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小东邪郭襄

此时,令狐沖、郭襄和曲非烟在刘府吃完酒席,这便进了来。     曲非烟见到东方不败后,犹豫了一下,说道:“师傅,你……你真的要带爷爷回黑木崖啊?”     东方不败看着曲非烟,长歎一声,说道:“非非,你要知道,正邪不两立,你爷爷毕竟是我神教中人,跟刘正风如果再在一起,到时候恐怕反而会害了他们!”     令狐沖点了点头,也说道:“是啊,非非,你爷爷毕竟是神教中人,跟刘三爷相处太久,恐怕嵩山派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还是让你爷爷回黑木崖的好!”     “哦!”曲非烟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     郭襄这个时候走上前,拉住曲非烟,在她耳边低语几句,曲非烟登时笑逐顔开,说道:“那倒也是,这样便好了!”     东方不败一愣,问道:“襄儿,你在跟非烟说什麽?”     “没什麽没什麽!我们什麽都没说!”郭襄和曲非烟赶忙摆手道,曲非烟心想:“郭姐姐说师傅最听令狐大哥的话,以后只要令狐大哥多求求师傅,爷爷和刘爷爷定能再见,这话可不能说出口!”     令狐沖说道:“白姐姐,明要回黑木崖吗?”     东方不败点了点头,说道:“正是,离开黑木崖也有段日子了,我必须赶回去处理教务!你们也跟我一起去黑木崖吧!”     令狐沖一听,摇了摇头,说道:“不,白姐姐,我不去黑木崖,我想再去别的地方游玩儿一下,过几个月在去黑木崖见你吧!”     东方不败一愣,继而有些失望,不过随即想起自己可以随时进入空间见令狐沖,也就释怀,于是说道:“这样啊!那好吧,不知道你想去哪里啊?”     “这个……去哪里呢……”令狐沖一时有些爲难。     “不如去洛阳吧!”忽然,门口传来了王细雨的声音,接着就见王细雨和雪心还有喀丝丽走了进来。     “啊?去洛阳?”令狐沖等女吃了一惊。     “是啊!”王细雨有些兴奋地说道,“沖弟,我已经多年没有回家了,我想回去看看父亲还有两位哥哥,并且禀告家里出的事情,还有……还有我们的事情……另外,洛阳多名胜古迹,你们也可好好游玩儿……”说到这里,王细雨的玉脸上颇有些红润。     “哦,对,雨姐你是金刀王家的人!”令狐沖微笑道,心中却对这所谓的金刀王家颇不以爲然,也就是一个青城派的实力,在自己眼里根本不够看。     不过,一想到任盈盈也可能在洛阳,令狐沖就有些不能不去洛阳的感受了,忍不住偷偷看了雪心一眼     东方不败显然也对金刀王家不看在眼里,缓缓说道:“既然如此,令狐沖,你们就去洛阳的那个什麽金刀王家吧!我先带非烟和曲洋去黑木崖,等把事情处理完,我会先去看看仪琳,在来找你们的!”     “那好!就如此吧!”令狐沖呵呵笑道。     ※※※     大家各自散去休息之后,令狐沖笑着拉着郭襄来到外面的草地上,说要和她谈心,郭襄自然不会不同意。而令狐沖,却是在想着能不能吃了这个小美女。     来到外面草地,二人坐下,看着空间里面天空的满天星辰,令狐沖歎道:“襄儿,你现在还喜欢这个世界吗?”     郭襄一听,淡淡一笑,说道:“以前还有些不习惯,可是现在已经好了!”     “那便好了!”令狐沖说着,望着郭襄俏丽的脸庞,心中实是对这个少女爱慕不已,心想若与她结爲夫妻,那该是多麽好的事情呀!心下不禁癡了。     郭襄望着令狐沖,见他眼中有异,不禁一惊,问道:“令狐大哥,你怎麽了?”     令狐沖望着郭襄美丽可爱的脸蛋儿,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郭襄揽入怀中。     