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崖下的兽人世界

-01、山崖下(1)   春暖花开,长年青葱的碧山已开满了小小的淩霄花,染了碧山一身橘红。一 道青影在山上骑马狂奔,划破了连绵的红花,紧跟随在后的,是一个红衣少年, 吃力的骑着宝马,追赶那道青影。   来到了山崖边,那道青影退无可退,终于停下来,化成清晰的人影下马。   「青伦!」红衣少年跟着下了马,想要接近那名叫青伦的少年身边,却被对 方挥剑一指,吓得不敢再往前一步。   青伦一身青白色的衣裳,仅用青布束发,便已如仙人般的出落,红花打在他 的脸上,也不过是凡物而已。   然而,他清秀的眉眼间满布了俗世的愤怨,他厉声问红衣少年:「溥睦,溥 襄跟官兵都已追来了吗?」   溥睦不安地点头,说:「三皇兄已经带来了官兵,可是,他不是来杀妳的, 他……」   青伦大笑两声,道:「官兵和刀剑都来了,不是来杀我,还能是什麽?」   话音刚落,他们口中的溥襄便已赶到,身后还随着十几个佩备着刀剑弓箭的 官兵。   溥襄身穿宝蓝色的衣裳,头戴宝石头冠,骑着价值不菲的踏雪血马,风尘僕 僕的来到他们面前。   青伦见了他的那一剎那,时光彷佛瞬间回到最初,他又见到那最初遇见的蓝 衣男子,带着深邃而修长的眉眼,正气潇洒,却又时刻带着调皮的孩子气,他们 同饮共醉,说着以后如何一起游历江湖……他如此癡人说梦的时候,还未知道眼 前的男人,便是苏国的靖亲王溥襄,从一开始便领了新帝的命令来取他的命!   他以为,他真如他所说的那样,衹是一个名叫皇甫襄普通的商家子弟……   若他一早知道,会不会不落得如此地步,会不会,不爱上他?   青伦苦笑摇头,轻拍跟了自已五年的白马,要牠离开,白马不明所以,伫在 原地不动,青伦唯有狠下心肠,用剑轻划了白马一下,狠骂道:「走!我不要妳 了!」   白马走后,青伦便把剑指向了溥襄,那个狠狠地出卖了自己的人,即使在这 种情形下,这人在自己的眼裏还是俊美如画,风彩依然,但青伦知道这人要杀自 己,他不能让自己再沈迷在这种假象之中,冷声问:「溥襄,我在这裏束手就擒, 跟就地自尽,到底有什麽分别?」   溥襄神情本已焦急,听了青伦的话更是急了起来,忙答:「我会跟皇兄求情, 虽杀人是犯了苏国大罪,但本意却是好的,妳刺杀的是恶人贪官,衹是为了杀一 儆百……若我再加以求情,皇兄一定会放妳一马,说不定还会赏妳,潜儿……」   「别叫我潜儿!妳没有这个资格!」青伦恨得咬牙切齿,「若这般天真的话 是出自溥睦之口,我还能理解,但是妳,堂堂的靖亲王,皇帝的左右手!又怎麽 不会知道我的下场衹有一个!」   就是死。   见溥襄默了,青伦又问:「那妳的未婚妻,茴凝公主呢?」   青伦一直知道靖亲王有未婚妻,却不知道自己的情人便是靖亲王。   什麽金盘洗手,什麽快意江湖,什麽江南小屋……全都是骗他来着,衹为看 着他由一个让苏国闻风丧胆的杀手,变成靖亲王的男宠,再沦为阶下囚!全都是 为那些「朝廷命官」出气来着!   说好的携手江湖,衹不过是一场笑话。   他,已经没有回头路。   「青伦……我跟她……我??会与她解除婚约,把妳救出来后,我们再找个 小村庄生活,那裏没有人会认识我们,我们从头来过……」   骗人……青伦愤然抬眼,眼神坚定的望着曾经最信任的情人,一字一句的说: 「从此以后,我的碧落黄泉,皆与妳无关。」   说罢,宝剑入鞘,在所有人以为他要投降就擒之际,冷不防青伦纵身一跃, 在溥襄和溥睦的大叫声之中,投身进山崖裏。   