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亲王和他的血奴

「啊!我怎幺就管不住这手呢?   一个乱糟糟不到十平米大的小房间里,艾看着手机上显示她有超大额欠款超 时未还,已被打入黑名单,必须进入血库还款的信息,懊恼的拍打着自己的手尖 叫道。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艾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稻草般疏于打理的金色长髮——这里是五十八区,由吸 血鬼亲王拉斯特统治。比起其他几个区这里还是比较自由开放的,只是在五十八 区生活的普通民众每年都必须要义务献血,穷苦人民过不下去了可以选择卖血求 生,而普通人如果在这里犯了大罪,或是欠款还不上信誉过低,都会被要求血偿。   这是真正的血债血偿啊!   艾就是属于最严重的那种情况,她现在几乎等于整个人都归属了血族的私有 财产,要被送进血库里,余生大概就是关在笼子里每天抽血供给广大的吸血鬼朋 友们,然后慢慢变成人干死去。   「有什幺不痛苦的快速死亡方式吗?」   虽说长痛不如短痛,但真正有勇气自杀的有几个呢?艾怕疼,做不到自杀, 否则她会选择迅速死亡。   当天晚上,她就被人带走了,那一男一女两位工作人员是真正血族,皮肤苍 白没有血色,红色的眼睛,耳朵略尖。   艾摊在床上满脸的生无可恋,「来了,老弟。」   那个男吸血鬼打了个呼哨,「小姑娘长的不错嘛。」   艾穿着吊带睡衣,没有洗头没有涂脸,额头上甚至还有几颗因为熬夜打游戏 而冒出的痘痘,顶着个大大的黑眼圈,她若是打扮起来,得到的大概绝对不是不 错这种程度的评价了。   一辆三层巨型大巴载着艾来到了一个密林包围的巨大仓库群,一大群穿着蓝 色同款制服的工作的人,让她想起畜牧场之类的地方。她和那一车满脸的颓丧绝 望丧丧的兄弟姐妹们一起被安排到了一个仓库,统一洗澡换衣服,然后吃饭。   她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牛排,配鸡蛋薯条和意面,烹饪的出乎意料的不错, 焦焦脆脆的,饮料是牛奶。   她吃了一阵,看到旁边的人都在看着自己,有些奇怪。大家看上去胃口都不 太好,只有艾动手在吃。她有一天没吃东西了,吃点东西怎幺了?再说就算是死 也要做个饱死鬼嘛,艾想。   分餐的死人脸大叔看她光溜溜的餐盘,又给她添了点鸡蛋和意面,还给她续 了杯牛奶。   饭后,每个人都分到了一个格子间,没过一会儿,便有三个人闯了进来,一 个人拿着采血器,一个人端着几十管血,还有一个架着金丝边眼镜的管事模样中 年男子,监督一样站在外面看着。采血的兄弟也是一张面无表情的死人脸,没对 她说一句话,拉开她的手腕,直接取了一小管血,然后迅速走人。           ******************************   玫瑰庄园是五十八区掌权者,血族亲王拉斯特的庄园,被无边的墨绿林海包 围,从几千年前流传至今的古建庄园没有丝毫外界的喧嚣,就如同它的主人一般 安静而沈寂。   这位血族亲王拥有领地上所有的吸血权,血库里最优质的鲜血,也只属于他 一个人,每次血库有新血,也都要统一送到亲王面前任他挑选。   说来奇怪,做为一个吸血鬼,亲王拉斯特居然厌食,已经许多年没吸过血了, 所以这一条规矩如今也已经变成了形式而已。这幺多年来,这位血族亲王别说是 喝普通人类的血,就是血族中仅次于他的那些高位血族们的血,他也没有兴趣去 尝试,因为这个,血族里多少女性吸血鬼都为之心碎。如同人类迷恋美酒一般, 血族其实也都在追求更美味的鲜血。   庄园深处的房间,血族亲王便沈睡在一副漆黑木棺中。   「王,这一批新血送到了。」   庄园的管家恭敬地呈上血库中新采集的诱人血样,往常如果亲王毫无反应, 他便能退出去,让其他的高位血族们再去一一挑选。   但是今天好像跟往常不一样了,管家不自觉颤抖起来,那是血脉中的压制之 力,他的脊背越来越弯,克制不住的惊骇,那位亲王居然有了动静!   苍白的手搭在了漆黑的棺木边缘,一道修长的人影从棺木中坐起,那一头流 水一样仿佛有生命力的黑色长发,随着他的起身蜿蜒流淌。   那道人影包裹在黑色里,无声无息掠了过来,管家看见一只白到透明的手拿 起了一管鲜红的血液。   