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殿 [01~02]

第一章 八荒殿   故事发生在公元2049年的冬季,这里有一座漂浮的大陆,从天空俯瞰,大陆 的颜色有八种,彩虹色和黑色。当你凝视黑色时,你会感到安宁、寂静,还有一 点点睏意,想要在黑色里做一个永恆的梦。   这时黑色里有了两点亮光,是那样的耀眼,彷若星辰,原来这两束光是一个 人的眸子。我终于醒了,男子头有些痛,揉了揉眉心,好像想起来什幺,在好似 永恆的宁静中发出的了第一个声音,“狐”话音未落,“狐”出现了。   “主人您醒了?”“狐”的眼泪流淌在她洁白细腻的面庞上。   “恩,醒了,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狐”赶忙擦乾眼泪不想让刚睡醒的主人看到,“是的,自末法时代到现在 有2000多年了。”     “2000多年了啊”男子凝视着“狐”,不由得悠悠的说着,“你还是这幺美, 真好,穿着我最喜欢的紫衣”,男子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我的八荒殿也没变样 子,多亏了你啊。”     “狐”破涕为笑,陷入黑暗的八荒殿像突然有了阳光和鲜花,因为“狐”在 主人的眼中是“美的”,这让她很高兴,2000多年的守候和等待,都随着这句话 云淡风轻。   能被男子称为美,那是什幺样的一种美?     “狐”在神魔时代就是最美丽的“狐仙”,虽是“狐仙”,但其实她是人而 非狐,只是被当时人间战乱的弃婴,被一法力高强的“女妖狐”偶然遇到,本想 运气好吃了这个襁褓中的婴儿,没想到刚要下嘴的时候,婴儿“咯咯”的笑了起 来,犹如置身阳光和鲜花的幻境里,尤其是婴儿的一双眼眸,深深的扎进了“女 妖狐”的心里,让她微微一颤,让她想到了“星光”,“女妖狐”合上了嘴,也 翘起了嘴角,不用细看也知道了这个婴儿是一个女婴,还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修道 胚子,而且美的如此动人心魄,更是修炼狐类仙法的美人胚子。     男子见“狐”笑了起来,也抿嘴笑了起来,男子走进了“狐”,左手牵住了 “狐”凝若膏脂的手,右手拇指在她如玉般的脸庞上轻轻摩擦了两下。     “狐”的脸立马如胭脂红一样,低下了头,喏喏说了声“主人,还没穿衣儿。”   男子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笑了笑,鬆开了“狐”,背过身去,“狐”的手中 出现了一身中山装,给男子穿上。   男子穿好后转过身,在“狐”的旁边施展了一个“空气镜”的小法术,看着 镜中的自己很疑惑,又扭头看了看“狐”。   “狐”见状掩嘴又笑了起来,说到,“主人,这是人间世界这个时代流行的 服饰。”     男子抻了抻衣角,感觉不如以前穿的白袍舒服,不过挺合身,先穿着吧,既 然“狐”给我醒来準备的第一套衣服是这个,必然有她的用意,不过还是说道 “我穿着这个怪“袍子”,你却穿着   我们那个时代的紫衣,是不是有点怪? ”     狐吐了吐舌头“不是为了让主人第一眼看到穿紫衣的我嘛,那我也换一身现 代的衣服喽”,“狐”原地转了圈,身上的紫衣变成了“白色雪纺衬衫和黑色镂 空纱裙”,随后白皙的胳膊和笔直的大腿在主人面前晃了晃,晶莹剔透的玉足也 挑逗般的摩擦着男子的脚。   男子笑了笑,说道“又调皮,我可是睡了2000多年,小心我把你吃掉”。   “狐”举起双拳在胸前,跳着说“好啊,好啊。”   男子赶忙说“你知道时候未到。”   “狐”有些失落,“恩,我知道,主人的情劫一直未过,不能永恆。”     “是啊,情劫、情劫,你知道,我从未把你当侍女,也由得你叫我主人,但 是情劫未过,我终不能与你永恆在一起,即使我掌握了时间和空间的法则,躲过 了末法时代的诸神的黄昏,现在看来这个世界,只剩下你我两个仙人,我需要利 用我创造的八荒世界和现实世界来渡情劫。”     “狐,你还是叫我星子吧,不要叫我主人了。”   “不,我就喜欢叫你主人,主人,只要你能渡过情劫,不论做什幺,我都支 持你,我知道你的心在我这。”狐眼神坚定的说。     “就是因为我的心在你这,我才无法真正渡过情劫,我需要把心拿回来,在 两个世界历情劫后,再心甘情愿的把心给你才算真正的度过了情劫。”星子无奈 的说道。     “那好,其实在主人沈睡的2000多年,我也在帮主人想办法,也知道主人说 的办法是唯一的办法。在等主人甦醒的过程中,我经常观察现实世界,现在的人 类变化真是大,主人你看到一定会很惊讶,而且现在人类有百亿,有许多貌美女 子适合主人渡情劫,只需从现实世界挑选合适的女子移到八荒世界,设定一个游 戏规则,想来主人的情劫一定能过!”   “恩,想法很好,你说的规则我也想好了,只是这个过程对于你来说有些痛 苦,你準备好了吗?”   “狐”凝视着星子,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目光对在了一起,俩人的眼睛是 如此之像,就像天空中挨着最近的两颗双子星。   星子抱住“狐”,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闭上了眼睛。   这一吻蕴含了万年的深爱,星子缓缓睁开了眼,鬆开了“狐”,平静的看着 她,“紫璐,我的心回来了。”     “狐”也就是原名“紫璐”的她,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不再 是他了,她有些伤感,不过还是坚强的说到,“是的,主人,等候您的吩咐。”     星子邪邪的笑了起来,慢慢的走出了八荒殿的大门,来到了光明的世界,紫 璐慢慢的跟在他的后面,雪白的脚丫在黑色的八荒殿里耀目生辉。              ————————————————————     星子站在八荒殿的门外,俯瞰大地,原来八荒殿是一座金字塔形状,通体由 黑曜石打造,而八荒殿又建在一座万米神山上,位于八荒世界的正中心,其他赤 橙黄绿青蓝紫七块大陆围绕在黑暗大陆周围,七块大陆上没有生物,没有植物, 没有建筑,只有山和水,一切都是空白,等待着世界的主人按心意去创造。     星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紫璐,这些年你把我的世界打理的很好,一切还是 我原来喜欢的样子,不过现在的我也不是我了,现在让我们一起来创造新的世界!”     “我要把七魄化身七个男人,每个男人有一个缺点,分别是傲慢、嫉妒、愤 怒、懒惰、贪婪、淫欲和暴食,但他们每个人都会主宰一块大陆,我的本体会去 现实世界挑选心仪的女子,黑暗大陆就继续由你来打理了。”     话音刚落,星子的身后出现了七个同样的“星子”。     “用你的幻术把他们的容貌体型变成不同的样子吧,外观凭你喜欢,区别要 大一些。”   紫璐点点头,凝视着七个人,手诀变化了七次,出现了不同的七个人。     星子转身看了看他们,微微一笑,“你的喜好真是很特别呢,估计以后的姑 娘们会很惊喜吧!哈哈!”     “好了,下面我要看一看这2000年的世界到底经历了什幺。”星子施展起 “镜花水月”的法术,掌握时间和空间两大最强法则的他,几乎无所不能,“这 2000多年,这个世界还真是精彩啊,有些我也感觉有意思的时代、国家和人物, 现在这个时代的科技最发达,恩,是科技,还发明了核这种厉害的武器,不过放 在神魔时代也就是一个大範围的毁灭术,科技最先进的国家居然是这个岛国,真 的很有意思,尤其是这个国家上的民族和女人,那幺,我的第一个分身就叫龙崎 吧,以这个国家为原型建设赤大陆,看你的了紫璐。”   紫璐随着星子的话也在思考以前她观察岛国时的印象,其实她感觉这个国家 的人最适合“淫欲”,不过“傲慢”的缺点也很突出,她不再耽误,开始施法, 只看见赤大路上开始出现有瓦屋面、石台基、翼角屋顶、朱白相映色彩的房屋, 出现了宏伟庄严的佛寺、塔和宫室,普通住宅和神社,接下来是有某蘑菇顶的雪 山,有开满漫山遍野的樱花,有冒着地热的温泉,还有一座大型的科技城市。     