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地主] 16-20集 作者:棺材里的笑声

2015-11-11 18:16 上传 下载附件 (42.2 KB) 【流氓大地主】    作者:棺材里的笑声    出版:河图文化   【第十六集】第一章:刺袭   契丹,号称部落集结有二十万勇士,骑着高头大马,青壮年善射好战,是大草原上历来有名的强者。这次纪龙的退反,本可以让这些野心勃勃的草原狼趁虚而入,但他们却没有把宝刀指向长城烽线,甚至于面对越冬食物的短缺,也没有兴一兵一卒前来侵犯大明。   倒不是说他们不想,只是这时候十几位王子都将兵马聚拢到了王庭附近,示威之余,也是为了高高在上的金刀手足相残的準备。整个契丹王庭暗流涌动,表面上兄弟间依旧和睦相处,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明白这时候气氛僵硬到了何种程度,甚至随时会把这草原最尊贵的地方变成染血的战场。   金刀可汗虽然身体虚弱,奄奄一息得没了下床行走的力气,却靠着珍贵的药材苟延残喘着。并不是他留恋高高在上的权力与尊严,也不是捨不得手里那把号令雄兵的金删。而是在生命的朠后丠刻,看着自己的儿子们丠个个都在觊觎汗位,磨刀霍霍大有刀戈相向、手足相残的迹象。表而上的和睦只是演给自己和大臣们看,实际上王庭里早已经是气氛紧开。   他流着悲痛的老泪不敢死!   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死,契丹将会大乱,自己的部族、臣民全会陷进水深火热之中。更让人心痛难忍的是,届时已经成人的王子们,都会一个个挥删举兵,不管谁成为朠后的胜利者,他都是踩着累累的尸骨,将其他兄弟斩下马而登上王位的。   没有在自己手握大权时确立继承者的人选是他最后悔的事,眼下各王子已经羽翼丰满,手上都有骁勇的部属,四分五裂的情况已经不受他的控制。现在他也不敢贸然的立哪个子嗣为下一任的可汗,儿子们个个兵强马壮,野心也不小,在这时候立了谁就等于是在害他,让这位原本的宠儿变成众人群起而攻的对象。   金刀可汗已经卧床不起了,风烛残年的他,也对于这个局面无可奈何。他虽然不能行动,但脑子还是很清醒,却思考不出任何的对策,浑浊的眼里尽是凄凉的悲哀。他已不复昔日草原雄鹰的威风,躺着的只是一位可怜的老人而已。   十多位王子这时候显得十分孝顺,几乎个个是衣不解带的伺候在老可汗的身边,没有半句的怨言,甚至平时再粗鲁莽撞的人也很是温顺,对外一致用和睦的形象示人,但谁都看出只要老可汗一走,他们就会为了王位而大打出手。   王子们都知道这样的孝顺可以给各大臣和王庭旧将留下好印象,为自己争取多一些的支持丨而这时候绝不能沈不住气,如果多了一些小部落的支持,那登上可汗之位就多了一些把握。   王营内的气氛很是融洽,但却十分虚假,假得让人嗤之以鼻。因为王营周围各个王子驻扎了将近四十万的兵马,几乎是契丹十三岁以上男童集合起来的所有兵力。保护自己之余也是想成就霸业,成为抱哮草原的新王者。   众多王子中,最另类的莫过于阿木通,他并没有和大家争表现的机会,没有将金戈铁马带到大营来,表现得最是低调,似乎无兄弟竞争一样!处处与人为善,不争半点的风头,一时间赢得了不少人的讚许。   但熟知这位王子的人都不敢放鬆警戒,要知道,这位看起来温文儒雅的王子不是无能之人。   阿木通表明了自己无意争夺可汗之位,并将自己的部族全迁到了边境上,苦口婆心的劝说兄弟们别在这时候伤了父汗的心,声泪俱下的表演让其他王子恨得直咬牙,但也只能无奈的称讚。这丠招以造为进赢得了大臣的讚赏,有的人难免眼前一亮,开始思索要不要支持这位真有孝心的王子。   阿木通纵然如此,但谁都不敢小看他的聪明才智。从各自的消息渠道都知道,他从大明购买了很多的铁器,虽然对外声称是农耕器具,但不少人已经猜出他勾搭上大明的某位权贵,有了一批上好的兵器。   这时候许多人都后悔莫及,草原人的性格导致他们看不起大明,认为是软弱无能的代表。虽然四大军团的横扫给了他们深刻的教训,但这种千百年的思想却根深蒂固影响了他们的思维。   直到一些眼线偷出了阿木通所购买的几把兵器,一看就知道其锋利与坚固的程度,都是不善冶炼的草原民族所无法拥有的。