其实他大可以借着山崖边的树枝岩石,用轻功让自己免于一死,但他没有, 他已经彻底地死了——在崖上,他没有必要再苟且偷生。   青伦闭上眼,放空自己,衹求爽快地再入轮回,可这万丈山崖,竟像个无底 的空潭,怎麽跌也不见尽头。   可再深的山崖,也会有个底,死,不过是迟早的事。   不知道溥襄在他死后,会不会伤心,还是衹会可惜了一个在新帝面前争取功 名的机会,然后跟那茴凝公主成婚,从此家庭和睦,夫唱妇随,生几个可爱的娃, 那些孩子长大后,男的像溥襄,女的像茴凝公主,会是多麽美满幸福的画面啊… …   那画面美满得灼痛了青伦的心。   他已经快要死了,为何要再自挖疮疤,当真是个癡儿。   未几,他感觉自己重重地沈进某片深海之中,那水却轻如最上等的丝绸,温 柔地包裹住他的身体,他在水中或沈或浮,在他来得及反应之前,不知什麽力量 将他扯上了水面。   他猛然睁眼,才知自己落进了一片黑色的湖中。   他以为自己命大,落在碧山下的某个湖中,可放眼四周,衹有怪异的墨色大 树林立着,挡住了外面的阳光,哪裏还有什麽碧山的蹤影。   爬上岸后,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的银色宝剑,「还好,还在……」话音才 刚落,他便暗骂自己没骨气,这剑还不是溥襄送他的吗?那时他们初定情愫,溥 襄便把这係上了蓝色穗子的宝剑送赠予他,作为交换,他把自己的随身宝剑送给 溥襄,溥襄还一脸欢喜的把青色的穗子挂了上去。   思及此,青伦便想要把这名叫沧海的剑扔到湖裏去,让它从此消失在人世间, 衹是想到自己身在这片古怪的森林之中,还是带着武器较好,便打消了这个唸头。   这森林当真的怪异得很,不似一般的森林,一般的森林还会有鸟声起落,但 这裏却一点生命的气息都没有,青伦当杀手已久,早已习惯了在寂静的黑夜中行 走,但到了这森林之中,还是不期然的感到冷咧。   相较之下,那片黑湖还让他比较安心。   忽然,有什麽在树木之间瞬速移动,还树叶嘶嘶作响,青伦迅速的拔剑戒备。   果不其然,不出数秒,已有什麽如风一样扑向了他,那东西比任何青伦见过 的剑客还要快还要狠,青伦心中大惊,但杀手的本能让他能够冷静地往声音的方 向精準一刺,及时杀死了那东西。   本以为那东西被自己杀了,自己便能安心,可当青伦看清楚自己杀了什麽时, 迎面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慌乱和恐惧。      第002章、山崖下的兽人世界-01、山崖下(2)   那生物望之似是人形,却骨瘦如柴,四肢扭曲,脸上生了两个大咕窿,两衹 眼睛在黑洞裏怪异地左右滚动,让人望而生畏。   那不是人!不是他见过的任何一种生物!   青伦踉跄退后两步,丝毫没有察觉那东西的同伙已在身后的树上张开血盘大 口,準备突袭他。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灰色的影子及时扑倒了那东西,将它的脖子一分为二。   那是一头豹子,衹是这头豹跟平日的豹不同,不止体格上壮健许多,还生来 与众不同的纯灰色毛发,而且没有该有的豹纹。   不知为何,这头独特的灰豹,让青伦愈看愈便愈觉得比寻常的野豹更美丽高 贵。   灰豹低吼一声,低调地宣告自己的胜利,然后便兴冲冲地跑向青伦,用头去 顶磨他的腰,似是头小猫在讨宠,青伦见牠如此可爱,一扫刚才的惊惶,摸摸牠 的头,道:「小猫,谢谢妳救了我,可妳知道该怎麽走出这裏吗?」   