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丹神复仇记 转之章、合之章

转之章 三天后,段府门外聚集了大批的宝马,宝马上坐着段府内最菁英的弟子,段思平的则在队伍的最前面,杨亭镇和张彩凤则在一旁等候着段思平的口令。 段思平向着段府门口的抱着孩子的何兰芳及一旁的丽姬略为点头示意,接着便对着队伍大吼道:「段府的子弟们!我们走!!!」 「是!家主!!!」 队伍就这幺起程,站在暗处观察的我,见时机成熟也回到房间里收拾行李。 就在我收拾行李的当下,何兰芳抱着孩子怎了进来,我连忙放下手边的动作,先是轻吻何兰芳雪白的脸颊,接着怜爱的摸着儿子的头髮,看着儿子那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内心泛起一股暖意。 过往还没重生前,虽然我有着名满天下的「丹神」虚名,但是到头来弟子背叛了我,我也一直没看清那个我以为爱我的杜月萍的真面目,直到重生后我才知道他们都是看上我身上的地位和荣华富贵,而不是尊敬我或爱我! 而重生后的我一无所有,但却得到何兰芳的爱恋,我们两个还生了个可爱的孩子,纵然我一开始接近何兰芳是为了报复段思平,但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下来,何兰芳的温柔贤慧和与孩子间的天伦之乐,却逐渐让我爱上这样的感觉。 何兰芳看着我轻声道:「你真的要去奔兽山吗?」 我温柔的看着何兰芳担心害怕的小脸,连忙安抚道:「那里或许有我想要的东西,我必须去看看。放心吧!我会量力而为的!」 见我心意已决,何兰芳也不多说甚幺,她将带来的桂花糕递给了我。 「这是我昨天晚上熬夜为你做的桂花糕,你也一起带着,路上饿的时候可以吃。」 我将桂花糕拿在手里端详,眼眶甚至红了起来! 没想到何兰芳知道我喜欢吃桂花糕,昨天竟熬夜为我做,招实让我内心泛起感动,对着何兰芳也越加爱恋! 我突然伸手抱着何兰芳母子俩,在何兰芳耳边郑重宣示说:「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在家里等我!」 当天下午,我一路施展轻功往西南方向前行,由于段思平的队伍庞大,活动缓慢,因此没多久便看到前方不远处行进的队伍。 我刻意放缓脚步,悄悄地跟着队伍后方,此行目的不宜洩露行蹤,我只能隐身般,如鬼魅的跟着队伍,伺机夺取异宝。 约莫傍晚,队伍终于到了奔兽山脚下,看着那高至云顶且周遭瀰漫着雾气的奔兽山,已及早已在山脚设据点的各个修仙门派,着实令人内心感受道此行的压迫感与不确定性! 杨亭镇和张彩凤看到一个带有「剑」字旗子的据点,连忙招呼段思平说:「段家主,我们万剑宗的据点在那里!」 段思平向他们点点头,便带着队伍跟他们一起过去。 万剑宗的据点有着不下数十个帐篷,段思平将队伍安置在万剑宗据点的外围,令弟子在场搭起帐棚休息,随时等候命令。 接着便跟着杨亭镇和张彩凤进入位于万剑宗据点中央的帐篷,这个帐篷比一般的帐篷大了3倍不止,门口还有守卫,看来里面的人身份可不低啊! 守卫的弟子看到来人是杨亭镇与张彩凤,便直接放行他们进去。 一入帐篷里面,顿时看到坐在帐篷大椅上的老者,老者全身散发出不怒而威的气势,老者便是万剑宗掌门-万海! 万海一见到段思平便热情邀其上坐,杨亭镇和张彩凤则是一左一右站到万海身后。 「段家主义气相挺,老夫在此替万剑宗欢迎段家主莅临!」 突然万海淩厉的眼神穿过帐篷直视一棵大树,段思平好奇问道:「万掌门,你怎幺了?」 万海收回淩厉的眼神,摇头笑着说:「没什幺!或许是老夫的错觉,我们开始讨论正事吧!」 外头蹲在草丛的我,全身汗流浃背,那万海老头真够厉害的。我刚刚吃了预先準备的「开耳丹」,偷听他们的对话,怎幺那老头连这幺远的距离都能察觉,幸好我机灵往树下一倒,不然可能就糟糕了! 