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魔王[催眠] 1-4

 第一章   青竹庄是银丹城主的别府,西园后院是城主二少爷的住处,园内都是女眷除 了男主人二少爷一般不会有男人随意进入。   夜晚一男子偷偷走近西园一偏门,敲敲门一丫鬟将门打开。丫鬟见是男子立 刻轻声说到「晚上没有外人」引入园内,向外左右看看确定没人跟蹤后关上偏门。   男子见关门后立马左手搂上丫鬟细腰,右手深入上衣内揉动着嫩乳。「去, 通知一下,你们的主人来了。」   男子是城主府的杂役陈黑,40多岁在这城主府干了大半辈子了,偷奸耍滑 的性子喜爱吃喝玩乐到现在都还是孤身一人。一次意外一颗珠子,意外从珠子里 面得到了一魔功传承《阴魔大法》。这魔功乃是远古一大魔自创的功法,不知因 由留在这珠子里面被陈黑捡到意外激活。这功法是施与阴种催眠控制女子以之交 合采阴补阳来修行的,非常霸道。   「该死,这功法居然只能催眠女子,对男人无效,麻烦我每次都要晚上偷偷 的进来」。西园位置在山庄比较偏僻人少,园主二少爷也因为职位原因经常出差 不在,陈黑得到功法后,就偷偷把整个西园的女子催眠控制了。   走在园内,周围都是身穿肚兜亵裤丫鬟跪礼称呼「主人」。陈黑一时得意忘 形,哈哈大笑。大步走进一屋内,内有站一身红色华衣裹身,外披红色纱衣,露 出优美的颈项和锁骨的美艳女子。西园的女主人,二少奶奶叶淑君,叶淑君刚碧 玉破瓜的二八年华,肌肤若雪,红唇如梅,气质典雅,是个难得的美人。两丫鬟 为陈黑宽衣解带,叶淑君缓缓靠近,行礼「欢迎主人,奴已等候多时。」随即跪 下小嘴微张,就像品尝珍品美味一样来回舔吻肉棒,随后微张顺口深入吞吐。   陈黑内心快意无比,看身下吞吐的美人,曾经高高在上的女主人,现在还不 是在身下伺候着咱的肉根。叶淑君被下阴种控制还是在半个月前,刚刚施法还没 品尝,二少爷就回来了,这段时间陈黑不敢乱来,只能忍耐偷偷玩几个丫鬟。终 于今天二少爷又要出差了,晚上他就迫不及待的遛进来的。   「二少奶奶,晚上咱可要好好的伺候你一下,哈哈哈」身体里面的邪火越来 越旺,肉棒更是坚硬如铁。   「二少奶奶起身了,小的来伺候您宽衣解带」左手解开裙带右手拨开外衣, 衣裙顺势滑落地上,身上只剩下红色肚兜与亵裤,叶淑君稍微瞬间娇羞脸红稍微 偏过脸,不敢看陈黑。陈黑一看叶淑君娇俏玲珑的体态,浴火更热,左手搂上细 腰,右手深入肚兜粗暴的揉捏着嫩乳,左手抚摸着嫩滑柔软的小腹慢慢往下滑, 路过草丛深入要害,手指拨弄着泥潭。   一把横抱起叶淑君,走入卧室把人放在那主人床上,陈黑整个人压了上去, 紧贴叶淑君娇嫩的身躯,对这香肩玉颈来回舔吻,留下一片口水。双手也没空閑, 深入肚兜,一手一个嫩乳用力揉捏着。感觉碍事把肚兜撤掉随便把亵裤脱了,陈 黑看这陈淑君玲珑剔透的娇躯,雪白的肌肤,高耸挺立的雪丘,整齐可爱的小草 丛,「二少奶奶果然是个难得的美人,这整个西园的女人没哪个能抵上你三分。 二少爷不在家,空闺寂寞,就让小人我来好好的伺候你」。叶淑君轻声答应着。   雪白的娇躯与黑色的男体紧紧贴在一起,陈黑把叶淑君从头到脚舔吻了一遍, 他用双手将肉缝从两边给拉开,那黏稠的爱液就从被他拉开的肉缝处流了出来, 濡湿了整个蜜穴,在烛光的反射下,显得十分淫靡。