青伦本衹是闹着玩,没想到灰豹似乎真的听懂了他的话,竟点了头。   下一秒,灰豹便在他面前变成了一个束着小辫子的黑发青年。   青伦吓得木定口呆,差点便要拔剑杀了面前的妖人。   「妳、妳是什麽东西!」   「@#$%(#!」那人说了一堆青伦听不懂的话。   青伦深呼吸,冷静下来,摇头跟那人说:「我听不懂妳说什麽。」   那人顿了顿,才恍然大悟般,生硬的跟青伦说:「我、我、带妳??离开、 这裏。」   那人的苏国语说的生硬,但至少能沟通,青伦左顾右盼,心知自己人生路不 熟,这裏又充满着未知的生物,他没有把握独自离开这地方,衹好跟这人走。   但为了安全,握着剑的手还是待在备战状态。   那人说,他叫布沙书,住在附近的一个部落。   一听部落这词语,青伦便觉不妥——苏国没有部落啊。   那麽,他现在到底身在何方?   「妳??住在??我的??部落??那裏??很??安全??」一路上,布 沙书便不停地跟青伦发出邀请。   「再说吧。」青伦低眸冷冷回应对方的热情。   不是他青伦恩将仇报,衹是布沙书眼神裏藏着的东西他如何不晓得?那时溥 襄追求他,看他的眼神也是差不多这样子。   想到这裏,那本来还算平和的心忽然被针刺了一下。   ——溥襄,妳那样骗我,见我一步步爱上妳,是不是觉得很有趣好玩?   怪不得妳总是笑着,微微的笑着,调皮的笑着,温柔的笑着,情深款款的笑 着??   大概因为真的很可笑吧。   「我们要走多久才能出这森林?」青伦问。   「很快??出了这??森林??便是??黄金草原了,不、用半??天,便 会??到我的??部落。」布沙书笑说。   「喔。」   果然如布沙书所说,在他的带领下,两人很快便离开了森林,随之而来出现 在青伦眼内的,是一片金色的草原,金色的长草高及肩膀,在晨光下映出一袭又 一袭的闪闪金光,像是由金丝织成的美境。   青伦看的目定口呆,他此生,从未见过这种景象。   「很??漂亮吧。」布沙书笑着拔下一条金草,递给青伦,说:「好吃。」   作为杀手的青伦本不该乱吃陌生人给他的东西,可看着布沙书热情的笑容, 他还是忍不住接过金草,轻轻的咬了一口。   他以为草便是草,有什麽好吃的,衹是一口咬下去,这金草竟然清甜爽脆, 像水果一样美味!   「果然好吃!」   「当??然??」见青伦笑了,布沙书也笑了。   青伦这才有閑情端详领他走出森林的布沙书,除了他是由灰豹变成,左眼眼 角有些奇怪的花纹外,其实他跟正常男子别无二致。   衹是这奇怪的花纹,让他想起苏国的一种刑罚,便是让在受刑人脸上刺上罪 状,让他一辈子受尽屈辱的活着,在其他人面前抬不起头。   难道布沙书是做了什麽,才被人在眼角刺上了这花纹?   青伦自觉不该问揭人疮疤的问题,便改问别的,他拉扯着布沙伦的灰衣,好 奇问:「布沙书,妳不是由豹变成的吗?怎麽变成人形后不是光着身子,而是穿 着衣服的?」   「妳来??我的部落,我就告??诉妳??」布沙书说罢,便化身成灰豹, 低伏下来,示意要青伦坐在他身上。   青伦吃过美味的金草后,心情好多了,而且布沙书一直要他去那个部落,勾 起了他的兴趣,便爽快地骑在布沙书背上,说:「既然妳那麽想我去看妳的部落, 那我便去吧!」   灰豹高兴的大吼一声,带着青伦,往远方的喀勒部落奔去。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