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神雕五绝

第一回、陆展元偷香揉巨乳,李莫愁十载恨情郎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衹共丝争 乱。   鸡尺溪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 岸。   一阵轻柔婉转的歌声,飘在烟水蒙蒙的湖面上。歌声发自一艘小船之中,船 裏一个少女和歌嘻笑,蕩舟采莲。   此时正是南宋理宗年间,地处嘉兴南湖。节近中秋,荷叶渐残,莲肉饱实。 这一阵歌声传入湖边一个道姑耳中。   她在一排柳树下悄立已久,晚风拂动她水蓝色道袍的下摆,拂动她颈中所插 拂尘的万缕柔丝,心头思潮起伏,当真亦是「芳心衹共丝争乱」。   「展元……这麽久不见了,妳过的还好吗?哼……妳若是不好,或者已经死 了,那我来这裏,还有什麽意思?」道姑一双秀目凝视着开满莲花的湖面,陷入 悠长的沈思。   「哎呦……哥哥莫要碰我那裏,给外人看了去惹人笑。啊——」   舟中忽然传来那采莲少女的娇吟,道姑运起听风辨位之术,仔细一听,便对 舟中的情况大体了然:必是她那情哥哥忍不住慾火,从身后抚摸那少女的翘臀, 少女毕竟面皮薄,光天化日之下怎敢与情郎亲热,却又捨不得骂他,没想到那情 郎胆子忒大,在舟内褪下少女裤子,用双大手箍紧圆臀,便要行那羞人之事。   「哼!没羞没臊。」那道姑红着脸轻啐一口,情不自禁地低垂了头,注视着 自己水蓝色道袍下高高耸起地胸脯:遥想十余年前,自己与那人也是这般柔情蜜 意,胸前这对恼人的玩意儿,正是那时候被那冤家揉大的……谁曾料想……哎!   在那道姑身侧十余丈处,一个青袍长须的老者如鬼魅般直立不动,道姑武功 很高,却未察觉分毫。老者一动不动,衹用一双眼神调笑般地视姦着道姑那对被 道袍紧紧包裹的巨乳,道袍虽然宽大,却还是被巨乳绷得紧紧实实,引人遐想连 连。   然而老者却似乎并非淫贼之流,他衹是饶有兴趣地偷望着道姑,像是打量一 件精美的艺术品。   那道姑一声长叹,提起左手,瞧着染满了鲜血的手掌,喃喃自语:「小妮子 衹是瞎唱,浑不解词中相思之苦、惆怅之意。」   ———————————————————————————————————————   嘉兴南湖陆家庄门外,一个体型婀娜颀长,容貌秀美的中年女子抬头望着紧 闭的大门,满面都是惊恐之意。   这大门之上一片血腥,不用仔细分辨,就能看出那是九个触目惊心的血手印。   「展元!展元!快开门,出来看哪!」她忍不住地惊呼。「沅君,怎麽了?」 一个中年男子应声推门而出,他大约三十多岁年纪,儒雅的外表掩藏着一双忧郁 的眸子,可以料想此人曾有一个萦绕内心的死结。他凝视着大门,拢在袖下的双 手无法抑制地颤抖着,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加诸于其身,半晌,男子哆嗦着喃 喃:是她……是她……绝对是她,沅君,她来报仇了。   这男子便是庄子的主人路展元,旁边的妇人乃是其妻子何沅君。陆家乃是嘉 兴南湖一代有名的武林大豪,虽然路展元不喜声张,但百裏之内还是大名鼎鼎, 无人不敬。   此刻,这位享有盛誉的庄主面无人色,望着墻上的九个血手印呆呆出神。   庄内脚步细碎,一双柔软的小手蒙住了他双眼,陆展元一愣,听得女儿的声 音说道:「爹爹,妳猜我是谁?」这是他女儿陆无双自小跟父亲玩惯了的玩意, 每每戏耍起来总是热的全家上下欢笑一片。此刻,陆无双欢脱地故技重施,本想 逗爹爹高兴,谁料她的小脑袋刚探出大门,就被陆展元用大手蒙住眼睛。   「双儿快回去,别在这儿胡闹!」陆展元不由分说,拉着陆无双便往庄内走, 父女俩踉踉跄跄,不一会儿便到了庄内的迎客大堂。   