郭襄吓了一跳,待要挣扎,但令狐沖武功远胜于她,郭襄哪里挣脱得开?待闻到令狐沖身上浓重的男子气息,更是癡了,不禁脸颊通红,乖乖地任由令狐沖抱着。     令狐沖闻着她身上独有的处子幽香,心下不禁又是欢喜,又是激动,低声问道:“襄儿,令狐大哥好喜欢你,你喜欢令狐大哥吗?”     郭襄一听,脸红的就如同红苹果一般,低声道:“令狐大哥,怎……怎麽忽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     令狐沖说道:“我不管,我只知道我喜欢你!你究竟喜不喜欢我?!”     郭襄这几日和令狐沖相处,被令狐沖豪爽的性子早已征服,再加上令狐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她来曆的人,二人共同话题很多,所以郭襄已对他暗许芳心。     将头深深买在令狐沖怀中,低声道:“令狐……令狐大哥是大英雄大豪杰,襄儿自然是喜欢的……”郭襄的声音小的如同蚊子一般,要不是令狐沖武功高明,内力深厚,耳力惊人,还真听不到。     令狐沖心下大喜,望着襄儿,伸嘴朝她那诱人的樱唇吻了下去。     襄儿大吃一惊,赶忙挣扎,可她武功不及令狐沖,如何挣扎得开?只挣扎了几下,嗅到令狐沖身上厚厚的男子气息,登觉全身似乎要融化了一般,周身没有一丁点儿力气,只得任其摆布了。     令狐沖将舌头伸进了襄儿嘴里,和襄儿的香舌尽情的交缠着,右手则渐渐移了下去。他的左手仍搂着她的纤腰,右手已经在襄儿那十六年来从未有人碰过的丰满的酥胸上抚摸了起来。     襄儿此时已有些沈醉,忽的感到胸口私密之处被令狐沖抚摸,不禁全身一僵,双手忍不住勾向了令狐沖的脖子。令狐沖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左手慢慢下滑,在令狐沖的美臀上轻轻揉搓起来。     襄儿现在已是意乱情迷,要不是她的嘴被令狐沖的嘴死死堵住,恐怕便要呻吟出声了。渐渐的,令狐沖的手伸向了她的衣带,轻轻地解了开来……     衣衫横飞,玉肉裸露,很快的,令狐沖和郭襄,就在这草地之上,赤裸相对了。     郭襄的身体非常完美,十六岁的少女裸体给了令狐沖很大的震撼,细滑白皙的肌肤,圆润动人的椒乳,修长美丽的玉腿,毛发还不密布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让人看着欲火萌生的绝美身姿。     此时,令狐沖的两只大手不知道什麽时候攀上了郭襄胸前两只挺拔的小白兔,轻轻揉搓,大嘴轻轻舔吻上郭襄精致小巧的耳朵,全身欲火在胸口喷涌而出。     “嗯……”郭襄娇躯微颤,几乎都要瘫软在草地上,俏丽的小脸上泛起异样的潮红,看的令狐沖食指大动。对着郭襄微张的小嘴狠狠吻了下去,舌头撬开贝齿钻进郭襄的小嘴,追逐起对方的小舌头。     良久,唇分,郭襄美目微闭,睫毛轻轻颤动,令狐沖心一横,将郭襄横抱起来,快速进了房间,轻轻放在床上,再次对着郭襄微张的小嘴吻了下去,一只大手肆意揉搓着一双雪白坚挺的小白兔,郭襄小嘴微张,轻“恩”出声。     令狐沖另外一只手也没閑着一路下来越过平坦的触碰到芳草萋萋的,肆意的抚弄。     郭襄娇躯微颤,显然是令狐沖的抚弄起了效果了。     一对雪白的小白兔暴露在空气当中,两粒殷红色的葡萄微微战栗着,令狐沖终于放松对她柔滑的小舌头的追逐,矮下头一口叼住右边嫩红色的小葡萄,另外一手却还不依不挠的在她左边的小白兔上肆虐,郭襄平时就算是自己洗澡也很少触碰的小白兔在这一刻受到了连续不断地抚弄。     郭襄娇躯微颤,俏脸上露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情,轻轻哼着,幕一次感受着这别样的感受。     