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 同人 催眠小舞 [01~03]

 第一章  毒皇出现星斗,七怪即将遭殃   星斗大森林千百年来一直是鸟语花香,草木茂盛。从古至今这裏都算是魂兽 们的天堂,是它们的栖生之所。有无数强大的魂兽盘踞于此,因此这种九死一生 的危险地界很少有人类踏足,也由此造就了这种安静祥和古朴幽雅的环境。   但是,唯有一类人除外,他们就是魂师。   在森林外围的一颗参天大树下,此刻一阵香甜的腥风轻轻拂过,一道修长的 身影赫然出现于此。   此人扶树而立,身材瘦长,看上去像标枪一般,须发竟然皆是墨绿色,一双 眼睛更像是绿宝石一般烁烁放光,整个人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似乎像是幻影一 般。看不清他是如何突然出现在这裏。   「哈、哈……」   微微的喘着一口粗气,男子此刻才终于控制住此时在身体裏有些暴动的魂力。   「真是该死!我究竟做错了什麽,那个可恶的星罗帝国皇室居然对我如此穷 追不舍,难道我一个魂斗罗,还没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重要麽?!」   愤怒扭曲了他的面孔,他一拳锤向了身旁的这颗大树。   树枝乱颤,无数的树叶哗然落下,这让男子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   「嗯?人面魔蛛?」   男子看着自己头顶在树丛间缓缓靠近自己的魂兽挑了挑眉头。这是一种很可 怕的魂兽,强大的攻击,强大的防御,再加上致命的毒素,这让它成爲了低阶魂 师眼中闻风丧胆的存在。   可是,那也只是对于低阶魂师来说了。   「他们压我头上也就算了,但就你这头畜生此刻也想欺我夜月不成?!我可 是封号【毒皇】的封号斗罗!」   突然一阵猛烈的魂力波动自这位自称夜月的男子体内喷薄而出,刹那黄黄紫 紫紫黑黑黑黑九个魂环依次自体表浮现,一头巨大的碧色青蛙出现在森林之中。   " 区区一千年魂兽,尔敢在我面前放肆!去死吧!" 大袖一挥,一阵绿色的 烟雾笼罩住了人面魔蛛,顿时传来一阵刺耳的腐蚀声,人面魔珠大声的尖锐鸣叫 着。不一会,只剩一滩黑色的脓血自树枝间滴落在了地上,然后继续腐蚀着地面 上大片的蓝银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封号斗罗级别的实力吗?太棒了,我已经逃 出星罗帝国的範围,接下来只剩下穿过这个星斗大森林,我就可以达到星斗帝国 之中。尽管我的实力对于同级别的人来说太弱太弱,不过这也足够让我随心所欲 的活着了!」   夜月看着眼前人面魔珠惨死的景象,放肆的大笑起来。他已经被星罗帝国皇 室追捕的太久太久了,又因爲自己是操控毒係的魂师,魂环也不是很好,身爲魂 斗罗的他连三名魂圣级别的魂师联手都打不过,因此只能疲于逃命。   至于原因,那只是因爲一次意外,他与一名十几岁的少女无意间相遇,内心 变态的欲望再加上自己毒係魂师的某些便利性,他将少女迷奸了。   少女身体的柔软,甜蜜的体香,以及紧致到不可想象的处女肉穴,无不让夜 月流连忘返。可以对天发誓,夜月直到现在,他也绝不后悔迷奸少女一事。即便 是事后,东窗事发他才知道,那位少女是星罗皇室的一员也同样如此。   也是在近期,他因爲不断被追杀的缘故,终于在命悬一线,千钧一发之际, 突破到了90级封号斗罗的关卡,在艰难击杀了两名魂圣以及一名魂斗罗后,他 匆匆忙忙逃入星斗大森林之中。不久之前他杀死了一头万年魂兽,草草进阶到了 封号斗罗的层次,自己给自己封号爲了【毒皇】,然后继续深入森林,在绕开核 心圈后,一路奔向森林的另一头,朝着星斗帝国悍然进发。   「等着我,美好的日子,我夜月来了!」   将不断悬浮在身体四周的九个魂环收入体内,夜月心情大好,在一闪间再次 消失在了原地。就这样,星斗帝国,在不知不觉间,迎来了一位邪恶的毒係封号 斗罗!            =============   诺丁城,是星斗帝国境内的一处偏远小城市,要说有什麽特殊的,大概就只 有城郊外围坐落了一家中级魂师学院「史莱克学院」可以让人津津乐道了吧。   夜色缓缓降落,现在也到了大概普通人吃饭的时间,一个身材臃肿,脸也臃 肿的仿佛一个猪头的少年偷偷闪进了史莱克学院之中。   「我靠,这是谁啊,怎麽长了一个猪头?」奥斯卡第一个发现了胖子,夸张 的惊呼出声。   「三哥,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啊。」胖子刚刚出去解决自己的邪火问题,却意 外被一名猥琐大叔给揍了,因此立马回来请求唐三的帮助。   因爲三个月大师的魔鬼训练,再加上最近突破了30级到达魂尊的境界,唐 三此刻当仁不让的要出头爲胖子出气。   「走吧。」他淡然的说了句话们就让胖子爲他和戴沐白带路,加上胖子本人 和奥斯卡,一共四人浩浩蕩蕩準备从学院离开去诺丁城之中,却在路上碰巧遇见 了小舞。   小舞今天穿着一条棕色小短裤,上身是简单的白色贴身小衣,一条长长的蝎 子辫垂在脑后,纯白的白丝勾勒在洁白细长的大腿之上,她的身材虽然没有朱竹 清那麽火爆,但全身修长,外貌极其可爱另有一番风味。   「你们鬼鬼祟祟的要干什麽去?胖子,你的脸怎麽肿了?让人揍了?」   马红俊干咳一声,唐三三人毕竟和他一样都是男人,他也不避讳什麽,可小 舞却是女孩子。又一向不满他那解决邪火的方式。一时间,顿时有些不想说出自 己挨揍的经过。   小舞上前几步,借着月光看清了马红俊脸上的伤势,顿时义愤填膺地跳了起 来,「这是谁这麽狠?竟然把你揍成这样。戴老大,不会是你吧?」   戴沐白撇了撇嘴,「我会对自己兄弟下狠手麽?胖子这是和别人争风吃醋被 揍地。我们正準备给他找场子去。」「那还等什麽,算我一个。敢打我兄弟,非 要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小舞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脾气。刚进学院的时候, 她对胖子是有些成见。但这麽多天过去了。大家彼此相互关照度过了这段魔鬼训 练。成见早已消失。更何况,她当初在诺丁学院就是大姐头,没少干给人找场子 打架的事,平时大家切磋下手都有谱,终于有了打架的机会,她的样子看上去比 马红俊还要着急似的。   「五妹,你真是太好了。要不。我以身相许吧。」眼看小舞不但没有阻止衆 人去寻仇。反而立刻加入进来,胖子顿时大爲感动。心中的郁闷也随之消化了几 分,最后一句明显有了他一向猥琐的本性。   「你要对谁以身相许?」唐三看着胖子,声音有些怪异。   胖子看了唐三一眼,赶忙嘿嘿一笑,「当我没说,三哥,咱们快走吧。」   四个人变成了五个,趁着夜色,踏上他们熟到不能再熟地路径,五人催动魂 力,风驰电掣地朝着索托城而去。   小半个时辰后,他们在一排平房前停步。   「胖子,你平时就到这裏解决邪火问题?」戴沐白的眉头都要皱到一起了。   这是索托城内一个偏僻的角落。面前的平房只有三米多高,看上去不少地方 都已经破损了,门口挂着几盏粉红色的灯笼,灯笼下站着几个浓妆豔抹,明显年 纪不小的风尘女子正在向过往地行人兜售自己。   奥斯卡地嘴角牵动了一下,「难怪你总是说草窝裏也有金凤凰,这还真是个 草窝啊!」   对于马红俊的品味,戴沐白和奥斯卡实在有些不敢恭维。小舞和唐三是第一 次来到这种地方,除了好奇以外,到没有什麽特殊地感觉。   奥斯卡四下看了看,「这裏倒是很偏僻,适合动手。老子有根大香肠,老子 有根小腊肠,老子有根蘑菇肠……」   听着奥斯卡念动魂咒,开始做战前準备,小舞不禁轻啐一声,「真不愧是大 香肠叔叔。」   不过也没等他们在议论些什麽,一会儿的功夫,有一个人已经从这「草窝」 中走出。   「没错,就是他!上不上?」胖子已经开始在一旁摩拳擦掌。   「等会儿。」小舞却一把抓住了马红俊肥厚的肩膀,另一只手将身前的蝎子 辫甩到脑袋后,俏脸上挂起了一丝人畜无害的微笑,「你们待会再出来,现在看 我的~」     一边说着,小舞踩着小碎步,从侧面朝着那个猥琐大叔走了过去。   