各王子这才直呼后悔,暗地派人开始联繫大明的关係,也希望得到这幺一批兵器,让自己的军队战斗力大增。   阿木通在暗处冷哼。商部的人自然没那幺容易买帐,毕竟一开始通商的时候他们没少受到羞辱,唯独他与另一位王子礼遇有加,这时候哪会给他们什幺狗屁面子。   再者,这批兵器都是遣散了大部分猛虎营老兵后淘汰下来的,兵部有禁令不準卖兵器给外族。除了 许平用自己的特权将这堆兵器换回了马匹外,放眼大明恐怕也没其他人敢这幺做了。   阿木通暗自得意,却发现有不少兵器从各渀道流到了其他王子的手里。虽然数量不多,但也是不少。   他立刻就急了,联繫刘东的时候,刘东很无奈的说这批兵器是朝廷其他人搞到的,并没有经过东北商队之手,阿木通气急败坏的大骂着,但也是无可奈何。   商部的小官这时候都成了贵宾,不仅对人颐指气使,过分的甚至还明目张胆的要淫人妻女。大战在即,有好兵器自然会多几分把握,谁都不想在这时候落了下风。   所以这时候各部的将领们为了自己的大权和未来的地位,忍气吞声的献上妻女供商部官员玩乐,娇妻爱妾甚至似花年华的女儿在他人身下承欢,强烈的耻辱感让他们无法承受,但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甚至去讨好这些平时最看不起的汉人。   阿木通儘管没遭受到这种羞辱,但也是气得失眠了。这一趟大明从草原上牵走了一万多匹战马,丢下那幺多的兵器,让他的优势一下短了一截。如此戏耍,试问谁不恼火?   兵部最老的库存,各军队淘汰下的兵器,就这样被消化掉了。虽然说违反了朝廷的禁令,但除了换回银子,还能让草原上即将到来的厮杀更加惨烈。朝堂上即使有古板之人,但也不敢在这时候吭半声。   转眼之间,战马一万归了恶鬼营,换回价值数万的金银玉器全上缴到了朝廷。远在河北的赵铃转手间玩了一个大手笔,不仅将契丹戏弄了一番,更硬生生的打了工部一巴掌。   在朱允文的默许下将工部的家底抄出来变卖,父子俩各得了好处,自然是力挺小铃儿的壮举,一时间赵铃都有「财神娘娘」的美称了。在聪明的运作下,其敛财的高明手段,甚至于敢染指朝廷钱物的胆量都让欧阳寻钦佩无比。   朱允文有银子到手也是大喜,只是没想到这个土匪小丫头也是个记仇之人。赚钱的时候还不忘教训一下工部,工部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了。   朝廷一道圣旨,赐给赵铃一个金算盘。赵铃又羞又喜,羞的是这是在调侃自己也和爱郎一样贪财了,喜的是圣上会有如此逗乐的雅兴,证明自己已经被皇家所接受,   这边除了吃亏的工部外都是皆大欢喜,不过阿木通可是气得睡不着觉。许平一边笑咪咪的将战马收下,一边无奈地说自己也无能为力,又给了他一批几近报废的长枪,这才让他稍微消了点火。   从这个局势看,起码老去的金刀可汗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只要他不死,暂时不用担心草原会出现大规模的战乱,但契丹各部之间的相互警戒也是越来越紧张。虽然面和心不和,但彼此之间越来越大的摩擦,几乎已经到了无法调停的地步。   这时候谁都想拉拢更多的帮手。大明太子暗自支援阿木通早已经不是秘密。其他的王子也纷纷向大明表示善意,在得不到支持的情况下,起码也不想大明派兵援助阿木通。   契丹各部没有开战之前,不管满八旗,或者是女真这些强悍的部落,都不敢像往年那样骚扰大明的边境。开朝以来,边境第一次如此安宁,安宁得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毕竟比起重视领土的大明,契丹是一匹可怕的草原狼,一匹喜欢掠夺后焚之一尽的恶狼,让其他部族不得不用百分之二百的精力去防备他们,但也有些人在秘密的拉拢下动了心,盘算起了这场大战是否有利可图。   自开朝二十余年来,北方的边境线都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安宁。虽然让人鬆了一口气,却不得不提起精神防备着契丹发生十龙夺嫡的大混乱。   纪镇刚在禁军的护送下,安全的回到了破军营守地。一路上浩浩蕩蕩的引得流言四起,也让契丹担心,这时候两位让他们又敬又恨的强者回归东北,到底有何图谋!   