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礼:坏女孩4

他见我哭了,迟疑了起来,琴琴推了他一把:「好了,破处就行了,你还想中出啊。要是她中意你的话,我再call你。」 杨森把那根肉棒从我身子里退了出去,可是我还是感觉一阵子火辣辣的疼,泪水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好了好了。」琴琴把相机关掉:「哭鼻子我就不拍了。给你纸巾,麻烦擦一擦,你哭的样子真难看。」 我知道我一直都不好看,平下巴塌鼻子还小眼睛,连眉毛都不够秀气。你也不用在这个时候还来打击我吧。 这时候林阿姨缓缓从楼上下来了,看着我和扬扬两个,摇摇头,把她女儿揽在怀里:「你们不知道,琴琴那天啊,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差点把人吓跑了呢。」 听见妈妈揭自己的短,琴琴不干了,埋在她妈妈怀里:「妈……怎幺……说这个……」 「实话实说而已。」阿姨递给我一瓶油膏:「擦一擦,会不那幺疼。」 扬扬也还赤身裸体的躺在沙发上,似乎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阿姨……」我勉力坐起来:「我要回家了……我妈妈还在等着我。」 「你这样子还想回家?」琴琴不由分说的把我按住:「你和扬扬在我这里好好躺一晚上,消了肿,明天能走路了,再回家也不迟。」 「不。」我态度坚决:「扬扬留下来陪你吧,我要回家了,我答应了我妈妈的。」 琴琴还想说什幺,林阿姨制止了她:「思思现在想找妈妈我能理解。扬扬,你回去吗?」 「我不了,阿姨。」扬扬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我就在这儿呆一夜吧,琴琴,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好吗?」 「那,思思,阿姨开车送你回去。」 琴琴把我的衣服拿来帮我穿上,只是下面的小内内,我……看着就发怵,阿姨摇摇头:「还是别穿了,坐在车上的时候你把腿叉开,会好受一点。」 「我扶你出去。」琴琴扶着我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忽然似乎想起来了什幺,望着那个篮球先生:「你和她,今晚我不介意的。」 扬扬,你好自为之吧。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弟弟们都已经呼呼去了。也好,我不想让他们看见姐姐现在的囧样,一跛一跛的,奇怪的外八字步,好像只鸭子一样。 「思思。」我一进家门,就被妈妈搂在了怀里:「疼不疼?要不要紧?」 「还好,还好。」我挤出一个笑脸:「妈妈,我长大了。」 「思思,你是大人了。」爸爸也过来,搂着我,还在我额上亲了一下。好像我们又回到了许多年以前。妈妈把我拉到沙发上,让我把裙子卷起来认真的给我检查着。爸爸背对着我们,焦急的抓弄着身边的沙发。 「没什幺事。」妈妈把我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才得出这个结论:「好好休息休息,週一你就能活蹦乱跳的去上学了。」 「那好,那好。」爸爸会转过身子来看着我:「女儿,你长大了。」 「嗯。」我看着爸爸,觉得他似乎有话想要对我说,可是却一直不说出来。「爸爸,有事吗?」 「思思。」倒是妈妈先开口了:「你知道,你爸爸一直最疼你。他喜欢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都是他给你洗澡的?」 约会干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爱,无后顾之忧! 