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生5.6

女学生(5) 认识达仁将近2星期了,这两个星期里,他们晚上不断的做爱,直到很晚才睡。也因为有了达仁,茜如也很少自慰了。有时他不在时,茜如都会想着他才手淫。这晚她接到达仁打来了的电话,说今晚公司加班可能很晚回去。茜如当然会觉得不好受啊,已经习惯身边有他了,而他今晚又可能很晚回家,甚至不回家。 其实达仁是某间公司的总经理,因为大学时认识克己,也就因为克己他们才能认识,而有了性行为。 茜如跟以往一样,一边洗澡一边手淫。 「啊……啊……仁……」要一边想他才会更有力! 手指不停的往阴道里插,口中叫着达仁的名字︰「……啊……啊……仁……啊……」 真希望达仁快点回来,好让他插我这痒又痒的小穴,茜如在心里想着。 淫水跟自来水混合在一起,手指却都沾满了淫水,一边自慰,一边拿起沾满淫水的手指舔了起来。 「嗯……啊……嗯……啊……啊……啊……啊……嗯……仁……啊……」终于达到了高潮。 洗完之后衣服也没穿的走出浴室,擦乾头髮,躺在床上等着达仁回来干她。 ※※※※※ 达仁收拾完桌上的文件,正要走时,一名女员工在它面前脱起衣服来了。 「你这是干嘛?」他看也不看的收拾自己的东西。 「总经理,我喜欢你好久了。」说着就往他身上趴去。 达仁推开了她︰「不要闹了,快把衣服穿上。」说起也真奇怪,他居然没有一点性慾,可能是对她吧! 但说真的,她有一副茜如没有的好身材,两个奶子又比茜如大一倍,但说什幺还是激不起他的性慾。 这时那女的脱掉内裤,赤裸裸的坐在办公桌上,双脚张的开开的,那两片阴唇随着她的呼吸不断的又张又密的,让人看了真想一口吃了她。 「干我!总经理。」她把脚放在达仁的身上不停的游走。 达仁二话不说的把她的脚甩开,又自故的收着文件。 「啊……啊……啊……总经理……啊……」那女的居然玩起自己的小穴了,淫水不停的流出来。可是达仁还是不为所动,让那个女的以为他是柳下惠。 「不要做了,要不然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看着她自己玩的那幺起劲,突然就想起了茜如。 「赶快把衣服穿起来,我先走了。」说完就走出了她的视线。 「总经理,不要走。总经理……」她却叫不回来了。 达仁走了,但她还没走,就自己在办公桌上手淫。 「啊……啊……总经理……啊……喔……」口中还不时的叫着总经理。 约会干砲 与邻近的淫蕩人妻偷情, 绝对安全保密! ※※※※※ 回到家,达仁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走进了茜如的房间,居然看到茜如没穿衣服的在床上睡着了,慢慢的走到床边。 「不要啦!仁……」看着茜如的手不停的挥着,又叫着他的名字,不会是梦到他们在做爱吧! 说起也奇怪,达仁的阳具有反应了,而且好胀,原来他的小弟弟非茜如不行了。 侧躺在茜如的身旁,手不停的抚摸着她的奶子、捏她的乳头,又舔又咬,搞得睡梦中的茜如呻吟了起来︰「啊……啊……啊……」身体不停的摇晃着。 「如……嗯……」从乳头摸到小穴,掰开阴唇,轻轻的插。 「啊……啊……啊……」茜如像是醒了似的不停的呻吟着,手也抓着达仁的头髮。 达仁知道她醒了,便加快手指的搓力。 「啊……啊……啊……嗯……」 达仁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包括内裤,阳具渐渐胀大了。 淫水流了出来,达仁去舔了她,舌头也不安份的往里面舔。 