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帝 [01~25]

  (1   深夜,万物俱寂,很多人已经睡觉了。但对一群特别的族群来说,他们的夜 晚才刚刚开始,他们就是网路上经常可看到的「宅」字一族。时间对他们而言没 有多大意义,反正他们完全不在乎,他们全部整天都关在家里,沈溺在神奇的网 络世界里。   杨大帅就是宅男大军中的一员,已经24岁,从技校毕业已经三年了,但因 为社会就业压力实在太大,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只能宅在家里当个啃老族,整天 和电脑为伴,算是个典型的宅男。但杨大帅和一般的宅男又有些不同,很多宅男 都是呆在家里打游戏,而杨大帅则是天天躲在房间里上网看GV和一些漂亮美少 年的照片,还有看一些同性恋写的黄色小说,没错杨大帅是个货真价实的Gay!   没人知道四肢健全的杨大帅,竟然是个天生的Gay,上初中刚进入青春期 的时候,杨大帅就发现他对同班长相漂亮的女生没兴趣,反而经常喜欢偷看班上 那些长得清秀可爱的男生。当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对的,直到上了高中 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一部GV竟然勃起后,他才明白原来自己不是个正常人,他喜 欢男人。对这个事实,杨大帅没有挣扎多久就接受了,不是因为他天性乐观,相 反他是个非常悲观阴暗的人。他会这麽快接受自己是个Gay的事实,是因为他 发现自从第一次看到GV后,他就无法自 的喜欢上两个男人沈溺于性欲时的表 情,爱上了看男人做爱,他经常幻想自己抱着两个美少年像GV上的男优一样翻 云覆雨,他没有办法控制这种邪恶的欲念。杨大帅就这麽在美丽的花季,走向了 不归路。自从知道自己是个Gay后,杨大帅就开始经常偷偷看GV,在网上搜 刮各种美男子、美少年的照片,还在学校偷看漂亮的男同学洗澡,邪恶的YY, 成为了一个万恶的邪恶同性恋者。   「杨大帅,已经淩晨了,快点睡觉了!」   这晚,正当杨大帅戴着耳机在网上看最新上市非常受男同志欢迎的GV时, 门外响起了母亲的叫喊声。   「知道了!」杨大帅嘴里答应着,一双色眼却紧紧盯着电脑,电脑上一个长 相娇美可爱的金髮美少年正浑身赤裸的躺在地上,被一个高大健壮的黑人干得淫 叫连连,模样骚媚无比。望着粗大的黑色阴茎不停在豔红色的小穴里进出,杨大 帅血脉贲胀,快要流口水了,双手忍不住伸进裤子里套弄自己已经硬起来的分身。   「杨大帅,你听到没有?不準玩游戏了,赶紧上床睡觉,别忘了明早你还要 去面试,你千万不能迟到了!」在外面的杨母不放心的叮咛道,她一直以为儿子 整天呆在房间里是在打游戏,完全不知儿子是在看色情影片,还是男同志的。   「妈,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睡!你不要唠叨了!」杨大帅不耐烦地回答道, 双眼却一直没有从电脑上移开过,双手拼命地套弄自己的阳具。   「死小子,明天的面试可是你唐叔叔费了好大劲才帮你争取到的,你千万要 争气,一定要通过!我去睡了!」杨母不放心的再三叮咛后才离开。   杨大帅翻了个白眼,突然眼前一亮,,电脑上那个高大的黑人突然抽出阳具, 把美少年翻过身让他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然后从后面猛干进去,让美少年叫得更 大声、更淫浪。黑人兴奋的抓起美少年的金髮,扭过他的头狠狠抽了他两个耳光, 嘴里骂着粗俗难听的髒话,还拿放在一旁的皮鞭抽打他,让美少年又痛又爽,哭 着大声求饶。这时,旁边走过一个更加高大壮硕的中年黑人,他提起美少年的头, 然后掰开他的嘴把自己粗大丑陋的阳具塞了进去,和另一个黑人同时操干他,美 少年痛得泪流满面。   见状,杨大帅更加亢奋,搓动阳具的手变得越来越快,外表老实的他其实很 色、很变态,最爱的就是看到漂亮可爱的美少年们被高大粗壮的猛男们变态的淫 玩,所以经常看SM、群交、还有兽交的片子。   持久力一向不好的杨大帅很快就高潮射了出来,白色的浊液喷到了桌子和电 脑萤幕上。同时电脑上正在玩3P的三个外国人,也一起射了出来。   