而看着此刻的小舞,唐三一伙人嘿嘿嘿的邪笑起来,他们知道小舞的手段, 因此这个猥琐大叔接下来注定要倒霉咯~             ===========   在一处无人可见的昏暗房顶之上,有个人影一闪而过出现在了这裏,借着弱 小的月光一看,正是刚刚从星斗大森林逃离出来的新锐封号斗罗【毒皇】夜月。   「啧啧,星罗帝国,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啊,如此祥和,我又可以享乐了。」   久违的没有了生命危机,夜月也想发泄一下自己体内别藏已久的邪火,也就 在这时,他发现了自己脚下这栋房屋旁,一安静的昏暗小巷之中,发生的闹剧。   稚嫩白皙的小脸,修长黑亮的蝎子辫,虽不算丰满,却也有些规模的身材, 尤其是红扑扑的小脸上那一抹青涩,对于有些萝莉控的夜月来说,此刻更是充满 了诱惑力。   「哎呀呀呀,这难道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吗?」   想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夜月邪笑起来。   「没有了我那亲爱的星罗皇室公主,接下来收一个萝莉奴隶也是甚是美好的 一件事啊~」    说罢,九个魂环依次浮现在了夜月的身体四周,箭毒蛙皇出现在了夜月的身 后,一抹微笑自他脸上微微浮现起来。             第二章  沦陷的史莱克五怪   夜月站在阴暗的房顶之上,毒属性的箭毒蛙皇武魂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全身 周围一共九个魂环有规律的上下律动着。   「等等……我看到了什麽?这是十万年魂兽化形?!」   可能是因爲不久前才晋升爲的封号斗罗,也可能是因爲夜月他这个封号斗罗 的实力水份实在是有点大,所以直到他施展开了武魂,才发现了小舞隐藏起来的 惊天大秘密。   「十万年魂兽化爲人型从头开始修炼麽,倒是以前听过这个传说,没想到却 是真的,让我有如此大运,能够撞见这等奇事。」   只可惜夜月已经成爲了封号斗罗,魂环已满,而且也没有第二个武魂去获取 这个十万年魂环,不过魂骨倒是一件好东西,但是夜月却不稀罕。   「呵呵,这小姑娘遇到我倒也是她的缘分,如果是别的封号斗罗估计早已把 你击杀,而我却只是打算收你爲奴,不过分吧。」   呵呵地笑了笑,不再去理会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于是夜月下定了决心, 开始实施接下来的手段。   「箭毒蛙皇,迷魂!」   霎那间九个魂环中,有数个亮了起来,也不知道夜月施展了什麽手段,一缕 淡淡的粉红色烟雾,从他的袖口中飘出,然后慢慢溶于夜色之中,飘向了小舞唐 三的那个方位。   「呃,那个……小舞,你该不会是把那个猥琐大叔给杀掉了吧?」   至于史莱克七怪这边还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即将大祸临头,这时还只是看 着小舞成功戏耍了那个猥琐大叔后给了他一个狠狠的教训,然后马红俊有些声音 颤抖的询问着。   「嘻嘻,我厉害吧,我可不会杀了他,杀人只会髒了我的手,而且小三说过 不让我随便杀人的~」   望着猥琐大叔全身以一种极爲怪异的姿势被砸在地面上,整个人除了抽动以 外已经做不出其它的动作来了,小舞对此很是满意,她一蹦一跳地走到了唐三的 面前,仿佛邀功一般,笑嘻嘻的说道。   「是很厉害,小舞刚刚到达三十级罢了,居然能如此干净利落的越级秒杀他 人,很不错。」戴沐白此时站出来感歎道,他身爲史莱克七怪的老大,此时已经 感到了一些压力。   「不过小舞,你以后不要再用色诱这类方法去诱惑敌人了,这样太危险。」 唐三突然道。   