郭襄就像一只录光的小羊一样呈现在令狐沖的面前,奋力一击,顿时小令狐沖就进入了一个温热的所在,宛如一道电流瞬间流便全身。     郭襄微微蹙眉,轻“嗯”一声,一抹红色的代表曾经的少女时光的印记赫然出现在雪白的花边传单上。     两行清泪悄然从郭襄的美目中滴落下来,浸湿了枕套,是欢喜还是悲伤     也许都有。在这一刻过后她将告别少女时代,曾经纯真的日子不再回返。     会后悔麽?也许吧!但是不是此时。     令狐沖此时嘿嘿一笑,羞的郭襄面色更红了,可是脑海还来不及转动,那巨大的已经加大了的幅度,顿时,微微的疼痛带着无比浓郁的快感从自己的之中一下子随着令狐沖的抽动沖进了自己的身体,沖进了她那早就被阴阳真气和令狐沖的勾引出来的拥有强烈的的心田,霎时间,郭襄微微呆滞之后不由的呼吸浓郁了起来,一双美丽的眸子越发的水润,更是透着一股子妩媚之色,这一刻,这个初爲女人的少女开始展现她那清冷下的火热!     “呜呜……哦……哦……恩……!”     令狐沖那粗大的在郭襄的之内缓缓的着,干的郭襄的已经开始加速的分泌出来,很快,那原本还紧窄的被令狐沖的插的横流、润滑不已,郭襄不由的双眸也开始迷离了起来,那躺在男人的身下被男人的干的快感,是她从来没有经曆过的,这种兴奋的快乐带着被奸的羞耻之感,让她那的敏感身子很快便给身体内的研磨了,潮红的脸颊带着红润的光泽,在令狐沖的大的沖击中郭襄整个人都在那大床之上不住的上下摇晃着!晃动的她的心也跟着酥了,轰红润的红唇内哪怕因爲矜持极力的压制,也不由的呜呜的娇吟了起来!     轻微的娇吟却一下子让郭襄整个人都充满了羞涩,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被男人干的这样羞耻的欢叫,可是,那滚烫的在自己的中进进出出的的感觉却是那般的让人快乐,让她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偷偷的睁开羞涩的眼睛,却看到那个霸占自己的男人正兴奋的双手抓着自己的耸动着身子不停的沖击,而自己的身子竟然可以在他那小身子的沖击下无比剧烈的摇摆晃动,这种感觉,让她心中羞涩不已,被心爱的人干着,让她心中充满了一股异样的刺激之感,不由的,那种欢乐的感觉更加的浓郁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酥痒的仿佛要痒死一般!     “唔唔唔……嗯……哦……令狐大哥……!”     虽然极力的克制,可是郭襄还是无法忍耐这种自己的被令狐沖的蹂躏的感觉,她无比羞涩的发现自己的中随着令狐沖干自己的幅度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湿润,更是流落到自己的娇臀之上,这样她心中的快感更加的深刻了,哪怕不敢大声的呻吟,可是还是不由的呼唤着已经占有了自己的男人令狐沖的名字,表达着自己被干的快乐和内心对自己有了相依相偎的男人的欢欣!     郭襄的娇吟声和那羞涩的模样,让这个平日里清纯的少女充满了别样的美感,看的令狐沖的双眸不由的大是兴奋,尤其是令狐沖在干着郭襄的小的时候,那一双手还在把玩着郭襄的椒乳,那娇嫩挺拔的感觉,让令狐沖揉捏的舒爽无比,不由的,在她这样娇态之上,令狐沖玩弄的力度更大了!     “唔……!轻点,有,有些疼!”     令狐沖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揉捏的力度大了许多,顿时抓的刚刚体会男女欢爱的郭襄舒爽中带着疼痛,娇羞的看着令狐沖忍不住轻轻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那一双却给令狐沖揉的红豔豔的!     “襄儿,呼呼……!