纪中云并无停留,别过后就日夜兼程赶回饿狼营,一路上他心事重重没怎幺说话,就是纪镇刚这样亲如血水里爬起来的兄弟,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幺。   停留在破军营的当夜,两位开朝大将第一次毫无节制的开怀畅饮,将营内堆满了空酒坛。两人不时的豪迈大笑,追忆已经逝去的岁月,想起战死的兄弟又唉声叹气,却都闭口不谈眼下的形势。   镇守边疆二十年来,纪中云也很久没有如此的纵容自己,酒水一口一口下肚,看似高兴,喝到一半时却禁不住老泪纵横,面露悲痛之情。   两人闹了一晚上,纪镇刚闭口不问他的打算,说得最多的,都是曾经年轻的岁月,当壮之年带领大军横扫天下的威风,立朝受封时的狂喜。两位老将都沈浸在当年的豪情之中,纪中云更是放纵的又哭又笑,让人下敢相信这个憔悴的老人竟是威镇天下的镇北王。   晨曦而别,儘管一夜狂饮,但两人都没醉。纪镇刚默默无语的将他送出了十里地时,看着满头白丝的兄弟,长叹一声说:「中云,此去一别,不知道我们兄弟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我希望有生之年再与你把酒言欢,不过我不想带着破军营去和你见面!」   「知道了!」纪中云一听,顿时老泪纵横,骑在马上久久颤抖着,自然明白老兄弟的告戒是什幺意思。   惜别无话,虽然惺惺相惜却也只能言尽于此!纪镇刚目送这位昔日一起出生入死的老友影尽黄昏时,才长叹一声回营去。毕竟都已经年过甲子,他也不希望带着这些生死与共的老部下去和老兄弟拼命,这样的战斗是最残酷的,伤的不仅会是性命,更是一颗颗已经苍老的心。   纪中云一路上依旧沈默寡言,没人看得穿他到底在想什幺。原本随同的有五千名禁军骑兵,但碍于京城也缺兵马,又觉得到了东北也算是安全了,就让四千名左右的兵马先行回了京城,只留下一千人随行护驾。   「王爷!」禁军总兵在日落黄昏之时凑到了纪中云面前,指着前边临水的小山坡,恭敬地请示:「眼看周围再无村庄,前边有一片树林,晚上我们去那驻扎吧!过了一夜就到了。」   「嗯!」纪中云双目无神,也没有多想什幺就点头答应。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再熟悉不过,再过一天左右就到自己驻扎二十年的营地了,再急也不急于这一时。   一千人策马进了树林开始驻扎,炊烟升起的时候已是明月高挂。纪中云却没什幺食慾,一言不发,依旧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进到了将营之中休息。   禁门的将士们吃完饭后,除了必须的站岗和放哨之人,其他人都早早进入了梦乡。毕竟赶了那幺久的路,又保护着两位开朝大将,一直都绷紧了神经,这时候自然疲累至极,三三两两的靠在树下,没多久到处都是打鼾的声音了。   军营里立刻安静下来,只有夜风摇晃篝火的点点余晖。这时候,一个禁军将士突然睁开眼睛,悄悄的看了看周围沈睡的人群后,悄无声息的避过眼线跑了出去。   子时过后,大家都沈沈进入了梦乡,毕竟有那幺多人在,又将进入饿狼营的地盘,绷紧了那幺久的神经全都放鬆下来,警戒性也差了些许,一个个睡得鼾声四起。   但就在这最后一晚,却有数百名的黑衣人集结在山坡的另一侧。一个个悄无声息的开始聚集在树林之外,毎个人的身手都很轻盈,依着树体作为掩护,半点声响都没发出,宛如与夜色融为一体。   营外,正在站岗的哨兵也禁不住睏意的侵袭,开始打着哈欠。到底是训练有素的禁军,即使疲累,也是强打着精神,不敢有半点大意。   「谁?」哨兵突然看到前方树林里似乎有人影移动,立刻警戒地低喝了一声。就在他準备喊人的时候,一把漆黑的匕首悄悄的架在他的脖子上,另一个身穿禁军制服的人,宛如鬼魅般的绕到他的身后,手上轻轻的一抹,哨兵立刻瞪着眼睛倒在地上。   这个禁军将士身手很高强,趁着别人放鬆警戒的时候,悄无声息的解决了许多个暗哨,为这群黑衣人开着路,看起来已经潜伏许久,被偷袭的将士都对他没有防备。   「快快,杀将营中人!」为首的那个人开始挥着手,让所有的手下快速的冲进营内,儘管人多,却没发出多少声响。   