王竟然有愿意尝试的血了!管家内心激动,不自觉地擡头看了一眼,他见到 一张俊美而苍白的脸孔,微微仰起头,露出裹在黑色衬衫中的脖颈。拉斯特品尝 了一口那鲜血,喉结滚动,鲜红的唇越发鲜艳。           ******************************   第二天,艾在格子间就有些无聊了,毕竟这里除了一张床,什幺都没有。每 天除了吃饭还有些念想外,艾觉得自己无聊的快疯了。   但当艾吃着和前几餐一模一样的配置时,就又推翻了这个念想。   该不会以后每天都吃这个吧?就算再好吃,每天吃也很容易厌的,还容易便 秘!但她转念又一想,那些养殖场一般也只给动物们吃同一种饲料,想来一天三 餐,餐餐不同,这是不可能的了。   对比起其他绝望的兄弟姐妹们,艾发现自己的心态已经非常不错了。   可惜没等到她在这里吃满三天,就有一架飞机飞了过来,几十位武装人员和 十几位女僕打扮的小姐姐,在三个红眼睛的执事带领下,沖进了她的小格子间里, 把她运上了飞机。   艾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易碎品,因为他们是把她整个擡着走的,那个执事还 在不停严肃地告诫他们要轻拿轻放,注意不要用力弄出了伤口什幺的。下了飞机 她就又被擡进了一个黑漆漆又死气沈沈的庄园,被另一群女僕小姐姐给接手了, 用水擦拭清洗。   「额…我可以自己洗的…」   艾试图和小姐姐们说话,但并没有人理她。让她想到了上学时期同学给她的 宠物狗子洗澡,大概狗子也曾这样哀嚎过,然后被无视。   艾被洗得噌亮发光,穿上了一身单薄的丝绸吊带睡裙,然后被这群冷暴力女 僕擡着送到了一个垫着厚厚地毯的房间里。她们便恭敬无言地退下了。   房间里中间有一张大床,厚实的窗帘拉的死死的,很暗也很冷,无比安静, 无比诡异。   艾一个人赤着脚站在空旷的房间里,睡裙很短,堪堪盖住她的臀部,胸前的 V型领口很大,露出一片高耸挺拔、圆润雪白的乳肉,她有些不安的掩着胸,又 拉了拉裙摆。她冷的不行,左右看看见没人过来,直奔那张大床,拉开被子躺了 进去。   「额…」艾长长吐出一口气,待到眼睛适应周围的环境之后,她才发现,这 屋子里竟然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坐在角落的一张高背沙发上,看不清模样,只有 一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她。   这是什幺惨绝人寰的鬼故事啊!   她撩起被子把自己兜头盖住,装起了袋鼠。许久房间里都是静悄悄的,艾窝 在被子里心想,我该不会是眼花了吧?想着她就又悄悄露出脑袋,却看到了一双 近在咫尺的红眼睛。   白雪一样的肌肤,乌木一样的头发,血红色的唇和眼睛。她看着看着,竟然 不讲道理地觉得,自己心跳超快。   他的手指很冷,唇也很冷,口中的气息像是含了冷霜。艾被扼住了咽喉,这 个她不知道名字身份的吸血鬼和她贴近着,鼻尖和嘴唇在她的颈部徘徊,让她无 法动弹,然后他埋首她的颈侧,倏然咬下。   并不疼,只有些痒麻,艾一时间有些恍惚了。等回过神时她才发现自己抱着 那位吸血鬼的脑袋,手在他脑后紧紧抓着他的头发,而他已经停止了吸血,靠在 她的颈边,轻轻舔抵着那里面温热的鲜血气味。   艾在那张床上睡了一天,再起来后待遇就变了,一群执事和女僕小姐姐们看 着她的目光都很複杂,又羡慕又嫉妒又敬畏。艾后来才知道那晚不知道名字身份 的吸血鬼是血族亲王,玫瑰庄园的主人,五十八区的掌权者,血族血脉顶点的男 人。   艾没有再被送回血库,据说是被亲王看中,成为了他专属的供血者。           ******************************   厌食癥的亲王终于找到了食物,艾这个珍贵口粮于是得到了最顶尖的照顾。 比如庄园单一的吃食上,艾有些腻了便少吃了一些。结果第二天庄园里就来了一 溜儿的厨子,专给她做饭的,一天三顿加下午茶和夜宵,她甚至还能点菜。   嘶…我小艾从此要发达了?她倒吸一口凉气,开始胡思乱想。   冬天的庄园实在太过湿润和冷了,常年阴沈不见阳光,没有电,更不用说有 网络了。艾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冷,厚厚的衣服将自己裹的紧紧的,无聊的瘫在床 上有些想念她以前玩游戏的时光了。   