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丹神复仇记 承之章

承之章 此刻的何兰芳披头散髮且眼神迷离,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她身穿一件紫色薄纱,其胸前春光清晰可见,两粒粉红色的大奶头和纤腰上的小肚脐更是一眼就能明显看清楚其可人的色泽与形状。 连两腿间旺盛的阴毛间的一线鲍正流出动情的淫水也被段思平给一览无疑,这具清凉且香豔的肉体,让段思平怀疑以前这性感勾人的女子真的是自己的妻子吗? 段思平毕竟是段家的家主,在一瞬间的失神后,连忙回复镇定,他轻咳了一声并看着何兰芳美丽的俏脸道:「妳..找我有何事?」 怎知何兰芳并不回复他的问题,而是直接上前直接欲欲手搂住段思平的头,香唇顿时与他的嘴唇结合,何兰芳嘴里的芬芳与段思平嘴里的男子之气激烈的交换着,两条舌头更是激烈的交缠在一块。 最后或许是吻够了!何兰芳主动收回香唇,收回来的当下还牵起一道唾液丝,看起来有些淫靡! 「难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何兰芳一脸哀怨的看着段思平,那哀怨的神情别有一番媚态,但却不知为何挑起段思平的性慾。 「当然可以!我这不是来了!」 段思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异常燥热且意识竟开始模糊,与之相反的是下体竟异常的肿胀。 眼见段思平的异状,何兰芳嘴里泛起一抹甜甜的笑容,甚至有意无意的让紫色薄纱滑落到香肩,让她性感的锁骨和胸口那一大片雪白饱满在段思平眼前若隐若现,何兰芳对着段思平抛了个媚眼。 这媚眼有如敲醒丧钟般,令段思平的理智完全消失,他本来睿智的眼神瞬间被混浊且侵略的眼神取代,嘴里更是发出如野兽般的吼叫声,瞬间将何兰芳扑倒,并直接将其身上唯一的薄纱给撕裂,接着把自己身上的衣物也全数撕裂,当英俊高大的段思平的裸体出现时,躲在暗处一直观察的我不禁大吃一惊! 「好..好短...」 我忍不住这幺评价,段思平的黑色鸡巴竟只有约7-8公分长,紫黑龟头和棒身如小指般细小,真想不到这是一个能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家主的尺寸。 此刻完全被情慾主导的段思平双手开始使劲的搓揉何兰芳的豪乳,那根短小的肉棒却到处乱捅着,却总是不得其门而入! 找不到洞的段思平愤怒的用手指掐住何兰芳的粉红奶头,用力且恶狠狠的往后一拉! 「好痛!!!」 何兰芳的奶头承受到撕裂般的疼痛感,好像奶头要被曳下来似的。 段思平这还没完!他竟用嘴咬其中一颗奶头撕咬,那嘶咬的力度当场让何兰芳奶头渗出些许血丝。 受不了段思平的暴力对待的何兰芳,主动握住他的短小鸡巴,将其引导到湿润的洞口,接着段思平顺势便将鸡巴插了进去。 对于何兰芳来说,阴道好似被牙籤给侵入一般,没有任何感觉,却有总是感觉到里面卡着会滑动的异物,非常的饥渴难受! 而已经丧失神智的段思平则是不断的挺动下体抽插,对他来说何兰芳下体只是将他的肉棒给完全包覆却不够紧緻,这让不满的段思平用力拍打她那浑圆的屁股蛋儿。 没多久白嫩的屁股蛋上就是红通通的的掌印,受到疼痛与委屈的何兰芳看着我躲的方向,殊不知此刻的我早已脱下裤子,看着他们的交合自渎! 浅意识里我早已将何兰芳当作自己的女人,起初当我看到段思平抚摸何兰芳的身体并接吻时,我感到非常的愤怒。 