「伯父,妳和双儿怎麽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却是那个正端坐在椅子 上吃桃儿的女童,她唤作程英,乃是陆展元的侄女,恰巧来庄上寻无双玩耍。   「英儿双儿,妳们站好!」陆展元严肃地看着两个女童,一改平日裏慈爱的 模样。程英十分乖巧,看出伯父神色不对,也不问原因,便拉着无双乖乖站好。   「展元……她……是……真的是李莫愁?」身后尾随而来的何沅君喃喃叹道。   「没错,便是那江湖人见人怕的女魔头,妳我的老相识」赤炼仙子「李莫愁。」   陆展元像是在回答夫人,又像是在喃喃自语,一段永远不愿意勾起的记忆在 他脑海裏绽开……   原来,这赤炼仙子李莫愁,乃是陆展元十年前的初恋情人。   昔日,两个年轻人江湖偶遇,彼此一见倾心,陷入热恋。彼时李莫愁还是娇 俏可人的少女,别看陆展元现在一身正气,年轻时却是风流倜傥。李莫愁乃是江 湖上隐秘的门派「古墓派」传人,性子冰霜冷傲,与陆展元虽是热恋,却总是不 苟言笑。陆展元血气方刚,每每想与她亲热,却总被这冰山美人踢翻在地。摔了 个灰头土脸。   日久,再好脾气的男人也会生气,一日被李莫愁吊打后,陆展元忿怒道:莫 愁!妳与我已是恋人,却为何总是拒绝与我亲热?我看妳不过是拿我寻开心罢了!   李莫愁忽闪着一双大眼睛,无辜地说道:师傅早就说过,男女相恋虽然乃是 人之天性,但却不可效仿禽兽,做那亲热之事,我古墓派一向冰清玉洁,绝不可 ……   陆展元还没听完,就气不打一处来:莫愁!我看妳那师傅太过迂腐了!男女 相爱,岂能没有情慾,有了情慾,怎能不亲热?   李莫愁茫然道:什麽……什麽是情慾?   情慾就是……陆展元又是生气,又是好笑,他起了风流之性,笑道:情慾就 是这样!挥手一招「黑虎偷心」便朝李莫愁标致起伏地酥胸袭来,李莫愁冷冰冰 地撩起长腿,衹听啪地一声,又把陆展元踢了个狗啃屎。陆展元气愤不过,索性 趴在地上撒赖不起来。   良久,李莫愁心软了,轻声唤道「陆郎,妳快起来,是莫愁不对。」   陆展元赌气道:不起来!不起来!   李莫愁脸一红,低声道:陆郎,别闹了,衹要妳起来,让莫愁做什麽都可以 ……   妳当真?   当真!   陆展元回嗔作喜,刺溜一声爬了起来:莫愁妹子,我要妳与我亲热!   李莫愁道:衹有这个不可以,师傅她老人家说过……   陆展元一撇嘴:又来!莫愁,我都给妳说了,凡是人必有情慾,不信……妳 就让我试试看!   李莫愁睁大眼睛:怎麽个试法?   陆展元见这少不更事的少女上了套,不禁嘿嘿一笑……   当夜,陆展元带着李莫愁寻了一处客栈,趁着夜深人静,褪下了李莫愁的水 蓝色的上衣……   「展元!不许碰我!」李莫愁冷冰冰地打掉对方地手,用一双小手捂着自己 发育完好地胸脯……   「莫愁,我要证明给妳看,凡是人,当然也包括妳,都是有情慾的!」陆展 元一本正经地说道:我问妳,妳的胸平日裏有多大?   李莫愁有点错楞,她不知道怎麽比喻,想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大概……大 概就和咱们江南的货郎早上卖的白馒头一样……   「也就是这麽大咯!」陆展元伸出双手,将五指曲起,彼此衔接成一个馒头 大小的圆圈。   「嗯……差不多……」李莫愁捂着胸脯低声说。   「莫愁妳信不信,情慾能让她们变成这麽大!」陆展元说着将左右五指全力 张开,虚拟比划出出一个西瓜般大小的圆球。   李莫愁睁大眼睛,她情不自禁地低头瞄了一眼被玉手遮住地双乳,又抬头看 着陆展元比划出的小西瓜——这两者几乎相差四五倍,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 劳什子的「情慾」,能让自己的乳房变大到如此程度。   「我不信!」李莫愁摇头道。   「不信妳就听我的!」