拉斯特亲王总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衬衫和长裤,来去都悄无声息。最开始也只 是夜晚来,抱着她一阵。后来,他白天也会出现。   这位血族亲王对自己的小血奴是十分宠爱的,所以继厨子之后,庄园又来了 一队施工人员。   同在庄园里生活着的一群吸血鬼们看着艾的目光,就好像她杀了他们爹妈, 还玷汙了他们的清白,但是他们只能忍辱负重。脸上写满了「这个不要脸的小妖 精,亲王怎会如此纵容,实在太可恶了!」   毕竟古老神秘的玫瑰庄园千年来都是这样的,突然改变,让习惯黑暗夜间出 没的他们很不习惯。   这样一来艾就可以穿着薄睡衣,将空调开的大大的,舒服的瘫在懒人沙发上 刷剧玩游戏了。   而亲王总是会在两米外的高背椅子上深沈的坐着,用那双血红色的双眼注视 着他的小血奴在电脑前嬉笑怒骂。然后又深深的,抱着她,贪婪又迷恋的轻嗅她 身上的香甜气味。   艾也不知道为什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拉斯特就对她很好,搞得她都怪不 好意思的,毕竟她爸妈都没这幺惯过她。           ******************************   这夜,庄园的灯已经全关了,拉斯特舍不得喝太多血,但又不满足,舔完了 脖子就开始舔其他的地方,比如唇。   「唔…嗯…」   艾只觉得自己好像一头扎进了松林的雪地里,鼻腔里闻到了雪的清冽,还有 松树的冷香,淡而冷,寒冷中还夹杂着一点夜的静谧安宁。   唇分的时候,艾觉得自己的唇好像被咬破了,那位血族亲王还在舔舐上面的 血。   「嘻嘻…」   艾大胆的回咬了一口拉斯特,男人笑起来,眼眸深处那一抹跳动的欲望,贪 婪而灼热。   艾暗暗懊恼自己为什幺会头脑发热。虽然这位血族亲王平常表现的跟正常人 一样,也不怕阳光。但终究是血族啊,他可以人道吗?艾不知道,不过是他的话, 艾觉得自己是愿意的。自己是喜欢上他了吗?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艾纠结的双手抓扯着自己的衣摆,那温柔的亲吻不仅让她舒适,更让她有些 沈醉。而当舌尖触碰到她的香舌时,艾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悸动,情不自禁的伸 出舌头,热情而笨拙的回应起来。   两人如胶似漆,舌尖你来我往,追逐缠绕,仿佛都忘记了彼此的身份,沈浸 在了这刺激的快感之中。   一吻即罢,拉斯特看着怀中的人儿,柳眉细长,宛若远黛。双眸紧闭,挺直 的琼鼻下,红润的小嘴光泽粉嫩,鲜艳欲滴,如诱人的樱桃般惹人垂涎。白皙的 脸蛋也因羞涩染上了一抹醉人的嫣红,平添了几分妩媚与娇艳。金色柔顺的长发 铺满了暗红色的床铺,如诗如画,艳美绝伦!   长款睡衣紧紧的包裹着艾丰满的娇躯,两座巍峨的山峰似乎随时都要裂衣而 出。下摆盖过大腿根,双腿的曲线柔和唯美,保暖的半透明的长筒肉色丝袜包裹 其上,黑暗中也泛着迷人的光泽。五根涂着粉色指甲油的嫩白脚趾被轻薄的肉丝 紧紧束缚着,恬静的排成一排,如可口的葡萄鲜艳欲滴,令人忍不住想要含在嘴 中细细品尝。   简直就是完美!   他爱抚着怀中柔弱无骨、丰腴香嫩的胴体,放肆而有力的握住了那对丰满而 高耸的乳房。   「嗯啊…不…不要…」   重要的部位被袭,艾嘤咛出声,条件反射性的抓住了拉斯特的大手,但却根 本没有多少反抗的力道。   「嗯?小艾不愿意吗?」   拉斯特声音中有些不悦。吸吻着她的耳珠,无视了她的阻止,手掌握着巨乳 用力的搓揉起来。   冰凉气息透过耳朵似乎鉆入了心里,痒痒的,再加上黑暗中,更显得敏感, 一波波酥麻的快感在乳房蔓延,如细小的电流麻痹着身体的神经,带来愉悦的舒 适感。   「嗯…不是…你们…你们血族可以?」   「哈?」   拉斯特一只手伸向了丝袜美腿爱抚起来,每一寸都没有放过,每一寸都尽力 的感受。匀称的小腿,丰腴的大腿,以及那令人沈醉的柔滑丝袜触感。   这个傻丫头居然怀疑血族亲王的能力!真是可爱。   「小艾,要不要跟我永远在一起?」   拉斯特低沈的声音暧昧而富有磁性。   「永远?」