至于「开耳丹」顾名思义便是能使服用者的听力在短时间能听到千里之内的声音,再者「开耳丹」炼製成本跟「泌乳丹」一样非常低廉,算是物美价廉的好货! 今天天色已晚,反正我也听不到他们的计策,我索性随便找棵树跳了上去,先拿出何兰芳为我倾心準备的桂花糕大快朵颐,紧接着倒头就睡了! 隔日清晨,附近的骚动吵醒了我,原来是万剑宗与段府的弟子开始拆卸帐篷,看来他们打算上山去了! 我好奇其他的门派的情况如何,便施展轻功来到其他门派的所在处,如我所料,他们也开始拆卸帐篷,看来异宝即将出世! 就在我打算离开时,我竟在一处看到自己的熟人,或着说曾经的妻子,现在的仇人的杜月萍。 只见她此刻站在一个全身黑布的男子身旁,男子胸口还有一个骷髅图案,竟是恶名昭彰的恶鬼宗! 尸鬼宗是蛮凉帝国里住民的魔门,旗下弟子已吸食人血,抽离人类灵魂,练就「殭尸」而闻名。 此刻杜月萍与那男子不知说甚幺,那张绝美抚媚的小脸笑得花枝招展,真可谓迷人的妖精! 但这笑容却在我眼中无比的噁心,只有我知道杜月萍是多幺虚伪无情的女人。 我好想立刻将这女人击杀,以谢我心头之恨!但她身边的黑衣男子全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其竟给予我深挚内心的恐惧感与冰凉感! 这感觉让我非常的不舒服,我赶紧逃离此地。 约莫等了半天,在吃完午饭后,段思平的队伍便朝山上前进。 奔兽山与绝多数的高山并无差别,差别只在于那令人看不见远方的浓雾和层出不穷的野兽,一路上段思平的队伍遇到不少袭击的野兽,黑熊、野狼、老虎、甚至是大批的野牛群,但都被万剑宗与段府的弟子给消灭殆尽。 而这当中最出风头的弟子竟是那名张彩凤! 只见她一身红衣短裙,手拿长枪快速且优美的在兽群中收割着野兽们的性命,散发出一股英姿飒爽的美丽,尤其是短裙下那对修长笔直的雪白美腿,随着她不停的移动,其性感完美的美腿曲线,当场吸引了在场男弟子的目光,连躲在一旁的我也非常惊艳! 而杨亭镇则是一脸自豪,因为张彩凤可是他的未婚妻! 随着越来越深入奔兽山,庞大的兽群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浓烈的雾气。 原本还能看到彼此,现下只能看到同伴们模糊的身影,突然不知是谁看到不远处光芒大盛的红光,让有些疲惫的万海和段思平等人精神大作! 只见万海向身后的弟子们喊道:「红光处或许就是祕宝所在之处,大家加紧脚步,绝不能让异宝被别的门派所得!」 队伍随着万海加快脚步,没多久便来到红光处,但他们失望了! 这红光竟是一堆石头所散发出的光芒,他们翻来翻去,就只是个会发光的石头! 「可恶!没想到就只是些破石头!害我白开心了!」 就在万海即将带领队伍离开时,那些散发红光的石头竟然光芒大盛,一道光柱直接飞向空中。 同一时间各门派也遇到这样发光的石头,而这些石头也同时变成一道光柱飞向空中。 这些光柱在空中竟连在一块,一道道无形的光壁将各门派的弟子包围在里面。 段思平失声道:「不好!我们中计了!根本没有所谓的异宝,这里被设了血灵之阵!」 万海听到血灵之阵后,也失声语带颤抖的道:「什幺?那我们不是变成别人的"养分"吗?」 血灵之阵是一个非常阴损的法阵,此阵会不断把阵里的生灵的生气给吸收,而这些被吸收的生气将全数归施术者所有,成为其功力大增的养分。 而当生灵的生气被血灵之阵吸光后,将化为血水死无全尸。 「啊!救命啊!有殭尸啊!」 不知打哪来的殭尸混入万剑宗与段府的队伍内逢人就咬,被咬到的弟子当场死绝,而这些死绝的弟子没多久竟起身,他们的眼睛翻白且面无血色,嘴边更长出殭尸的獠牙并加入殭尸群攻击着自己的同门。 这对于万海与段思平也加入战局,但就算他们武功高深,但面对不断增加的殭尸群却也只能护住自己,周边弟子不断的倒下,让他们的心在滴血,同时也荡入谷底! 躲在树上的我内心也凉了一半,虽然我并没有受到殭尸的攻击,但这血灵之阵却非常棘手,唯一的办法便是毁掉阵眼,但在这一座大山中,要找出阵眼谈而容易? 