陆展元嘿嘿一笑,兴奋地凑近身来:莫愁,我什麽都 不需要做,衹需用手揉揉妳的胸脯,不出两个月,她们就会变成那麽大!   「不可能!」   「如果我做不到,以后什麽都听妳的一生一世,绝不违拗!」   「妳当真?」李莫愁道。   「我发誓!」   「那……好,我和妳赌!」少不更事的美人一边说着,一边垂下了洁白的双 臂……   借着皎洁的月光,陆展元紧紧盯着李莫愁,他可不想错过伊人胸前那稚嫩的 粉红两点现粉墨登场的画面,当李莫愁垂下双臂后,陆展元惊呆了:那双白皙挺 翘的少女乳房,竟然是极为罕见的内陷乳头!衹见李莫愁圆鼓鼓的乳房上闪亮着 粉嫩的乳晕,乳晕中心开了一个凹陷的小口,仿佛在勾引着男人上前搓玩一般, 诱人极了。   「……妳在看什麽?」李莫愁依旧冷冰冰的,可她那修长白皙的脖子却变得 绯红起来。   「咕咚……」陆展元吞了一口口水:莫愁!将双手举过头顶!   李莫愁茫然地将双手举起,她娇嫩地乳房也因此鼓鼓地挺了起来,陆展元颤 抖地伸出双手,衹见美人白皙的腋下洁凈无毛,失去束缚的凹陷乳球欢脱地左右 晃动。   「莫愁!妳的奶子到底藏了什麽!我怎麽看不到乳头,一定有古怪!看我把 她吸出来!」说罢,陆展元立即冲上前,托起李莫愁的乳球,对準凹陷的乳头, 张开大口吸吮起来,另一衹手同时不停地揉弄起李莫愁另一颗乳球。   从未被接触过的敏感乳头突然被这般玩弄,强大的快感从乳尖传来,李莫愁 虽然外表如常,实际耳根通红,几乎忍不住呻吟出声,她高举的双手化掌为拳紧 握起来,强忍那莫名其妙地的快感。   「莫愁,妳承认自己也有情慾了吧?」陆展元忽然仰起头,波地一声鬆开嘴。 谁料竟看到李莫愁仍然一副冷脸,摆出拒绝承认的样子。   「嘿嘿,莫愁妳嘴真硬,不肯老实承认地话,我就继续吸咯……」说完,陆 展元张开大嘴,继续埋头苦干,享受另一边的乳球来,这位风流公子地吸吮方法 极为强力,他先是不断刺激着李莫愁的左乳,等她好不容易撑过来,结果又吸吮 起右乳,一边吸,陆展元还用手在李莫愁的另一侧乳晕上画着圈圈,撩拨着少女 敏感的神经。   几度交替,李莫愁终于撑不住冷冰冰的脸了,她先是低低呻吟了一声,好似 生怕情郎察觉到,随着陆展元加速对自己那双羞人乳球的揉玩,李莫愁感觉一股 热流从乳尖笔直向下,传到小腹,沾湿了那圣洁的蜜壶小口……   「嗯……嗯……嗯……轻一点,不要……吸莫愁那裏……好热……啊……呃!」   原来,是陆展元突然双手伸指,猛烈搓玩起她的乳晕两侧,「呜呜呜呜呜… …」李莫愁下意识地用小手封住樱唇,还是止不住那一连串娇呼,衹听「波,波」 两声,一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粉红乳头,终于被陆展元一口气迫了出来,骄傲地 挺向天空!   「怎麽样,莫愁,快点承认了吧。」   「嗯……嗯……嗯……承认什麽……快给我停手……」李莫愁茫然地摇头呻 吟。   难得第一次听到这冰山少女这般羞叫,陆展元当然不会罢手,在她说话间, 陆展元用双手握住李莫愁的一对乳球,把两粒挺起的乳尖拉到一起,大嘴对着两 边乳头又亲又吸,害得李莫愁连话也说不清了。陆展元一边用大嘴猛吸李莫愁的 双奶,让她陷入迷乱,一边偷偷用手指挑开李莫愁长裙的绳扣,悄然插入了她的 裙中,这衹手如灵蛇般一下子捕捉到李莫愁交缠玉腿中的蜜壶关口,隔着亵裤撩 了一下,她的身体立即反射性地扭动起来。   「不要!」李莫愁顾不得双奶被戏,使劲夹紧双腿。   「莫愁,还不承认吗?妳那裏都这般湿了……」陆展元轻轻附耳道。   「呜……呜……才没有……我……哎……怎麽……不要……」冰山少女无助 地扭动着娇躯,似乎想否认,又不知道在说些什麽。   「莫愁妳那裏都流了这麽多水……还不承认有情慾吗?」   「嗯……不是……妳别打岔,我们赌的是两……两个月内……」   「妳不说,我倒忘了,的确,我与莫愁赌的是两个月内,我能否让这对」小 馒头「变成」大西瓜「!   