「啊……啊……仁……你回来了……喔……我好高兴喔……『她』等你好久了……啊……啊……快……舔……喔……」茜如浪了起来了。 头在她的私处不停的摇着,让舌头能更进去一点。茜如的手也开始玩起乳头了,但又想要吃他的阳具︰「啊……给我……仁……我要你的懒叭……给我……我要……啊……」 达仁把阳具凑到她面前,她很饥渴的一把抓住「他」舔了起来,茜如用牙齿不断的咬着「他」,那种夹力让他不禁想射了,不过没那幺快。 「喔……如……你进步了喔……用力……啊……」 茜如吃得津津有味,两粒肉球也快要被她含在嘴里,不过嘴巴没那幺宽,因为他的阳具在她的嘴里不断的胀大,看来快要射了。 茜如的手不知怎幺的,竟然溜到他的屁股,手指往屁眼里插去。 「啊……如……你……啊……」前后都夹攻了,可是……啊……爽啊! 「我要射了……如……你要吃完喔~~啊……」精液全都被茜如吃进去,阳具也渐渐缩小了,软趴趴的。 「唉呀!软趴趴的,你怎幺替人家止痒嘛!」 「放心好了,马上帮你止痒。」说完阳具又胀大了。 「啊……快……我等不及了……快啊……干我……干我……仁……啊……」 「进去了喔!」阳具「啾」一声滑了进去,茜如躺在床上,达仁只好前后抽动着。 「啊……啊……加快……用力……啊……」奶子随着抽动也前后摇晃着。 真是小淫女啊!白天如此清纯,晚上竟是这幺的饥渴,这幺的淫蕩,叫床声更让他加快。 「喔……喔喔喔……啊……喔……」茜如看着他的阳具往自己的私处不停的抽动着,更加兴奋了︰「啊……啊……仁……啊……喔……再快啊……喔……天啊……天……」 茜如叫的越大声,他的抽动也更加大力,今晚他真的兽性大发了︰「嗯……嗯……嗯……喔嘶……啊……」 茜如的身体因为抽动太大了,从床头移到床边,身体任他不停的干,一边摇一边吃着她流出来的淫水。 「嗯……啊……嗯……」 都这幺久了,她为什幺还没喊洩?他都快射了,今天她是怎幺了?性慾那幺强︰「要洩了没?啊……如……」 「啊……啊……不要……啊……我还没……」 她不洩,他都快瘫了。 这时茜如抱住他,用力的翻了身,变成她在上,达仁在下,就由她来控制,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奶子也随着摇晃着。达仁躺在床上看着茜如坐在他上面玩得那幺高兴,看着她掐着奶子,鸡歪不停的往他的懒叭插,消魂的叫床声,更让他激起了兽性,又把她压下去了,变成女下男上。 他猛插、猛干,龟头渐渐的触碰到子宫。他再加快,终于碰到了。 「啊……啊……太爽了……我……要洩了……啊……救命啊……要洩了……啊……快要了……再用力……仁……用力……啊……」到了,达到高潮了。 茜如两眼发昏,身体不停的抖动着。达仁也把精液射下了,趴在双峰上不停的喘息着。 「如何?」达仁问着茜如感觉。 「嗯……嗯……嗯……」茜如还在呻吟,久久没说话。 达仁笑着看着她激情过后红润的脸颊,不断在脸颊蜻蜓点水,抚摸着她的奶子。 茜如渐渐的平息了,今天的达仁干起来好爽喔,她又喘又笑的。 「笑什幺?」他摸着她的发。 「今晚的你真的好猛喔。」 「我老实跟你说好了,」他想把刚才在公司事说出来︰「刚才公司一个女员工想跟我做爱。」 茜如一听到马上坐了起来︰「什幺?!那你……」 达仁抱住她说︰「怎幺可能呢!我对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就算她脱光衣服也一样。我只要你,『他』也只要你,『他』不会出卖我的!放心好了。」 茜如放心地又躺回他怀中︰「说真的,她身材好不好?我跟她谁比较好!」 达仁迟疑了一下︰「嗯……她比较好,光是胸部就比你大了!」 茜如听了就扁起嘴︰「你喜欢大胸脯?」 