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东京、内衣小偷、淫臭淫行[上一中一下]

(上 我作爲交换生来到日本已经两个月有余了。 【……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还有啊,要是公寓不好就换一个嘛,你爸你妈怕你乱花钱,阿姨给你!】 我一边喝着牛奶、往嘴里塞着饼干,一边听着【x信】里小姨发给我的语音讯息。 虽然有点不太耐烦,但得到亲人的关心还是高兴的,小姨可不像我那撒手不管的父母,很母亲相差十几岁的小姨从小就像我的大姐姐一样,关系很好。不过就算是这样,小姨还是阻止不了我父母的决定。 是的,我到日本是我那杀千刀的老爹的决定,他和老娘一直看我不顺眼,因爲我不是那种听话的乖孩子,虽然小学中学一直都是能被他们吹嘘的好学生,但是高中以后,自我意识啓蒙,对于世界有了自己的思考,有自己喜欢的音乐,有自己喜欢的书籍,有了自己的价值观的我自然就不对他们言听计从了。可就算这样,他们还是干涉我上的大学,即使高考分数不太够,但过了一本线他们就能通过熟人从中操作,不仅干涉了我想去的大学和专业,在上了大学后还是觉得我无所事事在混日子,居然让管事的副校长把我塞到了交换生的队伍……妈的,爲了看动画漫画玩游戏学了日语真是天大的失策。 “没事,没事,这里住的还可以……就是——” 其实我现在住的并不太好,然而问题并不在硬件。 我因爲是交流生而且是临时添加的,学生寮没有给我留出房间,大学的校务办公室只能帮我在学校附近推荐公寓,而大学附近的规划自然没有高层高级公寓,我现在住的就是已经有了二十年曆史的二层普通公寓,不大不小,也干净整洁,本身就比较内向的我也适合这种安静的本地人的居所,要是让我去各国留学生都有的宿舍反而不习惯吧——但是,这里似乎也有着我不爲人知的隐秘。 【就是什麽?……所以就说啦,小姨帮你找了,实在不行我下个月去日本帮你买一套房子,就当投资了。】 啊呀呀,听着手机里传出来语气干练泼辣的女声,我顿时摇了摇头。 “小姨,你就这麽想我吗?” 之后小姨半天没有回话,等我都要放弃了,收拾好东西要去上课时,手机才突兀地响了起来。 【……你……别胡说!人家才没想你什麽的,你别瞎想!~】 我都能想到小姨在海的对岸抱着手机羞红了脸的可爱模样,虽然小姨已经年近三十,从曾经的少女变成了公认的成熟女强人,但我还能刺激出她内心的女人味。 我坏坏地笑了笑,“走之前在小姨家的那次已经两个月了吧?也是啊,那天虽然姨夫不在,但是侄女还在旁边睡觉,所以只能轻轻地弄了。” 之后又是半晌的沈默,【哼……还有没有良心,那孩子可是你的——】 我赶快按掉了语音,我知道小姨要说什麽,也正因爲这样,我才不干去探究。理论上来说我也是不信小姨那个看似体面其实唯唯诺诺的丈夫能让她怀孕…… 算了,想这些干嘛,本来要调戏一下小姨结果弄得自己担惊受怕。 其实我也是想小姨了,毕竟在这化外之地,人生地不熟,语言习惯也没改过来,更别谈满足自己的性欲,天天只能撸管解乏了。 我挎上了自己的邮差包,穿好鞋子,锁好了房门就要离开,可一转头就看到了一名矮小的老奶奶在浇花,穿着针织毛衣留着短发的奶奶和蔼可亲,认出她的我马上上前打了招呼。 “本田奶奶。” “啊,是小序礼啊~” 老人的声调很有日本人的特点,但笑容却不似其他人弄虚作假。 “本田爷爷呢?” “他去书店了……对了,今天晚上要不要来一起吃饭,爷爷他说还想和你下两盘棋。” “恩恩,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本田老夫妇是这栋公寓的老住户,也是我到日本后遇到的好人,对我十分照顾,后来我才知道,本田爷爷是在中国经曆了童年的日本遗孤,回到日本上大学后留在了日本,结婚生子,退休后把曾经的房子留给了孩子,自己和妻子搬到了这栋小公寓居住。 “不过老这麽麻烦您们真是不好意思——” “不要这麽说,”本田奶奶有些不高兴,“爷爷也很久没回中国了,很喜欢听你说现在的中国——他啊,虽然是个日本人也回到了日本,不过真不知道哪里才是他的故乡。” “是啊,爷爷说中国话还是一口地道的东北口音。” 