄蓉挺着小屄,细心地将最后一抹带着精味儿的浪水抹在湿透的被褥上。她用小手拍了拍浪屄,吸了口气,轻声为它鼓劲道:「小嫩屄啊小嫩屄,这回单刀赴会,你可不许任性,回来定叫靖哥哥喂饱你。」说罢莞尔一笑,百媚惧生。   郭府的屋门开了,只见一个薄丝挺奶的浪妇带着被褥腾身而出,几个起落便出了大门。她微热的小屄在沈睡的襄阳城中热情地穿梭,仿佛开着小口召唤着那些做梦都在对她撸肉棒的浪汉乞丐一般……   但见这月下女神随便寻了一处垃圾堆,将被褥抛下,也不知究竟明晨被那个乞丐拾到,好圆了他一年的淫梦?为防小屄过度流水,误了大事,黄蓉不再去想这些,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就出现在襄阳城外的土地庙前。   庙内灯火通明,显然那蒙古奸王就等在其中,一想到一会儿就要挺奶漏屄地面对险恶之敌,还要和方才对自己狂射精水的霍都相斗,黄蓉蓦的感觉一股烈火在乳间蓬勃燃起,若是普通女侠,此刻早就浪态百出,对着庙门撅臀待肏了。但黄蓉毕竟是黄蓉,只见这天下无双的女诸葛玉手轻扬,以一招曼妙无方的兰花拂穴手揉向胯下,小嫩屄猝然受招,才乾涸不久的浪水立时融了屄洞。   黄蓉双腿一抖,虽然差点将屄水漏出,惹了敌人耻笑,但总算将脑海中跌宕起伏的浪情遐思沖淡了半分。她以江湖人士的姿态对着庙内端坐的四人拱手施礼,不顾巨奶抖动,蓓蕾诱人,落落大方地清喝道:「王爷,黄蓉已如约赴会,不知阁下能否将小徒放出?」   「哈哈哈……」庙内传来一声爽朗大笑,正是忽必烈的声音。他到底是见惯世面的蒙古亲王,即便面对天下第一美妇以漏奶热浪小裤对峙,仍然不失风度:「往日听霍都说起黄帮主乃江南第一浪情侠女,小王不信,今日一见才知所言非虚。黄帮主不必着急,小王向来说一不二,必然放令高徒回去。不过黄帮主既然来了,必须答允小王一个条件。」   黄蓉一路上早就盘算好了赴会时会发生的种种情况,这蒙古蛮子生在塞北,想必身边都是些风餐露宿的粗野婆娘,今夜见了自己这双水灵灵的江南美巨乳,必会肉棒蓬勃变粗。那霍都的大棒子精液自己早已领教过,他师兄达尔巴正当壮年,虽然是个蕃僧,瞧来也抵受不住自己的漏毛小裤。   就算是那年纪一大把的金轮国师,一旦发现自己以兰花拂穴手揉屄止痒,又怎会把持得住他那龙象波若功驾驭下的比靖哥哥粗长十倍之铁刷子,不用那双粗糙大手解开自己小裤裤边透着骚味的纯白蝴蝶结呢?   智慧过人的女诸葛早就将敌人的丑态计算在胸,也坐好了被四条大棒百般刷辱的心理準备,虽然她黄蓉将家国大义和名节看的很重,但就算在仇敌面前浪屄裂口,高潮淫叫,只要趁机擒住忽必烈,自己便是最终的胜利者!   想到这里,黄蓉信心百倍,她挺起大奶子,昂然问道:「什幺条件,但说无妨!」   「好!」金轮国师雄浑内力支配下洪钟般的声音想起,他朗声笑道:「黄帮主不愧是女中豪杰,本来你一介女流,又如此浪情柔媚,我师徒三人不该刁难。但眼下两国交战,你不拿出些真本事,我们怎好对王爷交差?「   黄蓉看见那霍都一双贼眼鼓溜溜地朝自己小裤边漏出的黑毛打量,脸上先是一红:这小子前半夜用他那臭精隔空辱了我一遍,此刻必然是想破了我这小裤之防,直抵嫩屄。想到这里,她浪水一流,心儿便难以克制。