小舞愣了一下,看着唐三认真的双眼,吐了吐舌头,却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好的三哥,以后我会更加小心的,嘻嘻,再说啦,有你在我身边,不是会 保护我嘛,我还有什麽、有什麽………有什麽可担心……的呢…………」   突然间好像问道了一股淡淡的香甜气息,宛如花香一般,却让人癡迷。   说话有些不利索了,感觉意思慢慢陷入到了恍惚之中,小舞说话语速越来越 慢,直至随着惯性将口中这句话说完,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却已完全合上,整个人 站在原地,随着呼吸自然摆动着身体,就好像陷入进了深沈的睡眠当中。   四周一片安静,要问爲什麽,因爲除了小舞意外,其余在场的四人———唐 三,戴沐白,奥斯卡,马红俊也全部一齐在同一时间,陷入到了恍惚之中!!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这不就像是,当初我遇到的那位亲爱的公主时一 样的麽,完全陷入我的掌控之中啊!」   伴随着大笑,夜月从房顶慢慢降落在了小道之中,然后缓缓走到了五人身前。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当初从一蛇类魂兽身上得到魂环时 还感觉绝望了,赋予我一个这麽垃圾的技能,没想到在现在看来,这完全是神技 啊!!」   夜月的第七魂技开啓武魂真身后,第八魂技是释放一种神经性毒素,虽然此 毒不能直接毒杀他人,去可以轻易让他人在神不知鬼不觉间陷入深沈的沈睡当中, 而保留潜意识的清醒。   明白这是什麽意思麽?那就是说关闭一个人的所有自我保护,逻辑思考,理 论道德等一係列的思考係统,而只保留潜意识的敞开,如果在这时有个人运用方 法得当,完全可以将深陷此毒的那个人洗脑改写成自己想要的模样!简而言之, 那就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催眠他人!   而晋升爲封号斗罗的夜月,他的第九魂技居然是进一步加强第八魂技的效果, 所以说这也是夜月正面战力,甚至杀人能力如此之低的原因之一。   不过面对甚至四十级都没到的魂尊,夜月也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去操控这些 人,而至于拥有正确办法去催眠中毒者的人,夜月自己本人也早已利用那位公主, 摸索出了一套非常完善的催眠之法!   所以此刻史莱克七怪爲鱼肉,而夜月即爲刀俎!   「你是叫小舞是麽,可以听到我说话麽?」   夜月看着眼前浑身散发着淡淡体香的兔耳萝莉,缓缓说出了话。   「是,我叫小舞,跳舞的舞,可以听见你说的话。」小舞回答道。   夜月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第八魂技还是好用啊,他回头看了看 站在四周的另外四名男性,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继续对小舞问道。   「我问你,你知道我是谁麽?」   「不知道,你突然就出现了。」小舞老实的摇了摇头。   「呵呵,我告诉你,我就是魂师届中最伟大的封号斗罗!」   夜月说着再次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巨大的箭毒蛙皇虚影浮现在他的身后, 两黄四紫三黑并不怎麽完美却实实在在的九个魂环依次浮现在了他的身体四周, 这无声地证实了夜月封号斗罗的身份,也给了小舞相当大的震撼。   「封号斗罗!我、我………」   小舞表现的非常吃惊,在吃惊的同时话语间还伴随有着深深的焦虑,禁闭着 双眸的俏脸上,不可抑制般的出现了恐惧的表情。   咦?这是怎麽回事,夜月心想。吃惊是符合他的预测,但是这股莫名其妙的 焦虑与恐惧感倒是意想不到的。他原本打算靠着封号斗罗在低阶魂师中的传奇名 声,来吸引住小舞的注意力,借此让她産生崇拜之情等,这样会很有利于接下来 的行动………不过即便是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也无所谓了,反正影响也不大, 夜月决定无视掉小舞的焦虑与恐惧,直接进行下一步。   