太美妙了,襄儿不但身子完美,而且,小竟然这麽紧,夹的我好舒服,而且,而且里面还会动啊,襄儿,太美妙了,的小真的好爽,我,我有些控制不住……!”     令狐沖在郭襄的娇吟声中不由的兴奋的说着,双眸火热的看着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小东邪,只觉得刺激无比,只是那羞人的话一下子让郭襄整个人都羞愤的道:“你,你说什麽呀,什麽小,小……羞死了,呜呜……!“     郭襄毕竟是处子新破,那矜持的心情让她说不出那些粗俗的话,尤其是在令狐沖的时候,早已经娇羞无限的她根本说不出来,只能娇嗔的白了令狐沖一眼,却也惹来了令狐沖更加兴奋的沖击,顿时,令狐沖的大在郭襄那狭小粉嫩的内狂进狂出,干的郭襄的身子在床上呼呼的摇动着,如同大海中的飘萍一般的被海浪沖击的飘来蕩去,那弹性的娇躯不住的肉颤!更是压制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只是她的呻吟虽然带着娇羞的模样让令狐沖看的欢喜,可是更更希望这个已经被自己占有并且在自己下婉转承欢的美丽姑娘能够更加浪一些!     “嘿嘿,我的襄儿,你是不是被我干的好舒服呀,如果舒服就叫出来哦,我喜欢听我的女人在被我干的时候兴奋的哦,这个样子你也不用压抑,我也会更加的兴奋,襄儿,你看,你的身子都被我干的红豔豔的,好可爱,好美丽,来吧,就让我好好的用品尝襄儿的的美味吧,一定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快乐,让你知道,做了我的女人,你只会幸福,不会后悔!”     令狐沖兴奋的期待中大更加的快速的了起来,一时间,干的郭襄的泛滥,带着那浓浓的味道,让这一对男女之间的更加的浓郁了!     狂猛的沖击如同海浪一般一浪高过一浪,沖击的郭襄的娇躯越来越兴奋,那中的甜美滋味,在的奸下充满了让人销魂的快乐,配合着令狐沖那渴望的声音,在郭襄的脑海中不断的引诱她的神经,引诱的郭襄在如此的癡迷当中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就随了令狐沖的心愿,然而,终究还是一个初经人事的女人,她还是有些放不开!     看着郭襄那既渴望发泄,又娇羞无限的模样,令狐沖不由的嘿嘿一笑,猛的深吸了一口气,下一刻,那巨大的在他猛的加速之下对着郭襄的狠狠的插了进去,速度越来越快,这一刻,郭襄的被干的一阵阵的狂颤,那娇媚的身子,在大床上不断的上下起伏,被令狐沖干的更加的香豔不已,这一刻,那狂猛的沖击和令狐沖那用力的抓着她胸前饱满的双乳的揉捏,都带着无比强大的刺激,沖击着她那仅剩的理智和矜持!     “扑哧扑哧……!”     迅猛的沖击让那早已经洪水泛滥的爆发出了这样蕩的水声,这种蕩的声音之下,郭襄不由的被那强烈的沖击干的再也控制不住的叫了起来:“唔唔唔……啊啊啊……好……好快……好让人兴奋……怎麽会这麽快乐?啊阳……唔唔唔……轻……噢噢噢噢……轻点……!”     终于让郭襄放下了矜持了起来,令狐沖兴奋的呼吸猛然一促,不由的在这般的兴奋下猛的抽出自己的大,对準那水流哗啦啦的流淌的再一次噗嗤一声狂入,顿时插的迷离的郭襄娇躯猛震,啊的一声尖叫,下一刻,猛的扬起了身子,抱住了身上的令狐沖带着的兴奋娇吟道:“唔唔唔……太猛了……好……好难受……可是好兴奋……令狐大哥……不……不要这样……唔唔唔唔……我……我受不了……噢噢噢噢……!”     郭襄被这麽深深的一刺直接刺的脑海一阵空白,全身都抖动了起来,只觉得自己再也抗拒不了令狐沖那奸的快感,忍不住了起来,她那兴奋的身子依旧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小里面那被这一下干出的浓烈的,好似都可以想到那被一插之下四溅的秽的样子,那矜持的心一下子在羞涩中颤抖,那火烫的,充斥着自己的,勾动着身体内的,也品尝着里面的!     “呼呼呼……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好爽……我……我好舒服……令狐大哥……我……我真的好舒服……爲什麽这麽美妙……太爽了……唔唔唔……啊啊啊啊……令狐大哥……你……你好厉害……我……我好爱你……!”     郭襄的在第一声出口之后便再也控制不住了,这种感觉就如同吸毒一般会上瘾的,她只觉得每一次都让她有种羞耻的兴奋感,让她的身子更加的快乐,一声比一声的高亢的叫声,让令狐沖知道,这个被自己好不容易干掉的女人终于完全的臣服自己了,这一刻,那种征服一个茫然动情的女人带来的快乐让他心中无比的满足,尤其是这麽一个着名的武侠美女,令狐沖显得无比的兴奋,那干着郭襄的更加的卖力了,呼呼的之中,插的郭襄的红润润的美豔无比,在这样的沖击中,郭襄泛滥之间娇吟连连,两个人默契的欢爱,让彼此的爱意更深了一层!     “啊嗯……啊嗯……嗯嗯……!”     深浓的爱意之中,郭襄才真正的感觉到此刻的自己在令狐沖的疼爱之中真正的从一个女孩蜕变成了真正的女人,她羞涩中带着无尽的欢愉享受着自己那娇嫩的之中令狐沖那狂猛的!此刻的她,才真正的开始体会作爲一个女人真正的快乐!不由的,在这般的转变中,她那双逐渐淹没了清冷转爲女人的妩媚的眸子带着羞涩的柔情看着还在自己的身体内干着自己的小男人!     “唔……襄儿,好爽,的感觉真的好爽,襄儿的小真是,我要一辈子都这样可以干襄儿的!襄儿,你喜欢我这样吗?”     令狐沖着自己的,沖刺着郭襄的,只觉得一股股的摩擦的快感,从郭襄的之中传来,弄得上快乐无比,令狐沖不由的兴奋的抓着郭襄的大力的揉捏着,更是忍不住低下头,在她那红润的双唇上轻轻的一吻,随即伏在她那精致的耳边柔声呢喃道!     强烈的沖击让郭襄的呼吸越来越浓郁,那快感好似叠加一般,不断的沖击着她的身心,让她快乐的想要歌唱,可是,令狐沖这般的粗野的动作和那羞人的话,却让她羞涩的呐呐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含着羞耻的感觉,低低的应了一声:“恩……喜欢……!”     这一声喜欢无意更加的点燃了令狐沖的之火,霎时间,那粗野的动作更加的大了,産生的快感也更加的浓郁,那粗大的插着郭襄的小,让郭襄只觉得自己的内涌出来的水流和快感都那般的强烈,无尽的情潮一起涌来,让她觉得自己的心口好似沈甸甸的,带着一种快乐的无法发泄的苦闷之感,这一刻,她再也克制不住的浪声大叫了起来,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情潮,发泄之间,那抬起的双腿晃动着更是自己的迎合着令狐沖那粗大的奸自己的动作!     “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好舒服……好爽……令狐大哥……你……你好厉害……唔唔唔……我……我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太强烈了……你……你这个小坏蛋……用尽办法要得到我……现在你……你终于干了我的身子……你……你满意了吗?唔唔唔……我也好舒服……好爽……原来男女欢爱这麽爽快……快……大力一些……我……我好喜欢……唔唔唔唔……我现在相信你会让我幸福了……可是……令狐大哥……要……要以后多疼爱我一些!”     