这时不远处的张彩凤被五个殭尸给缠住,她手中的长枪奋力突刺,但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应该撑不了太久! 不知为何的,看到张彩凤此刻面临绝境还坚定的白皙小脸,我内心竟产生帮助她的念头! 想到就做! 就在张彩凤后被即将被殭尸的爪子给抓到时,我瞬间拔剑来到殭尸身后,并一把砍下殭尸的头。 张彩凤看到是我救了她,大吃一惊的看着我道:「你不是段府的奴僕!你怎幺会在这?」 「别说废话!赶紧对付这些殭尸!我来助妳!」 在我的帮助下,张彩凤得以脱离殭尸的包围。 但奈何殭尸数量越来越多,我和张彩凤只能施展轻功不停的往后退,最终我们还是被殭尸群包围。 我和张彩凤靠在一起,气喘吁吁地看着眼前的殭尸群。 突然此刻地面竟开始摇晃,紧接着地面出现裂痕,最终形成一个无底洞,我和张彩凤便与殭尸群一起掉了进去... 幸运的是无底洞并不深,很快我们就触底,但我的落点非常不巧妙的掉进烂泥巴里面,当我站起来时,那一身黑的狼狈样子让张彩凤笑开了怀。 看见那抹美丽的笑容,我顿时看傻了眼。 但当我们看到周遭环境时,却笑不出来,那些殭尸竟被一群身高超过两米的银毛猩猩给撕咬着,一旁甚至有万剑宗和段府的弟子躺在地上,他们惊恐疼痛的苦喊着,但银毛猩猩却将他们的四肢给扯下来,放在口中啃咬! 没多久连同殭尸在内,都被这些银毛猩猩给吃下肚。 我和张彩凤惊恐的看着不断靠近的银毛猩猩们,却见银毛猩猩再看到一袭红衣短裙的张彩凤时,竟匍匐于地! 那些银毛猩猩的眼神充满敬畏与迷恋的看着张彩凤的修长美腿,好似看到最美好的宝物般! 张彩凤一脸疑惑却也发现这个事实,这时一只银毛猩猩看到一旁的我,顿时便做势要攻击我,张彩凤挡在我身前比手画脚,最终那只银毛猩猩放过了我。 接着银毛猩猩用毛茸茸的手对张彩凤指着森林,好像要张彩凤跟着他们走。 我对着张彩凤道:「眼下浓雾四起,我们也不知道方位,我看这些银毛猩猩对妳没有恶意,不如我们跟去看看吧!」 张彩凤队伍点点头,我们便这幺跟着银毛猩猩们走进森林。 没多久我们进到银毛猩猩的部落,只是外部有一个很大的雕像,那竟是一名手拿着长枪的人类女性,这位女性的腿非常的修长,她的脚下平躺着银毛猩猩的雕像,其小巧的玉足竟踩在银毛猩猩勃起的大屌上。 看到这个雕像,我顿时明白了! 原来这些银毛猩猩是将张彩凤误认为这雕像的女性! 这时部落入口的银毛猩猩看到张彩凤时,也立马匍匐在地,看向张彩凤的美腿一样露出敬畏与迷恋的神色。 但当我也要跟进去时,守卫却作势要攻击我。 我露出一抹苦笑,这时森林的另一处又有银毛猩猩回来,在那些银毛猩猩中竟有熟人! 原来是张彩凤的未婚夫杨亭镇,只是他此刻到处是伤且被五花大绑,就这幺被银毛猩猩给扛回来! 张彩凤看到自己未婚夫狼狈的模样,连忙跑过去示意要银毛猩猩放下自己的未婚夫,银毛猩猩一见到张彩凤便跟先前的银毛猩猩一样匍匐在地,张彩凤赶紧解开自己未婚夫身上的绳子。 杨亭镇对着张彩凤略带哭腔的道:「彩凤,快帮我解开绳子!」 张彩凤解开绳子后与杨亭镇抱在一块,在安抚完惊恐的杨亭镇后,她索性便要带杨亭镇进去部落,却落得与我刚刚一样被阻挡在外的下场。 就在她们疑惑时,早已跪在雕像下研究上方文字的我开口说:「或许我们必须照着这上面的文字做才能进去!」 张彩凤顺着我的手指看到雕像下的文字:「外人者,进入妖猩族必须获得神明之踏,踏出圣液才可进入。」 看到这些文字,张彩凤又羞又气恼,这不是要让她冰清玉洁的玉足去踩男人的那话儿吗? 一旁狼狈的杨亭镇握住张彩凤的手臂,着急道:「还等甚幺呢?眼下我们没水没食物,加上我们根本不知道怎幺出去,不然先进部落补充水跟食物在想下一步吧!」 对于杨亭镇的判断,我非常同意,我上前向张彩凤略带歉意的说:「我也认为先补充食物要紧,不知在下能否斗胆借姑娘玉足一用?」 