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诞生 1-2

第一章     因为丈夫确诊了未期癌症,绮柔顿时觉得上天很不公平,为什幺一个乐于助人,斯文有礼,孝敬长辈,而且十分爱护自己的绝世好男人,在刚与妻子结婚数年后,就突然得到了不治之症。   主诊医生最近更告诉绮柔,她的丈夫只余下半年生命。绮柔知道后,心中真的很怨恨这个世界,自少便是孤儿她,丈夫就是她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如果失去了丈夫,就等同失去了人生的所有意义。为什幺一些作恶多端的人可以大鱼大肉,一些好好先生却要卧在病床上!   绮柔每天都看着丈夫身体愈来愈差,而且所受的痛楚亦愈来愈多,但是自己却什幺都帮不了他,那种无力感真的极难受。她差不多捱不下去了,整个人都快要崩溃,忍不住在进行化疗后仍未苏醒的丈夫床边痛哭,哭到泪水都差不点乾透后,她的眼皮开始变重,渐渐的就睡着了。   在睡梦中,绮柔听到了一把神秘的声音,那把声音带点磁性,说话的语调很容易令人产生一种吸引力,那把声音的主人,竟然知道了绮柔的一切遭遇,而且还告诉她其实是有解决方法的,只要绮柔愿意合作,就能够拯救她的丈夫。   虽然是在睡梦里,但是绮柔亦保持着理性,她知道要治好她的丈夫是天方夜潭,但是即使只是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亦绝对不会放弃,而且那把声音亦非常温柔,就像是一个知己在为自己解忧一样,很难去拒绝它的好意,所以绮柔便答应了那把声音的提议。那时候,绮柔没有想到那把声音是来自魔鬼的……   在绮柔醒来后,时候不早了,探病的时间亦早已结束,所以她便回到家中,打算洗澡后便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到医院探望自己的丈夫。   奇怪的是,当绮柔回到居所的门前时,竟然发现了一个包裹。包裹上只是写上了三个字「请打开」,并没有其他任何资讯,既没有寄件人,又没有地址,也没有快运公司的收据,就像凭空出现了一样。   对包裹感到很疑惑,但是绮柔还是选择先把它带进屋内,简单的把它放在餐桌上后,绮柔便赶快去洗澡,因为已经奔波了一整天。   洗完澡并换上居家便服后,绮柔坐到餐桌边,细心的打量着包裹,认真的考虑到底要不要把它打开,会不会是什幺恶作剧。   最后,绮柔还是决定快快把它打开,一探究竟后,就立刻回房睡觉。终于,绮柔打开了包裹,亦即是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   整个包裹入面,只有两样东西,一张字条以及一样绮柔没有想像过会出现的东西。因为盒子大小的关係,绮柔只是知道盒子内装着的是一对黑色漆皮靴子。但是把它们从盒子里拿出来并放在地上后,绮柔才发现这是对过膝的超高跟长靴,那对长靴的跟高目测有差不多15cm,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高度,更特别的是那些超高的鞋跟竟然像刀刃一样锋利,就像是将一把军刀的刀锋装在了鞋底一样。     要知道为什幺会出现这对黑色漆皮超高跟长靴,唯一的方法就是查看那张字条。绮柔打开字条一看,就发现上面只写着一句:「如果想实现妳的愿望,就把靴子穿上,但是要付出沈重代价。」     看完后,绮柔立刻摇摇头,然后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觉得事情很荒诞,应该真的只是恶作剧吧。 正当绮柔打算把长靴收回盒子,然后拿去给大厦管理员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回想起梦中那把奇怪的声音。绮柔依稀记得梦中声音就说过能够帮助她解决困难,难道两者是有关的吗?付出沈重的代价? 其实只要能够救回绮柔最爱的人,要她付出任何代价根本都没有所谓,甚至是她的性命。所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把声音的吸引力起了作用,虽然绮柔心里是觉得愿望不会成真,但宁可信其有,绮柔不想放弃这万份之一的机会,最后还是决定穿上那对性感的长靴。 只是那时候的绮柔不知道穿上了它们后,就永远都不能再脱下来,而且它们亦是象徵着她的一个新身份。   穿上那对神秘的长靴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但是丈夫的病情都没有一丝进展,反而自己却用尽一切方法都不能把靴子脱下,令到绮柔的生活很不方面,亦都很气馁。   