说到这里,老奶奶就像小姑娘一样笑了起来,她的那种开朗让我更觉得她是一名伟大的女性了,虽然丈夫心不在日本,还很中国的把养老的房子留给了儿女,却还是没有丝毫怨言,也许她真的爱她那个秃顶喜欢喝酒大吵大闹的丈夫到了极点吧。 “那我走了啊——” “一路小心——” 可一转头我遇到了个认识的人……可这次相遇却让我的心情急转直下。 来到二楼迎着面走过来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性,与普通的日本女人不一样,这女子身材高挑丰满,起码有一米七十,而且走路的姿势很挺拔,略微仰着头,让人觉得有些趾高气扬。 虽然她长得以我这个中国人的眼光看都十分不错,却带了个老土的黑框眼镜,穿着朴素的长裤和圆领毛衣,即使是这样都掩饰不了她饱满的奶子和翘挺的肥臀。 这个一丝不苟盘起头发却不愿意像普通女人浓妆豔抹的女人现在一脸不爽,用锐利地眼神盯着我——这个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的女人就是我的房东了。 “佐藤太太早上好啊。” 本田奶奶把身子微微先前一躬,名爲佐藤的像教导主任一般的房东也点了点头,“早上好,本田奶奶。” 啧。 我心里一咋舌,这女人还是这副的样子,对公寓里公认的老好人都冷冰冰的好像看不起人家一样。 突然我有感觉到了那淩厉的目光,女人居然没对我视而不见,而是还盯着我,盯得我发毛。最后我终于败下阵来,“早上好,佐藤小姐。” “恩。” 女人抱着丰满的胸脯,她好像没意识到这种看似很有气势的姿势让她的奶子被挤得更丰满了。 “垃圾按时清理了吗?” “恩,我已经很清楚了。” “是吗?”女人的日语阴阳怪气,“你这个中国人也终于学会规矩了?” 没错,这个公寓什麽都好,但是就是这个女人有问题! “是是,本田奶奶教的很好。” 要是之前我一定还和这个臭女人争论一番,但后来实在是没有心力了。 “是吗?……我会一直盯着你,要是你——” “佐藤小姐,你这麽说会让邻居误会的~” “你!——哼!” 说完女人生气地一甩头,然后也顾不得刚才的形象,放开胸脯攥着拳头就快步离开了。 看着那女人左右摇摆的大屁股,我心里暗道那天有机会我一定把她狠狠按到地上当母狗……不不不,这还在人前呢。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阿拉阿拉。” 本田奶奶有些爲难地摇了摇头,“也别太欺负房东太太啦,她也不是真的讨厌中国人。” “什麽不是……以前一直被她责备,虽然不会骂我但一直怪腔怪调的,什麽都要说一嘴,根本就是看我不顺眼,我哪里惹到她了——不,这已经是种族歧视了。” “唉——” 本田奶奶眯着眼歎息了一声,“其实啊,佐藤桑以前并不是这样的。” “嗯?” “爷爷和奶奶我啊,以前是佐藤桑的邻居啊——那时候她还很温柔还不姓夫姓,虽然随着丈夫从乡下来到东京,但是完全不输给都市女孩。” 唉?居然是乡下来的啊,这麽说她那没什麽品位的服装和比都市女性要强壮的身体也能解释了。 “哦~?那个恶鬼房东居然还有那种时期啊?话说是因爲以前认识才租住到这里的吗?” “恩,没错。”本田奶奶顿了顿,捶了锤腰,“我们其实开始也是照顾她的生意才决定来到这里的,这栋公寓是用她从丈夫那里得到的财産买下来的。” “唉?……那这样那女人还对奶奶这麽冷淡?” 什麽人啊?这种女人!有钱了就对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不冷不热了吗? “也不是啦,都是从她那个花心的老公和她离婚后,她自己带着一个女儿过日子,时间长了就变得那麽认真严厉了……毕竟一个女人很不容易,之前又没有在会社就职过,只能经营这个公寓,虽然现在公寓很不错,但她也是怕被人欺负吧。” “是这样吗?但是她爲什麽对中国人——等等,该不会?” “阿拉阿拉,所以说小序礼很聪明啦。没错哦,她前夫就是和一个中国女人跑了。” 果然是这样啊?! 卧槽,我这也是无辜躺枪。 “女人啊——” 本田太太也点了点头,歎息到,“女人啊——” “对了,奶奶,这栋公寓有没有遭到过小偷?” 其实这几天我回到公寓后一直觉得屋里有点不对,好像有物品被挪动过,我也想找房东说的,可看那女人那样子,八成要被嘲讽【中国人】怎麽样怎麽样的。 “什麽?” “啊,没什麽,可能我多疑了吧。