接着,他再以舌头深入那以 湿润的密处彻底的舔弄,随着他的舔弄,叶淑君的嘴里也发出了小声的娇鸣,叶 淑君的叫声令他疯狂。他以食指深入阴道内,确定里面已经够湿润了,可以承受 自己的大肉棒之时,便快速的将龟头置于其蜜穴口,把自己那已怒涨不已的肉棒, 缓缓的插入叶淑君那既湿润又温热的蜜境中。   龟头的前端才刚从叶淑君那微开的小穴插入时,陈黑感觉到那处秘境的狭隘、 紧绷,就好像是在保护着叶淑君一样,仿佛还是处女一样的感觉,「二少奶奶, 看来二少爷长期出差在外,您独守空闺寂寞了,放心,以后有小人陈黑在」。叶 淑君发出游蕩的娇吟回应着,肉棒紧紧的被那嫩肉包围着,被包住的快感让陈黑 浴火更盛,肉棒缓缓的从叶淑君的体内退出,再用力的向小穴插入,在他插入的 同时,感到龟头前端像是顶到了底,这样更增添了心中的兽性。   叶淑君发出的一阵阵「啊……啊……啊……」的娇鸣,跟着他的肉棒突进而 呻吟。在陈黑忘我的攻击之下,叶淑君的身躯泛起娇艳的红潮,陈黑的肉棒在叶 淑那娇艳的肉体恣意的进出、奸淫,在那紧缩的小穴中得到了超高的快感,看着 自己的肉棒在那梦想已久高高在上女主人的肉体内,陈黑感到自己的肉棒又变得 更加坚硬了,而他的腰也更加快速的抽动,就像要把这四十年积攒的欲火,一次 发泄完的样子。   忽然一阵酥麻从龟头处传来,接着又是一股想射精的沖动,陈黑好不容易压 抑下来了,继续在叶淑君那温湿肉壁中反覆穿刺着。不期然的,叶淑君的小穴忽 然紧绷起来,紧接着叶淑君的呻吟声也急促了起来,原来是又要高潮了。   此时陈黑也不想再强忍注射精的沖动,他再用力的突刺几下,便将精液完全 射在叶淑君的花芯上;只见叶淑高声叫了一声「啊……」,接着身躯向上一挺, 蜜境内喷出一股阴精,整个淋在陈黑的肉棒上。   陈黑喘了几口气,他能感觉修为微微增长几分。将已软化的肉棒从叶淑君的 体内缓缓退出,看着那微肿的蜜穴口,在他退出的同时,精液及爱液的白浊混合 物,一股脑地从叶淑君的阴道内流出来!   这幺淫秽的景色,像是一剂强烈的春药,平息的浴火又开始燃烧起来,只见 他那已射了次精的肉棒又再度膨胀了起来,陈黑把肉棒再度插入小穴内,卧室内 发出一阵又一阵高昂的娇鸣声。   游戏之作,见笑了                 第二章   清晨窗外鸟语花香传入,陈黑在叶淑君的温香软玉中醒了,床边已又数个丫 鬟手拿脸盆毛巾早点等待伺候着。陈黑念念不舍的从床上爬起来,动作中叶淑君 也醒过来,赶忙手扶伺候。   白天不安全,这外院的家丁会进来干活,还有别院人都有可能来串门,虽然 有丫鬟在望风但是还是以防万一不敢乱来。让丫鬟伺候穿衣吃过早点,让叶淑君 的香嘴干了一口精华随便还给她补了营养早点。   修为慢慢见长,陈黑的体质也越来越好,四十多岁的人如同十几岁的少年人 一样,精力充沛,昨夜与叶淑君来了个七进七出,把她揉孽得瘫软如泥。   青竹庄后花园,陈黑是杂役平日里就是负责打理的杂务。这里干活的人少, 容易偷懒,园中一堆假山,找一山洞躲进来打坐修行随便偷懒。   远处传来莺莺燕燕的声音,陈黑从入定中醒来,从假山中窥视。远处走来了 一群女子,领头的是两位佳丽美人,一位三十出头的轻熟美妇,粉红色裹身洁白 外披宫装,端正到雅典的五官,细致而美艳,浑然天成的高贵的气质。