人马在进营时不小心踩断了一截一截的枯枝,在黑夜里发出了十分清脆的「喀喀」声。禁军到底警戒性高,一些睡在树下的将士立刻醒了过来,看到已经绕过横木进入营内的黑衣人,立刻警觉的大叫起来:「有敌人!速速戒备!」   他的话音响彻了整个安静的大营,但一把尖锐的大刀立刻穿过了他的胸膛,阻止了接下来的话。   「杀呀!」来袭者一看形迹曝露,立刻大喊着朝禁军杀去,一些比较靠近的禁军士兵警惕过来,赶紧去阻杀他们。   「全军戒备!」总兵虽然也是疲倦,但也一直不敢放鬆警惕,一听到喊杀声立刻拔刀从营内冲了出来,远远的就已经看到了数百名黑衣人翻过栅栏,正如潮水一般朝这冲了过来。   而那些放哨的士兵,早就被悄悄的解决掉了!自己的兵马有些反应不及,被偷袭得死伤惨重。   「杀呀!」潜伏而来的黑衣人不再隐藏行蹤,伴随着漫天的喊杀声朝将营冲了过来,目标很明确,就是纪中云。   许多禁军将士醒来时已经来不及了,刚睁开眼立刻被一刀杀死。黑夜暗火之下,黑衣人如水一般的蔓延开来,一下就破开防守,进到营内。   整个大营立刻陷入混乱。即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即使被偷袭后落于下风,但禁军之强悍却也不容小觑,在禁军总兵的指挥下全员立刻冷静下来,拔出兵器与来人缠斗在一起。   原本安静的大营顿时杀声费天,火盆被踢倒后点燃了树林与蓬布,火光立刻照亮片树林。刀光剑影的厮杀之中,毎一刻都有人倒下,禁军凭藉着过强的亲悍,在劣势中与这一群黑衣人杀了个旗鼓相当。   禁军总兵在一刀砍倒一个使钩的黑衣人后,看着这些人杂乱不齐的兵器和各自不同的身手,立刻皱着眉说:「这些人是武林草寇,似乎跟了咱们很久了!」   这时候经过一轮的交战,双方人马在数量上已经差不多了。在没有有排兵布阵的混战下禁军明显吃了亏,这种混乱的场面对来袭的黑衣人有利多了!   「大人,快看!」另一个将士突破重围,浑身浴血的冲了过来,突然惊慌的指着将营的方向。   禁军总兵赶紧回头一看,竟然有十几个贼人藉着混乱之机,已经离将营不足十步之遥,準备杀进营帐内。   禁军总兵赶紧拿起大刀冲了过去,一边斩杀着敢于阻拦的刺客,一边大惊失色的喊:「大家别散!赶紧保护王爷!」   禁军的将士们赶紧聚拢过去,但已经来不及了。本来就是犬牙交错的混战,马上被缠住无法救援,只能乾瞪着眼,看着将营被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围住。   心慌之下,再加上没办法排兵布阵进行最擅长的冲锋战,禁军立刻落了下风,而骑兵根本无法在树林里施展,这会儿更是被杀得连连败退!   数十名黑衣人面露兴奋之色,挥舞着兵器已经靠近了将营,在与附近的禁军几个照面之后就将他们一一杀掉。眼看已经有一人伸手去拉将营的布帘,禁军总兵更是惊得面无血色,要是镇北王有个三长两短,那这一千人马可就死罪难逃了。   他顾不了重重的阻截,红着眼带着人马想杀开一条血路过去救援。即使身受重伤也没有知觉,手里的大刀连翻挥砍带起阵阵惨叫,硬生生的杀开一个缺口。   「何人惊扰!」   就在刺客要进入将营的时候,突然一声如九雷轰炸,又似饿狼哮月般的大吼响起,充满了可怕的威压,只是话语之间却散发着浓厚的血腥味,一时间让附近的人都感觉到阵阵的胆寒。   众人惊悚之时,突然帘后寒光一闪,一柄厚重的关刀如闪电般的一个横斩让人始料不及,竟在一瞬间将营外的黑衣人斩得身首异处。电光火石间的几道血雾瀰漫,三米之内无一存活之人!   禁军总兵一看顿时鬆了一口大气,擦着冷汗想自己是太过于紧张了,营内的可是威镇天下的镇北王,普通的小贼岂是他的对手呀!   关刀一过,还没见 身就用可怕的横斩又让十数人人头落地,此等威风立刻让禁军上下精神一振,军心一下又聚拢起来,铺天盖地的喊道:「王爷威镇天下!」   排山倒海般的吶喊让黑衣人们心头一颤,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将营里。但见长帘也被斩开,慢慢的飘落在地。与此同时几具无头的尸体才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几颗血淋淋的人头在地咕咕噜的打着滚。   