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禅

  目   第一回 癡情书生 避雨巧遇貌美小尼   第二回 为近艳尼 不惜乔妆削髮剃度   第三回 参欢喜禅 秀才偷欢得偿所愿   第四回 情人被嫖 眼见淩辱醋意暗发   第五回 移花接木 妙香施计巧救情郎   第六回 癡男怨女 奇缘巧逢终成眷属   ——————————————————————————–   第一回 癡情书生 避雨巧遇貌美小尼   天昏地暗,暴雨倾盆,黑云低压,日月无光!   无情的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天空,震耳欲聋的霹雳声中劈中了泰山顶上一棵大青松。   大青松顿时腾地冒起火燄,在暴雨仍然迅速燃烧着,然后『哗啦』一声,整个树身垮了下来,断成两截,『隆隆』地滚下山坡,一直滚入万丈深渊…   五岳之首的泰山,一个时辰之前,尚是满山游人,转眼之间,便成了一座没有人影的空山。   泰山之上,经常有这种突如其来的雷暴雨。   这场发生在明朝末年的雷雨,也不过是一场普通的雷雨,不足为奇。   谁也没想到,这场雷雨竟然造成了明代最惊险、最离奇、最香艳,同时也是最感人的一个传奇故事。   话说,在这场雷雨发生的当日,在众多的游山仕女之中,有一位姓吴的秀才。   他本来是江南人,刚刚在科试中落了第,心情苦闷,家人便劝他出来游山玩水,散散心、解解闷。   正好他有个亲戚在泰安县衙门里当师爷,吴秀才决定趁这个机会,游一游心中向往已久的泰山,于是他便收拾了行装,来到泰安县,找到亲戚。   这亲戚好歹也是个官,便安排了他登山的事宜。   泰山号称天下第一山,数千级石阶,高耸入云,即使是年轻壮汉,也要爬得大气直喘,这吴秀才一介书生,自小就在书塾里苦读,四体不勤,白白的脸蛋,纤纤的十指,说话尖声细气,一眼望去,简直就像个女孩子,要叫他爬泰山,恐怕爬不了几步,就要趴下了。   于是,亲戚便安排吴秀才坐『篮舆』上山。   这种『篮舆』是古代人登山用的工具,其实就是竹兜、两个人 着,中间是圆的,凹下一点,被褥铺在中间,坐着躺着都很舒服。   吴秀才坐上『篮舆』,轻轻鬆鬆就到了南天门,他打赏了两个 伕,然后便兴高彩烈,满山到处游赏。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庙宇, 头一看,上面挂着一个匾额,上面书了三个大字:『斗母宫』。   斗母宫是座顺着山坡建起来的殿阁,屋宇参差不齐,好像鸿雁展翅,气派雄伟。   吴秀才推门而入,祇见殿阁幽深,佛堂森严,皆在云雾之中,他正在摇头晃脑,吟诗作对之际,突然迎面走来一但满面皱纹的老尼姑,向他合掌而拜:「施主,何不到后堂品茶一歇?」   吴秀才一看见尼姑,不由连连『呸!呸!』撒腿就跑。   原来,他这次赴试之前,正巧遇到一位尼姑,结果名落孙山。   吴秀才把他的失败归究于『碰见尼姑,沾上晦气』。   现在游泰山,又碰上尼姑,真是倒霉透了。   吴秀才赶快逃出了『斗母宫』,到别的山峰上游玩。   天清气朗,吴秀才游玩青山绿水,不由得乐极忘返。   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转眼之间,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接着天色为之一变,下起了大暴雨,雷电交加…   吴秀才一辈子也没见过这种恐怖的天气,吓得心惊肉跳,急忙想找避雨的地方。   这时,满山游客个个如落汤鸡一般,连滚带爬,鸡飞狗走,你推我挤,哭爷叫娘,争相躲避…   吴秀才放眼一看,坏了,自己正好走到一座孤立的山峰上,四周没有一座庙宇可以避雨,他不由连连叫苦,慌忙之中,东逃西窜,突然间,他看到几块巨大的岩石相依,形成一个空洞,正好可以容纳几个人。   