而另一位 二十桃李年华的美丽少妇,身穿淡蓝色的,白纱衣,简单典雅,妩媚雍容,雅致 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   这俩美人乃是城主夫人梅丽华与大少爷的夫人柳梦云,俩婆媳正閑逛花园散 步。青竹庄是城主别府,分东西园,由城主两儿子分住,东园住大少爷,西园住 二少爷。大少爷平时长住不常出差,城主不住这但是梅丽华倒是经常在东园休憩 几日。   陈黑偷窥着两美人,邪念大升心里暗算何时把这两美人干了。「东园比西园 大得多,人多不好下手,看来要徐徐图之。对了让叶淑君把人引来西园,到时候 就能下手了」。   夜晚陈黑又偷偷溜进西园后院,主卧内叶淑君身穿粉红肚兜,身披薄如蝉翼 的透明青纱,下身却赤裸无一丝遮物,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娇嫩玉润的冰肌玉 骨,浑圆翘立的血白美臀,还有那芳草丛中那幽幽蜜境。   陈黑赤裸着身体坐在椅子上,叶淑君侧坐在他腿上。陈黑一手在肚兜内揉捏 着嫩乳一手在小腹顺着下方草丛抚摸着。大嘴与叶淑君朱唇紧贴相粘,叶淑君擡 起双臂缠上了陈黑的颈后,朱红嫩软的双唇紧紧的吸吻,粉嫩的香舌也伸到陈黑 的嘴里,灵活的搅动着。陈黑恣意的品尝着叶淑君的芬芳,两舌头你来我往,互 吞着口水,叶淑君嘴角流下一道香涎。   丫鬟準备了一桌的酒菜,叶淑君夹起菜放入嘴里,嚼几下吻向陈黑,将口中 的食物混着香涎度入,两舌搅动着食物与香涎相互交换着口液,香唇离开带着一 丝淫蕩的口液藕断丝连。   陈黑拿起壶酒,往叶淑君香肩玉颈处倒入,将其淋得满身酒香。大嘴从玉颈 往下戏吻着酒液,用手一扯,肚兜与披纱滑落在地。将脸埋人雪丘,又倒了壶酒 吸吻着混又乳香的酒液,将叶淑君的玉乳吻咬出一片红印。   用力一提,叶淑君转身面对面跨坐在陈黑腿上。坚硬如铁的肉棒突入那正湿 润温柔的蜜境内,叶淑君受到滚热的侵入,内部也一下子绞紧,由她的身体深处 源源不断地滚溢出烫热的汁液。   缓慢的上下提动着,叶淑君发出一声声娇吟。旁边伺候着几个只穿肚兜的丫 鬟,靠近陈黑,餵食着酒菜,陈黑也是一手搂一个抚摸着丫鬟的娇躯。   酒足饭饱,猛抱住叶淑君细腰,用力抽动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叶淑君高潮不 断。猛用力一下一股滚烫的精华喷涌而出,叶淑君感受到深处的刺激,高声一吟 叫「啊「蜜穴里喷出大量的淫液,打湿了一地蕩漾。   赤裸的躺床上,叶淑君与俩丫鬟趴在陈黑身上对其进行爱抚轻吻着。「夫人 与大少奶奶经常来这里吗」。陈黑平日都在外院干活对园内女眷的往来不怎幺了 解,「奴是去年嫁入府中,与婆婆嫂嫂还不是太相熟,不常往来」「找个时间把 人给我骗过来」「好的,主人」一手拍了拍翘臀,「上来,咱们继续」叶淑君娇 羞这脸,提臀湿润的蜜穴沈入肉棒,一声闷哼,皓首微扬,闭着眼,眉头微蹙, 小嘴微张,身体微微颤抖着,叶淑君扭动着,尤其是屁股,缓缓的扭摆着,好似 要逃又好似在迎合,卧室内传出阵阵娇吟声绕梁三日不停。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