纪中云横刀而立,满面阴霾,皱着眉头环视一圈,让人有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间的恐惧,开朝大将的威严强得让人不敢直视。   布满刀伤剑痕的贪狼锁甲散发着浓郁的肃杀之气,纪中云满面阴沈地看着混乱的场面,手里两米长的关刀平举在腰间更显威武,强烈的压迫感让众人一时都像中了定身术一样不敢动弹。   让人更加恐惧的是,他手上那把原本该银光闪闪的关刀因为沾染了太多的人血,整把关刀透露出了骇人的赤红色,淡淡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气中。   纪中云横刀而立,不屑的冷哼一声后从营帐内走出,虽然他早已经是沧幕之年,但给人感觉似是怨魂缠身般的可怕,每一步都是踏着尸骨而来,血腥得让人无法呼吸,惊得黑衣人们不敢妄动。   有几个离得较近的黑衣人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早已经把衣服全都打湿了。面对犲狼虎豹的时候许多人都知道害怕,但这时候才懂得什幺叫灵魂上的恐惧,那种恐惧蔓延全身,让人有下跪求饶的冲动。   禁军众将也是震撼无比,彷彿一瞬间看见了战场上的无边血河,这时候才明白什幺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光是那把赤红色的关刀都似乎环绕着无数怨魂的惨叫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杀呀!」一些心理素质好的刺客儘管心里多少有些畏惧,但还是咬着牙挥刀朝他冲了过去。   这时候其他人才从纪中云的无边压迫中回过神来,许多人身上都大汗淋漓,但也赶紧挥舞着兵刃继续厮杀,短短的一瞬间让他们有如置身阿鼻地狱一样的惊颤,很多人已经不敢直视纪中云沧劲的身影。   「小毛贼!」纪中云震怒的咆哮了一声,挥着刀朝他们迎了上去,怒声大吼道:「本王踏过无边的尸骨纵横一生,岂容尔等逆贼在此放肆!」   震耳的咆哮让许多人感觉耳朵阵阵发疼,在纪中云的咆哮声之中,几个敢于冒犯的黑衣人全都被斩于刀下,死法竟然无一例外的是斩首而亡。   纪中云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横刀而立,只是一瞪眼便将其他黑衣人吓得不敢上前。让人惧怕的并不是他的武力,而是这种压迫心脏的威严。   「王爷威武!」饶是一向以强悍着称的禁军也不禁摇旗吶喊起来。纪中云在大多数人看来已经是年近古稀的老人,儘管他手握雄兵,但很多人都忘了他可是曾经横扫天下的开朝大将,血战二十载成就镇北之威,自然不会畏惧这种小场面。   混战似乎因为纪中云的出现而逆转,禁军全军士气大振,而黑衣人们明显有些胆怯。论修为他们很多比纪中云还高,但那种百战余生后漫天杀戮的威严却是他们无法抵抗的。心慌之下立刻被士气高涨的禁军打得连连败退,纪中云的眉头这才算舒展了一些。   「镇北王,好厉害呀!」   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极是凄冷的声音,听来像是有敬佩、有尊敬,但更多的却是让人骨头剧疼的寒意!   「何方鼠辈!」纪中云眉一皱,爆喝一声后横刀往上一砍,赤红色的关刀扫过时,似乎还能见到空中瀰漫着一道血雾。   一个身影灵巧的躲过这一刀后蹲到旁边的树枝上,虽然一样黑衣蒙面,但比起其他人多了镇定和阴冷。他看着纪中云,声如寒狱而来般的低沈:「可惜了,你也该去   纪中云横斩过来,大树齐整而断,这一刀的威力让人胆寒。但禁军总兵一看立刻大叫不好,这个明显是首领的家伙身手肯定很高,绝不是那种三流的江湖草寇。   「本王人头在此,要取便来,何需多言!」纪中云的咆哮声响彻整个林间,即使老迈,但动作依然矫健,直直的朝这个黑衣人杀了过去。   「来吧!」黑衣人的眼里露出敬佩而又兴奋的神色,长啸一声后手里多了」把寒光凛凛的双头枪,形如鬼魅的 朝纪中云杀了过去。   两人爆喝着冲到了一起,兵器在硬碰硬的情况下竞然砸出了一阵电光。照面的一招纪中云猛的被震退十几步,好不容易站稳,忍着双臂的疼痛说:「双头枪,没想到这年代还有人喜欢这等疆场杀器!」   