紫璐做完这些,也擦了擦额头的香汗,施展法术一次创造这幺一块大陆的幻 像对她来说也是十分困难的,尤其是在不懂法术的人看来,这些幻象和真实世界 没有区别。星子看着紫璐擦香汗的动作,心脏不由得猛烈跳动了一下,但眼神仍 是平静的,又继续看她创造赤大陆。这个创造的过程持续了2 个小时后,基本上 成型了,在那个岛国的原型上更加增强了科技感。     星子满意的点点头,对紫璐说,“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这个国家我也了解的 差不多,是时候下去挑选合适的人来上了,龙崎你先去赤大陆吧,到那以后,你 就会忘了这里的事,成为一个全新的人,之后你的一切行为都与我无关,不受我 得控制,但是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因为你是我渡情劫的一部分,去吧。”   龙崎看了一眼星子,弯下腰“嗨”了一声后就消失了。   星子看着紫璐,“我也下去了,上来的人还需要你来考验,到时候第一个人 来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怎幺做,你还有什幺想说的吗?”     紫璐看着她,双手交叉在腹部位置,她很想上去抱住星子,亲吻他,不让他 走,但是她不能,她告诉自己,对于2000年的等待,这点时间的考验应该很快就 过去,只要渡过这一劫,我们就能得到永恆,她红着眼望着星子,摇了摇头“没 有了,我会尽力配合你,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你能不能在走之前亲我一下?”     随后紫璐闭上了她的双眼,两双雪足不安的叠加在一起,等待着。   星子看着楚楚可怜的她,心很平静,没有心动,“这个吻就当我先欠你的吧, 等我回来!”   星子转身不再面对紫璐,他眼眸闪耀着星光,身影也在一片星光中消散而去!   紫璐终究是没有等到那个吻,泪水在星子消失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慢慢 的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膝盖,默默无声。                            第二章 下人间     月明星稀,星子的身影在一条夜色朦胧的小巷中,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脚下 的地面,用脚踩了踩,又看到地面上绘有民族特色浮世绘的井盖,他抬起了头慢 慢走出了小巷,沿着大路慢慢的走着,欣赏着街道两旁的店铺,每家店铺门楣处 挂着灯箱,上面是“司、亀、鹤、乐山、千华、六本木”等字样,每家店铺都是 一个很小的房间,大门对外敞开,房间的正中端庄的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女 孩子的旁边坐着一个上年纪的大婶在招向外看着,时不时的像过路的人招招手。     星子看到里面的女孩大多很漂亮、很年轻,有些女孩会穿学生装、护士服、 萝莉装,也有的把自己打扮得像公主或女王,还有画上浓浓的烟熏妆向只妖怪。     星子在一家名为“樱”的料亭(高级饭店)门前听了下了,他在镜花水月里 了解到,这是一个艺伎管,他对脸上涂满白粉的女子产生了好奇和兴趣,慢慢的 走进了门里。     星子看到在入口处,排列非常整齐的木屐,旁边的大玻璃窗上挂满了写着艺 伎名字的小木牌,很是规整和井然有序,最上面的是一名叫做“樱”的木牌。     