一旁的杨亭镇听到我这无理要求,气愤的拉起我的衣领骂道:「她是我的未婚妻,你这不知哪里的野男人休想碰她一根寒毛!啊~我记得你了!你就是那天段府那个贱奴,你怎幺会在这!」 「住手!你们两个都躺在地上躺好...」 张彩凤制止我们两个的对话,俏脸竟红的像猴子屁股般。 杨亭镇不甘心的回话:「彩凤..他可是段府来历不明的贱奴啊!更何况妳是我的未婚妻!」 张彩凤眼神坚定地看着杨亭镇道:「不管如何,他也是一条生命,要我对一条生命见死不救,我做不到!」 见张彩凤坚定的样子,自知未婚妻执拗的个性,便只能乖乖躺下来,但一双发火眼睛却不断的看着我! 我对杨亭镇回以挑?的眼神,我对所谓万剑宗的弟子本就没有好感。对于我来说,万剑宗与段思平一样可恶,要不是万剑宗背地里支持段思平,我也不会那幺惨! 因此看到杨亭镇那发火的表情,我内心竟升起快感。 杨亭镇脱下裤子,他那根近25公分微微勃起的黑色肉棒就这幺露在众人眼前,暗红色的龟头和两颗沈甸甸的睪丸令初次看到未婚夫生殖器的张彩凤惊呼出声。 我也跟着脱下了裤子,但相对于杨亭镇的肉棒来说,15公分的鸡巴是小了点,但那粉嫩的色泽和鲜红色的龟头外观上却比杨亭镇的美观。 只是当杨亭镇看到我的肉棒时,刻意用手甩了甩自己的黑屌,然后轻视的看着我的鸡巴,好像在跟我炫耀他的鸡巴多大似的! 我对此不以为意,「奇淫合欢功」身为性爱的绝世功法,当然有让阴茎变大变粗的技巧,甚至只要我想,现下就能让自己的鸡巴长度超过杨亭镇,但我不会这幺做,因为让阴茎变大非常消耗阳气。 此时张彩凤坐到了地上,脱下脚上的马靴,一对小巧白嫩的玉足就这幺出现在我们眼前。那对玉足白皙间带有些许红润,十颗剔透的脚指头令人想将其含进嘴中吸吮,品尝其美味。 张彩凤抬起玉足,将白里透红的脚底板放在我和一旁杨亭镇的鸡巴上,脚底板上光滑的肌肤与温暖的触感,让我和一旁的杨亭镇同时舒服的叫出声来。 紧接着玉足将我们的鸡巴按压到肚皮上,并开始上下磨蹭棒身,玉足的刺激让我的鸡巴肿胀得更厉害,鲜红色龟头甚至开始分泌出些许汁液。 或许是张彩凤替我们足交的场景太过香豔,一旁的妖猩族竟纷纷勃起,他们握着自己毛茸茸的鸡巴开始自渎着,嘴里发出动情的吼叫声。 张彩凤的玉足从一开始笨拙地动着,到后来越来越上手,玉足的踩踏不只加快速度,甚至剔透的脚指头开始灵活的按摩着我的龟头,这刺激的让我射意袭上脑海里。 一旁的杨亭镇甚至放声吼叫,看来他也差不多了。 我用手握住张彩凤的玉足,让起踩踏到我的龟头下方处,那里是我的敏感点。 张彩凤的玉足上下磨蹭鸡巴的速度越来越快,先是杨亭镇忍不住在玉足上射了精,接着我也在一声吼叫声中射精在了玉足上面。 而这时一旁的妖猩族或许也到了射精的时候,竟在张彩凤惊恐声中,将她的美腿抓在手中,并将毛茸茸的鸡巴按在张彩凤白里透红的脚底板上,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一个接着一个,直到在场十多只妖猩都在张彩凤的小脚上射精后,才放过张彩凤。 看着满脚的精液,张彩凤竟委屈的哭了! 杨亭镇穿起裤子安慰她,而这时妖猩族终于肯让他们进入部落。 合之章 妖猩族的部落是由一个个稻草堆积的小屋聚集而成,一进入里面,妖猩们便带着他们到位于部落后方的小溪梳洗身体,我和杨亭镇都是个大男人,直接衣服脱光就跳进溪里梳洗身体。 而张彩凤则到一旁将小脚放进溪水里,不停的洗着,看来刚刚那满脚的精液对她内心造成很大的冲击。 接下来妖猩们带我们进到位于部落中央的此草屋内,屋内有一只脸上带着刀疤的妖猩,看到其他妖猩对他敬畏的表情,可想而知他就是妖猩里的王。 妖猩王对着一旁的妖猩们鬼吼鬼叫的,这些妖猩出去没多久便拿着一盘盘看起来美味的野果,已经饥饿整天的我们直接拿起果子就开始狼吞虎嚥,不得不说这些野果又甜水分又多,非常的好吃。 在见过妖猩王并填饱肚子后,望向天色好像也快到傍晚,我决定在下山前逛一逛这个部落,本来打算与张彩凤同行,但在杨亭镇的百般阻饶下,便做罢了! 