忙道:「国师稍待片刻。」说罢以兰花拂穴手急抚小屄,终于在玉液流了一腿后止住淫念。   女诸葛振作精神,抬头道:「国师要我使出什幺本事?」   金轮国师却不答话,而是对二徒点头示意。只见三人忽然齐刷刷地褪去裤子,猛虎出闸般将三条浓毛铁棒放出。黄蓉精羞不已,这三条杀气腾腾的大棒子,她看了一下便要流水,如何抵受得住?   待要闭目不看,又怕气势落了下风。只见无奈中的黄蓉忽然优雅地转过身子,将她浪态百出的小屄藏在后面,以大翘臀冷对敌人。黄蓉一面施展兰花拂穴手揉屄止痒,一面问道:「国师到底要怎样?」   金轮国师哈哈大笑道:「黄帮主一向智勇双全,怎见了吾等大棒便泄身流水?你转身不看也罢,难道就能止住屄液吗?「   黄蓉羞红双颊,闭口不答,只一门心思用兰花拂穴手隔着小裤揉屄。只见她灵活的手指翻飞插揉,小屄浪液如水银泻地。金轮国师见她背对自己,不明就里,只见这大屁股侠女在泄了一番后,风情款款地转过身来,嫣然一笑道:「国师请看,蓉儿的小嫩屄已不再流水,如何?」   金轮国师一惊,心道:这大奶诸葛定力非凡,倒是不可小觑。他一边撸动自己的老棒,一边故作声势地笑道:「既然黄帮主在卖弄定力,就与我师徒三人比试一番定力如何?这样罢,无论手揉、奶炮、还是口吮,你需用尽一切方法使我泄精,而我这两个小徒也会用尽一切方法使你泄身,咱们谁先泄便是输,如何?」   金轮国师说完话便只等黄蓉回答,谁料看向黄蓉时,只见这美奶妇人以明眸锁定自己师徒三人之棒,似乎对方才的话恍若不闻。   他心下诧异,其实黄蓉此刻心中更是如翻江倒海。方才出于羞意未暇细看,而现在仔细观察,才发现敌人三棒各有神通。   原来这霍都之棒粗细中等,却长度惊人。黄蓉幻象着他以大棒横向拍打自己整个圆臀的声音,再入自己桃源小缝,顶的小腹凸起之情状,不由大翘臀先晃了三晃,屄痒异常。   再看这达尔巴之棒,虽然长度中等,但却极粗,若他铁了心地以棒身刺激自己那双羞奶,那不是如同擀麵杖揉面一般刺激?若这粗棒子再在小裤缝隙摩擦,一不小心滑入屄中,那自己岂不是要被撑地张口浪呼,忘却擒贼之计?   最后看那金轮大国师,一杆黝黑泛红的铁棒虽然已显老态,但粗壮柔韧之处较两位年轻人犹有过之。但这并不足以让黄蓉浪水激蕩,使她真正不自觉地将手揉动双奶的是国师铁棒边倒刺似的肉勾——   或许诸位看官不知,金轮国师天赋异稟,曾以这倒刺肉勾将那终南山的玉女龙儿刷地欲仙欲死,以至于将这个不经人事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夜夜自慰尚且不足,还背着杨过出入青楼,向陌生人蒙面献屄的欲女奇侠。   虽然黄蓉也对这倒钩肉棒不甚明了,但她仅仅粗一遐想,就忍不住当着敌人之面用双手拨弄起自己岭上的紫红蓓蕾来!这下可好,就算最蠢的达尔巴,也知道眼前这巨乳少妇真的发情,想要挨肏了。   金轮国师到底是一派宗匠,不愿用铁棒撩人这种胜之不武的下三滥招式。他以狮子吼功帮助黄蓉清醒了一些,又将自己比拼定力的提议重複了一遍。   黄蓉方才听明白,只见她羞红着俏脸,微微躬身中泛着奶泽的大奶如笋般垂下,光滑圆润的小屁屁悠然翘起,漏毛小裤黏滑濡湿地从丝衣下俏皮地漏出——不就是比拼定力吗?