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东方

    这一日,黑木崖张灯结彩,上下欢腾,人声鼎沸,一片喜气洋洋,原来就是东方不败突破葵花宝典最高境界,要和令狐沖成亲的好日子。     各路前来道贺的江湖人士络驿不绝,将黑木崖挤的如同菜市场一般,人数之多远超令狐沖等人的预料,预备的客房远远不够,只能三人挤一间。     婚宴之上,应付完前来道贺的江湖豪客,令狐沖腰都肿了一圈,虽不停的运功将酒逼出体外,但数千江湖人物按个敬酒,还是让他穷于应付。     入洞房时,即便是神功盖世的令狐沖也撑不住如此豪饮,醉了个一蹋湖涂,两名俏婢将他扶进新房中,早已等的心焦如焚的东方不败将他扶了进去。     穿上喜装的东方不败此刻哪里还像一个江湖儿女,一身大红色的喜服装她衬托的高贵而不可侵犯,靓丽的容靥上那掩饰不住的喜悦之情足以让任何男子爲之心醉。     东方不败见他喝的烂醉如泥,不禁大发娇嗔道:“都说了让你少喝两杯,怎得喝成了这副模样,不行,今晚你要睡地板!”     “睡地板?”令狐沖呵呵一笑,伸手轻抚着她红彤彤的玉脸,道:“我令狐沖能娶你这麽漂亮的美女爲妻,今生足矣!”     东方不败将他扶上床去,如同娇妻侍侯丈夫般的替他脱去鞋子,除下满是酒气的外衣,搂着他勃子情深款款地道:“你这人最是没个正经,老爱戏弄人家,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种不拘礼仪的浪子,现在人家什麽都给了你,你可不能负我!”     “当然!白姐姐,你可是……我的……我的最爱……”令狐沖笑一声,也不答话,一把将东方不败拉过来,按倒在身下,然后快速地脱着东方不败的衣衫。东方不败羞得紧闭双眼,看也不敢看令狐沖。     很快的,东方不败完美的胴体就完全暴露了出来,令狐沖看的呼呼喘气,当下赶忙脱光自己的衣服,然后分开了东方不败的长腿,柔声道:“b白姐姐,开始可能会有点儿痛,不过你忍一忍,很快就会很舒服的……”     “恩……沖弟……我知道了……恩……你进来吧……人家爱你……要做你的女人……”东方不败说着,轻轻一笑,等待着那神圣一刻地到来,她不会后悔,因爲她相信这个男人会给她幸福的……     令狐沖满意地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大用手抵在了东方不败的上,接着双手捏住了东方不败的,往后一退,深吸一口气,对着那仿佛无边的用力一顶,攻了进去。     登时,令狐沖大很轻松地沖入了东方不败的当中,东方不败的,在一刹那间,就土崩瓦解,整根大在的滋润下,遇关破关,遇阻破阻,很轻松地就划入了的最深处,被紧凑的完全包住了。     处子落红,蕩不已。     “啊……”饶是东方不败早已经对破身会很疼有了足够的心理準备,但是毕竟她还是未经人事的,如何抵受得住如此强大的的全力进攻?她疼得似乎浑身都在战栗,强烈的痛苦仿佛撕裂开了她的,她大声惨叫一声,眼睛一翻,竟然就此昏死过去。     令狐沖想不到东方不败居然会昏迷过去,不过此时箭在弦上,不能不发,自己被东方不败的紧紧包住的快感,让他不能停下来,此时也管不得许多,在那窄小紧凑的娇嫩小力开始缓缓抽动自己的。     东方不败不愧是身,她的很窄、很紧,干起来非常舒服,而且令狐沖还感觉到,每次自己的大退出的时候,那被自己击破的残片似乎再轻轻刮弄着自己的,令她爽得不得了,不禁快乐的要死,他的沖击很有动力,每一次都是全力以赴,绝不棒下留情,每一次他的大都是深深抽出,在死死顶入,撞到东方不败的上。     此时,东方不败依然是昏迷着,她的双眼紧闭,美丽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痛苦、一丝欢快,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着亮晶晶的泪水,双腿自然而无力地张开着,在昏迷当中,任由令狐沖的身体压在她的娇躯上,对她进行着强烈的占有和蹂躏,发泄着令狐沖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发泄完的无穷。