靠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杨大帅低下头看了眼布满自己淫液的桌子和电脑, 皱了皱眉头,赶紧抓过一旁的纸巾擦乾净。他妈的,怎麽弄这麽多在上面,得赶 紧弄乾净,否则明天老妈打扫的时候发现,一定会被骂死的。   好不容易全部擦乾净后,杨大帅坐到椅子上,长长歎了口气。这偷偷自慰的 日子还要过多久,他好想找个美少年真枪实弹的来一回。没错,24岁的杨大帅 仍旧还是处男一名,虽然天天都在家里看GV,读色情小说,但他却从来没有真 正的和别人做过,就连吻都还没有过。   同性恋想找到伴侣本就很不容易,加上杨大帅又那麽的「抱歉」,所以他一 直没有交过男朋友。虽然杨大帅曾经好几次上网去同志聊天室交友,可是那些小 0眼光都非常的高,聊过几句后就要视频,看到杨大帅的样子后,立刻退避三舍, 没有一个愿意和杨大帅做朋友。其实杨大帅也不是长得奇形怪状、丑陋如鬼,他 虽然并不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个大帅哥,但长得还算一般,只是杨大帅整日呆在 家里很少出门,所以不修边幅,经常多天不梳头洗脸,加上又有个鸡窝头,戴着 个有啤酒瓶厚的一千度眼镜,他的样子大家可以自己想像一下。杨大帅的形象实 在只能用糟糕形容,所以没办法他只能一直单身,靠自己的右手解决他的性欲。   当了七、八年的同性恋,可是却一直没有情人,只能怀着邪恶的欲念痛苦的 活着,杨大帅自然很痛苦。他曾经想过改邪归正,忘记自己对男人邪恶的欲念, 找个好女人好好过日子。毕竟早早就丧夫的母亲一个人带大自己不容易,所谓不 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不能让母亲抱不了孙子,让杨家绝后。因此他曾企图追求 楼下卖水果的张大叔的女儿小玉,小玉和他一起长大,两人算得上是真正的青梅 竹马,小玉虽然长得不漂亮,但还算清秀,他以为凭两人多年的感情,小玉一定 会接爱他,没有想到那死女人听到自己向她表白后,立刻夸张的捧腹大笑,还残 忍的打击他纯洁幼小的处男心,叫他不要癞蛤蟆想吃天天鹅肉了,像他这种三无 青年(三无:无钱、无貌、无才),给她提鞋都不配还想追她。因为那死女人害 他伤心了好久,气得足足一个星期没有秘饭。后面他想明白了,既然女人不要他, 他还是继续回去当自己的同性恋吧!就算一辈子找不到可爱的美少年上床,要自 慰一辈子,他也不要再去找女人了。                 (2)   又长吁短歎,狠狠悲愤了一番,杨大帅才关掉电脑上床睡觉。虽然对他这个 夜猫子而言,现在还很早,但明早九点锺还有个很重要的面试,千万不能迟到了, 不然老妈一定会杀了他的。不过他对那个面试,实在没有抱什麽希望,现在满大 街都是大学生,全国有好几百万大学生在家里待业,像自己这种五流学校毕业的 中专生根本没戏,何况最近又发生了金融风暴,求职更加异常困难。但毕业到现 在他一直呆在家里吃闲饭靠老妈养,让老妈天天骂他没用,虽然他很喜欢宅在家 里的感觉,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有个工作,可以减轻老妈 的负担,好好孝顺她老人家,毕竟老妈明年就五十六了,自己一直让她养实在太 不孝了,希望菩萨开眼,保佑他明天能通过那个面试,拜託菩萨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杨大帅就被杨母拖了起来,就怕这个懒惰如猪的儿子会 迟到。杨大帅在杨母的指挥下,翻出了自己唯一一套西装穿上,然后又按母亲的 指使梳了一个差人强意的东洋头,又乱七八糟的弄了半天,直到母亲满意了才提 着公事包离开家。临走时杨母再三嘱咐面试时一定要机灵,给老闆好印象,让他 一定要争气。还威胁他如果再面试失败就不要回家了,要和他断绝母子关係。   等母亲念够了,杨大帅才走出快要拆迁的老楼房,深深吐了口气。好累!为 什麽他的人生要这麽辛苦?   「蟋蟀,要去哪里?」突然一个扎着两个麻花辫,长得还算端正的年轻女人 挡在了杨大帅面前。   「和你无关,走开!」杨大帅擡眸一看,原来是曾经拒绝自己的恶毒三八张 小玉,立刻板起脸不耐烦地骂道。「蟋蟀」?他妈的,他的名字是大帅,虽然他 长得并不帅,但也不像蟋蟀吧!这个死三八,总有一天自己一定要让她好看!