他不由大喜,急忙大步跑上前去,站在岩洞之一角,地下潮湿,不能坐,他祇好站着,一面叹息自己倒霉,碰正这种鬼天气。   雨越下越大,看起来毫无停止的徵象。   吴秀才站得两脚发酸,单薄的衣服,也挡不住山风的吹袭,祇觉得浑身冰凉,又冻又饿,忍不住颤抖起来。   「呜…」   一阵女人的哭声,从风雨中隐隐约约传来。吴秀才定睛一看,祇见乌云滚滚,暴雨狂泻,眼前是朦朦胧胧一片混沌。   在迷茫之中,模模糊糊可以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用衣袖遮着头顶,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似乎也是个游山的妇女,被狂风暴雨吓破了胆,一时又找不到栖身之处,所以忍不住哭泣起来。   吴秀才是个读书人,恻隐之心,自然有之。   他知道在这个孤立的山峰上,再也没有庙宇民居可以躲雨,唯一可以躲雨的地方,就是自己站的这个岩洞,大概是风雨太猛了,那位妇女没能发现。   「小娘子」吴秀才忍不住喊叫起来:「请往这边来,有岩洞可以避雨啊!」   他喊了两声,便看见那人影用衣袖遮着头顶,顺着声音向岩洞跑来。   「多亏相公出声提点。」那妇女进了洞、气喘吁吁,向吴秀才道着谢。   一边说着,她一边把遮住头顶的衣袖放了下来。   「苦啊!」吴秀才目瞪口呆,心中暗暗叫苦。   这妇人头上光溜溜,像个葫芦,身上披着一件灰色的僧袍…又是一个尼姑。   「多谢相公,小尼这里谢过了。」   那尼姑看见吴秀才不出声,便十分有礼地,再次道谢。   吴秀才也是个彬彬书生,虽然讨厌尼姑,人家那幺有礼,自己也不能太高傲了,于是他亦矜持地双手一揖:「小生吴秀才…」   他说了半句,突然噎住,再也说不下去,两道目光盯在尼姑身上,再也移不开了。   原来,这位尼姑在大雨中淋了好久,那件僧袍湿漉漉地,紧紧贴在她身上,恰似一件紧身衣,非常贴身,使得尼姑肉体的轮廓更加突出了,该肥的地方显得更加肥,该瘦的地方显得更瘦。   尼姑的胸部,平常被宽大的僧袍罩住,几乎看不见,现在被湿衣一束,两颗饱满的桃子玲珑浮凸,巍巍颤动…   吴秀才直看得眼睛几乎掉了下来,口中舌头完全不听大脑指挥了:「小娘子…不,大师,请问芳名…不,请问法号怎幺称呼?」   尼姑见到他这般呆头呆脑的样子,忍不住掩嘴一笑。   「小尼法号妙香。」   「妙香?」吴秀才书呆子发作了,摇头晃脑地吟念着:「果然是妙处真妙,香处更香。请间大师宝剎何处?」   「就是这里的斗母宫。」   斗母宫?吴秀才想到刚才自己进了庵中,却遇到个丑陋的老尼,反而在这荒山石洞中,意外见到美貌的妙香,它不是冥冥中有注定呢?   这时,他定睛打量妙香,祇见她容貌清秀,娇嫩白净,虽然没有涂脂抹粉,但是脸上泛起薄薄一层红潮,似像浅淡的朝阳。   小小的嘴唇调皮一笑,细齿微现,足以使人看傻了眼…   吴秀才祇觉自己的饑饿,寒冷顿时消矢了,一股热辣辣的血流,在周身上下急速地奔窜着…   『噹…』一阵钟声远远传来。   小尼姑睑色『刷』地一声变白了!   「庵中敲钟召唤了,小尼就此告别。」   吴秀才向洞外伸头一看,正是风狂雨猛。   「你傻了。」吴秀才拉住妙香﹕「这样的天气,不如再等一会儿…」   「不行,」妙香微微颤抖:「庵中规定,钟敲三遍,不来集合,便要严惩!」   吴秀才想不到刚刚过见美人,竟然立刻要分手,心中实在不是滋味。   「我…我可不可以…」吴秀才口中嚅嗫着:「…到斗母宫中去找你﹖」   妙香浑身一震,两眼盯着吴秀才,脸色马上沈了下来:「尼姑庵中,佛门净地,岂容男人放肆﹗」   她说罢,便奔出洞去,很快消失在茫茫的风雨中。   吴秀才呆呆望着妙香,心中波涛起伏,惊鸿一瞥,妙香已经佔据了他的一颗心,他感受到从来没有的震撼。   甚幺乡试省试、甚幺金榜状元,现在对他来说全是狗屁垃圾﹗   「女人,我一定要得到妙香!」   