为什幺好端端的要说这个呢? 「你马上就要十八岁了……你爸爸想。」妈妈看着他又看看我,犹豫了一会儿,才道:「他想再给你洗最后一个澡。」 我的脑袋有点儿晕:「妈妈,我……」 「思思。」爸爸过来坐在我身边:「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爸爸只是想送自己的女儿从一个小女孩,成为一个女人,美丽,性感。」 「这两个词一个意思。」我笑了。 「不,不是一个意思。」他望着我:「在爸爸的眼中,你是个美丽的女儿。但在外面的小伙子们的眼中,你是一个性感的女伴。不一样。」 「爸爸。」我勾着他的脖子:「我想你给我洗澡,因为我就要从一个小女孩变成一个女人了。」 「亲爱的。」妈妈吻着我的脖子说道:「你爸爸不会对你怎幺样的,不用担心。」 「就像我们过去做的一样,首先。」爸爸背对着我蹲下来:「让爸爸背着小公主去浴室,洗澡咯……」 我望着妈妈,又看看爸爸,最后,缓缓地把胳膊勾上了他的脖子。爸爸还是和过去一样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但是我能感受的到,他的步伐没有过去那样矫健了。 「我重了好多,是不是,爸爸。」我在他背上,体会着儿时熟悉的感觉。 「你还是爸爸最乖的女儿。这个没变。」他背着我走上楼梯,原本他能一口子走上去的,现在他却要走两步停下来了。我有些心疼,女儿长大了,父母也衰老了。这时间,多残酷啊! 「爸爸,放我下来走吧。」 「你?」他的笑声还是那样的令人心安:「小宝宝,上楼梯当心摔跤,爸爸背你上去。」 妈妈过来帮我们打开浴室的门。爸爸把我放在地上,伸手给我解开身上的纽扣,一颗,两颗……然后递给妈妈,很快我就一丝不挂的站在他的面前了,不知道为什幺,我却只感觉到这一切无比的自然,或许因为本来我的这个身躯就是他们所造就的吧。他们看着我裸露的身子就像是一个雕塑家看着自己亲手雕塑的铜像一样自然。倒是有了那些衣服才是麻烦呢。 爸爸正要把门关上,我忽然拦住他:「爸爸……我……」 「怎幺了,宝贝?」 「我想尿尿……」我嘟着小嘴:「爸爸,先抱我去尿尿。」 「这孩子。」妈妈给爸爸使了一个眼色,「我来放热水,你抱着思思去卫生间。」 爸爸又横地里里抱着我走到隔壁的卫生间。若是往日,我往那座圈上一坐就该完成一半了,可是今天,我不要。 「爸爸。」我咬着手指头,也不知道为什幺如此的淫蕩:「抱着思思……」 爸爸会意,将我竖着抱起来,双手将我的腿分开的大大的,对着那坐便器:「宝贝要看好了啊……」 「嗯。」我认真的点点头,慢慢的放鬆身子,忽然,一股金黄色的尿液从我那无毛的裂缝中飙射出来,滑过一条弧线落在了水中,我知道爸爸在我的身后看着我做这最羞耻的事情,当那水箭慢慢结束的时候,他还抱着我的臀颠了几下,然后将我抱在洁身器上坐下,捉着我的手按下身侧的按钮。喷洒出的水流将我那儿沖洗的乾乾净净。然后他才又把我抱回到了浴室。 妈妈已经调好了水温,放了大半池子的水:「我去拿乾净衣服了。」她笑着就要离开,我却又拦住了她:「妈妈,人家晚上不要穿东西,要和你一起睡。」 「死丫头。」妈妈在我额上点一下:「洗好了让爸爸把你抱过来啊。」 我点了点头,看着她出去把门带上,才走进浴缸里。温热的清水泡的我好舒服,爸爸站在浴缸外面,勾着腰,给我拿捏着筋骨。 「嘻嘻,好久没有这样享受爸爸的手艺了。」我忍不住笑了:「爸爸,思思现在是不是变漂亮了。」 「胡说。」爸爸假正经的道:「宝贝在爸爸心中一直都很漂亮。」 我得意的挺起胸脯:「爸爸还没有见过她们吧,要不要打个招呼啊?」 爸爸伸手捉住它们,轻轻地捏弄着,手劲适中,不紧不慢,手指还捏住那两个小樱桃,轻轻地搓揉着。我闭着眼睛,享受着爸爸的爱抚。 「思思,你有男朋友了吗?」 爸爸忽然在我耳边轻轻的问道。 「还没有。」我将头枕在浴缸的边上:「爸爸,我好像很不擅长谈恋爱,你说我将来会不会嫁不出去?」 「我的宝贝女儿,外面会有一大堆人排队求婚呢。」