黑衣首领哼了一声,举高了手里银光闪闪的兵器——一把锋利的双头枪,战场上的夺命强兵,却是渐渐没落的一种兵器。   「天品之威!」禁军总兵惊得浑身大汗,没想到这个削瘦的家伙,一出手竟然是可开宗立派的强大实力,此等高手来犯恐怕自己都不够一合之力。   「王爷,来吧!」黑衣首领面露尊敬之色,低沈的说了一句后立刻舞着枪朝纪中云杀了过去。   短短的一个照面看似他胜了,但纪中云久经沙场也不是弱者,竟然凭着还没立品的身手将他打得虎口做疼。两人的境界相差那幺多,这也让他不敢再心存轻视!   「王爷!我来!您快跑!」禁军总兵大惊失色,慌忙的舞着大刀过去救援。如果镇北王的保护不力,不说难逃死罪,恐怕禁军的威名都将毁于此。   「无知之徒!」黑衣首领只是简单的一反手,几朵枪花硬生生的将禁军总兵打得连连后退,随手的几刺让他招架得很是狼狈,几乎没有近身的可能。   纪中云闷哼了一声,舞着关刀上去将黑衣首领缠住,怒声大喊道:「不用了,此处南有悬崖北有大河,眼下想逃也不可能。给我指挥好兄弟们拚死一战,只要这边拖得住,饿狼营就会前来!」   饿狼营的驻扎地近在咫尺,这幺大的动静肯定会惊动他们。离的最近的人马如果全力奔袭,只要三、四个时辰就可以前来救援!   好个纪中云呀!黑衣首领眼神一冷,但也不得不敬佩他的冷静。短时间内就把地形和眼下的情况了然于胸,三言两语就让手下士气大振,果然名不虚传!   「是!」禁军总兵一听到他的话立刻燃起了希望,赶紧让副将指挥兵马,自己马上挥着刀帮着纪中云一起抵抗强得惊人的黑衣首领。   「曰出之前,将他们杀光!」黑衣首领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里离饿狼营太近了,如果等到他们来救援,那自己就插翅难逃了,赶紧也是朝手下喊起来。   混战持续了近一个多时辰,黑衣人一伙凭藉着高强的身手渐渐佔了上风。禁军再如何厉害,在这种混乱的树林战无法发挥长处,没一会儿就被打得死伤无数!   「保护王爷!」禁军总兵早被分过手来的十多个黑衣人纠缠着,浑身是伤的情况下,即使想去帮助纪中云御敌却是有心无力。   黑衣首领这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咬着牙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儘管在修为上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但要诛杀纪中云却是难上加难,这幺可怕的强悍让人惊讶不已。   「王爷好厉害呀!」黑衣首领苦笑着说,没想到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竟然那幺难收拾。   纪中云这时候也不好受,浑身上下早已经是伤痕累累。毕竟年岁大了,已经是强弩之末,儘管感觉浑身轻微抽搐,但还是豪迈地笑道:「你也不简单呀!我还没感觉有谁和你一样的难缠!」   「废话少说!」黑衣首领怒喝一声再次挥枪而上,儘管眼前的是声名远扬的开朝大将,但两人的修为相差那幺远,久久无法将他拿下也是一种耻辱。   「来吧!」纪中云不知哪来的力量,大喝一声后竟然毫不畏惧的再次迎了上去。赤红色的关刀再次挥砍而去,凭藉着久经沙场的经验,竟然在这场实力相差悬殊的较量中不落半点下风。   两人杀得是极为痛快,血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尽显豪迈之情。黑衣首领也是暗自叫苦,从未想过一个修为差那幺远的老人会那幺难缠,纵然天品之威的他也开始伤痕加身了。   禁军总兵一看自己的人马越来越被动,立刻下令所有禁军集合在镇北王的周围,环形御敌,但奈何这时候落了下风,即使抱着玉石俱焚的心也无力去救援纪中云,只能死命拦截住其他的黑衣人。   混战的规模越来越小,渐渐的集中在了两人的战圈周围。树林里遍地是战死的禁军将士和黑衣人,这时候剩下的全是身手高强的精锐,肃杀之声更是强得让人震惊。   纪中云咬得牙龈都出血了,双臂也是疼得没有知觉,但还坚持着。黑衣首领也是红了眼,一招一式更加的淩厉,招招直取要害,让旁人都觉得胆颤心惊。   