但为了今天的目的,我只好忍了下来。 但接着看到段思平撕咬奶头和拍打屁股时,我内心竟产生些许的兴奋,到后来段思平那短小的性器进入何兰芳的体内后,我内心里的兴奋和慾望彻底爆发。 我脱下裤子并握住自己肿胀的鸡巴自?,我不知道这没来由的兴奋打哪来的,但当看到何兰芳被段思平给抽插时,自?的快感也越强烈! 这时段思平又做出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她竟从一旁的书桌上拿一支毛笔,对準何兰芳那如豆般的屁眼儿,直接就将毛笔插进去,并开始用毛笔模仿抽插阴到的姿势进进出出。 肛门突然受到异物侵犯,一股排泄的慾望袭上何兰芳的脑海里,肛门身处的液体随着毛笔的抽插,最终连同毛笔一起排泄出来。 只见何兰芳的屁眼极致收缩,接着毛笔连同黄色排泄物一同排了出来。 毛笔就这幺混在地上那一摊粪便及液体的混合物,这时段思平又作势要捡起毛笔,吓得双腿夹紧他的粗腰,让起弯不下身捡毛笔。 却不知她的屁股蛋和小巧的屁眼儿就这幺对準我的眼神,看到那还不断收缩的屁眼儿,一旁的我看到这终于忍不住,我光明正大地来到段思平和何兰芳的身旁,直接拿起一旁的花瓶,把花束一把丢到地上,接着就把平口对準屁眼灌进去。 何兰芳惊叫了一声,大量的清水灌入何兰芳屁眼洞中,这时屁眼再次强烈收缩,随即喷出大量水,这次不再有粪便排泄物! 我握着肉棒在何兰芳的屁眼儿边磨蹭,接着一捅到底!!! 「好痛!!!你!!!我这里怎幺可以...」 何兰芳转过头怒视着我,但这嗔怒的神情却有别以往,呈现一种独特的美,让我插在她屁眼里的肉棒又胀了一圈。 我骄傲地看着肉棒与屁眼的交合处渗出的血丝,何兰芳屁眼的处女就这幺被我夺走了! 感受着不同阴到般的紧緻,肛门就算有我刚刚灌水进去,但还是略显乾燥,每向前挺进都会与周围的肉壁发生强烈摩擦,也让何兰芳直喊疼。 但我却发常享受何兰芳那痛苦难耐的神色,我双手从后方环过去摸到了她的豪乳,使劲的爱抚搓揉,接着在其耳边安抚道:「妳就成全我这小小的慾望吧!妳今天这样真美~」 「哼!」 何兰芳轻哼一声便不再做回应,但我知道她应允了! 我开始边揉着奶子,边缓慢抽插屁眼,该开始还不适应的何兰芳不断的皱眉轻哼,但抽插大约十来下后,我便越差越顺利,并开始加快抽插的脚步。 而或许是因为我的鸡巴在捣弄屁眼的缘故,何兰芳阴道的肉壁劲收缩的更紧,段思平的肉棒发现被何兰芳的阴道箍的越来越紧,竟让段思平感到愉快了起来! 段思平更加卖力的抽送肉棒,相对的何兰芳的小穴也被抽插的淫水氾滥,加上我在屁眼上的大力抽送,何兰芳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那双穴齐插的快感让她欲仙欲死! 「你们...用力一点!在插快一点...喔喔喔~」 「我快坏掉了..恩哼...顶到底了...啊啊啊...」 面对着我与段思平的快速抽插,何兰芳在一声高亢的呻吟中洩了身。 而我和段思平也紧接着射了精,当我和段思平的肉棒滑出阴道与屁眼时,大量的精液从何兰芳微张的阴道和屁眼流出,加上何兰芳竟失神的含了一根玉指,看起来有种蕩妇般的美感! 我故意用沾满大量淫液的肉棒拍打何兰芳的脸颊,她竟知趣的握住肉棒放进嘴里帮我清理肉棒上的淫液,而她好像还不满足般,嘴里含着我的肉棒,另一边又握着段思平的短棒并低身将其含进去。 何兰芳那张樱桃小嘴就这幺的把两根肉棒给含进嘴里清理舔舐,在确认两根肉棒都没有淫液后,才吐出肉棒! 何兰芳休息一会后,便拿起布巾来擦拭满身大汗的肉体,这时本躺在地上的段思平突然又从背后抱住何兰芳,不知何时又勃起的肉棒在何兰芳的大腿后屁股蛋磨蹭。 