「我只喜欢你的!小捣蛋。」他捏了一下她乳头。 「讨厌啦!」他打了他一下,之后用手指指着他的鼻子说︰「不能碰我以外的女人喔!还有你不準喝酒,喝酒会乱性,知道吗?」 「知道了,老婆大人!」他轻捏她的脸颊。 「谁说要嫁给你了!」 「你永远都是我的,都是我林达仁的!」之后就吻住她的唇,久久才离开。 「啊……啊……啊……啊……啊……」 刚才那为公司的女员工因为在办公室的办公桌手淫,被管理员看到,因受不了而跟他做起爱来了。 「啊……用力……啊……好……太好了……」 管理员更加的往前冲刺,办公桌上的电话都被他们摇得掉下去了。 「好棒啊……李小姐……啊……你真的好棒啊……」 『当然!要不是我一时痒的受不了,而你又刚好经过,所以你才能尝到这美妙的感觉,那个总经理真是柳下惠。』她在心里说着。 「啊……啊啊……元伯……你也很利害……真是……真是老当益壮啊……喔喔……啊……」 「啊……我老婆都不跟我做……啊……正好看见你在……啊……啊……」 「啊……元伯,啊……以后你要做就早我好了……啊啊……我的洞永远为你开……啊……用力……」 元伯听到这番话更加的用力插,以后就不用去找妓女了,这李小姐年轻又漂亮。 「啊……啊……啊……嗯……啊……啊……啊……」总经理,不管你是不是柳下惠,我一定要得到你,让你好好的品嚐我这美丽的洞穴。 「啊……啊……总经理……啊……啊……」她不小心的说出来了,不过元伯好像没听到。 「啊……啊……李小姐……啊……」 之后两人双双达到高潮,穿上衣服整理一下桌子,把桌上的精液和淫水擦乾净之后,两人若无其事的走出办公室了。 女学生(6、完) 今天是某间学校的毕业典礼,也就是茜如他们的学校。有的哭的哭、开心的开心。而茜如是很开心,因为她要生小宝贝了。达仁答应过她的,等她毕业后跟她生孩子,她实在太喜欢小孩了。 正当高兴的走回家途中,一个中年男子挡住了她,她惊讶得叫了出来,那个人就是夺了她第一次的乾爸。 「琳……」她忘了琳琳跟克己先走了。 乾爸奸笑的走向她来︰「茜如,你该不会忘了我吧?」 茜如吓的脸苍白了。看着他一直走过来,又想到3年前的事,想赶快的跑回家,但穿着皮鞋不好跑,眼看家就快到了。 「呀……不要!」 乾爸抓住了她的手︰「你不想我啊?我们这幺久不见了,嗯?」他抱住茜如不断的亲她。 「放开我!」终于挣开了他,拿起钥匙要开门,却死死开不起来。 他一手抢起钥匙,帮她开起来了,然后就抱起她走到客厅。茜如不断的挣扎着,用脚不停的踢︰「放开我……救命啊……」 他把茜如甩到长型沙发上,解开自己的裤腰带,然后撕裂茜如的制服,双手不停的掐着奶子,嘴不停的亲着她的脸。 「不要……求求你不要……」茜如一边哭一边摇头。 他的手伸入裙子里,用力的扯下内裤︰「说不要,为什幺这里湿答答了?」手不停的抚摸着小穴,之后就插了进去。 「啊……不要……求你不要……」茜如双脚不停的挣扎着。心里想达仁赶快回来,但现在才中午而已,他不可能这幺快回来,不禁又哭了起来。 「来……含着『他』!」乾爸脱下裤子,露出那丑陋的阳具。在茜如心中,达仁的是最完美的,她把头别开不看。 「我叫你含住『他』!」乾爸把他的头扭过来,一直靠近阳具︰「这幺久不见了,难道你不想『他』吗?记得我们以前怎样玩的吗?」 他哈哈大笑,那牙齿因为吃槟榔变成了黑色的,看起来怪噁心的。 「晤……」茜如一直别开「他」。 「给我含。」他乾脆把阳具往她嘴里插去,但却听到茜如说︰「你不怕我把『他』咬断吗?」茜如的眼神告诉他︰她会的,一定!便改插入茜如的小穴。 「啊……」茜如却死也不叫,一直任他插。 女人不叫床,教男人怎幺干得下去嘛! 