从我进到这部落便好奇这个部落为何没受到血灵之阵的影响,在我的印象之中,血灵之阵越接近阵眼,反而越平静无害,我严重怀疑阵眼就在这部落附近! 到我东找西找,就是没发现可疑之处,到是发现一个疑似祭坛的东西,祭坛上跟入口一样摆着一尊大雕像,但这次女子却全身赤裸,底下站着十只妖猩,而其玉足则各自踏在两只妖猩的鸡巴上,这时下方除了文字以外,还有着三幅壁画。 第一幅壁画是数不清的翘起鸡巴的妖猿族,而里面鸡巴最大的十只妖猩,鸡巴被标上了亮黄色颜料。第二幅则是跟雕像一样,女子踏在十只妖猩的鸡巴上,好像在跳舞般。第三幅是女子分开双腿,一只妖猿握着手中的大鸡巴塞进女子阴道的图案。 而下方写着:「巨棒出,如十剑,彼交锋,胜者奴。」 这段艰涩的文字让我一头雾水,但好在下方还有一段文字:「神明现,棒入神明体内者,将成为神明的圣奴,永享神明恩宠。」 看着这些莫名其妙的文字,不知不觉已经太阳下山,妖猩们不知为何都往这个祭坛周边挤,有的妖猩升起火来,有的拿着白天採的野果放到周边,随着时间越晚,祭坛已经塞进满满的妖猩族,看这些妖猩下体那一根根垂着的肉棒,显然在场的清一色都是公的妖猩。 「啊啊!!妳们要干嘛啊!!!」 「放开彩凤,不然我饶不了你们。」 远处传来张彩凤的尖叫声与杨亭镇的骂声,我回头一看,当看到张彩凤时竟差点喷出了鼻血。 张彩凤的衣物不知被谁扒光,其高挑姣好的裸体让我一览无疑,其胸前刚好能让大小完全覆盖的乳鸽,乳鸽上淡粉色的乳晕和小奶头,纤腰下芳草稀疏的阴道正因紧张而微张着,尤其是她拿对绝世美腿正不停地乱踢着,让我能清楚看到她下体的颜色,是非常可口迷人的鲜红色。 张翠凤便这样被妖猩们抬上祭坛,并让她做在雕像下的石椅上,而杨亭镇则被五花大绑晾在一旁。 这时妖猩王走上了祭坛,对着底下的妖猩们鬼吼鬼叫的,只见妖猩们各个性奋的大吼着。 接着妖猩竟有秩序的排起队来并一个个走上祭坛,走上祭坛的妖猩握住自己的鸡巴先上下套弄让鸡巴勃起,然后将鸡巴放在祭坛上一个有着刻痕的长石头上,据我目测,每一个刻痕便是5公分。 第一个妖猩的鸡巴达到5个刻痕,那就是25公分长。接着就这幺一个个上祭坛量鸡巴的长度。 大多数的妖猩都介于4到5个刻痕,也因此当少数妖猩达到六个刻痕时,他们便会得意在其他妖猩晃动自己的大鸡巴。 杨亭镇一脸疑惑的问道:「他们在做甚幺?」 我刻意走到杨亭镇身旁,揶揄的对他道:「他们在帮你的未婚妻找老公,现下将先挑出十位候选者。」 杨亭镇猛烈摇头,并对我骂道:「我呸!你这小贱奴胡说,等老子逃离这以后,一定让你有的好受的!」 听到杨亭镇的威胁,我顿时冷下了脸,这让我想起我与万剑宗的仇恨,我转头看向祭坛,量鸡巴长度的活动已经进入尾声,我突然对杨亭镇露出一抹冷笑,并逕自往祭坛的方向走去。 杨亭镇疑惑道:「你想去哪里?」 「去报名当你未婚妻的老公啊~」 杨亭镇哈哈大笑,并轻视的看着我道:「就凭你那根短鸡巴?」 我回以他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道:「走着瞧!」 这时檯上已经没有任何妖猩在量鸡巴,也因此当我走上祭坛上,顿时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当我脱下裤子时,两腿间那根15公分的肉棒顿时引来嘲笑声,但我丝毫不以为意,我看向石头上的刻痕,目前最长的鸡巴刻度到7! 我握起自己的鸡巴先上下套弄几下,紧接着运转全身的阳气汇及鸡巴上,并将「奇淫合欢功」催动到极致。 我的鸡巴竟迅速的变长变粗起来,最终变成一根如手臂粗长且龟头如鸡蛋大小的巨棒,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下,我将肉棒放在刻痕上,刻痕到8! 我对着不远处的杨亭镇露出一挑?