我女诸葛黄蓉只需一分钟就让这贼秃泄精!俏黄蓉扭动圆臀,微微一笑:「就依国师的!」   「爽快!黄帮主请进来吧,就站在我身前便好!」黄蓉遵照金轮的命令走到破庙中,走得近了,明晃晃的火光下,三个大肉棒显得更加清晰兇恶,正向她——一个受孕期的雌性发出热情的邀请,黄蓉临危不惧,走到国师面前,道:「开始吧!」说罢也不谦让,微微弯下腰,一手握住了国师的棒子!   感受到带着潮热体温的大棒之气,黄蓉心尖一颤,仿佛小穴被什幺东西刷过了一遍。她暗道:黄蓉啊黄蓉,临行前你可曾告诫过小嫩屄,切莫轻易流水,误了大事。想到此处,女诸葛便要重施故技,另一只手簇起兰花指,想揉屄止痒。   谁料指到屄前,冷不防被霍都在一旁握住,他邪魅一笑,附耳于黄蓉道:「你这浪货还想揉屄,先捏捏小爷的大棒再说!」说罢便将黄蓉葱白玉指按在自己胯间。   刚一摸到霍都的长棒子,黄蓉脑海中便浮现出郭府大屋中的一幕:都怪这条火辣辣的铁棒被自己充沛的奶水和浪情的小穴牢牢吸引,尿了一波又一波,才让蓉儿吃下他的精液的。屋顶那幺低,他早就可以下来肏干蓉儿了,呜……要是他肏了蓉儿,蓉儿现在才不会这幺浪,这幺骚呢!哼,我看霍都这狗贼的臭棒子,根本就是只敢射蓉儿的脸和小嘴,不敢肏蓉儿的屄!   黄蓉浪情上脑,手中也撸动加速,但金轮国师并未动摇分毫。他哈哈笑道:「黄帮主,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别说让老夫射精,就连棒子都变不粗呢」黄蓉心头一惊,低头看向金轮肉棒,只见它已如小臂般粗细。难道这金轮还未勃起?   黄蓉的滴水小屄平日只挨郭靖肏过,实在不知道这天外有天,还以为国师早就勃起欲射。她小拳头狠狠一握,感到手中肉棒柔软之极,果然还未勃起。黄蓉心下骇然,嘴上却不服道:「国师肉棒不过如此,虽然未硬,但蓉儿的小屄也丝毫未有泄意呢!」   她的语调如江南黄莺,柔媚又不失活泼。金轮国师心神一蕩,肉棒稍粗。他大手一挥:「达尔巴,揉她巨奶!」   黄蓉「啊」地一声羞叫,只见早就候在一旁的二愣子达尔巴应声而上,蒲扇般的大手从黄蓉肋下伸出,历时就要抓住美女诸葛的纯情巨奶。黄蓉暗惊:「这愣头青来势汹汹,如若被他直面握住那双羞奶,我纵然不泄也要小屄流水。」   电光火石间她急以泥鳅功闪躲。达尔巴猛则猛尔,小巧腾挪功夫却非所长,一时竟抓她不到。他气地哇哇大叫:「阿图斯吧,莫里西咕噜!(小屄娘们儿,看老子不揉死你)」   黄蓉不懂他这鸟语之意,反而故意撅起大屁股,令双乳更加前倾:「你来揉呀!有本事揉姑奶奶的大咪咪,揉到了姑奶奶就给你肏!」   两人闪躲间不忘斗嘴,好不嬉闹。金轮国师被黄蓉撸着肉棒,虽然不射,但也知如此终究不是办法,他喝道:「霍都,帮你师兄!」   霍都正眯着眼睛享受着黄蓉另一只手的撸棒,闻言方才醒悟,只见这小王子微微一笑,从黄蓉侧翼忽施偷袭,以轻盈指法钩向黄蓉背后。黄蓉想要闪躲,却又难以同时躲过达尔巴的揉奶大手。   她眉头微微一簇:也罢,蓉儿背部虽然敏感,但只要不被抓住奶子,小浪屄绝不至于譁然流水。多年的流水让她对自己这朵小屄有着充分的自信,只见女诸葛娇声一笑:「霍都王子快抱抱奴家嘛!」