「叫……快叫啊……我叫你叫……」他打了茜如一巴掌︰「唔……唔……叫啊……叫啊……」 茜如抵死不叫。 「好!你不叫,我干到你叫。」说完就用力的干,狠狠的搓。 干了两三次之后,他停了,但阳具还是插在里面。 「妈的!贱人。」又继续干了。 这时开门的声音惊动了她,心想会不会是达仁回来,因为钥匙只有他有。她叫了︰「救我!达仁!救我……」 达仁听到茜如喊救命便冲了进去,看到了却是这种情形。 「妈的!王八蛋!」一拳往乾爸的脸上揍去。 乾爸正达到高潮时却被揍开了,嘴角还流着血。 达仁脱下西装外套盖住了茜如裸露的身躯,便又往乾爸那里冲去,抓起他又踢又揍的︰「敢玩我的女人。妈的!我揍死你!」 乾爸被他揍得又流血又肿的,来不及回手,已经快死一半了! 「达仁好了,不要打了,再打会出人命的。」茜如阻止了他。 达仁终于停手了,但又踢一下乾爸的肚子︰「他是谁?」 茜如低下头不敢看他的说︰「我以前的乾爸!」 「就是他强姦了你?!」达仁又抓起乾爸再揍︰「连自己乾女儿也给她强暴了。王八蛋!现在跟你毫无关係了,你还来!」 茜如走过去拉住了达仁的手︰「不要打了,让他走吧!乾妈还需要他啊!」这时她已哭成泪人儿了。 「哼!给我滚。不要再让我看见你!滚……」 他说什幺就算爬也要爬出去,留在这等死啊! 看着他出去了,达仁抱住了茜如,吻着她的额头︰「不要哭了,嗯……过去了,不要再想它了,现在我以后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 茜如在他怀里点头。 「好了!先去洗澡吧。」他像哄小孩似的说。 「嗯!」抓紧达仁的西装,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她哭了…… 经过这件事之后,达仁再也不碰茜如了,也很少来找她。 「说什幺不离开我,为什幺你都不理我呢?达仁,我好想你啊~」这夜她又哭了。每天她几乎哭,等他回来,但都空等。 拿起电话,拨了号码︰「喂~林达仁。」 「仁……为什幺?」茜如哭着说。 「茜如!你怎幺了?!是不是他又来了?你等我,我马上赶去。」他开始急了,这几天都没去她那儿,那老头该不会又去找她了? 「不用!你不用来了。」她哽咽的说。 「为什幺……嘟……」她挂断了。 达仁心想不对劲,便马上开车去她家。 「茜如!茜如!」他马上冲进去,人不在客厅,他又冲上楼去。 「茜如……」 「达仁!」茜如手上的安眠药掉了一地。 「你干什幺!为什幺要这样?」他摇着她的身体。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你都骗我,说什幺不离开我。你骗我!」茜如抱着他捶打他的背。 「茜如,天知道我多幺想要你,我只是不忍心再伤害你。因为你乾爸对你那样,我怕你会因此恨男人,甚至是我。」 「不……我只要你……达仁,我只要你啊~」茜如抱着达仁又哭了起来。 达仁轻轻的吻住她的唇,深深一吻︰「我们结婚吧!」 「嗯!」茜如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你现在想要什幺?」 「小孩,我要生小孩!」她看着他说。 「那来吧!」一说完就把茜如压下,脱掉身上的衣服,轻吻着她的乳头、小腹,渐渐往私处吻去。 「啊……啊……仁……啊……啊……」私处又开始痒了︰「啊……仁……插进去……快……嗯……」 这次他很温柔的进去了,很顺利到达子宫了。 「啊……啊……」达仁把精液射进去了。而茜如也不再避孕了,很快就会有小孩了。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