她的一对玉奶此时随着令狐沖的弄,不断地摇晃着,犹如波涛汹涌,闪现出白茫茫的一片迷人浪花。     “恩……恩……”令狐沖快速地动着自己的大,晃动,沈重的呼吸声显示了这个男人此时的快乐。他一边抚摸着东方不败动人的嘴唇、还有等敏感部位,一边让自己的大快速地在东方不败的内抽动,进进出出,肉肉相连,享受着人世间自己最舒服、最销魂的运动,而令狐沖的技术果然不是盖的,东方不败的此时已经是泛滥,草地完全被打湿了,她在昏迷当中勉强承受令狐沖的怒攻,早就已经一塌糊涂,任人玩弄了。     而慢慢的,东方不败也终于恢複了意志。她此时已经被的快感包围那种痛苦消失了,留在她身上的是无穷的快乐充实感,令狐沖一次次地干,将东方不败不断地送上的巅峰,东方不败此时在真正感觉到做女人的快乐。     令狐沖见东方不败睁开了眼睛,当下大喜过望,哈哈大笑,说道:“好啊!白姐,你醒了,这下要你尝尝我的厉害!”说着,令狐沖一边大干着东方不败的,一边捏弄东方不败的,真是忙得不可开交。     令狐沖继续干着东方不败,东方不败自然是舒服得要死要活,里的越来越多,也让将车更方便行事,东方不败的呻吟声也是一波波地在她醒来之后不断地传来:“啊……哎呀……嗯……啊……沖弟……啊……太厉害了…………喔……喂……你的大……插得……插得人家快死了……哎哟……喂……呀……大……太厉害了……啊呀……好舒服……哦……哦……哎……呀……是……哎呀……沖弟……啊……不要…………哎……唷……喂……呀……已受不了啦……沖弟……快吧……我吧……喔……喂……”     令狐沖哈哈大笑,一边用力干着,一边大叫:“白姐,你说,我是你的什麽人?”     “……哎呀……沖弟……你……你是我的男人……我的老公……我一生的主人……你好厉害……啊……哎呀…………好舒服啊……哎呀……”     “那你说……你说我的大不大……我是不是世界第一猛男……你喜不喜欢我的大……”     “……沖弟……人家喜欢……喜欢你的大……哎呀……好舒服啊……哎呀……恩…………沖弟……你的大好大啊……人家好欢喜……好喜欢……你是世界……世界第一猛男……”     “哈哈哈,好,白姐,我就喜欢你这麽叫,再叫的大声一些,我好喜欢啊……我干……”     “哎……唷……沖弟……你的大……大宝贝……沖弟呀……哎……唷……唷……秀秀可受不了……大……太强大了……哎呀……哎……哟……哎……哟……大可顶死……沖弟……你好狠呀……哎……唷……轻一点……不行了……不能那样……啊……沖弟……哎……唷……我的……冤家……我……可真服了你……哎……呀……我的好痛快……是又痛快……又美……哎……唷……哎……唷……喂……呀……沖弟……好老公……我的大宝贝……老公……呀……哎……唷……好……沖弟……你可丢了……喔……喔……喔……好老公……你的大真持久啊……哎呦……哎……唷……喂……呀……喔…………心儿……可烫死了……哦……”     “哈哈哈……东方不败,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堂前贞妇,床上……你这样的女人,我真的是爱死了……哈哈哈……”令狐沖一边说着,一边继续不断地抽动自己的大,不断地撞击东方不败的还有肥美的臀部,“啪”的肌肉碰撞声响彻了整个房间,东方不败这个今天算是给折腾坏了,不知道如今已经梅开几度,泄了多少次了。     “啊……,好快……的速度,呀……呀呀……沖弟……人家……人家好爱你……,插……死我……我了……你……你是我的天……是我的神明……我的小……永远只给你一个人插……啊……太舒服了……着,美……我好爱你……我爱你……呜呜……我永远是你的女人……永远和你在一起……啊……好舒服……好快乐……恩恩……啊啊……”     随着二人在房间的苟合,从晚上一直干到了白天时分,东方不败已经精疲力尽,令狐沖也终于到了顶点,随着令狐沖的大叫声中的奔泄而出,令狐沖全身一抖,大开,将自己火热的全部射进了东方不败的体内,东方不败本身已经累极,被这大火热的一烫,惨叫一声,竟然就此晕了过去。令狐沖也是浑身无力,躺在东方不败身上,呼呼喘气,动也不想动了。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