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魔特勤 1-4

楔 H市是世界上相当重要的国际金融、工商服务业及航运中心,也因此成为龙蛇混杂、鬼神杂处之地。 在一栋佔地颇大的花园洋房中,有一位穿着高级西装,脸蛋俊美,却带着一股淫邪气质的年轻人,正走在其中的走道上。 他走到最深处的房间门口,恭敬的敲了敲门,轻声说道:「宗主,都準备好了。」 门内传来声音:「通知买主到时前往付钱拿货,还有…,李厮那货把人带来了没有?」 「稟宗主,李厮正带人过来,是他新交到的女友-张珊。」 「很好,把人带进房间内,然后叫他滚。」 「是!宗主。」年轻人说完便离开了。 ----------------------------------------------------------------------------------------------------------- 「宝贝,你要带我去哪?」张珊是一名柜姐,跟李厮认识不过几个月,对李厮崇拜的不得了,李厮不仅出手阔绰、身材壮硕,更重要的是,他的性能力非常强,一个晚上可以连做数次,让张珊异常的满足,不过据李厮说,这些都是一位自称”宗主”的人赐予他的,而且把”宗主”的能力吹捧得天花乱坠,让张珊对这位”宗主”充满着好奇心。 「开心吧,我跟宗主提过你,前几天宗主要我带你过来,他想跟你结缘呢」,李厮开着车,嘴里说着,暗暗地握紧方向盘,心中充满怒火。 他们来到洋房门口,张珊看着大门,暗自惊喜着,「这栋洋房价值可高的呢,说不定哪天我也可以买下这样房子…」。 屋外,年轻人正等着他们,他睥睨着看着李厮,「她就是你女朋友?」 面对年轻人,李厮唯唯诺诺的回答:「是,副宗主,她是我女朋友,她叫张珊。」 年轻人转头看向张珊,张珊突然觉得,在他的眼光注视下,自己彷彿一丝不挂地站在他的面前,像是赤身裸体的站在屋外,被众人注视着,使她不禁缩了一缩。 「身材不错啊,奶大腿长屁股翘,宗主会很喜欢的。」被称作副宗主的年轻人轻挑地说道。 李厮按耐住自己的火气,只能恭敬的说:「是,宗主满意便是我的荣耀。」 副宗主挥了挥手,转身道:「走了,宗主在等妳…」,引领着两人来到深处的房间。 来到门口,副宗主拿出一条黑色蒙眼布,对着张珊说:「这里就是宗主的潜修室,按规定,我必须先把你眼睛矇住,让我带你入门。」 说完,便自顾自地将张珊蒙住双眼,开门让张珊进去。 「我也一起…」,李厮想跟,被副宗主一手阻挡下来,「嗯~?这是宗主的指示」。 「副宗主…」,李厮想说什幺,一对上副宗主的眼神便吞了回去。 「滚!,接下来就不关你的事了。」 副宗主挥手将李厮赶了回去,便锁上了门,并站在门口守着。 「迟早让你匍街!」李厮心理忿忿地骂着,却只能郁郁的离开。 ------------------------------------------------------------------------------------------------------ 「那个…,宗主?」张珊蒙着眼,不安地询问着。 窸窣窸窣…窸窣窸窣…窸窣窸窣…,耳边传来奇怪的声音,张珊紧张地往后退,双手四处挥舞着。 突然,有几股湿黏、蠕动着感觉从穿着黑丝袜的腿上传来,张珊急忙扯下蒙着的眼布,看见了令人恐怖的一幕。 房间的深处,在幽暗的阴影中,有着数根管状的物品正在向她蠕动着,让张珊不禁大叫起来。 「阿~~~」。 张珊转身扑向门口,扭转了几下门把,才发现,门被上锁了。 张珊跌坐在地上,不停地拍着们,惊慌失措地叫喊着救命,却始终无人回应;她回头恐惧地望着房间深处,不停地哭喊着:「救命,怪物、怪物,救命…」,倏地,那些管子冲向她,当她看清那是什幺时,更是让她恐惧的撕心裂肺。 触手!是触手…!长得像阳具的触手! 或者说,那是数根又粗又长而且还会活动的阳具,如龟头般的前端还渗漏着腥臭的精液味道,那些触手捲住了张珊的四肢,她想挣扎却发现挣脱不开,并被那些触手抬向半空中、呈现大字形的模样,而且…,还有更多的触手向她袭来。 触手彷彿有意识的,粗暴的撕毁张珊的香奈儿套装,扯掉她的胸罩、扯破她的丝袜、拉断她的内裤,使的张珊的身体,以淫秽的姿势曝露着她的私密处。 「不…,不要…,好可怕…,救命…」,张珊哭喊着,扭动着身躯却无法逃离,更恐惧接下来的会是怎样的噩梦。 触手们任意的玩弄着张珊的躯体,张珊的哭喊彷彿更能刺激触手们的慾望,下体的失禁与口水,连同泪水一同滴落地面。 「可以了」,从房间的深处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并有数条粗细不一的触手阳具,无情地向张珊所有能插的洞口插入,填满所有的洞口,并粗暴的抽插着。 「呜…,不要…,救…命…」,张珊僵硬的弓起身子,嘴里、阴道、菊花、乃至于尿道甚至鼻孔,只要能被深入的,都被触手插得满满的,并粗鲁的抽动着。 触手持续毫不留情的抽动着,当一条喷射出白浊的精液后,随即又有一条补上。 张珊惊声尖叫,拼命喊着,「不要!怪物!好髒!好臭!不要靠近我!好痛,好痛啊!!」 伴随着剧烈的、极致的、撕裂般的痛苦,渐渐地,张珊的身躯开始抽蓄,脸上逐渐失去血色,在张珊极具惊恐地死去前,她最后听到的,是一连串急促而且听也听不懂的经文。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