他不清楚的是,小舞因爲是十万年魂兽化形成的人类,所以她明白人类中的 达到九十级封号斗罗级别的魂师可以看穿自己的真身,而一旦看穿,自己就有可 能被击杀取魂环魂骨,而即便不会击杀自己,自己也必须要离开自己的小三身边! 所以当得知自己身前站着一位封号斗罗时,焦虑与恐惧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夜月接下来準备做的事情,这裏的一切情况早已被他牢牢掌 握在手中了!   「小舞,我要你保持现在这种恍惚的状态睁开眼睛看着我。」夜月对小舞命 令着。   伴随着夜月的话,小舞缓缓睁开了自己那双水灵灵的大眼,长长的眼睫毛轻 微颤抖着,粉红色的瞳眸中充满了诱惑力。   「来,看着我的眼睛。」夜月将自己的脸正对着小舞,那双如同宝石般的碧 绿双眼望着小舞的粉红色瞳眸,就这样四目相对起来。而由于意思处于恍惚的原 因,小舞也下意识的听从了他的指令,目不转睛盯住了夜月的眼睛。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如同绿宝石般,幽幽散发着绿光,在刹那间吸引了 小舞全部的注意力。   「来,看着我的眼睛,你会发现,这双眼睛宛如一纯正的绿宝石一般正在烁 烁放光它是多麽的美丽啊,它散发出的光芒又是多麽引人注目。你会慢慢觉得它 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事物,你想要获得它,就像女性天生想要获得美丽的装饰品般 无可厚非的,你想要获得它。你会爲了它而癡狂,但是你现在只能目不转睛死死 的盯住它,爲了不丢失这个瑰宝的身影,你必须要一直看着它、一直看着它… ……」夜月轻松引导着,这是他数年来,在那个星罗皇室公主身上试出来的,最 能有效催眠他人的方法。   小舞在夜月的引导下真的死死盯住了眼前陌生人影的眼睛,一缕幽光自夜月 瞳孔中发出,是真的那麽美丽让人心动。   但是即便如此,小舞内心还是有着一层顾虑,一层焦虑,一层恐惧,阻止着 她更深一步心灵的堕落。无意思间,细长的美腿不停抖动着,包裹着白丝的小脚 略显不安的在地面上抖动。   「箭毒蛙皇,第九魂技,夺神,啓!」夜月知道这时差不多到最紧要的时刻 了,他也不想多出一些变故,于是毫不犹豫间啓动了自己的第九魂技!   转瞬间,夜月身后的巨大虚影箭毒蛙皇缓缓缩小,最后缩到了巴掌小的地步 后一步跳到了夜月的手上,然后轻轻释放出了一声又一声的蛙鸣。   声声蛙鸣虽然音量不大,却分外夺人心神,传到了小舞的耳中,却是让她更 加失去掉思考与情绪表达的能力,自我保护已经完全丧失。   「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你的灵魂已经渐渐被这漂亮的绿宝石 所吸引,你越来越想要得到它,爲此你可以付出你的全部,包括你的这些同伴们!」 夜月缓慢的说道,这让小舞浑身一抖,却也并再无额外的动作。   夜月内心一喜,他知道,他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你得不到这颗举世无双的瑰宝,你被这块绿宝石散发出的光芒吸引甯愿作 爲其奴隶,你很累很累,追而不得的你很累,因此你想要得到休息。现在,我準 许你休息。」   夜月轻轻一个眨眼,顿时让小舞失去了绿宝石的目标,她茫然的转动着脑袋, 还未收回武魂的一对儿长长的兔耳随着摇摆舞动着,这让夜月内心一痒,想要来 抓住这对兔耳。   「小舞?」   「……是……」小舞慢慢嘟囔着。   「你现在宛如身在星斗大森林,这裏安静,祥和,没有人类世界的纷争,也 没有魂兽之间的厮杀,只有绿树清流,让人心静。这裏有鸟语花香,你听见那一 声又一声蛙鸣了麽?它让你格外放松,你躺在了大片的蓝银草坪上,缓缓陷入了 梦乡,还在环绕在耳边的蛙鸣每一声都让你更加的放松,陷入沈睡的程度也更加 深刻………现在你喜欢这种状态麽?」   「是的,我非常喜欢这裏。」   