门口还站着一名穿着岛国传统礼服的男子,正向星子鞠躬,用他本国独特的 语言说着“欢迎观临”,同时,右手管内方向摆动,请星子进去,星子用眼角撇 了撇他,也用岛国语言说着“请带路”,学会一门语言,对于一位上古仙人来说,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随着俩人逐渐深入,可以渐渐听到尺八、三弦琴、岛国筝等乐器发出的富有 节奏感的音乐。侍者拉开了木门,星子走了进去,找到一个空位跪坐了下去,他 看到前面舞台上正有一名女子在跳舞蹈,舞台背景是一颗绘有巨大粉红樱花的树, 舞台上方还有樱花花瓣不停的掉下来,女子就在这樱花雨中翩翩起舞。     女子虽然面部都是白色,但眼角却点上了红色,加上红色的嘴唇,显的很妩 媚,女子头上盘着高高的髮髻,髮髻里插着六把不同颜色的金属髮簪,随着灯管 闪耀着别样的光芒。     女子扭动的着她的腰身旋转着,婀娜娇小的身姿显示出她还很年轻,腰间的 兜布也表示她还是一名“舞子”,没有男人佔有她。她的手不时做出各种撩人动 作,目光也时不时落在在场的客人身上。星子看到她看了他一眼,他发现女子的 目光很乾净、很安静,竟然这躁动的音乐格格不入。星子慢慢笑了起来,她在跳 舞的时候想的是什幺呢?星子很好奇。   星子问侍者,“这个舞子叫什幺名字?”   侍者说,“她是樱,是我们这个地区最有名、最漂亮的舞子,我们馆也是以 她来命名的。”   “那接下来的表演,我想请樱小姐在我身边陪侍。”星子对着侍者说道。   “樱小姐每晚只陪这里最尊贵的客人。”侍者低眉恭敬的说道。       “身份我不方便透露,赏钱的话我会比出价最高的客人多两倍,你去安排吧。” 星子不耐烦地回答道。   “嗨,我这就去请樱子小姐。”侍者鞠着躬向后面慢慢倒退去了后台。   这时又有穿着和服的美丽女子上台进行表演,馆里想起了温厚婉转,抑扬顿 挫的岛国歌谣,星子闭着眼享受着这美妙的歌声。     过了一会,他听到前面有轻轻的脚步声正朝着他走过来,原来是樱真在慢慢 的踱进他的身旁,跪坐在他的旁边,低着头不敢看他,因为樱刚才在与这名客人 对视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与其他人的不同,不单单是他身上穿着中山装,还有他 那璨若星辰的眼睛,她不敢看他,她怕她所有的秘密都会在这双目光中暴露出来。   星子好像知道她不敢看他,用法术在眼眸上遮了一层雾气,稍稍收敛了他那 夺人的目光。 “抬起头来,我没那幺可怕。”星子语气平静的说道。   樱慢慢抬起头,看着他,“恩,好像刚才是错觉?现在眼睛没这幺亮了。” 樱闷闷的想着。   樱的手上确实不停,她的手未饰脂粉,很细很长,葱葱玉指,细看下很透很 白,她的手拿起茶壶和茶杯,为星子倒茶。   星子接过茶杯,故意用小手指轻轻碰了樱的手一下,只见樱身体微微一颤, 但茶杯的水并未洒出来。星子笑了笑,想到,“这个荒淫的国度,还有如此乾净 的女子吗?是什幺原因呢?她的眼神总是很平静,但是透着一股倔强的感觉,看 来,我下人间,遇到的第一个女子就很有故事啊,让我慢慢来揭开她。”   歌曲进行到尾声,茶也喝得差不多了,星子很享受这个过程,但他最在意的 还是这个女子。     在演出结束时,他悄悄搓了下手指,旁边看着很阔气的武士装扮的肥胖男子 身上的一厚打钞票就出现在了星子的手中,这是很简单的一个“空间转换”小法 术而已。     付了茶资,星子走出了料亭,将自己的身影隐身在其他空间里,别人看不到 他,他却可以看到别人,他在等樱,他要近距离的观察一下她的生活,她的故事。     料亭门前开了一辆英菲尼迪轿车,樱子走出来上了车,这时的樱子已经脱掉 了和服换上了一身清醒靓丽的服饰,白T 恤和裙子,高高的髮髻也放了下来变成 了瀑布般的长发,这一身打扮像极了邻家初长成的女孩。     星子微微一下,身影一闪 跟了上去。   车子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开出了市区,向郊区的山上开去。他看到了漫山遍 野的樱花,夜晚并不能阻挡星子的目光,白天和黑夜对于星子来说,只要他想看 没有什幺区别。   车子停在了一栋别墅的门前,门前左右还有两颗高大的樱花树,门前都是被 风拍打下来的樱花瓣。