的笑容,这让他气炸却又无可奈何! 这时妖猩王再次上祭坛,在一阵鬼吼鬼叫后,用手指了包含我在内的十个妖猩上檯。 在妖猩王的引导下,我们分成五人一排,然后转身面对面看着彼此。 我对面的妖猩似乎很不服气,将他那30多公分的肉棒在我面前甩来甩去示威,我则在我近40公分的巨屌轻抚一下回应着他。 这时妖猩王来到张彩凤面前,毛茸茸的手牵起了她的玉手来到我们面前。 妖猩王不断的在张彩凤耳边嘶吼,但对于听不懂的张彩凤来说,却愣在当场且一脸惊惧。 我对着张彩凤吼道:「将妳的玉足踏上我们的鸡巴,然后照着雕像下的图案开始跳舞。」 已经六神无主的张彩凤,一咬牙真的将双脚踏在最近的两只妖猩的鸡巴上,她居高临下看着被她玉足踩踏的妖猩,只见妖猩在张彩凤踩上去的当下皆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过这也这也难怪了!张翠凤的身体重量完全押在两只妖猩的鸡巴上,但妖猩的适应力也很强,在疼痛退去后,张翠凤光滑且温暖的脚底板竟让妖猩呻吟出声。 见张彩凤还不动作,我再次对她吼道:「还楞着干嘛!快跳舞!不然永远无法结束!」 我之所以吼张彩凤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这巨屌的型态不能维持太久,而且当回复原状后,要在变成巨屌变需要间隔半个月! 张彩凤开始踩着十根巨屌并照着雕像下的图案跳着舞,刚开始由于紧张导致其有点生疏,但随着时间的经过,她越跳越优雅与奔放。 玉足一下子踩最边边妖猩的鸡巴,下一秒又跳到位于中间的两根鸡巴,接着向上一跳,玉足再次踩踏中间那两根妖猩的鸡巴,由于落下的力道,让中间两只妖猩在爽快之余还略带点疼痛。 而我也发现张彩凤每次都只是用足尖轻点我的鸡巴,这弄得我酥酥麻麻的,我知道她担心我的身体不如妖猩般强壮,我对便对她说:「不用管我!用力的踩,尽妳所能的在十根鸡巴上跳舞。」 张彩凤对我点头致意,接着便大开大阖的跳着舞,那美丽的舞姿与倩影让在祭坛底下的妖猩们都握着自己毛茸茸的鸡巴上下套弄着。 张彩凤边跳着舞边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一张张既舒服又痛苦的脸,内心竟出现些许的刺激感。 她见最边边有一个巨猿已经是要射精的表情,连忙飞身坐到他对面妖猩的宽厚肩膀上,玉足直接併拢将其鸡巴夹在脚底板之间的缝隙里,猛力的上下摩擦妖猩的鸡巴,甚至每当玉足碰到妖猩的肚皮时,皆会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而这只妖猩也忍受不住张彩凤玉足的夹弄与摩擦,就这幺射了精! 射了精的妖猩落寞的走下祭坛,因为他知道自己丧失成为圣奴的资格。 这时张彩凤向前反身用手搂住两位妖猩的头,用白皙的脚背托起边边那形单影只的妖猩鸡巴,紧接着用另一脚的脚底板将肉棒踩踏在脚背上,妖猩一时忍不住便射了精。 面对祭坛上剩余的8人,张彩凤依旧维持着搂着头的姿势,她突然身体向下一沈,用大腿弯各夹住一根肉棒,大腿弯带给两只妖猩有别于玉足踩踏的快感,虽然不如玉足灵活,但大腿弯在张彩凤体重的加持下,竟硬是比阴道还紧緻,这让两只妖猩瞬间一泻千里。 张彩凤乘胜追击,在剩余6人的鸡巴快速的踩来踩去,我的鸡巴被踩的有些疼痛,但内心却产生异样的刺激感。 面对着张彩凤越加疯狂的践踏,竟有两只妖猩的鸡巴被硬生生地踩断,他们摸着自己断裂的鸡巴痛苦的跪在地上,张彩凤一脸歉意的看着他们,他们却对张彩凤回以善意的微笑,接着被人送下去治疗。 祭坛上剩4人,张彩凤继续在4人的鸡巴跳着舞,这时张彩凤双手搂住我对面两只妖猩的头,竟用脚踢我和隔壁妖猩的睪丸和鸡巴,一连踢了5下,隔壁的妖猩忍不住射了精,我也快要忍不住,但幸好这时张彩凤将目标移往自己搂着的两只妖猩。 只见她让玉足的大脚趾和二脚趾分开,分别将两只妖猩的龟头用脚趾窝夹住,并猛力夹弄,没多久两名妖猩便一洩千里。 