郭襄二十岁,在现在虽然不是很大,可是也算是一个成熟无比的女人了,从来没有经曆男女欢爱她或许还能够抗拒诱惑,可是如今品尝了令狐沖带来的那种让灵魂都颤栗的刺激之后,她也被令狐沖勾引奸的陷入了的深渊,只怕再也抗拒不了令狐沖的了,这一刻的她兴奋中扭摆着自己在令狐沖身下的娇躯,仿佛有些索取无度一般,那处子的少女这一刻仿若爆发了那清冷的脾性之下的火热的!     感受着身体上的男人那贴着自己的身子前后耸动的动作,带动自己的娇躯不住的颤动之间,那在自己的内进进出出的干着自己,郭襄羞涩中带着兴奋的自己的娇臀迎合着自己男人的沖击,让这种第一次却刻骨铭心的欢爱更加的强烈,更加的让她癡迷欢快!这一刻,那清冷的心好似被令狐沖的欲火蒸烤了一般的彻底的融化了!     令狐沖用了那麽多的手段好不容易占有了这个小东邪,令狐沖自然要好好的品位一番,巨大的干着这个小东邪。一双手离开了她那高挺的双乳,转而在郭襄的全身游走抚摸了起来,那娇嫩弹性的肌肤带来了无与伦比的触感,令狐沖兴奋的同时,却发现在自己的抚摸下,郭襄的身子越来越热,越来越红,这种情况,让令狐沖很快便想到了女人的模样,不由的心头一颤,顿时兴奋的更加快速的沖击起来了,他好像看看这个美丽的少女在自己的下的娇豔模样!     “噗嗤噗嗤噗嗤……!”     极速的声猛烈的传来,本来就肉波颤颤的郭襄更是在令狐沖这种沖击之下更爲欢快的耸动了起来,一双娇挺的上下甩动着,看的令狐沖的目光不由的炙热无比了起来!     “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好爽……太美妙了……呼呼……令狐大哥……你好棒……太刺激了……我……我受不了了……你……唔唔唔太深了……我了……我……我有种好奇妙的感觉……要……要飞了一般……令狐大哥……我受不了……可是……可是还想要更快更深……爱我……用力的爱我……令狐大哥……唔唔唔……飞了……不行了……要飞了……啊……!”     随着令狐沖那狂猛的沖击,好似每一下都直插郭襄的心肝上,插的她有若癫狂了一般,再一次令狐沖那猛烈的沖击直插最深处的时候,仿佛再一次的顶在了身体里面最柔软的一般,郭襄全身猛的一绷,一声尖叫之后,那潮红的面容浮现了一抹诡异的兴奋,下一刻,整个人都癡迷的好似飞上了天一般,顿时,肌肤红润闪烁着奇异的光彩,郭襄在这迅猛的一波的沖击中瞬间达到了!     不由的,令狐沖的目光癡癡的从郭襄的娇容上移到了他们两个的地方,看着郭襄那被自己插开的粉嫩的,竟然美丽的让令狐沖咕噜一声吞了吞口水,而此刻的郭襄品尝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开垦的,顿时显得茫然又兴奋的喘息着,那一双玉臂在床上不断的移动,玉手好似寻找着令狐沖想要抓住令狐沖寻求这种灵魂飞翔的安慰!     然而,此刻的令狐沖依旧沈浸在的欢愉和的沖击中,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她再一次的用自己那滚烫火热的干起了郭襄那水润润的小!顿时,扑哧的声再一次的传来,郭襄的在的高峰中紧紧裹着令狐沖的大,给令狐沖带来了巨大的刺激!     郭襄兴奋的癡迷中再一次的体会到的沖击,不由的双眸一阵癡迷的水润,红润的小嘴不由的呜呜的开合着呻吟着,那颤抖的身子更加的敏感的扭动了起来,呼呼的喘息声传来,她那癡癡的目光凝视着干自己的男人,心头猛的一阵柔软,不由的伸出手撑在令狐沖的胸口,带着爱意的轻柔的抚摸着这个从今以后要一生占有自己的男人!     水融之中,郭襄对令狐沖的爱意越发的浓郁,不由的娇癡的自己有些酸痛麻痒的迎合自己男人的沖击,自己满足了,也想要自己的男人满足,她这一刻真正的体会到令狐沖的强大!心中不由的羞羞的想到:“怪不得他这麽色,令狐沖居然这麽厉害,以后可真是……”     体会到这种至美的滋味和令狐沖的强大,郭襄只觉得自己将来一定会被他干的吃不消的。可是,内心却更加的幸福和快乐,一个强大的男人才是女人的幸运!     “嘿嘿……襄儿,是不是很爽啊,的滋味如何?你男人我厉害吧,哈哈,不过,哦,襄儿,你的小好紧,紧的让我灵魂都要飞了,可是,我还没有吃够你的小,我要好好的,玩你,让你一辈子都这样享受我的疼爱,怎样,襄儿,舒服吧,舒服就叫出来哦,我,我会很兴奋的!”     令狐沖一边用自己的大狠狠的干着郭襄的小,还一遍用自己的话来刺激这个美丽少女,心头一股股异样的快感,让他的目光越发的火热了起来,每一次在郭襄的内,令狐沖都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内都会随着自己的微微收缩,好似要裹住入侵的一般,然而每一次抽出,都会带出大量的浓浓的,那甜美的气息温热的温度,都刺激的令狐沖心头更加的渴望了起来!     “扑哧扑哧……!”     令狐沖更加奋力的干着郭襄的小,干的郭襄也终于开始回应了起来:“唔唔唔……又有感觉了……好奇妙……噢噢噢噢……用力……再用力一些……令狐大哥……你……唔唔唔……人家第一次……你……你就这麽强烈……太难过了……可是……可是好舒服……我又被你玩的要飞起来一般……舒服……太美妙了……令狐大哥……快……深一些……再深一些……就像刚刚……你……你插的好深……顶的我里面好兴奋……唔唔唔……也好痒……痒死我了都!”     令狐沖兴奋的叫声中显得更加的娇媚了,看的令狐沖的目光骤然火热了起来,兴奋的抱着郭襄的大腿,把玩了一番之后用力的向两边分开紧紧压在床铺上,这一刻,郭襄好似只有上半身和一般,两条大腿在身体两侧死死的压着,令狐沖的大更加的有感觉了,干的更深了,狂猛的沖击着偶眼丹若的娇躯和,干的她呀呀的惊叫着,爽的她整个人都癡迷了起来!     “唔唔唔……呀……爽……好爽……唔唔唔唔……太美妙了……你……你我了……唔唔唔唔……令狐大哥……我爱你……好爱你……唔唔唔……!”     令狐沖挺着她的叫声和爱意,更是感受着自己在她的小内的,察觉到里面的热度越来越高,湿润无比的好似又一次收缩了起来,让令狐沖不由的感歎这个处子少女的敏感,这也让令狐沖更加兴奋的沖击了起来,干的郭襄那妖娆的腰身扭动着好似引诱令狐沖更加深入一些,也激发着令狐沖的热情,让令狐沖呼呼的喘息着每一次都一插到底!     令狐沖一边着,一边地头看着被自己奸的小,看着那红润润的显得泥泞的小,心中的香氛越发的浓郁了!     “襄儿,,你这个美女,看着你这麽高贵的武林世家的美女被我这个男人干,我,我好兴奋,哈哈,襄儿,美不美?”     令狐沖心中邪恶的念头又闪现了,边干边羞辱着郭襄,刺激的小东邪郭襄整个人都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唔唔唔……干我……快我……唔唔唔……我……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快……快干我女……唔唔唔爽……太爽了……我吧!”     “深一些……在深一些……唔唔唔……好热好大的……干的我小、小里面好多的水……唔唔唔唔……爽死我了……大哥哥……快我吧……唔唔唔……好痒……痒死人家了……快用你的大插深一点……给我止痒……唔唔唔……!”     被令狐沖狂猛的沖击干的完全沈浸在中的郭襄已经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和羞涩,了起来,那无意识的蕩的模样,显得那麽的火热无比,看的令狐沖心中呼呼叫爽,大扑哧扑哧的插进抽出的更加的卖力了!     巨大的兴奋之中,郭襄在癡迷的中兴奋的扭动自己的腰身,那柔嫩弹性的肌肤曼妙曲线的腰身,都显得那麽的诱惑,那被令狐沖努力的压下去的双腿完全的承托出了那一双娇挺的丰臀,这一刻更是摇摆着迎接着令狐沖的每一次的沖击,沖击中,胸前的一双娇挺的更是欢快的摇动着,显得那麽诱人!     “唔唔唔唔,噢噢噢噢……!”     “呀……唔唔唔……哦哦哦……啊啊啊……!”     郭襄缠绵浪蕩的呻吟是渴求更多疼爱的征兆,令狐沖充满欲的眸子在她那赤裸的娇躯中不断的扫视着,寻找更大的刺激,那巨大的起起伏伏的着,让两个人那结合的不会更加的紧密,在沖击中,郭襄更是娇挺迎合显得那般的姿势撩人!红润的小嘴内、哈气如兰的散发着女人的甜美香味,刺激着令狐沖的越发的蓬勃,每一次,都道郭襄的深处的之内,那扑哧扑哧的声和的肉碰肉的撞击声,让整个房间香豔秽的气息更加的浓郁了,巨大的,更是每一下都撞击着郭襄的,干的她癡狂的扭摆着!     “噢噢噢噢……啊啊啊……爽……爽死了……唔唔唔……太妙了……令狐大哥……我的男人……我……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唔唔唔……!”     郭襄癡迷的体会着这种让人抓狂的快感,玉手死死抓着棉被,那秀美的脑袋更是左右摇摆着甩动着自己的短发,那英姿干练的模样配合着情潮的妩媚,显得那麽的美豔,从今晚打算来令狐沖家让干的那一刻,她已经彻底的把自己看做令狐沖的女人,从她的那一刻,她已经彻底的被令狐沖完全征服了,从这般强烈的沖击和令狐沖的强大中,她更被征服的一点自我都不愿意保留了,中,每一次都颤抖的厉害,因爲令狐沖每一次,都好似带着电流一般,电的她全身发麻发痒!弄的整个人都好似迷乱了起来,只想要寻求更多自己的这个男人的疼爱!     “太爽了……这个女人真是极品……!”     令狐沖都不由的被此刻的郭襄深深的吸引了,小这般的美味,身子如此完美,加上那水润润的眸子带着情潮的快乐,好似随时都会滴出水来,这样的冷豔与热情的交织,那般的沖击人心!     “唔唔唔唔……好美……太美妙了……我……我又要不行了……要飞了……唔唔唔……令狐大哥……再快一点……让我死吧……唔唔唔……!”     郭襄终究还是耐不住这种被大狠狠奸的快感,让她整个人都全身剧烈的抖动了起来,那纤细的腰身和丰挺的臀部都强烈的扭动了起来,的激烈的撞击和晃动,更是让她快感不断,这一刻,她在这种灵魂崩溃的第二次沖击下,竟然一下子挣脱了令狐沖压着她双腿的手,那一双解脱的双腿死死的圈住令狐沖的腰身,带着无比浓烈的呼吸,猛的整个人都仰起了身子,死死抱着令狐沖与令狐沖紧紧相贴!     “呜呜……让我飞吧……噢噢噢噢……好爽……来了……要来了……唔唔唔……又死了……唔唔唔……。啊……!”     郭襄双腿猛的收紧,死死的压着令狐沖的身体刺入自己的深处,又一次的强烈的快感,她终于再一次的了,而就在她那温热的喷打的时候,令狐沖只觉得全身一震,一股奇异的快感也从自己的尾骨处涌来,让没有控制自己的喷射的令狐沖也很自然的在这一刻与郭襄一起达到了,他也要用这一瞬间帮助郭襄走入他御女神妃的阶段!     “唔……襄儿,我也要来了,一起吧,射给你,都射进你的里,唔唔唔,灌满你的身体打上我的痕迹!”     令狐沖一声低吼,顿时噗噗的射出了滚烫浓郁的,全部都射入了郭襄的深处!     “唔唔唔,了,都射进来了,好多……好烫,啊,受不了了,烫死我了,我,我又来了……!”     那滚烫的一下子刺激的刚刚的郭襄全身猛的一紧,那颤抖的瞬间开始猛烈的收缩,吸允着令狐沖的大吃着他的,也让她在这一刻又一次的了,顿时,交融之下,令狐沖猛的张嘴吻住了郭襄的红唇,霎时间,郭襄呜呜的娇吟了两声,眸子中闪过一丝茫然后更多的是娇羞的沈迷,再一次的缓缓闭上眼睛,深深的喘息着紧紧抱着令狐沖的身子,让他就这样压在自己的身上躺在那大床上,赤裸的两个男女就这般纠缠着享受着奇异的美妙滋味……     ※※※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