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沈沦 01-03

当今武林,以少林寺、离恨阁,青云门三派为首,三派武学各有所长,称霸江湖壹方,江湖上没有任何门派能以之抗衡,即使是当今最强侠义盟,乃长江壹带与漕运为生九帮十派联盟,在三派面前也不敢轻言寻衅。  三派可以说是武林实符其实的武林霸主,寻常帮派只消三派壹句话就能分崩离息,若三派中任意壹派若对某个帮派发动战争,这个帮派可以说在武林中撤底灭亡了,久而久之,武林人士便产生壹个想法:在这个江湖上没有任何壹个需要能让这三派联手对付的门派存在。     然而事实上却偏偏存在过这洋的门派,百年前西域曾经出现过壹个名‘西方极乐天教’的邪派,此邪派有别于其他黑道帮派,传说其脱胎于密宗喜欢禅壹系,但其教义比密宗更加离经叛道,提倡男女平等,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亦可壹妻多夫,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并且以诡异邪术和功法潜入中原吸收大量信众,其中不缺武林美貌女侠和名门大家闺秀,他们经常组织壹起衣不蔽体,幕天席地群交乱欢。  如引离经叛道的行为,自然引发武林黑白两道的公愤,起先壹些受害者家属联盟发动多次远征,但是由于其家属中隐藏大量‘极乐教’信众,每次远征皆失败而归,甚至壹些惨加征讨侠士和女侠在战争中落入敌手,纷纷被其教义所征服成为其忠实教众,这让中原群雄丢尽脸面。  见到‘极乐教’拥有如此洗脑能力,朝庭也有些坐不住了,‘极乐教’的教义与中原儒家教义格格不入,让这个邪教在中原生根,岂不是会巅覆中原千年以来礼仪,于是朝庭出面游说三派联手,希望三派能出面剿灭此邪教。  三派也深明大义,于是出面整合武林黑白两道势力,由此出现壹个罕见画面,黑白两道首度团结壹致组团远征刷怪,在西域圣峰淩绝顶的极乐宫与‘西方极乐天教’进行壹场百日圣战,在付出巨大伤亡后终于将其主力教众等斩尽杀绝,将极乐宫壹举焚毁后班师回朝。  然而正道万万没想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圣战开始之初,‘西方极乐天教’教主乐寻远便明白两者差距,暗中将教中女信众与孩童老人转移走,留下教中主力和自己以身为饵吸引火力,保留下火种,伺机东山再起。  但毕竟被中原黑白两道打成邪教,保留下来的火种也没能重振昔日辉煌,百年下来大部分时间都只能以淫贼身份在江湖游蕩,暗中发展壹些信众却收获甚微,因为淫贼这勾当壹洋是江湖人人得而诛之行业,壹直没有起色。  当然凡事也有例外,十八年前就有这些后人就出现‘惜花双奇’的两个淫贼,此两人在江湖上合伙作案,专采各种武林女侠与名门闺秀,其采花邪术远胜过往先辈数百倍有余,那些被他们采花过女子都拆服在两人淫技之下,与他们暗中保持长期着关系,这让那些被戴了绿帽的男人大为气愤,再次组团专门对两人进行将近壹年追杀,最终在黄河渡头上将两人打落滚滚黄河之中。  然而十八年过去,平静的武林却再次出现‘惜花双奇’蹤迹,壹时间壹些被伤害过的人再愤怒起来……  ………………   第壹章 螳螂捕蝉 盛夏的艳阳升,开封城门外的壹处荼店内,店内无数趁清晨出行的行人,无壹不把目光在最靠裏面的那壹张桌子上,那裏坐着壹位长得极其美丽的少女,她独自壹人坐在哪裏饮茶吃早点,其壹颦壹动都美得让人心醉,然而她腰间系着那把长剑却告诉着人门,此女不可小视。  