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枪影舞出道道银光,刀光挥出阵阵血雾!两人的强悍让其他人望尘莫及,许多想上去帮忙的人却无法靠近分寸,根本无法介入这可怕的打斗中。   天空微亮,鱼肚白的晨曦出现在天与地的交界中,渐渐的光明映照着被焚烧过的痕迹,也照明了遍地的尸骸和横流的血水,却停止不了已经有些无力的厮杀。   已经有些筋疲力尽的双方还厮杀在一起,残酷的屠戮下,双方的人马都剩不到一百人,浑身血水却在奋力拼杀,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纪中云与黑衣首领的大战更是惊天动地,两人都打得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几乎都是依仗兵器支地才能站立,却战意未尽的继续拚杀着,血水早已经把他们浸泡成了血人,但依旧红着眼想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晨曦渐渐的照亮大地,就在纪中云和黑衣首领怒目相视着再一次分开喘息时,突然脚下的大地似在摇晃一样,马蹄踩踏大地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让所有人全都为之一惊。   「哈哈……」纪中云嘴角还挂着鲜血,却豪迈的仰天笑道:「别再做无谓的反抗了,老子的饿狼营到了。」   轰鸣的声音,如此剧烈的摇晃,只有骑兵的前进才会有这样的效果。黑衣首领立刻面无血色,看着禁军咬着牙,爆喝一声后,内力在抽空的情况下竟再次蓬勃而出,舞着枪朝他冲去:「就算如此,你也得死。」   其他的黑衣人已经心生怯意,有的趁乱丢下兵器跑了,而首领却没半点动摇,似乎不将纪中云诛于刀下死不瞑目一样,俨然已经打算拼死一战了。   「那就来吧!」纪中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已经累弯的腰再次挺直,挥舞着残缺的关刀,咆哮着朝他冲了过去。   两人纠缠在一起,立刻杀得难解难分。黑衣首领已经是满眼血丝,明显一副拚命的架势,疯狂的催动早已经拔空的内力,手里的双头枪越舞越快,毫不顾及自己的伤势,只想击杀纪中云。   早已经疲累不已的纪中云节节败退,本就年迈的他根本受不了这样疯狂的进攻,身上出现一道又一道的裂口,几乎已经不能抵挡黑衣首领越来越淩厉的枪花。   禁军的人有些空出手来的想前去救援,但黑衣首领手里的双头枪这时候刺得密不透风,宛如一张大网一样的朝纪中云罩去,只要近身就会被波及,胆敢近身的十多人只觉银光一闪,眉头一红立刻就被一枪毙命!   奔腾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禁军倒下的人也越来越多,就连坚持了一晚的总兵也奄奄一息,如果不是靠着强人的毅力恐怕连站都站不起来,而纪中云也是强弩之末,眼看已经快挡不住了。   几十名禁军竟然奈何不了黑衣首领的疯狂之举,即使以死的决心也拖不住他。这时候纪中云只能护住自己的要害,但贪狼锁甲已经被他的枪花刺得如同残骸一般,再没护主的功用。   「饿狼营在此,谁敢放肆!」就在众人濒临绝望的时候,马蹄声终于伴随着爆喝声传来。东北方的山坡上突然万马奔腾,一万名饿狼营的将士带着滚滚的浓烟朝这冲了过来。   昨晚已经有聪明的禁军将士先脱身去向最近的饿狼营求救,饿狼营的将士一听到自己的将军被围困立刻大惊失色,点了一万名的骑兵急忙赶了过来,这才能在天明的时候赶到。   营内遍地尸骸,这些百战余生的老兵并不讶异,但一看到纪中云浑身血水的与黑衣人缠斗时所有的人都红了眼,拚命的朝这冲了过来。   黑衣首领一看更加拼命了,几乎是没有防御的挥舞着双头枪朝纪中云杀了过去。纪中云也被杀得连连而退,气喘吁吁的又挨了几下,已无还手之力。   「贼子尔敢放肆!」饿狼营副将巫烈亲自引兵前来救援,一看纪中云即将遭到毒手,红着眼引开大弓,一枝利箭立刻朝黑衣首领射了过去。   「啊!」黑衣首领惨叫了一声,利箭穿肩而过让他口吐鲜血的大疼不已“趁着这个空挡,纪中云爆喝一声横刀斩去,刀锋立刻斩入了他的腹中,血水肠子顿时流了一地,。   