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今天要去面试!你妈几个星期前就四处宣传,你今天 要去大公司面试,马上就要成为社会菁英了!」张小玉也不生气,开口笑道,声 音里带着一丝讥讽。   杨大帅在心里翻了上白眼,老妈真是的,她怎麽把自己要去面试的事四处宣 传,丢死人了。虽然不高兴,但杨大帅并没有怪母亲,他知道母亲会这麽做也是 情理之中的事。这几年自己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呆在家里当米虫,老妈经常被左 邻右舍嘲笑儿子没用。   「蟋蟀,我觉得你还是别去面试了,反正你肯定不会通过,别白白浪费路费 了。你妈卖杂货赚钱很不容易,你还是有点孝心,节省一点吧!」张小玉露出一 抹鄙视的笑容,恶毒地说道。   杨大帅快被气死了,这女人竟然敢这麽侮辱他,可恶!虽然他也知道自己不 可能面试通过,但她怎麽能他还没有去就泼他冷水。自己当初是得了失心疯了, 才会想去追求她,像这种恶毒的女人,谁跟她在一直谁死全家。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这次一定面试成功!还有拜託你,不要老扮嫩,明 明已经是二十五的老女人了,还梳两个小姑娘的麻花辫,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恶 心耶!」杨大帅冷冷一笑,立刻恶毒的反击,他也不是省油的灯。   「你……你……」张小玉指着杨大帅,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最介意的就是别 人说她老。   「你什麽?老太婆,赶紧滚开,别挡路!瞧你满脸皱纹,老得跟什麽似的, 你赶紧去做拉皮手术吧!免得出门吓死人,到时被拉去枪毙偿命!」杨大帅推开 她,继续恶毒的挖苦她。   「杨大帅,我要杀了你!」张小玉快要气疯了,放声尖叫道。   杨大帅才不理她,看了看时间,糟糕要迟到了,都是张小玉这死三八害的。 杨大帅扔下张小玉一个人在那里气得发抖,自己匆忙地跑到地铁站。               ### ### ###   中午,万里无云,风和日丽。公园里,一大群小朋友正在池溏边开心的嘻笑 玩闹,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其貌不扬,长相极其普通的青年正一脸沮丧地抱着 一瓶啤酒,边喝边啐啐念。「又失败了,老妈一定会杀了我的,怎麽办?」   没错,这个颓废的青年正是杨大帅,可怜的他今天又面试失败了,虽然是意 料中的事但他仍旧很难过。回去后要怎麽和老妈说,老妈一定会很失望的,可他 真的已经尽力了,但他妈那该死的面试官一见到他,立刻就皱眉让他出来,连说 话的机会都不给他,他也没有办法。   「唉──」杨大帅长长歎了一声,自己为什麽这麽倒楣,活了二十多年却没 有一件事情顺心如意,连一点高兴的回忆都没有。有时候真想这麽死了,一了百 了。反正自己活下去也没有意思,他是个Gay,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有一个幸 福美满的家庭,做人又那麽失败,连个工作都找不到。   杨大帅低下头看了看身上一看就知道是便宜货的黑西装,又是一声无奈的长 歎。可是自己如果死了,留下老妈一个人要怎麽办?他还记得这西装是前年过年, 商场大减价老妈买给他的过年礼物,虽然很便宜,但老妈为了买它也省吃俭用了 好久。老妈虽然经常骂他、打他,恨他没有用不长出息,但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 慈母,总是省吃俭用给自己买这买哪,自己却从来捨不得买任何东西。   老妈只有他这麽一个儿子,如果自己死了,她就变成孤单一个人了。老妈都 要六十了,想要改嫁再生个儿子,重新创造一个幸福家庭已经是不可能的事,自 己是她唯一的希望。可是偏偏自己不争气,从小就脑子不好使,读书不行、运动 不行,做什麽都不行,让母亲连一次骄傲的机会都没有,后来竟然还沾上喜欢男 人的毛病。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孝,为什麽自己就不能有用一点,可以让老妈享福, 可以擡起头做人,不用这麽老了还这麽操劳,整天为自己这个废物儿子伤脑筋。   