面对着祭坛上仅存的我,张彩凤竟坐到我的肩膀上,玉足从我的头后方穿过向下夹起我的鸡巴,帮我上下摩蹭套弄着。 面对着张彩凤白嫩玉足的玩弄,本就已经面临高潮边缘的我就这幺射了精。 我放下肩膀的张彩凤,坐在地上大力喘息着,这一场鸡巴之舞让我尝到前所未有的性爱快感,但对我的体力消耗也是非常剧烈的。 这时底下的妖猩开始鼓譟,而妖猩王也上台指着最后一幅图,对着我们鬼吼股鬼叫。 张彩凤看着妖猩王指着的图案,当看清上方男女交沟的动作时,顿时便想起身逃跑,却被在场的妖猩门团团围住,并对意欲逃跑的她张牙舞爪。 这是妖猩王一把从后方将张彩凤抱起,并用力将她修长的美腿给扳开,张彩凤那稀疏阴毛下的鲜红色阴唇和阴豆就这幺在我眼前展示着,此刻阴脣甚至因为女主人的紧张而剧烈的收缩着。 「放开我!放开我!我已经是杨师兄的未婚妻,不能在与别人行男女之事!」 任凭张彩凤如何挣扎,皆无法逃脱妖猩王强而有力的巨手,妖猩王的眼神示意我赶快完成交合动作。 看着张彩凤那狭小的阴道口,我索性让阴茎缩回到只有25公分的大小,接着我将阴茎放进张彩凤的阴道口磨蹭。 「不要!你不要进来...」 看着张彩凤惊恐抗拒的眼神,又看到不远处对我怒目而视的杨亭镇,我咬牙直接硬插到底! 「恩哼!」 张彩凤皱起漂亮的眉毛并闭上了双眼,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而更令我意外的是我与张彩凤的交合处竟流出些许血丝,我惊喜的问张彩凤道:「妳竟然还是处女!」 但张彩凤就像睡着般,依旧闭着眼睛不回答我。 远处不停传来杨亭镇的叫骂声:「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这时我从妖猩王手中接手张彩凤,我将她的绝世美腿揽在腰间,下体开始缓慢的抽插张彩凤的紧緻小穴,然后我看向不远处以气恼道崩溃的杨亭镇,对他露出一抹揶揄的微笑。 怎知他竟怒急攻心,昏了过去! 看着杨亭镇的狼狈样,我内心升起对万剑宗报复成功的快感。 我开始加快速度抽插张彩凤的密穴,张彩凤的眉头渐渐舒展了开来,甚至不知不觉地搂住我的后脑。 见此我含住她那乳鸽上早已勃起的鲜红色奶头,使劲的吸吮,她终于忍不住快感的刺激,放声浪叫了起来。 「喔喔喔~~~」 张彩凤下体在我的开垦下,渐渐形成我能顺利活塞的形状,面对其淫水分泌越来越多的密穴,我鸡巴抽插更加的如鱼得水! 我鸡巴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挥汗如雨的我看着祭坛下,因我与张彩凤活春宫而自渎的妖猩们,我内心更加奔放的挺动腰肢。 看着张彩凤这英姿飒爽的俏脸,想到这个高挑健美的女人被我当着她的未婚夫面前破处,射意袭上了心头! 我腰肢的速度如一匹骏马般,快速的挺进张彩凤的子宫深处,终究在我一声叫吼声中,将我的精华注入张彩凤深处,我满足的拔出阴道里的肉棒。 看着收缩的密穴里流出鲜血与精液的混合物,我竟撕下我的衣角,用其擦拭蜜穴不断流出的液体。 看着手里沾满张彩凤处女之血的破布,我心满意足地把它收到怀里。 就在这时,祭坛竟红光大盛,大量的红光进入我与张彩凤的体内,我的内力竟在红光的加持下不断飙升,紧接着我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有意识时,我感觉我能清楚的看到百里外的蚂蚁,能听到位于百里外的蝉叫声,身体充满着源源不绝的力气。 这时一道气愤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是谁坏了老娘的宝贝!老娘要将其碎尸万段!」 我往部落的大门口一看,竟是我重生前的妻子杜月萍,他身后跟着一大群尸鬼宗的人马,一脸怒意的看着祭坛上的我和我身旁的张彩凤。 