此时,茶店内壹些有教养之士收回了目光,开始谈天说地来,但偏偏这个时候却壹个人不相识,径自朝着那美女桌子走去过去,只见他身高中等,体肥脸圆,嘴上留着两道小胡子,壹副发福的中年乡下地主员外洋子,茶店内壹些行人心中鄙视:‘又壹个地主员外也敢打江湖侠女的主意,看来是吃熊心豹子胆’,目光又转了回去,想这个乡巴佬如何出丑。  那个乡巴佬径来到桌前,用手摸了嘴边的小胡子说道:“小娘子,这店也太挤了,咱们不如拼个桌如何。”  ‘我靠’店内的行人心裏狂吐嘈,这个肥佬也太逊了,当下茶店内客人虽多,但仍未到客满的程度,靠门旁边还有好几张空桌呢?  那少女也是俏眉壹皱,用着如同黄莺般好听地声音说道:“这位员外,店内还有好几张空桌,请移步。”  少女的拒绝,员外并不在乎竟然径坐下来:“谢谢姑娘美意了。”  少女怒意直上眉头,没有说句半说话,手缓缓握向腰间配剑。员外将她的动作全部落入眼内,冷冷壹笑:“江南名门淩家,淩天南的‘七绝气剑’,以气聚剑,伤人于无形,在江湖上也算是响响的名头啊,只是不知道他的女儿,是否能学到几分本领了。”  少女神情壹冷:“看来妳是我要找之人了。”  员外用圆滚滚的眼睛在少女身上下打量:“没错,我就是丁剑,当年江湖人送外号,‘惜花双奇’之壹,前段时间在开封城干下几件大案的淫贼,不知小姑娘子找在下是否是深闺寂寞需要,需要在下慰解寂寞呢。”  “好诡异的眼神。”少女心中微微壹惊,这个淫贼的眼神竟似能将自己全身看光般,就算身上着密实的衣服依如赤裸般:“淫贼,既然妳主动送上门来,本姑娘就不客气了。”  ‘当’壹声急响,两人之间桌子被剑气壹分二,少女出手快若骄龙,长剑宛如壹道白光袭向丁剑,丁剑双掌划圆,八方气纳,形成壹道无形气墻,隔空挡下这快若奔雷的剑,两者僵持不下。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在场食客个个吓得面无血色,这情形好似是武林人士的武斗的开场啊。刀剑无眼啊,生怕祸及自己的食客,不知谁带了头壹下鸟作散,就荼店的掌柜和小二也跑不见蹤影,只爹妈少长了两条腿。  少女收剑后撤,在身前宛出朵朵剑花,正‘蓬莱剑法’中‘壹剑东来天外仙’,宛如翩翩仙子,扬长避短,饶过丁剑的掌势,直刺对手双目而去。丁剑掌势欲收不及,只抽身后退,险些失去壹目。  丁剑有些狼狈:“‘蓬莱剑法’当年号称‘秦岭三美’上官蕓的剑法,她生的女儿还真俊,有点想念她了,看来小娘子还是学不成淩家霸道无双‘七绝气剑’,淩小子的武功要失传了。”  少女怒道:“淫贼,看来妳知道还挺多的。但妳知道本姑娘淩清竹,就算不学成自家武学,也能自成壹派,青出于蓝胜于蓝。”  丁剑满脸淫笑:“嘿嘿,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娘子,看来妳是不知道妳爹爹当年历害,妳就算再学上三十年也赶不上,还是乖乖躺下来,让老子给妳开苞,壹起品尝这人间极乐好不。”  淩清竹挺剑再攻上来:“淫贼,该死,妳在开封祸害好几家女子,本是死罪,现在还敢口无遮挡,罪无可赦!”  丁剑壹边闪避,壹边调笑道:“嘿嘿,小娘子,不识事,老子不怪妳,呆会就让老子好好调教,妳就明白了。”  “明白妳个头。”就在此时,忽传进壹声男子暴吼之声,木质茶店墻壁突然破裂,两道人影快若流星急掠进来,正全神闪避进攻的丁剑哪料这等变化,两把长剑直指胸膛而来,剑未至,剑气已经透胸而入,五脏为之壹创,张嘴壹口喷出来,只道我命休矣!  然而对方却不想夺其性命,在最后壹刻收剑而回,其中壹人在他胸膛上狠狠踹了壹脚,将他踹到墻角落去,在地上打滚回后愤恨地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