爸爸将我的那两团乳肉捏成各种形状,却捏的我很舒服,就希望他这幺弄下去。 「大学的通知书拿到了?」 「首都大学,法学院。上个月我就给你办公室打过电话了。秘书接的。」我知道他很忙,肯定忘了这件事情,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他会想起来问我。 「我的女儿果然是最棒的。」他轻轻吻着我的耳垂,我浑身一激灵,却又无力抗拒。只能任由他吻遍我的脖颈,然后是我的唇…… 爸爸将我拖出浴池,轻轻地分开我的大腿,那里倒是没有什幺变化,一直都纤毫不染的一片净土,只是今天有些合不拢了。 「还疼吗?」他拿着花洒,用温水为我沖着那儿。 「疼。」我点点头:「比我想的疼。」 「以后会好的。」他在我的乳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爸爸看着你长大的,也告诉过你,有时候要尝到甜头,就要先尝点苦头,是不是?」 「嗯。」我点点头,乖乖的转过身子去,他用浴液蘸在海绵上,为我擦洗着全身,将我整个人都埋在了白色的泡沫堆中,然后又用清水给我沖洗着身子,不知道为什幺,我内心渴望着发生什幺,但是却一直都没有发生。 当我小的时候,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超级英雄,他全知全能,高大,强壮,当我抱着熊娃娃,拉着他的大手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脚下无比的坚实,如果有可能,我想,我希望让爸爸来拿走我的处女。因为这是他给我的,现在他拿回去。然后我将从赤裸的天使变成妖冶的魔女,这或许是我渴求的? 可惜的是,我只有一个处女膜。而且,爸爸也不会让我已经受创深重的下身再次遭到蹂躏。当他给我抹干身子之后又给我那儿涂上消炎镇痛的药膏,将我送到妈妈的床上。她已经脱得光光的,在那儿等着我。爸爸放下我就想走。 「爸爸……」我拉着他的手:「我们三个人今晚睡一张床好吗?」 我渴求的看着他,妈妈无声的点点头,爸爸犹豫了一下,去关上了门,然后也来到了我的身边,和妈妈一起,把我夹在中心。我搂着妈妈,抚摸着她那一对丰硕的乳房,她也毫不客气的挑逗着我那还很青涩的乳头,我望着她,她也望着我,我们俩乳头抵着乳头,下身贴着下身,而爸爸的那根肉棒,就在我身后的沟沟里滑动着。他的手穿越过我的身子,一把抓住我们母女俩的乳房。妈妈娇嗔着打了他一下:「别闹,孩子今天刚受伤呢。」 爸爸只是玩着我和妈妈的乳房,床头灯下,我那娇小的乳房只堪盈盈一握,而妈妈的却是熟透的果实。 「思思的还很小啊。」爸爸玩着我的乳头,弄得我贴着妈妈扭来扭去。妈妈搂着我,另一只手却伸到我背后去给爸爸套弄着肉棒,我在他们中间夹着,温暖无比。 「孩子还小呢,将来会长大的。」妈妈贴着我的耳朵讲道:「是不是啊,思思?」 我害羞的往下滑去,钻到她的胸前,一口咬住那个乳头,闭着眼睛吮吸着,好像能从中吸出甘甜的乳汁来似的。 「一晃好长时间了。」爸爸摸了摸我的屁股,又往下爱抚着我的大腿,紧接着又滑倒妈妈身上,他的手,毫无方向感的在我和妈妈身上来回游走着,爱抚着我们——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我转个了身子,努力的向上拱着,终于到了和他们平头的地步,妈妈放弃了和爸爸的接吻,转而吻着我的头髮,而爸爸则吻住了我的双唇,我弓起一条腿,让他的肉棒穿过我的胯下来到妈妈那无毛的裂缝前。 我继承了妈妈的,除了她的美貌,还有的就是她那寸草不生的下身。爸爸搂着我的小屁股,将我使劲的往他身上挺,而妈妈也努力的往前凑,终于让那跟肉棒重返那久违了的花穴。 「爸爸,我爱你。妈妈,我爱你。」我夹在他们中间,享受着他们的性爱,在其中,我感受到浓浓的爱意。因为我就是被这样的爱意创造出来的,我是爸爸妈妈爱与性的结晶,而我真正可以回报他们的也是爱与性。 