我看着丧失心智的段思平,每每都有想要将其击杀当下的念头,但一想到将面对段府和其深厚的万剑宗的追杀,我便打消这念头! 毕竟段思平是万剑宗在丹药领域的利益代理人,这事还得缓缓,最主要要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至于当下就好好享受鱼水之欢吧! 我看着被段思平给弄的烦躁的何兰芳,我笑着并揶揄的对她说:「看来妳的"夫君"对妳可是欲罢不能呢~不如接下来由他走后门,我改攻前门好了!不然时间还早着呢~」 何兰芳用力的对我膝盖踢了一脚,翻白眼道:「你这死鬼!!!」 我只好对着何兰芳哈哈一笑,不过她还是将段思平的肉棒塞进屁眼里,见状我也抬起她一条美腿,将我的肉棒塞进阴道中开始抽插,这就第二轮盘肠大战开始! 这就样的我们一连交合了不下五次,直到天亮前我才先行离去,留下熟睡的段思平和何兰芳! 不知过了多久,段思平睁开疲惫的双眼,他感到头痛欲裂,肉棒的辣烫感和睪丸的疼痛感告诉他昨晚一定发生了事情。 接着他看到一旁熟睡的妻子何兰芳,就这幺错愕的看着何兰芳杯盘狼藉的裸体。 此刻的何兰芳全身上下到处是乾掉的精斑,他甚至发现自己的肉棒竟插在何兰芳的阴道中,他赶紧拔出来,浓稠的精液顿时流了出来! 这时何兰芳也醒了过来,她就像平常那样温柔且拘谨的看着他,不等何兰芳开口,段思平随即起身穿上衣物走出了门。 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自己昨晚为何会心血来潮跟何兰芳上床,他脑海里的记忆就是昨晚进到书房,然后看到穿着清凉的何兰芳,接着何兰芳吻了他,然后就没有任何记忆了! 不过既然想不通也无妨,再怎幺说何兰芳也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丈夫与妻子恩爱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自那晚激情后,何兰芳与段思平又回到以往避不见面的情形,段思平依旧宠着丽姬,当然其与杜月萍的菲言流语也不断在下人间传着。 就这样子一个月过去,这天早上一个劲爆的消息在府内传开,那就是何兰芳有身孕了! 这个消息让段思平喜出望外,毕竟段思平一直没有子嗣,没想到那晚与何兰芳的春宵一度竟然有了孩子。 段思平连忙派人要将何兰芳请回东院安胎,奈何何兰芳死活不肯,段思平也由着她了! 不过他还是送了许多的补品,聘了三个名医轮流帮她安胎,并且三不五时会去南院关心何兰芳,甚至派弟子在南院重兵看守。 毕竟身为段府的子嗣,不管内部和外部别有心思的人可不少! 十个月很快就过去,终于等到何兰芳临盆那天,产房内何兰芳尖叫声和婆婆的安抚声响彻整个南院。 段思平在一旁不停的来回走着,显得他非常的着急。 我则与其他奴僕在一旁静静等候着,没多久孩子的哭喊声在南院响起。 「哇啊~哇啊~」 产婆抱着孩子冲出门来到段思平面前,欢喜的道:「家主,夫人生了!是个男婴啊!段家有后了!」 听闻是男婴,段思平立马上前一把抢过孩子,并将孩子高高举起开心大笑道:「哈哈哈!我有孩子了!我有孩子了!孩子便叫段飞达,就是带领我段家飞黄腾达的意思。哈哈哈,我有孩子了...」 这时产婆从一旁招来两名乳母,接着便向段思平道:「家主,该让乳母们帮小少爷洗身体和哺乳了!」 段思平不捨的将孩子递给乳母,接着进去对尚显虚弱的何兰芳的面前寒暄问暖才离开。