艾睁开了眼睛,黑暗中她无法看清他的脸,只有那双血红色的眼 中,透露着丝丝的宠爱,十分清晰,于是她就又闭上了双眸,柔声道:「好…」           ******************************   艾俏脸嫣红,乖乖靠在他怀中,身体如遭电击般颤栗着,她感受到他的牙齿 刺破颈侧肌肤,痒麻的感觉比任何一次都要激烈,血液急剧流逝使身体渐渐变得 冰凉麻木,但身体的快感却丝毫不减,愈演愈烈。   「拉斯特…好奇怪的感觉…好想…想要…」   男人浓烈的气息缭绕四周,如一个无形的笼子困住了她,质地细致柔软的一 双丝袜美腿情动的摩擦着,发出「嘶嘶」的诱人声响。   一双修长的手指强硬的伸入她的口中,「唔…」猝不及防之下,腥甜的血腥 气味口腔中蔓延。   拉斯特的血液好像有种奇异的力量,艾无意识的吸允着,眼眸微闭,柳眉舒 展,一脸愉悦,她情不自禁的销魂呻吟出声,甚至将舌头伸了出来,沿着手指上 来来回的舔弄、翻卷。   「啊…好…好舒服…哦…」   艾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奇异血液带来的快感,如同电流般贯穿了她的灵 魂,瞬间摧毁了她的身体,她高仰着脑袋,樱桃小嘴微微张合,吐出芳醇的气息。   「小艾,想要什幺?」   男人已经放开了她,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丝玩味的神色。左手继续搓揉着, 那被睡衣包裹的双乳,右手则顺着她敏感的大腿内侧,隔着内裤轻柔的搓揉着已 经湿淋淋的秘密花园。   艾突然发觉原本黑暗的房间亮若白昼,全身的各种感觉都被放大无数倍了。 新奇的体验让她兴奋不已。   「拉斯特的手好坏!」艾转身擡头看着拉斯特,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小 艾还想要拉斯特的血…」   完成初拥变成了血族的她似乎并没有什幺不适应,轻轻咬破了他的唇,甜蜜 的小香舌吐露出来,轻扫他嘴唇上的血液。轻盈温柔,甜蜜柔软,让人怦然心动。   拉斯特顺势躺下,让她趴在他的身上,紧搂着她盈堪一握,柔若无骨的腰肢, 「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你只是我的小血奴而已。」   小艾听出他的语气中只有满满的宠溺,也不怕他,眉眼含笑道:「因为小艾 …喜欢拉斯特嘛…」   一双清澈丽眼,那倾城一笑,如百花齐放璀璨夺目。   拉斯特怜惜的捧着她美丽的脸庞,温柔地亲吻她芬芳的樱唇,吸吮卷住嫩滑 可口的小巧丁香,唇舌纠结,缠绵不休。源源不绝的情意迅速扩散,疯狂涌入到 两个亲密接触,交相拥抱的身体,再逐渐聚集到彼此心灵最深处。   彼此的衣衫早已在亲吻间悄然褪去。   艾娇躯酥软,浑身无力,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被拉斯特压在身下,唇 齿之间逸出的动人娇吟,媚眼微瞇,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鼻翼开合,如芷兰 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他的脸上。高耸的雪峰上一对小巧玲珑的樱桃,摩挲挤压 拉斯特的胸膛,修长秀美的丝腿紧紧的夹着他的腰身。那片萋萋芳草中,两片粉 嫩莹润的花瓣微微向外张开着,一丝丝地晶莹滑腻的香泉玉露蜿蜒流淌,芳香四 溢,含苞欲放的花蕾骄傲地展示着它的美丽与圣洁,宛若珍珠般晶莹剔透。纤细 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瓣在好似啜吮着拉斯特双腿间挺立 的粗长顶端上的肉盖。   「小艾…」   拉斯特将那已经膨胀昂扬的下体前挺,撑开了艾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 狭窄的腔道紧紧的夹着龟头,不停蠕动含咬着,只闻「滋」的一声,肉棒已入大 半,一丝鲜红的血丝和着晶莹的蜜汁被挤了出来,顺着臀沟缓缓下滑。   「嗯…拉斯特的进来了…填满了…」   破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