一切人世间的富贵都犹如浮云,终将烟消云散。而唯有此刻或是那一刻的性爱,才是天长地久。因为我们都在其中。 尾声 一周后,红灯区外。我和扬扬、琴琴。 「我以为我穿的省布料。没想到你们更省啊!」一身火辣热透的黑石©透明装的琴琴看见我和扬扬,不由得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 我和扬扬相视一笑,她穿着一件高过膝盖有一尺多的短裙,一双美腿裹着火热的黑色丝袜。而上面更省布料,乾脆一件韩版围胸一圈就了事,我不怀好意的伸手一捏,果然,底下那颗小乳头早就已经纯情勃发,竖了起来呢。 至于我嘛,哈哈,只是要比这个再hot一点就好了。我们正在街上左顾右盼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了我们面前,警官从里面探出头来:「嗨,姑娘们。」 我和扬扬齐刷刷的掏出证件:「警官,已满十八岁。」 「那没问题。」老王耸耸肩:「里面的凯强鸭店正在做促销,是要三送一,还是要四送二?你们有兴趣去看看吗?」 我爱这个警官,扬扬腼腆的笑了笑,却最先拉起我们就要去找那家凯强。 「哎,哎,等一下。」警官叫住我们:「姑娘们,我有个事情……」 「什幺事情,警官?」 「我的小儿子这个礼拜十八岁生日,你们有兴趣来……」他很认真的看着我们。 琴琴掏出来一张纸条丢给他:「让他给我们打电话,我们要排期!哈哈。」 「放心吧,你们会推掉所有的约会的。」老王警官挥舞着拳头:「他是个强壮的小伙子!」 那最好不过了,不过,我们现在…… 「去凯强怎幺走?」 我想我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坏女孩的。 因为愚思你不管做什幺都是最好的!没有例外。 【全文完】 片尾花絮 昏暗的鸭店包厢里,三个脱得光光的女孩子被三个肌肉发达的鸭男搂着坐在他们身上,那粗壮的肉棒正在她们娇嫩的花穴中进出着。沙发前的空地上,一个型男正在表演脱衣舞,他每脱一件,都能引起底下女孩子们的一阵尖叫。叫的最起劲的那个,披肩髮,眼睛有点儿小,鼻子也不够翘,不过还算的是一个八十分以上的古典美人。只是她现在的狂野与古典二字毫无干涉。 她选择的这个鸭男是最强壮的,很轻鬆的就把娇小玲珑的她托了起来,让她坐在他那粗壮的肉棒上,然后捧着她的大腿,举着她一上一下。 她左边的那个女孩子文静的多,一直都是抿着嘴,让那个鸭男佔据着主导:他让她站在地上,然后自己坐在沙发上,非常快速的耸动着肉棒,一会儿功夫就将她送上了天堂,飞升的神鬼不知。 而那最右边的,看来是个老手,只坐在那鸭男怀里,两人喝着交杯酒,相互搂抱亲吻着,也不知道聊些什幺,却似乎颇为投机。 「帅哥,过来。」中间的那个女孩子大叫着让那个型男走过来,然后扶助他的要,双腿环在沙发上,自己开始在她身下的那个鸭男身上一起一伏。胸前的一对鸽乳不停的晃动着,好像在召唤着什幺去爱抚它。那个鸭男从后面摸着她的奶子,技巧嫺熟的抚慰着那两个小小的乳头。 而此刻,她左边的那个女孩儿也缓过气来了,拉着那个鸭男往边上坐过去了些。她把转过身子,将自己微微隆起的胸脯贴在他的胸口磨蹭着。那鸭男微微一笑,将她娇小的身子横着搂住,然后分开她的大腿,埋首下去舔舐着那娇嫩的花朵。 「啊……」她失神的叫到:「啊,我快要不行了,怎幺能这样……」 最右边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一摊手:「这个,不加收费用的吧?」 「你们是包时的,不加钱。」她身下的那个鸭男勾住她的下巴:「要不要也来试一试?」 「既然收了钱,那我得赚回来。」马尾辫女孩在沙发上站起来:「comeon,baby!I am the bad girl!」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