说罢以退为进,反而将后背迎向霍都之手!   霍都嘿嘿一笑:「黄帮主你上当了!」说罢指法一动,灵巧地勾上黄蓉丝衣背后的分红小系带,三两下便将束缚解开。   没了丝带的束缚,黄蓉的丝衣只能依靠一双大奶托住,才不至于从身上落下。   在女诸葛的惊呼中,霍都一把将黄蓉丝衣褪下,顺着她倒下的势头环住这巨乳美妇的蜂腰,直截了当地在她芳香的红唇上印下了深深一吻。黄蓉大奶着凉,乳头一热,双眸睁得大大的——她怎幺也没有想到狡猾的霍都竟然以如此卑劣丑陋之策令她双奶见光,而且还将带着膻味的唾液送上自己的舌尖!黄蓉慌地停止了闪动,在吸了一大口霍都充满雄性气息的唾液当口,一双美巨奶也被达尔巴握个正着。   「吚吚呜呜呜!」黄蓉浪声低吟,原来霍都另一只手也趁虚而入,忽然从胯下轻柔地碰到了自己的屄前小裤!隔着薄薄的一层纱,黄蓉屄前的嫩肉充分感受   到来自蒙古小王子的热情——他灵活袖长的指头正隔着小裤盘旋着搓动敏感的肉屄,让黄蓉储存在穴内的浪水难以抑制地欢腾!黄蓉还未来得及仔细感受来自嫩肉的瘙痒,又被大奶子猛烈地晃动牵走了心弦。   原来久揉不中的达尔巴在终于逮住了那双大奶后,将怒火尽情地发洩而出!   只见在他一双大手的羞抓虐揉下,半倒在霍都怀里的女诸葛大奶如注水的皮球般峰峦叠涌,跟着达尔巴的巨手左右摇晃。   「啪!啪!啪」   虽然是仰躺着的姿势,但过于硕大的双奶仍然彼此撞击着发出羞耻的声音。没等达尔巴来回揉动三次,黄蓉「嗯」地一声媚叫,双奶便羞涩地献出了第一滴奶水!   「达尔巴哥哥,别揉,别揉呀!蓉儿会流水的,蓉儿的小屄要完啦!啊啊啊——」   达尔巴不顾黄蓉死命媚叫,以一股悍勇之气继续狂揉这美奶少妇的大乳头,只间一股奶箭笔直喷起,将和黄蓉灵舌湿吻的霍都喷个正着!   一股浓郁的奶香沁入心脾,霍都肉棒暴涨,在黄蓉一只手无意识地揉搓下一下子便达到了高潮。超大量的精液顺着黄蓉的手流在美腰上,又顺着腰间淹没了薄纱小裤,将女诸葛的屄上的茸毛淋了个里外湿透。   感受到霍都精液的滋润,黄蓉再也忍不住了——临行前对小浪屄的一番谆谆教导全部被她抛在脑后:「啊啊啊啊啊!」   大肉棒的精液,大乳头喷射的乳液将雌性的卵巢刺激地玉液狂涌,黄蓉小嘴一张,双手死死握住两个仇敌的大棒,在小屄一阵急速的抽紧后,终于如开闸放水一般,任由一直悉心呵护珍藏,不给敌人赏玩的浪水恣意溅射!   「哈哈哈哈!黄帮主的大奶小屄,原来如此不禁揉!」金轮纵声长笑。爽翻了的黄蓉正在狂喷浪水,猛然听到这话才醒悟自己已经输了。她悲从中来,眸中淌下清泪。但由于乳头的狂揉和精液的刺激,黄蓉又哀叫着继续张开双腿喷水。   绝世的女诸葛就这样边哭边喷,直到双腿瘫软在霍都的怀里。蒙古小王子哈哈大笑:「师傅,来吧,咱们一起肏翻这大宋的骚屄!」说罢便双手将黄蓉的小腿拉得大开,摆成帮三岁女童把尿的羞姿,一步步朝金轮走来。   黄蓉眼睁睁地瞧着自己的小屁屁一步步靠近金轮的肉勾大棒,就算达尔巴已经停止了揉奶,她的浪水也越发收止不住。   「呜呜,反正蓉儿已经彻底输了,要不就给这三个臭贼插屄吧,蓉儿好想要大棒子,蓉儿的小嫩屄忍不住了……」黄蓉自暴自弃地想着,浪水更加多了。   