自此,陆展元便与李莫愁开始了为其两个月的赌赛。   夜晚,陆展元温柔地在客栈裏揉玩着李莫愁的娇躯。   白天,李莫愁被陆展元带到绿草如茵的郊外,光天化日之下被强行剥下劲装, 躺在一块大石头上吸奶。   雨天,李莫愁被强迫在外衣下穿上仅能遮住乳尖的绳兜,弯腰抱住湿漉漉的 树干,被陆展元一双大手从身后抱住双球,任意亵玩。   月末,一座破庙裏,陆展元假借向李莫愁学武,让李莫愁脱光衣衫,仅剩下 月白小亵裤和自己打。来去仅十余招,李莫愁就被挑逗地双乳凸起,乳尖胀大。 陆展元乘胜追击,使出一记「左右开弓」,以粗糙手掌左右拍击李莫愁娇嫩的乳 肉,相对于之前温柔的搓玩,这种带着力度的拍击一下子让李莫愁白皙的乳球泛 出粉红色的光泽来,高傲的李莫愁强忍住触电般的快感,抬起玉腿想要踢翻陆展 元,没想到由于一对鼓胀的乳球上下沈甸甸甩动,顿了身形,被陆展元架住玉腿, 顺势掀翻在地,那冤家竟然趁着自己不备,从身后解开小亵裤的绳结,让自己湿 漉漉的臀瓣暴露在日光下……   清晨,自己刚刚蹲下小解,还未穿上亵裤,就被陆展元趁着客栈还没人睡醒, 闯进茅厕,从背后一边一条,抬起自己赤条条的双腿,像抱小孩撒尿一样,让自 己露着粉嫩的蜜壶,在大堂内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被按躺在饭桌上,用他那根 阳物使劲戳弄着自己已经被亵玩到第二次发育,泛着奶光的乳头……   纯情少女李莫愁怎麽也不到,不到两个月,自己从原来那个衹有小馒头大小 乳房的少女,被陆展元「训练」成了一个挺着一对西瓜大奶球的熟女,更加惊人 的是,她原本的那对凹陷乳头也被刺激地日日夜夜激凸起来,就算穿着肚兜,也 能从劲装外面看出明显的凸起。   李莫愁也清楚地觉察到,越来越多地路人对自己原本如仙子般仰望的目光, 变得炽热饑渴,似乎要剥光自己的外衫,掀开自己的肚兜,直接吸吮自己那对藏 在肚兜裏的雪白大奶一样。   两月期满,看着自己胸前那对高高耸起的大奶子,李莫愁衹能抿着樱唇,羞 红了脸不说话……   但是有一点,李莫愁一直坚守着古墓派的清规,任凭陆展元的阳物粗硬到何 种程度,都不允许他插入自己双腿间最神圣的小蜜壶。   这也成了这对热恋情侣反目成仇的根源。   一个命运弄人的下午,当李莫愁又一次拒绝了血气方刚的情郎交合的要求后, 无处发泄的陆展元忽然狂怒,两人大吵了一架。陆展元摔了茶壶,衣衫不整,硬 着肉棒就冲出了客栈,一股脑地胡冲乱走,最后到了郊外一处人迹罕至的清泉。   在那裏,他惊讶在淙淙泉水中,看到了一个脱光了衣服沐浴的少女,她的背 影是那样娇俏,她的大腿是那样修长,她一转身,就露出了光洁小腹下那丛浓密 茂盛的黑森林……   陆展元傻愣愣地立在当地,与少女惊慌的目光相交,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那个少女,就是他现在的妻子,何沅君。   从十年后来看,毫无疑问的是,何沅君赢了,李莫愁输了。   古墓派的大弟子的确很美,乳球也被陆展元开发的丰腴诱人,但她不愿意奉 献出女人最神圣也是最诱人的小蜜壶,就注定了在这场爱情争夺战中,她将一败 涂地。   江湖子弟,恩怨情仇,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最终变成了刻骨的怨恨,成 了李莫愁永远无法散去的心结。   她发誓要杀了他和她,但十年前被恰好路过的一灯大师阻拦,李莫愁被逼立 下誓言,十年之内不能骚扰陆展元夫妇。   嘉兴南湖的莲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到了眼下,正好是满满第十个年头。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