自从当天为了不要放弃任何可能性,而决定把那对过膝的黑色漆皮超高跟长靴穿上后,绮柔每天的生活都变得不同了,因为她任何时候都要穿着那对长靴,不论是在外出的时候,或是留在家中的时候。更令她不适应的是,在洗澡以及睡觉的时候,那对长靴都绝不会离开她的玉足。     幸好,明明平日很少穿着高跟鞋的绮柔,竟然意外地适应那15cm的靴跟,走路的时候与平日并无差别,而且很神奇地,无论是下雨后或是洗澡后,沾在那对长靴的水滴都会瞬息间就乾涸。     而且对绮柔来说,这对奇怪的长靴虽然如何都不能脱下,就像被下了魔法一样,但反而更能证明事情不简单。那把磁性声音的主人说不定是真实存在,那幺丈夫的病情就仍然有希望。只是绮柔不明白,除了把一对不能脱下的性感长靴穿上外,到底还要付出什幺代价,自己的愿望才能够成真。   绮柔很想再次进入到那个奇怪的梦里,很想知道救治老公的方法,但在穿上这对靴子后,她就再也没有听过那把声音,亦都没有再收到任何来历不明的包裹。所以绮柔只好继续每天都到医院探望老公,带一些自己精心烹调的爱心白粥给他支持。   自从穿上了那对不能脱下的超高跟过膝长靴后,绮柔每次外出的时候都一定会穿着长裤子,因为那对跟长15cm的靴子实在太过性感了,与绮柔清纯朴素的形象根本格格不入,她不想别人用奇怪和色迷迷的眼光看着自己。 只是一些熟识绮柔的朋友或是每天都与她见面的医院职员在看到她时,都会觉得很惊讶。原先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女子,突然高了半个头有多,正常人都一定能察觉到,所以会忍不住问绮柔为什幺会改穿一对超高跟的靴子,而且还是每天都如是。这时候绮柔只好尴尬的告诉他们,自己是为一间服装设计公司担当测试员。可是绮柔不习惯对人说慌,所以解释的时候会有点断断续续,令人的疑虑不能熄除,只是看得出她不想剖白,所以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而且慢慢地,绮柔发现了自从穿上了靴子后,除了它是不能脱下来后,亦有另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双腿亦出现了变化。在一次要前往探望老公的时候,因为迟了一点出门口的关係,未必能赶得及乘坐每一小时一班的巴士,于是绮柔只好出门后就立即奔向巴士站。穿着超高跟靴子的她轻盈的奔跑,一点不适都没有,五分钟不到就跑完了应该要跑十分钟有多的路。 停下来后的时候,巴士仍未到站,所以绮柔心中很喜悦。但是登上了巴士并坐好后,绮柔打开手机看一看时间,再冷静的回想起刚刚的事情时,她才顿时觉得很不可思义,照道理自己是没有可能能赶上这班车,还要是穿着一对如此高跟的靴子。 为了知道原因,绮柔在探病过后便到附近的运动场测试一下。经过一轮测试后,她才惊觉原来自己的双腿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她的双腿变得强而有力,即使穿着超高跟长靴,亦可以奔跑数公里都不会觉得疲倦。 绮柔知道自己一定是受到这对奇异的靴子影响,所以她忽发奇想的想试试如果用靴子踢在墙上,会不会把靴子损毁,只是结果却完全出乎她所意料,高跟长靴一点痕迹都没有,黑色的靴面仍是光滑无比,反而那道足足有半只手臂的厚度的石墙,竟然轻易的被她踢穿了,要是这大力的一脚是踢在人的身上,肯定能把他踢到五脏区裂…… 绮柔现在的惊讶比知道靴子是不能脱下来时,还要惊讶十倍以上,而且亦都开始有点害怕起来。她发觉到自己的腿力真的变得很强,就像是有了超能力一样,她害怕自己不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被靴子影响,成了一个异类。只是靴子不能脱下来,绮柔仍可以接受,因为有问题的只是那对靴子。但现在却是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绮柔不知道接下来身体还会不会出现变化。而且一回想起自己那一脚的威力,她就立刻感到很不安,如果自己不能控制这种力量的话,是真的会出意外的。   那天晚上因为在运动场留了很长的时候,绮柔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很夜了,所以没有沐浴更衣,便带着各种疑问和累透了的心睡着了。   这一晚,那把声音陪随着奇怪的梦再次出现了…… 第二章   这一次进入奇怪的梦境后,绮柔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是在做梦,这与一般的梦很不一样,因为正常的情况下,人们在做梦的过程里大部份时间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梦里,只有在清醒的一刻前,才会察觉到刚刚所发生的事情都是虚幻的。   