薄纱小裤再也保护不了冰清玉洁的主人,它洁白纯净的蝴蝶结丝带反而像是在故作清纯地勾引着淫贼的挑拨。就在霍都即将把小裤扯在一边,狠狠套入金轮的大肉棒时,金轮国师「啪」地一掌,将黄蓉被淫水浸湿的屁股蛋拍的通红:「黄蓉小骚屄,你也太浪了吧!」   这一拍让黄蓉丰臀抖动,再度流出浪水。达尔巴在旁看的有趣,憨厚地摸了摸脑袋,道:「师傅,这大奶娘们好像喜欢别人打她屁股。」说罢饶有兴趣地走上前,一双手狠狠地从身后拍打起女诸葛的大肉臀来。这蛮子出手哪知轻重,黄蓉的小屁屁没几下就被掌掴地如熟透的苹果般红润,黄蓉哭叫着将浪液浇遍了金轮国师的棒身:「呜呜呜,你们赖皮,呜呜呜!蓉儿输的不服!」   「贱货,还敢不服,老子打死你!」达尔巴狂怒着拍打着女诸葛娇嫩的屁股蛋,黄蓉吃痛,抽抽噎噎地不敢说话。霍都见状就要扒她小裤。   金轮国师却道:「徒弟们且慢,你这小浪妇已经大泄特泄,如何不服?」   黄蓉一边流水一边啼哭,断断续续说道:「你们以三敌一,又偷袭于我,不和江湖规矩,就算你们肏死蓉儿,蓉儿也不心服。」   国师道:「哼,那依你说怎幺办?」   黄蓉道:「除非你们和我一对一,如果再赢了我,蓉儿就心甘情愿地让你们狠狠地肏。」   国师冷笑道:「看你这喷奶流水的浪样,就算我们不揉你,你也止不住水,还用比吗?」   黄蓉灵机一动,暗想:「我泄过一回,就算小嫩屄再浪,估计也不会再流多少了,瞧这三个坏蛋大棒子都憋得很,如果比流水量,他们一定不是对手。」   只见哭的梨花带雨的女诸葛忽然粲然一笑,叫人神魂颠倒地娇声道:「呜呜,你们三个人扒光奴家的上衣,揉了奴家的大奶子,奴家怎幺能不浪嘛,但奴家的小嫩屄再浪,也比不过你们的大肉棒能射,咱们就一对一地比一比,谁的水流的少!」   「有趣,有趣!」霍都在旁击掌道:「黄帮主自恃嫩屄浪液已泄,要与我们比流水,这再好不过。小王在西域时曾有一宝毯,由于御女不断,一直带在身边,这宝毯吸水极好,任你如何肏屄,流了多少浪水,他都能纳入其中,事后只需找一大盆,将水拧乾,宝毯又洁净如初。宝毯另有一能,便是将你这小屄浪水和我们的大棒精液分别储存,拧乾时绝不掺混。我等何不在此毯上缠绵一番,等拧乾后看哪方水少便可?」说罢走到庙后,拿出他随身携带的宝毯。   黄蓉看到这宽大华贵的红毯,暗暗咂舌——别说两人在上面翻滚肏屄,就算八人十人群肏,宝毯也可容纳地下。她急于翻盘,道:「比便比!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霍都道:「好,来吧,小王先与黄帮主较量一番。」他走过来抱起黄蓉,放在宝毯上便要扒她小裤。   黄蓉慌道:「且慢!」   霍都道:「你这大奶小屄的女诸葛,又有什幺话说?」   黄蓉支支吾吾了半天,道:「奴家……奴家刚刚被三位哥哥揉奶摸屄,小嫩屄已经不堪抵挡,且容奴家休息一番如何?」   霍都道:「也罢,都依你!不过休息的时候左右无事,你需要讲点你们大宋武林肏屄的故事给我们听!」   「你!哪……哪有什幺肏……肏屄故事!」黄蓉羞红了脸,腻声低吟。   霍都道:「既没有我可现在就要肏你了!」说罢大手掀起黄蓉翘臀,也不解开小裤上的纯白蝴蝶结,便直接隔着小裤缝隙摸上嫩屄。   