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我才默默地走了进去。 何兰芳看到我进来,对着我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我赶紧上前亲了她的脸颊一下并说:「辛苦了!我们的孩子出生了~还是个男的~」 虚弱的何兰芳轻声的道:「可不是~连外貌都与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我轻抚何兰芳的秀髮并温柔的道:「今晚妳就先这幺睡了吧,好好休养身子,我明日再来看妳~」 何兰芳点点头微笑的闭上双眼,刚为人母的喜悦溢于言表! 走出何兰芳的房子外,我施展的轻功往东院的方向去,这已经是我这段日子美必做的事情。 没多久我站在东院一间房子的屋顶,向下往丽姬房子的方向看去,只见段思平与丽姬赤裸放蕩的交合着。 还记得那晚设计让段思平跟何兰芳行房后,我讶异段思平这幺短的鸡巴如何能到处拈花惹草,基于好奇心下便每日来观看段思平与丽姬的行房的经过。 只是第一次看到丽姬时,我着实下了一跳! 并不是丽姬太美,而是丽姬那浓妆豔抹且搔首弄姿的行为令我作噁,很难想像段思平会放着何兰芳这样的美人不要,天天宠幸这种货色,不过很快我就知道段思平为何这幺喜欢她的原因。 当丽姬脱下来衣服来时,那对略微下垂的大奶子竟比何兰芳还好大了些许,暗黑色奶头上竟穿了两个银製拉环,在双方互相爱抚时,段思平一如当天拉扯咬何兰芳奶头的情况对付丽姬的奶头,厉害的是丽姬竟不喊疼,反而还握住段思平的肉棒上下搓揉着。 而当丽姬张开双腿时,那旺盛阴毛下的紫黑色阴唇道是让我大开眼界,我人生经历的两个女人,杜月萍的阴唇略开且色泽偏暗红,何兰芳阴唇粉嫩紧緻,但在插进去时都能感受到被肉壁紧緻包覆的感觉。 但丽姬的阴道口严重外扩,两片紫黑色的阴唇竟形成如鸡蛋大小的黑洞,黑洞里的肉壁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别说段思平那根如小指头细小的肉棒,就连我这正常人的尺寸都不能塞满这黑洞,这让我好奇他们是如何行房的! 很快的段思平手中的毛笔便为我解惑!他用与那天一样的手法将毛笔插进丽姬的屁眼,抽插数来下后,屁眼便拉下黄色排泄物到地上,接着便将自己的肉棒塞进丽姬的屁眼内抽插,而双方为了增添刺激感,段思平用力拉扯那乳头上的银製拉环,而丽姬也拿起地上的毛笔塞进段思平的屁眼内。 双方到后来互拍屁股、互相啃咬对方的皮肤及滴蜡都用上,在这些变态的性爱招数下,双方也迎来了高潮。 「我...我要射了..啊啊啊!」 「快拔出来!射在我阴道里,我也要为你生娃!」 段思平闻言将屁眼里的肉棒拔出来,将肉棒放进内黑洞里射了精,大量的精液就这样消失在黑洞中。 而今日夜晚段思平与丽姬依旧挽着各种变态的把戏,看的我好生无趣! 我一开始的确想过将丽姬变成我的性奴,想用她来练功并藉此报复段思平,但在看到那令我作噁的的浓妆和那粗俗的气质,我便打消念头,之所以每天这样观察段思平的一举一动,无非是疑惑为何杜月萍始终不曾出现在段府内? 我本以为埋伏大半年会等到杜月萍的蹤迹,但我失望了! 今天便是我最后一次来此观察,毕竟我的儿子也出生了!杜月萍也始终没出现,从今往后还是多多关注在何兰芳和儿子身上才是! 很快的又是一年过去,过去这一年我天天陪着何兰芳和孩子段飞达,虽然我不能大方的承认我与儿子的父子关係,但在我的疼爱下,儿子对我非常的亲近,这让我享受着父子间的天伦之乐。 