「杨大帅,你真是不孝啊!」杨大帅用力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大声骂道。                 (3)   「小兄弟,你在做什麽?」突然,杨大帅身后传来一道苍老的男音。   杨大帅转头一看,原来是个普通的流浪汉,流浪汉是个矮小的老头,头髮已 经花白,衣服褛褴,浑身髒汙,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天没有洗澡了。   杨大帅厌恶地皱起眉头,转过身不理老头。   「小兄弟,你干嘛打自己?」老头笑呵呵地跑到杨大帅身旁坐下问。   「与你无关!快走开!」心情本就不好的杨大帅,自然不会有好脸色,立刻 骂道。   「小兄弟,你不要这麽凶嘛!小兄弟,可以把你的酒给我喝一点吗?小老头 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酒了,都不知道酒是什麽滋味了!」老头一双眼睛直直盯着杨 大帅手中的啤酒,原来是看杨大帅喝酒酒瘾犯了,想要讨酒喝。   「拿去!」杨大帅立刻把啤酒递给他,只希望他拿了酒赶紧走,不要在这里 烦他。反正啤酒也没有多少了,他要就给他好了。   「谢谢,小兄弟,你真是好人啊!」老头立刻拿着酒瓶高兴地喝起来。   「喝完快走!」杨大帅不耐烦地挥手赶人。   「小兄弟,你不要急嘛!看在你送我酒喝的份上,老头子今天免费帮你看个 相!」老头呵呵笑道。   「你会看相?」闻言,杨大帅狐疑地望着他。   「别不相信,老头子很久以前可是远近闻名的相术大师,可惜后来……唉, 不提也罢,英雄暮路,不提当年勇。」老头摇头长歎。   「真的?你别吹牛了!」杨大帅根本不相信,一个老流浪汉,怎麽会是相术 大师,他是不是电视剧看太多了。对了,他有电视看吗?   「呵呵!不信是不是?我帮你看过后,你就知道真假了!小兄弟,你是个天 生的衰相,一辈子都衰神缠身,永远倒楣,这一生都不会有出头的一天!最糟糕 的是你印堂发黑,近期内定有血光之灾,你一定要小心啊!」老头擡着杨大帅的 下巴,端详完他的脸后,立刻大惊。   杨大帅翻了个白眼,打开老头又黑又髒的手,根本不信他的话。真是一点新 意也没有,这种话八档连续剧上随便抓一大把。他要骗自己,也拜託说点新鲜的!   「小兄弟,你别不信老头子的话,你眼露死气,离死期真的不远了!」老头 着急地说道。   「够了!你才离死期不远了,我还没有三十岁怎麽会死!倒是你要小心点, 你都这麽老了,随时都有可能被阎王叫去!」杨大帅勾起唇角,不屑地讥飒道。 说他会死,他才要死翘翘呢!   「小兄弟……」老头还想再说,要是杨大帅已经不耐烦地起身离开了。   老头无奈地摇头歎气,这小子是个短命鬼,如果他没有看错,他三天内一定 必死无疑。看这小子的相貌,这小子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色中饿鬼,必然死在 「色」字上,所以那种死法他也不冤。   「这个给你!」正当老头想为杨大帅的死法发笑时,突然杨大帅又走了回来, 还扔了五十元给他。   老头拿着钱擡起头疑惑地望着杨大帅,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拿去买几瓶酒喝个够吧,我身上就这一点钱!」杨大帅说完,无视老头惊 讶的目光转身离开。虽然他不喜欢这老头,这老不死的还咒他死,但看他怪可怜 的,都这麽老了还要流落街头,连瓶酒钱都没有。自己就当作善事吧!可怜那五 十元是他唯一的家当,这几天又没有钱花了!   老头望着杨大帅远去的背影,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五十元,苍老的脸上扬起 了一抹欣赏的笑容。还真看不出来,这小子原来还挺善良的,看在这五十元的份 上,自己就帮他一回吧!               ### ### ###   杨大帅回家后,杨母听到他又面试失败了,自然大发雷霆,气得把杨大帅骂 了个狗血淋头,还用扫帚打了他一顿。因为早已经习惯每次面试失败后母亲都会 发顿脾气,所以杨大帅倒也没有什感觉,反正他皮粗肉厚的,母亲那几下打在身 上不痛不痒的。只是感觉生活挺没有意思的,生命一片灰暗。   