在绮柔的认知里,这里应该称作梦境,但实际上却反而更像是灵魂出窍,而且到了一个幻境里。只是由于有过上一次的经验,绮柔没有很大的不安感,反而渴望能再与那把神秘的声音对话。   没有多久,如绮柔所愿,那把神秘的柔和声音再次出现了。   「孩子,欢迎妳再次来到我的面前。喜不喜欢妳送给你的礼物?」   「礼物?礼物是指那对古怪的高跟长靴吗?为什幺你要给我一对不能脱下来的靴子?为什幺那对靴子会改变我的体质使我的双腿变得强而有力!?」绮柔真的很想知道所有答案,所以发问的时候语气很激动。   感觉到绮柔的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的欲求后,那把声音像慈母般温柔的回答:「傻孩子,那份礼物当然是为了解决妳正在面对的困难,才会送给妳的。」   「但是我最希望的事情只有一样,就是我老公的绝癥能够康复,为了能使他健康回到我的身边,我愿意付上任何代价。只是,一对奇怪的高跟靴子到底会有什幺帮助呢?」绮柔不解的问道。   「不用着急,妳很快便会知道它们对妳有什幺帮助了。此外,我这次再来找妳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告诉妳那对靴子是无条件送给妳的,当妳仍是它们的主人时,是不能把它们脱下来的……」   「为什幺?」对一切神奇事情不理解的绮柔不自控的打断了那把声音。   「孩子,先听我说完吧。只要妳决定放弃这对靴子的拥有权后,就能轻易的把它们脱下来,所以妳大可以放心,一切的决定权都是在妳手上的,这只是我给予妳的小小心意。」   「真的吗?当初你不是说要与我合作吗?合作应该是双向的吧……?」绮柔再次细心的追问,因为她一定要知道怎样才能拯救她最爱的人。   神秘的声音没有回应绮柔的提问,只是说了最后一句话:「时间够了,妳很快便会知道那对靴子的重要性了。而且到了适当的时候,我会再次找妳的。」     随着那一道神秘声音的消失,绮柔亦从「梦境」里回到现实,只是可以肯定的是,她定会整晚都不能好好安睡,因为实在是太多的疑问未解开。   无论是刚刚的疑似灵魂出窍,或是现在穿着在绮柔身上的过膝超高跟长靴,根本都是不能用科学去解释的。从小到大都是无神论支持者的绮柔,亦无法再坚持自己原有的信念。   在经过漫长的思考后,虽然绮柔仍不知道那把声音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是来自外太空的外星人?是自远古就一直存在的神明?还是来自地府里的魔鬼?但这些身份对她来说都通通不重要,只要对方真的有能力能治好她最爱的人就足够。   既然对方不愿意透露更多,那幺绮柔接下来亦只好见步行步。   到了第二天的清晨,疲惫不堪的绮柔才终于敌不过睡意,眼帘慢慢地垂下并开始安睡起来。   只是刚入睡了数分钟后,床边的电话却铃铃声的响起,立即把仍未熟睡的绮柔唤醒了。会在这个时候来电的人,肯定是要有重要的事情要通知绮柔,所以她用手拍一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更加清醒后才接听电话。   接听电话后,原来对方是公立医院的护士,致电来的目的是要通知绮柔,陈浩的主诊医生有重要事情想见见病人的妻子。   电话挂线后,绮柔变得十分紧张,即使身心已经很疲倦亦要立即更换衣服,赶去医院见医生了解到底重要的事情是什幺。只是,由于太过匆忙的关係,绮柔没有留意到自己穿着了一条以前自己最爱的连身裙,结果把那对性感的过膝超高跟长靴完全展露出来了。   一路上,绮柔都成为了路人的焦点,因为那对狂野性感的过膝长靴,穿着在一位清纯娇小的丽人身上,确实对视觉有很大的沖击,有着一种强烈的反差感。很多女性会猜忌绮柔这种穿着打扮的动机,而绝大多数的男人,更是用色迷迷的目光打量着她。可是一心只专注在丈夫的绮柔,却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形迹可疑,只想尽快赶到医院。   来到医院后,绮柔很快便被安排与主诊医生见面。由于医生的时间很宝贵,所以便直接开门见山的对她说出一个好消息及坏消息。好消息就是丈夫的绝癥在医学界里有了新的突破,使用新的混合疗法,可以抑制癌细胞恶化,即使不能够使病者康复,但是却可以延长两年以上的寿命。   听到这个消息后,绮柔忍不住感动得哭泣起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和喜悦,因为自从知道丈夫只剩下半年生命的时候,绮柔每一天最害怕和最难过的事情就是将要失去她最爱的人。比起能够与丈夫继续相处下去,没有任何事情能带给她更大的喜悦。   只是绮柔高兴的心情,随着医生说出坏消息后便变得很沈重。