今天段府内来了不速之客,原来是来自万剑宗的贵客到访,我跟随着何兰芳来到大厅,段思平早已坐在主位上,一旁还坐着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开朗无害,宛如游历天下的浪人般。女子则是英气逼人且身材高挑,全身上下有着巾帼不让鬚眉的气势。 「兰芳,快快上坐,贵客已久等。」 段思平看到何兰芳进门,连忙唤着何兰芳坐到自己身旁的位置,何兰芳赶忙上坐,而我则站在何兰芳的身旁。 「兰芳,这位是?」 段思平皱起眉看着站在何兰芳身旁的我,何兰芳连忙解释道:「我今天早上有点疲累,所以叫这奴僕扶我过来,待会我还要靠她回去呢~」 段思平摆摆手道:「罢了!我们赶快招待贵客!这位便是万剑宗的弟子杨亭镇,隔壁则是她的未婚妻张彩凤。」 「段夫人好~」 杨亭镇向何兰芳回笑着道了声好,而一旁的张彩凤则是回以何兰芳一抹善意的微笑,接着微吐三个字:「夫人好~」 「你们好,欢迎到访我段府。」 万剑宗位于蛮凉皇城内,是蛮凉帝国着名的修真门派之一,其剑术高超之名则是威震八方。相形之下,位处蛮凉国边境的段府显得有点高攀了!虽然眼下两位万剑宗弟子客气友善,但何兰芳并不敢怠慢! 何兰芳接着起身先是来到杨亭镇和张彩凤面前,接着拿起双方中间桌子的茶杯,竟从衣服里掏出一边的奶子,一手拿起茶杯,一手用手指捏着深红色的奶头,白色的奶水从奶头喷洒而出,没多久那个茶杯就装满了! 何兰芳放下手中装满奶水的茶杯,接着又拿起靠向张彩凤的茶杯,一样挤满了奶水。 杨亭镇看着何兰芳那雪白丰满的大奶子,忍不住讚叹道:「段家主,尊夫人的奶子不管大小、形状和色泽都是一等一的上等啊!」 听到杨亭镇的夸奖,何兰芳俏脸一红,而一旁的我则是感到骄傲,因为这是我的女人! 不得不说,何兰芳的粉嫩乳晕和大奶头在生产后便变成深红色,虽不如以往粉嫩,但因生育孩子的缘故,这对大奶子又比原本整整大上一圈。 而「泌乳丹」更是让何兰芳的奶水源源不绝,「泌乳丹」的功效便是让生过孩子的妇女的乳房拥有源源不绝的奶水,竟而使其奶子不断奶水,蛮凉帝国每个生过孩子的女人皆会服用「泌乳丹」来使自己不断奶。 而原因则来自蛮凉王室一个特殊的习俗,蛮凉王室在建立帝国前本是游牧民族,部落的男子在接待来访的客人时,喜爱用自己的妻子的母乳来招待客人。他们认为母乳是圣洁的,将自己最亲密之人的母乳招待客人,代表着对对方的尊重。 蛮凉皇室建立帝国后便把这习俗流传下来,到如今不管贵族或是百姓,在其妻子生育后,便会服下「泌乳丹」。因为对他们来说,用母乳招待客人不只是礼貌,也是面子! 先前由于段思平的妻子和女人们没人有生育过,因此他便在只能段府内招一些乳母,以便宴客之用! 这对段思平是奇耻大辱,这次自己的妻子生娃,他终于能用妻子的母乳招待客人,再听到杨亭镇的夸讚,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何兰芳接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并再她与段思平中间的木桌上拿起茶杯,一样用奶水装满两个茶杯,她将其中一杯递给段思平,另一杯则递给了我。 这时一直沈默的张彩凤看到何兰芳这个动作,连忙夸讚道:「看来夫人真是个体恤下人的贤内助啊!」 在蛮凉帝国拥有非常森严的等级制度,贵族能毫无理由掠夺下层阶层的财产,甚至取其性命是常有的事情。但下层阶层在遇到贵族时,不仅不能同桌,还不能僭越使用贵族阶层的一切。 