樱子下了车,看了看樱花树,又看了看大门,叹了口气, 还是走了进去。     “父亲,我回来了。”樱子在门口脱了鞋子,穿着白色长筒袜走进屋里,这 是她的父亲矢村走了过来,“樱子回来啦,快让父亲看看,今天是不是累到了?”     矢村用色瞇瞇的眼神不住的打量着长筒袜和裙子之间露出来的白皙皮肤。     “还好,和往常一样,就是今天碰到一个很特别的男人,穿着中山装,好像 是从海那边过来的,我今天陪得他。”樱子好像故意没有看到父亲炙热的眼神, 平静的说道。     矢村皱起了眉头,“很特别?那边的人能有什幺好东西?”他颇有醋意的说 道。          “恩。”樱子没有接话,“父亲,我回屋里了。”   “好好休息吧,我的好女儿。”矢村看着樱子说道。        星子听到樱子居然可以提到了自己,摸了摸鼻子,又注意到他的眼神,感觉 这个男人有问题啊,闭眼冥想了一下,发现矢村不仅是樱料亭的主人,还是一家 着名日本成人影视公司“Body-Frist”的创始人,因为樱子天生丽质,把樱子打 造成樱料亭的明星,樱子也不负重望,一经出道,就受到各界名门富商的喜爱。     矢村此人很好色、很荒淫,两家公司的艺人和下属,很多成为了他的玩物, 他本想在樱子18岁成年以后,把“他自己”当做樱子的成人礼送给他,他的慾望 也在随着樱子越来越美丽而愈加强烈,就在樱子成人礼正要付诸行动的时候,樱 子却坚决不从,威胁他要自杀,即使自杀不成也再也不会去樱料亭演出,为他赚 钱。     矢村在各种威逼利诱下,也没有成功的骗得樱子的身体,这让他大恨,但他 始终没有放弃,更是不掩饰他赤裸裸的慾望。     星子在观想里看到这里,睁开眼看了矢村一眼,“丑陋的岛国人,有悖伦理, 不过也说明这里真是色情的天堂,没有伦理道德的约束,我就再看看你耍出什幺 花样,再出手不迟。”   矢村见樱子回到了屋里,恋恋不捨的收回了目光,扭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星子看到,在矢村的房间里慵懒的躺着两个赤裸的女人,一条碎花毛毯随意 的遮盖着私密处,但是在缝隙间,仍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黑色毛髮,犹如那黑色 的茂盛森林。     矢村走近她们,刚刚平静的眼神又开始炙热了起来,他每次找女人宣洩的时 候,都把她们想像成樱子的模样,尤其这次这对母女花,女儿花和樱子有7分像, 就是眼神不太像,女儿花眼神偷着淫邪,母亲花偷着淫蕩,矢村回味着刚才未完 的激战,用脚踢了踢女儿花的下体。   母女是矢村B-F公司里的艺人,母亲千叶,女儿绘里奈。绘里奈皱着眉“嗬、 嗬”了两声后,悠悠的转醒,好像刚才的春梦被打断,看到了矢村后,舔了舔乾 燥的嘴唇。     矢村被她这个小动作点燃了,只见他将腰间的腰带一解,宽大的道袍就敞开 了,露出了下面已经竖起来的短短的阳具,虽然小但是矢村的格外粗,常常给女 子的阴道强烈撕裂感。     只见矢村急忙上前两步,蹲在绘里奈的头前,双手抱住了她娇嫩的脸颊,使 劲叫头拽了起来,将阳具往她的蜜唇里怼了进去,绘里奈被这突然充斥感一下子 刺激的完全醒了过来,在矢村不断地冲击下,艰难的呼吸着,一边“嗬、嗬、嗬” 一边从嘴角留下粘稠的汁液,不停地滴在草蓆上,眼角也由于疼痛感留出了眼泪。 随着矢村粗壮的阳具一次次的冲刺,绘里奈那本就不大的腮帮不断地凸起平复, 一会是左腮帮,一会是又腮帮,不一会就被胀的通红。     在矢村几十下的冲刺下,绘里奈呼吸越加困难,不停地流着眼泪,时而乾呕, 矢村见状也渐渐停下的冲刺的步伐,最后慢慢拔出了阳具,只听“啵”的一声, 绘里奈赶紧低下头捂着嘴大口呼吸了起来。   矢村很满意绘里奈的表现,用眼角看到原来旁边的母亲千叶已经醒了,正面 色潮红的顶着矢村对绘里奈的口爆。     千叶虽然为人妻,但是年龄并不大,只有31岁,绘里奈只有15岁,千叶最突 出的是她的一对巨乳,有80D的感觉,虽然大,但是不臃肿不下垂,是木瓜型奶, 尤其难得的是乳晕颜色非常浅,面积不大,上面的乳头微微凸起。   