「啊啊!」黄蓉一声浪叫,她原以为小嫩屄已经流了许多水,绝不会再轻易发浪,谁知道屄口嫩肉刚被霍都翻开,早就等候在屄道两侧的浪水就欢快地流出了。看着浪水再次不听话地沦入敌人之手,黄蓉忙道:「呜呜……哥哥不要揉妹妹的小嫩屄,妹妹讲故事便是……」   霍都听罢果真不在动手,但一只手仍然嵌在黄蓉小裤与小屄之间,不再挪开。   黄蓉又缓缓流了一阵,好不容易让小滑屄适应了霍都大手的温度,方才缓缓讲道:「霍都哥哥,奴家今晚要讲一个小龙女的故事……」   金轮国师笑道:「好,人人都说女诸葛黄蓉有急智,今日倒要看看是否货真价实,霍都,你且按住她小屄,达尔巴,你握住她奶子,如果她讲不出故事,你们务必给这巨乳诸葛点颜色看看。」   达尔巴声若洪钟:「师傅放心!」说罢走到黄蓉身后扎了个马步,一双大手随即从她身后只取岭上双梅。   黄蓉暗道:「呜……糟了!」还未及细想,一双白皙雪润的大球就被达尔巴卧在手心。   霍都笑道:「师哥马步扎的好劳,到不知能否承受得住黄帮主的娇躯?」   说罢手心吐出一道阴柔的真气,顺着黄蓉油滑的黑毛传入小屄核心。黄蓉顿时双腿脱力,向两边大开,再经霍都一送,恰好坐在了达尔巴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上。   达尔巴虽然为人老实,可他的大棒却不老实。感受到黄蓉湿滑柔媚的嫩屄味道,大棒子顺着小裤缝隙就插入了黄蓉圆圆的臀瓣中。   黄蓉「啊!」的一声羞叫,竟情不自禁地耸动起丰臀,好像要主动将嫩屄送到棒头挨肏了。可是霍都却在前方用手紧紧贴着小嫩屄,不让她遂心如意。   黄蓉正是最难熬时,金轮国师道:「怎幺?黄帮主不讲故事了幺?」   这话让黄蓉沸腾的脑海稍微冷却了下来,她忙道:「我讲!如果讲的好,你就不许叫两个徒儿揉……揉我……」   「揉你哪里?」金轮国师故作不知。黄蓉一阵羞臊,待要闭口不说,自己大奶、嫩屄和翘臀可又支撑不住了,她红着脸道:「不许揉蓉儿的屁屁和小屄,也不许揉奶子!」   金轮国师道:「好,你们暂且如她所说,黄蓉,你速速将那小龙女的故事讲来!」   黄蓉心道:「龙妹妹,为了胜过这三个淫贼,蓉儿可要对不起你了。」   她拟定将小龙女说的越淫蕩越好,最好让这三个贼人听了撸棒射精,这样自己就能逃脱被抽插至高潮的厄运。   计策已定,只听这大奶诸葛从小龙女在古墓中教杨过习武讲起,开始胡编乱造起来。   三个淫贼听得津津有味,稍觉无聊时,只要一揉动这大奶诸葛的小屄,其淫词浪语就会滚滚而出。当听到看起来冰清玉洁的小龙女还曾和老顽童周伯通有染时,霍都笑道:「难怪周伯通中了剧毒却大难不死,若不是那淫蕩仙子以小屄吮吸毒液,周老头早就命丧黄泉了!   达尔巴道:「以前还以为小龙女是个冷美人儿,哼,下次见了,俺非要把这条大棒塞入她的骚屄!」说罢竟真的在黄蓉屁股缝里挺动起来。   黄蓉哎地一声羞叫:「达尔巴哥哥,不要啊,我再讲给你听!」她为了勾引三个淫贼射精,将小龙女的淫事儿编的天花乱坠。殊不知,此刻小龙女的确正在庙门口红着脸偷听!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