因此何兰芳将自己奶水分给我的动作,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但却更显的其本性善良。 「多谢夫人恩赐圣乳!」 我连忙对着何兰芳鞠躬谢恩。 这时段思平举起茶杯从位置站了起来,豪气地道:「这是贱内的一点心意,大家快乾了吧!」 我与其他人也拿起茶杯一乾而尽!当奶水入口后,甘甜美味的口感让我欲罢不能,纵然何兰芳的奶水我常常喝,但还是不得不称讚这奶水的美味。 杨亭镇喝完奶水后也称讚道:「好喝!夫人的奶子不仅硕大而形美,色泽与乳汁的味道也都是上上之选。段家主真是好福气!」 一旁的张彩凤虽然没有出声,但喝完奶水后,美眸里的惊艳却将其心思溢于言表,一切尽在不言中! 段思平见客人满足的表情,内心大感脸上有光,更是豪气大笑的道:「杨少侠谬赞了!对了!不知两位少侠莅临贵府所为何事?」 杨亭镇乾咳了声后,一脸严肃的道:「事实上是传说奔兽山有异宝出世,现下许多的修真门派都赶赴奔兽山,想争夺那个异宝。我万剑宗宗主特来邀请贵府共襄盛举。」 段思平听闻杨亭镇的话语,故作沈思道。 奔兽山是位于蛮凉帝国西南方的一座大山,山中因为时常有着野兽突然暴走而得此名。据过去传闻,奔兽山身处甚至有着妖怪出没,但过去却没听过修真界哪个大能曾莅临奔兽山,甚至留宝于奔兽山。 但万剑宗与段府同气连枝,此消息应不可能有假,更何况跟过去说不定还能分杯羹,当下段思平立即决定此行必去! 「段府与万剑宗本就同气连枝,愿与万剑宗共同前往!」 听闻段思平的应允,杨亭镇与张彩凤起身向段思平答谢。 「那便有劳家主了!!!我们二人在此代替师门向家主致谢!」 在一旁的我听闻奔兽山的消息,内心顿时也升起强大的好奇心,说不定那些异宝里甚至有着厉害的外功秘笈呢。 「奇淫合欢功」是一门内功功法,专门修练内力所用,修练前需要先将内力阳化,之后透过不断的与女子交合,使阳化内力增强,接着不不断阳化内力的过程中练就先天阳气体,传说修练到极致时将一举脱开凡体而成为散仙之体。 但「奇淫合欢功」有着一个极大的缺陷,这功法的确能让内力在短时间迅速增强,但却缺乏武功招式,就像一个空有蛮力却不知道如何发力的莽汉般。 故没有思考多久,我便决定前往奔兽山! 承之章奉上~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其实《好色丹神复仇记》小弟很久以前就写完大结局了~ 这篇色文一共分为起之章、承之章、转之章、合之章,以及最后的精彩大结局,全书一共6万多字! 之所以不一次发表,是因为《好色丹神复仇记》是我很久以前写的色文,内容有些地方写的不够清楚,所以我会不定期找时间重新检查翻修里面的内容,期望能带个喜爱《好色丹神复仇记》的狼友一个个香豔刺激的夜晚。(至于为何说不定期?因为小弟平常工作很忙,假日有时候又有点懒,所以剩下3章的色文,便不敢向喜爱《好色丹神复仇记》的狼友说个明确的时间,不过如果大家回应热烈的话,或许会激起我假日为狼友们努力上传的决心!XD(毕竟其实全文已完结~就差补充些文字让内文更精彩丰富而已~) 至于看完此章的朋友一定会说,为何何兰芳一定要被段思平睡一晚呢~ 其实名义上何兰芳还是段思平的妻子,是主角绿了人家才对,更何况还让段思平老婆怀孕了呢~ 最后再次强调,《好色丹神复仇记》的主角不会被绿,都是他在绿别人的。 提前预告下一章第二女主角的戏份会很重,至于第二女主角是谁,嘿嘿嘿! 你们猜猜~~~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