我晚上会早点回来的,告诉爷爷我今天肯定还能赢他!” “阿拉,那一路顺风哦。” 虽然我觉得我是多疑了,但我还是安了一个摄像头在家,一个人在国外啊,总是这麽担惊受怕吧。 但那天,我的怀疑得到了验证。 虽然摄像头没摆正位置,从书架上掉了下来,但还是记录到了房间的震动和我扔在地上的衣物的移动。 从本田夫妇家回到房间后,那段视频看得我心惊胆战,我决定要报警,但又觉得证据不够,而且经过我翻找,好像没有什麽东西被偷。 但第二天我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了,我的内裤似乎少了一条……生性随意的我这时也把回忆中的不安联系了起来,前两周,每次我觉得杂乱的房间违和的似乎都少了一件内衣,而且过了两天后那件东西又回到了房间——想到这里,我菊花一禁,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遇到了内衣小偷,而且还是个基佬! “好想回家!” 【怎麽了?!怎麽了!?序礼发生了什麽?!】 听到小姨马上回複的声音,那个着急忙慌的银铃般的女声,我也冷静了下来。 不行不行,不能回去,万一被人知道了我跑路的原因岂不是一辈子都被嘲笑了,那个跪在我身下舔肉棒的小姨也会用异样的眼神看我吧——而且,听说同性恋者尤其是其中偏激的人对感情更爲看重,要是被追到了天涯海角? 110!我要报警! 不过我也明白,这种不算证据的证据也说明不了什麽问题,而且还是男性内衣被偷,太耸人听闻了,于是我抽空又去秋叶原买了个更高分辨率的摄像头,并安装到合适的位置,有一个俯瞰整个房间的视角。 那天是周末,我觉得内衣小偷应该不回来了,但还是要试验一次,于是拿着手机开啓了监视的app。 “呦西呦西,很清楚,书架对面的床,右边的书桌,左边甚至能看到玄关——” “你在做什麽?” 一个认真地女声突然打断了我。 “啊?……佐藤小姐!” “你偷偷地在做什麽!” 女人翘着眉毛严厉地盯着我,拿着质疑让本来心怀坦蕩的我感到了心虚,“没,没,我要出去买东西……对对,我要看看摆件,家里有些空旷。” “……要出去吗?” 女人似乎有点疑惑又有点高兴,可能看不到我了吧,“哼,那快去吧。” 还用你说啊! “还有哪里空了,那麽乱的房间。” 房间乱犯法吗! 女人扭着大屁股就上了楼,我再次恶狠狠地猛看那穿在紧身七分裤里的两瓣大桃子,好像这就能报複她一样。 爲了防止那女人再找我麻烦,我来到了公寓旁的小公园,爲了不影响到旁边玩闹的小朋友健康成长,我决定还是到树荫下偷偷地看监控。 “不知道电量能维持多长时间呢?话说这样硬盘的存储容量够吗?” 也许我盯着手机的样子太像玩【口袋x怪 go】的猥琐宅男吧,旁边的家长都对我指指点点。 “你看,长大了别像他一样,周末一个人打游戏,连女朋友都没有。” 没女朋友怪我喽!要是我能动用小金库还不是到歌舞伎町到处找女人! “这就是宽松时代啊,你看明明高高大大却一点找女人的勇气都没有。” “是啊,是啊——” 卧槽,我倒想有勇气去和变态基佬战斗啊!可那可是喜欢男人内衣的男人啊! 就在这时,我手机的画面突然变化了。 什麽?小偷居然这麽大胆?周末还要来? 我刚準备报警,画面上出现的人却让我震惊到不知所措。 偷偷进到我房间的人居然是刚才遇到的女房东—— 佐藤小姐现在完全没了平时对人爱答不理的高冷,略微弯着腰,四处看着,就好像小孩子找到了宝藏一样,最令我震惊的居然是她拿起了我放到床上的平角内裤。 那可是我睡觉时候穿的,而且很久没洗了,上边还有大大小小的精斑,是前几天撸管后没擦干净留下来的。可就是那种髒内裤,那个盘着头发教导主任一样严肃地成熟女人居然直接放到了脸上,猛烈地吸允着,倒在我的床边的她把头埋在我的枕头上,一边闻着床单枕头的味道一边蹭着我的内裤。 看到这里,我立马向公寓跑去,我跑步的速度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快,肯定比我当年百米沖刺的考试还要快,但我浑身有着用不完的力气,因爲我心里充满了邪念,而且还在疯狂滋长。 呵呵,臭婊子,终于被我抓到把柄了。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