雨越下越大,妙香已经看不见了,祇有远处巍峨的斗母宫,在风雨中朦朦胧胧,像一座阴森的城堡。   妙香就住在庵中,佛门重地,又是尼姑庵,男人既不能进去参观,也没有机会接近尼姑,更不用说俘获她的芳心了。   「有甚幺办法,才能进入斗母宫,长期陪伴妙香左右呢?」   「有甚幺办法,才能避开别的尼姑监视,和妙香促膝谈心,发动爱情攻势呢?」   吴秀才苦苦思索,越想越失去信心。   妙香不是普通女子、普通女子会有爱情的憧憬,会对男人一见锺情。   但是妙香是尼姑,是个看破红尘,心如止水的佛门子弟,既使自己能见到她,又有甚幺法子能打动她呢?   更何况,自己与妙香祇不过见了短促的一面、毫无交情,妙香很可能连他的名字都忘了。   远处,斗母宫的钟声又响了起来,声声震撼他的心…   吴秀才想起了纪律森严的斗母宫,想起妙香听到钟声时那种恐怖的神色,更想起了妙香义正词严的教训﹕「尼姑庵中,佛门净地,岂容男人放肆?」   他茫然若失,不由自主走出了岩洞。   风雨依然在肆虐着,吴秀才却没完全没知觉,步一步地走下山去。   半个多月后的一天,风和日丽,斗母宫的红色大门敞开着,前来进香的善男信女和游山玩水的绅士淑女们,像潮水般在大门口进进出出,似乎永不停息。   一个年青的村姑,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裙,头正梳着低垂的髮髻,面上淡施脂粉,娇艳白净,好像映照下的荷花,走起路来,腰肢摇曳,轻盈婀娜,如同杨柳柔嫩的枝条随风摆动。   小村姑随着进香的人流走入了斗母宫的大门,首先来到大殿之上,参拜观音佛像,她深深一拜,然后又扭动腰肢,穿过大殿,走入一条长长的昼廊,一直向后面走去。   昼廓的尽头是一道高高的粉墙,中间有一扇大门,却紧紧关闭着。   游人到此,就不会再向前走了,但是小村姑,轻轻推开大门,跨了进去。   门后,是一片绿油油的青草地,远远可以看见一排庙宇,十分精緻。   小村姑正要往前走,突然间,一个老尼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面前,合十施礼。   「施主,这圆门之后,乃本庵僧尼修行之处,不容外人参观,请施主立刻出去。」   没想到村姑突然『噗通』一声,跪在老尼姑面前,哭泣起来:「小女子名叫柳姑,祇因丈夫早逝,公婆百般欺淩,小女子情愿削髮为尼,皈依佛门。」   柳姑哭的伤心,老尼姑忍不住长叹一声说:「既然如此,你且起来,随我去见主持吧。」   老尼姑说罢,转身向里走去,柳姑垂首跟在她身后而行。   柳姑不停地抽泣着,眼睛里却闪动着喜悦的光芒。   原来,这个柳姑正是吴秀才所假扮的!   这是他苦思冥想后,找到的一条妙计:要接近妙香,唯有自己当尼姑,而要想当尼姑,唯有先当女人。   所以,这半个多月里,吴秀才偷偷买了女人衣服,躲在客栈中,练习女人说话、走路的形态,幸亏他本人就长得俊俏,常年读书,不晒太阳,皮肤细腻白净,再穿上了衣裙,涂上脂粉,一眼望去,真像个漂亮的小村姑。   老尼姑把『柳姑』带到一座客厅中,指指椅子道:「你先在此歇息,待我去稟报主持。」   老尼姑推开侧门,走了进去。『柳姑』吴秀才眼见自己妙计将实现,不由心头砰砰直响, 头环视四周,发现大窗子外,有几个小尼姑贴着窗子偷偷看着他,窃窃私语,继而大笑。   吴秀才心中忐忑不安,也不敢乱动。   不一会儿,侧门推开,进来的却不是老尼姑,而是妙香!她手上捧着一个盘子,盘中放着茶杯、茶壶。   妙香一直走到吴秀才身边,替他斟着茶。   吴秀才见是妙香,一颗心『砰砰』直跳,呆呆望着她。   妙香斟着茶,突然低声急促地说道:「赶快逃走﹗老尼姑的剃刀不是来削你的髮,而是来取你的命!」   吴秀才大吃一惊,正想向她问个明白,回头头一看,老尼姑目露兇光,已经走来。   她手中拿着把剃刀,锋利无比…   欲知吴秀才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