「赢、赢了……」禁军总兵在砍翻了一个黑衣人后,身后也再中数刀,感觉眼前越来越黑再也无再站之力。倒下的一瞬间看着饿狼营的铁蹄越来越近,欣慰的笑了笑后死在乱刀之下。   「死吧!」黑衣首领捂着腹部上的伤口浑身抽搐着,眼前越来越黑。在临死之时突然在身形不稳的情况下猛的握着长枪朝前刺去!   「啊!」纪中云顿时惨叫了一声,锋利的长枪立刻透心而过穿过了他的身体。年迈的身躯后退了几步,不甘心的看着自己的胸口血水喷涌。   纪中云感觉喉咙一甜,嘴里抑制不住的开始流下血水,双目圆瞪倒了下去,黑衣首领这时候也摇晃几下,瞪着眼睛吐血而亡。   待到饿狼营的人冲到近前的时候,早已经没了用武之地。经过一个晚上的拚杀,双方竟然同归于尽,树林里尽是尸骸和血河,可见昨晩的混战多幺的壮烈。   黑衣首领死得很是惨烈,而纪中云尚有一口活息,倚靠在别人的身上,全身上下几乎找不到一块好肉,插在胸口的长枪也宣告了死亡的到来,但浴血奋战了一夜却难逃一死,他不甘心呀!   「将军!」巫烈下马后一脸悲切的跑了过去,声泪俱下的将奄奄一息的纪中云半抱起来,看着穿胸而过的长枪,急得嘴都咬出血了。   谁说英雄有泪不轻弹,巫烈从军以来几乎没人见他落泪,但这时候却是哭得悲惨无比。怀里的老将军浑身伤痕让他手足无措,多年的沙场经验也知道穿心而过的伤势无药可救,现在除了哽咽,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幺了。   他自小就入军,无父无母只为混口饭吃。南征北讨间一直将纪中云敬为生父,虽然屡建奇功,早也是名满天下,但这时候却像是个悲痛的孩子一样,流着泪满面,不知所措。   「不许哭!」纪中云残喘着,面色悲痛地说:「将这些禁军好好葬了,他们都是忠勇之士!」话音刚落,他心口一疼又吐出了一口浓血!   「将军!」巫烈顿时泣不成声,饿狼营将士全都跪了下来,既是在哀痛他们的大将军,也是在感谢无一活口的禁军!   纪中云这时候已经上不来气了,他也知道自己逃不过死这一关,躺在巫烈的怀里一边喘着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把他的面罩……揭下来!」   「是!」将士们含怒带恨的将黑衣首领的面罩拉了下来,即使血迹斑斑但却能看出那是一张俊美的脸。   「鬼夜叉……」纪中云面对死十分坦然,但一看到这张脸却是气愤又痛苦的吐了一口血,老泪纵横的说:「逆子依旧想……让我死呀!」   伴随着剧烈的悲痛,他咳嗽着又吐出了好几口血,淩乱的白髮在风中摇曳,浑浊的眼里没有对死的畏惧,却满是无法言语的悲哀。   已经死去的黑衣首领,竟然是皇城之乱中藉死而逃的鬼夜叉,没想到这时候居然带着人马前来刺杀。纪中云双目无神的流着泪,满面的痛苦;巫烈满面的愤恨,但却不敢再去刺激他。   「巫烈呀!」纪中云又吐了一口血,声音音嘶哑的叫了一声。「末将在!」巫烈咬得嘴唇都出血了,但泪水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纪中云已经是奄奄一息,无双目流着两行泪水,低沈而又嘶哑的说:「传令,饿狼营帅令送返京城交还圣上。」   「将军!」巫烈泣而吶喊,怀里这个曾经高大无比的身躯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了!   「全军听命!」纪中云喊话的时候声音低沈无力,但所有的将士都听见了,跪地而泣,静静的聆听着这最后的命令。   「咳……」纪中云又咳了一滩血水,有气无力的说:「饿狼营全体将士戎马二十载……咳,早该解甲还乡,此后愿归田者……朝廷自当安抚,无家可归者……自、自当受朝廷节制,不可有违。」   「遵令!」众将上又是泪如雨下,此时的纪中云早就是风中残烛,哪还有谈笑间威镇四方的强悍。   「巫、巫烈!」纪中云再咳了一口鲜血,气喘吁吁的嘱咐说:「饿狼营……交给你了,但……以后就是朝廷的军队了,明白……吗?」   「末将知道!」巫烈泣不成声,哽咽着说:「将军,饿狼营还有攻破津门的那一天的。末将一定要为您报仇血恨,保住您的一世英名!」   纪中云的表情一时间複杂莫名,有不甘也有无奈,痛苦的皱了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