千叶右手正摸着自己的私处不停地摩擦,左手伸进自己嘴里不停地模仿矢村 阳具抽插得动作,进进出出带出一条条粘液,然后千叶再细细的舔乾净。   矢村见状将目标转向了更丰腴的千叶,不过这次他没有不停地冲刺,而是让 千叶自己吸吮。千叶伸出自己猩红的舌头,不断在矢村阳具上打着卷,前后摩擦 着,不放过每一个角落,更像是将军在亲点他的士兵一样,每次当舌尖一点在阳 具缝隙处刺探的时候,矢村身体就会一阵阵战栗,因为勤业的舌尖特别尖和细小, 可以微微的伸进阳具小缝隙里一点,这是这一点就会带来很大的刺激,矢村受不 了,忙将转移方向将蛋蛋伸到千叶的嘴里,千叶一下子含住,舌头把它整个包了 起来,不停地蠕动着,当她吐出来时,让人感觉蛋蛋都胀大了一圈,像从鸡蛋标 成了鹅蛋。     矢村已享受过口交的美感,他需要更湿润的地方,将千叶翻过身,屁股高高 的抬了起来,扒开两个屁股瓣,将阳具对準花丛,一下就刺了进去,只见千叶 “欧”了一声,用岛国语言迷离的说道“请矢村君干死我”,矢村见状不再废话 粗壮的阳具在花丛中快速的抽插了起来,带起一层层的粘液,而他的左手也不停 着,左手指将目标伸向了绘里奈的花丛,插了进去,绘里奈也举起了屁股,双手 扒开花丛,让矢村的手指能插得更深一点。   随着矢村一个僵硬,将精华全部射进了千叶的阴道里,但是并未拔出来,就 势抱着千叶躺在了一起,不住地用嘴似亲实啃一般的侵略者千叶的嘴唇。   又经过了盏茶的温存,矢村放开了千叶,双手垫在头下,平躺了起来,让仍 未软下来的阳具似剑一般直指房顶。   绘里奈见状想坐上去来个观音坐莲,但是矢村阻止了她,矢村在释放后,脑 子里想的还是樱子。绘里奈不满意的坐在一边,嘟囔道“是不是又在想樱子?”   矢村不答话。绘里奈继续说“见你想了那幺多办法也不见效,还不死心幺, 我们母女俩有什幺不好,就比不上樱子。”   千叶也笑了起来,对着女儿说“那可不一样,樱子小姐可是大人的千金,还 是处女,那小脸美的我都忍不住想亲她。”   随着千叶的话,矢村的阳具又粗壮了一圈。   千叶也察觉了矢村阳具的变化,掩嘴微微一笑道“看来说进矢村君的心坎了 去了,哎,大人软硬都施展过了,不起效呢。”   绘里奈眼珠转了转,突然答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矢村眼睛一睁,猛地坐直了上半身“快说。”     绘里奈哈哈一笑“看把你急的。”     “其实吧,我觉得也不难,就是方法没找对。软的硬的不行,那幺咱们就不 软不硬。其实我是处女的时候,对这事情开始也是害怕的,不知道它的美妙,不 过已经开始有过性幻想了,私下没人的时候,也会用手指或者找个物体摩擦自己 的下体,用指尖拨弄乳头。我们只要在樱子面前最爱,不断地用身体和声音诱惑 她,每天让她看到我们做爱享受的感觉,我不信她心不动、心不想,看的长了自 然而然也就想要试一试这个感觉。大人这时您再试探着触摸她,再加上我们帮忙, 估计她也就半推半就的从了。”   千叶也认同的点了点头,可以一试。   矢村转了下眼珠,又看了看自己的阳具,和绘里奈刚才提到的娇乳,眼神坚 定且炙热了起来。绘里奈一看就知道矢村又来了兴趣,忙的一把抓住矢村的阳具。 矢村却反手抓住绘里奈的手腕,将她拉起身,俩人就赤裸着奔向樱子的房间,千 叶急忙跟在她俩的后面。   三人小跑似的走在了屋内的过道里,发出咚咚的声音,看到樱子房间的灯光 还亮着加快了步伐。其实樱子回来以后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了梳妆台前看着镜 子中的自己,脑海里想着刚才遇到男子和迴响着千叶和绘里奈的“嗬、嗬、嗷、 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让她有些恍惚。     正在这时矢村拉开了樱子的房门,把绘里奈也拉了进去,站了他的身前,矢 村双手反拉着绘里奈的臂弯,阳具已经深入到花丛种,不停着从后面撞击绘里奈 的屁股,眼神却死死的顶着樱子看。        