就当杨大帅觉得人生已经绝望了时,没有想到他的春天竟然突然来了。就在 他面试失败的第二天,对面搬来了新邻居,是两个年青的高中生。其中一个是杨 大帅最恨的类型,因为他拥有了杨大帅所想拥有的一切,近一米九的身高,强壮 结实的身体,英俊帅气的脸,冷酷迷人的气质,简直就是杨大帅的天敌。另一个 则恰恰相反,像女生一样娇小柔弱,更有一张像天使一美丽精緻的脸蛋,正是杨 大帅最喜欢的型,杨大帅见到他简直惊为天人,他就是杨大帅的春天。   根据杨大帅多年Gay的经验,他第一次看到这两个美少年,就知道他们的 关係不单纯,绝对不是普通的同学关係,他们是一对同性情侣,他在他们身上闻 到了同类的气息。但杨大帅并没有揭发他们,他不是那种喜欢做纯人不利己的事 情的无聊人士。不过苦渴饑饿了多年的杨大帅,难得遇到这种高水準的美少年, 自然不会放过。当然他是没有胆去破坏人家,追求那个小受的,他非常清楚自己 的斤量,绝不会做不自量力的事。他只是想天天偷窥一下对方,照些对方的裸照, 没事的时候YY一下。   似乎老天爷也可怜杨大帅,很快就给了他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杨大帅偶然 知道那个美丽可爱的小受,和自己一样是杰克逊的歌迷,正在找杰克逊的一张唱 片,而他恰好有,他立刻就把握机会主动把那张唱片送给了小受。小受拿到唱片 自然眉开眼笑,立刻高兴地请杨大帅到家里坐。杨大帅求之不得,当然不会拒绝。   「杨大哥,真是谢谢你,这张唱片我已经找了好久了!」屋里,小受真诚地 对杨大帅感谢道,比女生更漂亮的脸上露出一抹腼腆羞涩的笑容。   「不……不用谢,只是……一点小事!」杨大帅何时被这种美人谢过,说话 都犯结巴了。好美丽的笑容,世上怎麽会有这怎麽美丽的笑容,他最喜欢的就是 这种温柔羞涩的可爱受了。   「杨大哥人真好!这是我自己亲手做的小点心,你尝尝看,希望你不要嫌弃。」 小受递给杨大帅一盘精緻漂亮的小点心,又露出一个勾人心魂的微笑,把杨大帅 迷得七晕八素的。   「谢……谢……谢谢!」杨大帅的结巴更厉害了,他原本想表现得帅气一点 的,可是没有办法,这个小受实在太可爱了,他萌死他了。老天爷,他竟然还会 做小点心,好贤慧、好可爱,他突然想起日本一部SM漫画,里面的小受也会做 点心,整天都穿着女僕装,和主人玩SM游戏。他不禁幻想眼前的美人儿穿着漂 亮的红色女僕装,叫自己主人,被自己调教的画面。天啊!不行了,他要流鼻血 了!   「糟糕,刚才打扫卫生搞全身髒死了,寒哥回来看到一定又要生气了。我得 赶紧洗个澡,不能让他发现,否则会被骂死的!」小受完全没有发现杨大帅邪恶 的心思,低头看了看身上,皱起眉头,小声咕哝道。   虽然小受的声音很小,但一向听力很好的杨大帅还是听到了。一听到洗澡二 字,他立刻眼前一亮,都要流口水了。   「那你赶紧去洗澡吧!」杨大帅马上笑道,满怀淫念的他口齿顿时流利了不 少。   「那怎麽好意思,留你一个坐在这里!」小受摇头。   「我没关係的!」杨大帅勾起唇角,眼露淫光。小受洗澡,他不就可以偷窥 了,还可以看他全裸的样子,可惜没有带相机来,不过他有带手机。   「那我去洗澡了,我很快就洗完出来。杨大哥,请你稍等一下!」小受美丽 的脸上绽出一朵可爱迷人的笑 。   「嗯!没关係,你慢慢洗,不用急!」杨大帅点头,心里都要乐死了。老天 爷终于开眼了,终于大发慈悲知道要帮助他杨大帅,满足他的心愿。哈哈哈!他 转运了!   小受又说了几句抱歉的话,就起身进浴室,留下杨大帅一个人坐在外面,完 全不知自己是送羊如虎口。   杨大帅很快就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立刻露出一抹邪恶的奸笑,马上起身轻 轻走到浴室外,慢慢的打开门,立刻就看到一副秀色可餐,可以让全天下男人疯 狂的画面。可爱的小受浑身赤裸地拿着花洒沖凉,小受的脸美,身体更美,肤如 凝脂、雪白如玉,标準的蛇腰翘臀,最迷人的是雪胸上那两朵可爱的茱萸,让人 好想咬一口。藏在双腿间的小肉芽更是极品,粉红色的小玉棒闪发着诱人的光泽, 一根毛发也没有。   正当杨大帅为眼前的活色生香血脉贲胀、欲火焚身,乐得快要上天时,突然 后面传来一道低沈的怒吼:「你在做什麽?」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