看着眼前小舞的状态,通过在公主身上的研究与玩乐,夜月知道,她这是已 经陷入深度催眠的状态了,接下来就到了该进行的直接洗脑工作!   「很好,你还记得刚刚那颗你愿意卖身作奴也想得到的绿宝石麽?」   「嗯,我还记得。」   「很好,现在这颗绿宝石的主人出现在你身前了,你现在可以爲这可绿宝石 而癡狂,因此只要能得到这可绿宝石,你愿意服从绿宝石主人的任何命令。」   「我……愿意……服从……」小舞断断续续的说着。   「如果你不想服从,你将会永远失去这颗绿宝石,同时你也将再也体会不到 这种自由放松的体验了。」   「不,不要!我愿意服从,求求你让我服从你,让我当你的奴隶!」   听到夜月的话,小舞顿时惊慌了起来,她猛然跪在了地上,双手抓住了夜月 的衣裳,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身上,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好像非常害怕。   因爲身高的原因,再加上小舞是跪在地上的缘故,此时小舞头部靠着的地方 却正是夜月的裆部!柔顺的长发不停的摩擦,让夜月一阵舒爽。   「好了好了,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只要你愿意服从我,服从我这个绿宝石的 主人,服从我这个带给你安心祥和环境的人,服从我这个最伟大的封号斗罗有能 力保护你的人,你就不会失去你现在感受到的一切。」   夜月用手抚摸着小舞的头顶,轻轻揉捏着那对长长的粉色兔耳,柔软温暖毛 茸茸的感觉让夜月爱不释手,也让跪在地上的小舞一阵颤抖,俏脸发红。   「是的我愿意服从你,愿意……服从……」   「服从就代表着爲奴,你以后就会成爲我的女奴,我鞭打你,淩辱你,将你 当成rbq、当成母狗看待,你都不能有丝毫怨言,同时我将成爲怒生命中最最 重要的人,爲了我即便是你的朋友,你的父母,你的爱人,你全部都可以抛弃, 这样可以麽——!!」   夜月突然厉声喝道,成功在此一举了,他捏着小舞兔耳的手忍不住稍稍用力, 随后又上去撸了几下。   「我……我愿意……」   小舞一阵颤抖,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然后低声说道。   「什麽?我听不见!」   「我说我愿意!小舞愿意成爲主人的女奴,愿意成爲主人的肉便器,愿意成 爲主人的母狗!」   「很好,哈哈哈哈哈,主人我就收了你这个奴隶,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舞奴 了,以后只需称呼我爲主人就好了。」   「———是的,舞奴明白………」   大功告成,一抹狂喜浮上了夜月的脸庞。   「那麽,成爲奴隶的第一件事,先来深刻记住主人的味道吧,母狗!用你那 鼻子记住!」   说罢,夜月猛然将小舞的脸擡起,原本发梢部位对着夜月的裆部现在变成了 正脸面对。   然后,夜月环在小舞脑后的手猛地一推,小舞的整张俏脸全部埋入进了夜月 的胯部。   一股巨大男性特有的体味以及性的味道直沖小舞的鼻中。   「是的,舞奴明白,舞奴会用心记下的。」   小舞呆了一下,但在说出这句话后,她自主的将手环住夜月的整个下体,然 后深情的猛然呼吸一口,将身前这个原本还是陌生人的味道,牢牢记在了内心之 中!   在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的背后,一同陷入深睡恍惚中的四人,却有一人出现了 异动,那就是唐三。   只见他也紧闭着双眼,可以明确感受到唐三还陷入深沈睡眠的意思恍惚阶段, 但与别人不同的是,笔直站着的身体却不再随着时间自然的晃动,而是猛然定住, 宛如站军姿一般定在了原地。   小舞没有发现这样的异状,而夜月也没有发现,不过即便是发现了,以他看 来两人之间的实力对比下,也明显不足爲虑!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