主诊医生告诉绮柔的坏消息是,整套新疗法的费用是极之庞大,而且是要分为很多期去进行,就算是第一期的费用亦需要七位数字……   雪上加霜的是,能接受新疗法的名额是有限的,绮柔只有七天的时间考虑以及预备第一期的医疗费用。   无论如何,绮柔都要令丈夫能够接受治疗,所以纵使她一脸惆怅,不知道如何能够筹到足够的金钱,还是诚恳的拜託主诊医生把名额留给丈夫,她一定会在七天内预备好足够金钱。   在绮柔离开前,经历过这种情况无数次的医生,只能感叹的对她说:「对穷人来说,很多病癥都是不治之癥。但对富豪来说,却只是轻微疾病而已,这就是社会的残酷,我们为医者亦无能为力。我能做到的就只有答应妳,为妳预留这个名额七天。」   「谢谢你!真的很感激你!」绮柔衷心的感激这个一直用心照料自己丈夫的好医生。   要在短短的一星期里,筹到八位数字的治疗费对绮柔来说根本是癡人说梦,就算把身上所有能卖的器官都卖掉,得到的报酬亦不足所需的十份之一。绮柔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要帮助丈夫就只能靠自己一个。   但要在短时间内取得如此大量的金钱,第一时间在绮柔脑海里出现的方法就只有中彩票和打劫银行。   中彩票的机会率是微乎其微,而且亦要听天由命,所以这个想法绮柔很快便从脑海中除去。   至于打劫银行,先不讨论这个做法到底是对或错,绮柔清楚自己只是一个弱小的女子,根本没有能力去完成这件需要一个庞大犯罪组织,花费很多人手物力去精心策划的行动。   绮柔在病房外的走廊慢慢的走着,一路上都是在沈思到底应该怎幺办。就在这个无助又绝望的时候,医院大堂里的电视突然播放出一段新闻,内容竟然刚好就是报导一班劫匪抢劫了银行的运钞车,杀害了车上的保安员并夺走了大量的钞票,然后逃之夭夭。   犯案的数个劫匪里,只有其中一个被天眼拍摄下他的侧面。当绮柔不经意的看向电视画面并见到那个劫匪的照片时,不禁吓了一跳,因为她肯定自己曾在回家路上的荒废木屋区里看过这个陌生男人。   绮柔记得那时候这个男人刚好与自己到了同一间杂货店买日用品,而且还在小店的峡路上与她碰撞,差点把她撞倒在地上,却没有道歉便离开了。   而且绮柔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自己没有认错人,因为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在这区出现过。另外,他脸上很大的刀疤痕亦实在太令人印像深刻了。   看完新闻后,绮柔大胆的猜想那些劫匪的基地应该就在那个荒废的木屋区里。 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绮柔灵机一动,这个消息或许就是她唯一的机会。 换作是数天前的她,一定不会有这个大胆的念头出现。可是亲身见识过超高跟长靴带给自己的惊人实力后,绮柔深信只要能好好发挥它的能力,说不定就能从这些兇残的劫匪身上混水摸鱼,来一场劫上劫。   比起亲身去抢劫银行或是窃取银行保险库的金钱,这个方法的成功率会大大提升,而且绮柔的心里亦会好过一点。虽然无论如何劫上劫也是一个犯罪的行为,但如果能使兇残的劫匪得到惩罚,至少都算是一件好事,甚至说得上是「劫富济贫」。   于是从医院回到家中后,绮柔便立即开始研究一个万无一失的劫上劫计画。   在经过了一天的试验后,绮柔开始更加了解自己现在拥有的力量,那种力量比当初她所想像的还要厉害更多,她在长靴的帮助下,有了如风一样的速度和惊人的破坏力。幸好,这股强大的力量完全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她随时能够收放自如。根据她所制定的计画简单的练习了数小时后,绮柔已经有了很大的信心,自己的劫上劫计画一定会成功。   到了行动当天,绮柔为了确保不会有人知道自己的外貌和身份,所以她特意穿上了一套在网上订购的黑色紧身衣,手上亦穿着一对黑色的皮手套,以防留下指纹。而绮柔的脸上,则带上了一个黑色的蝴蝶面具来遮盖自己的容貌,有点像贵妇出席化妆舞会上所用的装饰。   而整套装扮里最重要的部份,就是那对有15cm锋利鞋跟的过膝超高跟长靴。为了能发挥出它应有的能力,绮柔这次没有再把它藏起来,而是大大方方的展露在外。在这对性感狂野的长靴衬托下,现在的绮柔真的很像电影中的女特务,尤其是漫威英雄片里的黑寡妇。   在绮柔的计画里,是利用自己现在敏捷的速度,在劫匪放鬆懈备的时候,突如期来的偷袭他们,凭自己现在穿着了超高跟长靴后的腿力,只需一脚就可以把他们击晕,然后便可以轻鬆夺去他们的钞票。   只是这个完美的计划最终是取得成功,但过程却发生了出乎绮柔意料的重大意外……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