樱子惊讶的嘴型变成了“O”,她有些不知所凑,忙用被子掩住了下半边脸, 紧紧闭上了眼睛,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鹿。   矢村见状,不得樱子反映过来,就一路乾着绘里奈靠近了樱子,下体撞击传 出“噗嗤噗嗤”的声音,原来是绘里奈也被这过程刺激到了,下体不断地流出淫 水,矢村感受着花丛中的湿润,加快了冲刺的频率和力度,只见绘里奈一阵痉挛, 阴道里一股液体浓烈的喷出,白白的汁水洒了樱子一脸,头髮也湿了。   樱子被这一阵“雨淋”惊醒了,尖叫了一身“啊”,忙的推开两人。   星子看到这里,摇了摇头,如果再让他们这样下去,我的樱子没準就真的被 矢村这个混蛋糟蹋了。他撤去了隐身法术,现出了身形。   樱子看到星子出现,愣住了,脑子有点短路,他是怎幺出现在这里的?怎幺 突然就出现了?   矢村看到樱子的眼神直直的看在他的身后,也不喊叫了,也有些纳闷。他转 过头去,看到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也有些发楞,他大叫一声“混蛋,你是什 幺人?你怎幺在这里?”   绘里奈和千叶也吓一跳,忙着拉起被子掩盖自己的身体躲在了房间的一角。   星子摸了摸鼻子,“樱子小姐,很冒昧这个时候出现,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会 很希望我这个时候出现吧?”星子将目光转向了矢村。   樱子听他的话,从最初的惊讶变得微微脸红,不敢看他,轻微的点了下头。   星子微微笑了起来继续说道,“樱子小姐,你愿意和我走吗?离开这个骯髒 的家庭和你那猥琐的父亲。”   矢村暴怒,“八嘎,你以为你是谁,你想带走樱子?你找死?”矢村一边说 着一般大喊家卫。     这是家卫听到矢村的命令,一下子涌了进来,足足10个人,都是矢村平时养 的保镖,充当家卫,这群家卫训练有素、纪律严明,从不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擅 自走近这几间内屋。   矢村吼道“抓住他,我要弄死他,哈哈,居然脑袋坏掉了想带走樱子?我的 樱子只能是我的!”   星子看都没看后面涌入门内的保镖,只是一抬手,10个保镖就定在那一动不 动,又一动手指,就全部退出了屋里,这个过程不发出一点声音。   矢村目睹这一过程,有些呆滞,这是怎幺了?随即有些惊恐,他不是害怕男 子会对他怎幺样,他怕男子真的有能力把樱子从他身边带走。“你、你、你,你 是什幺人?你到底要干什幺?”   “你可以理解我为你们岛国的伊耶那岐。”星子答了一句。   “伊耶那岐?喔喔,我们岛国的创世神?不、不,这怎幺可能。”矢村的眼 睛有些呆着,但是刚才神秘男子展现的种种行为他无法解释,也无力抗衡。   “樱子,你愿意和我走吗?离开这里。”星子温柔的问着樱子。   樱子看着男子,有些恍惚,但是一会眼神又平静且坚定了起来,更有可以看 到一股自信。   星子讚赏的点了点头。   “可以,不过我有两个要求。”樱子直视着星子。   “可以。”星子回答道。   “我希望您不要伤害我的父亲,毕竟他还没有把我、把我怎幺样。”   “可以。”其实星子也不想髒了他的手,这骯髒的岛国人。   “我想知道你的名字。”樱子直勾勾的看着他。   星子微微一愣,笑道“我叫星子”,这句话只有樱子能够听到。   “星子,天上的星星,怨不得我第一眼看到他就是被迷住。”樱子笑了起来。   星子见状伸出手,将樱子拉了起来。   星子凝视着樱子,微微一笑,一起消失在这个充满刺鼻气味的房间。     矢村和两个女人,顿时晕了过去,想来等他们甦醒过来,就会发现再也不会 看到樱子了,但是并不会记得星子不会记得发生在今晚的事情,只会记得樱子是 逃出了这个家。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