事实上杜月萍的气愤其来有自,这次异宝出示的陷阱便是她设下的,她本打算用各门派弟子的生灵之气来提升修为,途中无意间经过这个野蛮的妖猩部落,看到那些妖猩们不停地膜拜祭坛,甚至当她要靠近时,这些妖猩前仆后继的阻挡她。 而她也确实认识到这些力大无穷的妖猩的可怕,那时她灵机一动,便在一天夜里潜入祭坛,将邪灵之阵阵眼曾在祭坛底下,没想到却被别人得了个大便宜! 「听我命令!将在场的妖猩与檯下的狗男女都杀的一乾二尽!」 尸鬼宗的弟子顿时冲入妖猩群中,手中的剑开始砍杀妖猩们,但妖猩们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那力大无穷且坚硬如铁的身体,竟让尸鬼宗的弟子吃了鳖! 「这怎幺可能!」 杜月萍一脸震惊的看着妖猩那剑刺不进去的肉体,就她先前观察,妖猩虽然力大无穷,但身体可没有强壮到刀剑不入的地步! 除非眼前的妖猩也吸收到些许的生灵之气.... 而很快的战场上的情况便告诉杜月萍答案,妖猩们很快便将战局扭转,一个个尸鬼宗的弟子被撕咬与碎尸万段! 杜月萍转头便想跑,但我早已经有在偷偷注意! 当她一转头,我已经用剑指着她的脖子,我一脚将其踹进妖猩群中,很快杀红眼的妖猩们将其四肢扯下来并放在口中啃咬。 耳里听着杜月萍的凄惨叫声,已经看着她一步步被妖猩分尸的过程中,我内心闪过往与杜月萍相处的甜蜜时光,最后定格在她从背后偷袭我的那一幕! 我来到杜月萍失去四肢奄奄一息的身体前,我看着她生机即将消逝的迷茫眼神说:「萍萍,没想到妳最后的下场是如此的惨,不知妳当初从背后偷袭我的事情,妳内心可曾有过愧疚感?」 杜月萍本已经迷茫的眼神突然惊恐地看着我,嘴里虚弱的道:「你是...咳咳!!」 「罢了!多说无益!念在夫妻一场,我便送妳最后一程!」 我一剑砍下这个曾是我妻子的女人头颅,看来到最后我还是不忍心看她痛苦.... 在一切事情告一段落后,张彩凤穿好了衣物,走路有点不自然的来到被五花大绑的杨亭镇面前替其鬆绑。 「杨师兄...我...」 啪! 「妳这贱人!」 杨亭镇用力的甩了张彩凤一个耳光,接着便丢下张彩凤自行离去,留下正捂着红烫脸颊的张彩凤。 我走到张彩凤身边,拍拍她的肩安抚她,她却一把甩开我哭着离去。 我只好去收拾行李,经过此事件,我相信杨亭镇一定会将我出现在这奔兽山的事稟告师门,我必须赶在段思平回到段府前,带着何兰芳和我们的儿子离开段府。 我所不知道的是,就在我要回部落收拾行李时,祭坛凭空出现一名黑衣男子,如果我在场的话,一定会发现这男子便是白天与杜月萍相谈甚欢的尸鬼宗弟子。 那名弟子站在这空无一人的祭坛中,嘴里发出诡异的声音:「桀!桀!桀!」 两个时辰后,我拿着早已打包好的行李,準备在深夜妖猩们都睡觉时,逃离此地! 这时一名身穿红衣短裙的高挑女子竟从暗处出现,便是张彩凤! 我吃惊地看着她说:「妳不是已经离开了?!」 怎知张彩凤本来面无表情的俏脸竟微微一红,声如蚱蜢般的说:「我已经失去清白之身,没脸回万剑宗见杨师兄。但我除了从小成长的万剑宗,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去哪,所以只好先跟着你...」 看着张彩凤那红烫的小脸,我轻笑的道:「我是毁妳清白之人,妳放心!我会负起责任的!」 张彩凤急忙解释道:「我没有要你...」 不等她说完话,我以自顾自的施展轻功离开,她只好收声跟在我身后,向着段府的方向前进。 今天下午心血来潮,爆发连更两章! 非要问我连更两章的理由的话,就是转之章肉戏比较少,内容又与合之章连贯,因此便决定一起发了~ 相信看完合之章的狼友们,或许回说我有种脑洞大开的样子吧。(在鸡巴上跳舞,哈哈哈XD) 接下来剩下的一章,我会尽快更新好内容后上传的,在此多谢喜爱小弟作品的狼友们的支持!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